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四章 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凤华离便把月笛唤了进来,让她准备一壶上好的龙井来同三姨娘赔罪,毕竟三姨娘喝下了自己吐出来的茶,怎么也得好生招待,不能怠慢才是。

    媚承语顿觉一阵反胃,她连忙抬起茶杯把方才喝的全给吐了出来,伴随着那声声的干呕,实在是有些不雅。凤华离抬手十分用力地扇着风,另一只手抬起手帕捂着口鼻,尖着嗓子嘲讽道:“姨娘这是几天未漱口了,这味道整个长安城都快要闻到了。”

    媚承语猛地将那茶杯摔到了地上,可茶杯碎了后却将里面的污秽之物给洒到了她的身上,她便连忙抽出手帕不断地擦拭着身子,样子十分得可笑。凤华离离的远,所以并未见着,她叹道:“还真是损人不利己,姨娘还是如往常一般的令人恶心。”

    “你——”媚承语抬起手指着他,“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和我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

    凤华离一把将那指头给打了下来,这三姨娘真是的,也不知这说话指着人可是大不敬。之前因为苏念云,凤华离一直敬她三分,可如今苏念云都不在了,凤华离又有什么好怕她的:“姨娘这话说错了,我可不想死,况且我也会好好活着的。倒是姨娘你这条命都是靠着我捡回来的,你可要好好珍惜才是,不然哪天我心情不好,要了你这条贱命,姨娘可别怪我。”

    当初媚承语被下令要在这相府里活活打死,可凤华离清楚得很,在相府里恐怕就数这个媚承语地位最高,怎么可能会真的被打死,与其让她蒙混过关,还不如留着自己亲手手刃了她。所以当时凤华离便让皇上放了媚承语,不再追究,所以今日才能见到穿的花枝招展的媚承语。

    媚承语喘着粗气,显然是气得不行了,当初的事是她这辈子的耻辱。媚承语身上那么多伤,全都是拜凤华离所赐,后来又让皇上放了自己,这分明就是羞辱。媚承语咬着牙说:“你以为你勾引了皇上,就能够无法无天了吗?”

    正在此时,月笛端着一壶热茶和两个新的茶杯上来了。凤华离淡淡地笑了笑,给二人倒上了热茶,而后说道:“姨娘何必如此激动,离儿何时无法无天过了,皇上他刚正不阿,想必是不会做出不公平的举断的。”

    媚承语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虽然觉得十分的清香宜人,可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媚承语闷哼一声,这个丫头自从进了宫往后就越来越狂傲了,更别说是倚仗了皇上之后,真不知皇上是哪儿瞎了眼,居然看上了她。媚承语不屑地说:“皇上不过是一时被你勾去了魂,等他醒悟过来,还不是把你当成垃圾一般扔掉,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宝了,真是痴人说梦!”

    自己与皇上还没发生什么,她就如此心急了,若自己真与皇上有什么,那媚承语还不得气昏过去?凤华离脸上闪过一道狡黠的笑,既然皇上这么好用,她借用一会也无妨。

    凤华离歪了歪脖子,显出一副懒散的模样:“姨娘这话可就不对了,皇上与我情投意合,我和皇上可是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恐怕痴人说梦的是姨娘你吧?”

    媚承语深吸了一口气,怒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等皇上面前有了新人,有你哭的时候。到时候不需要我来教训你,你自然是会被撕成碎片的。”

    “皇上又年轻又帅气,”凤华离抬起手指摆了摆,她双眼直直地盯着媚承语,“不像你,嫁给了爹爹这样的老头子,你这般美貌,还真是十分可惜呢。”

    媚承语呼吸一滞,她本可是大西王朝,若不是为了打探情报才隐姓埋名进这相府,否则,谁愿意来这种地方,同那个糟老头成亲。况且近些日子凤求复总是时不时地占她便宜,大西王朝又战败了几次,就连媚承语传去诉苦的信件都无人问津,只好在这忍气吞声。

    见话说进了她心里,凤华离便冷笑一声:“爹爹恐怕是没法满足你,所以你才去外面找野男人通奸的吧?三姨娘,你也真不害臊!这事就该让大家都知道,将你浸猪笼才好——”

    从“野男人”那,凤华离就刻意提高了音量,到最后声音大得如同寒似的,就像是要昭告天下一般。媚承语大惊,面色铁青地怒斥道:“你说什么呢,别血口喷人。我看是你与外面那些男人不清不楚,方才我还见到一个男人从你这房里出去,我就觉得不对劲,原来竟是你的奸夫,这事一定要让皇上知道,将你乱棍打死,生吞活剥了!”

    想不到裘飞宇竟然被这个女人给看见了,但凤华离却也不害怕,反正她与裘飞宇清清白白。倒是媚承语,本就是大西王朝皇上的女人,现在又嫁到相府,这就不是什么干干净净的事。

    凤华离轻笑着说:“姨娘说笑了,皇上他身体强壮,我与他日夜颠鸾倒凤,行此鱼水之欢,又何须去外面找什么野男人呢?”

    “你……你恬不知耻!”见凤华离将此事如此露骨的说了出来,媚承语大惊失色,她下唇都有些发抖,她猛地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斥道,“你这*……”

    凤华离嗤了一声,说:“姨娘何必这么惊讶,你不是与那大西王朝的皇上勾勾搭搭的,姨娘为何又在这里来与我说教呢?”

    媚承语一下子跌坐在了椅子上,方才的气势一下子全都消失干净了。她微微张着嘴看向凤华离,眼中神情复杂。过了好一会儿,媚承语才不敢相信地低声念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说来也巧,谁能想到不过是去了一趟大西王朝,就能见着那儿的皇上与长安城相府里的三姨娘有这么一腿的关系呢。凤华离不屑地眺了她一眼,想也不用想,这个人便是大西王朝派来的奸细无疑了。

    单是对苏念云下手这一条就已经判了媚承语死刑了,而在这待了如此之久,凤华离更是有些习惯了,若是打起仗来只会让人无法住得安稳。所以无论如何,这媚承语与相府的人都不能再留了,凤华离轻蔑地说:“你的底细和目的,我全都知道了。”

    媚承语惊恐地看着她,心中却已心乱如麻。偏偏在此时头脑有些发昏,她揉了揉脑袋,抬起眼眸注视着这个俯视着自己的女人。凤华离此刻的模样仿佛如同白无常一般,她手里拿着令牌,随时都能宣告自己的死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凤华离的气势开始变得比从前不同,甚至如今竟到了让人害怕的地步。媚承语控制住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若是事情败露,她与相府一家人都没有活路了,皇上也说了,若是自己的身份被人知晓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不能这样。媚承语眼神凝聚在了一起,若是凤华离不将这件事说出去,其他人就不会知道,若是其他人都不知道,那她就不会死了。媚承语缓缓地取出了藏在衣袖当中的匕首,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到了凤华离的身后。

    匕首靠在了脖子上面,薄嫩的肌肤之上出现了一道发红的印子。凤华离一愣,问:“你会武功?”

    媚承语嘲讽地笑了笑:“若是没有一点真本事,我怎么有能力代表大西王朝到这来?”

    凤华离仿若醒悟了一般点了点头,这个媚承语果然不一般。只是这匕首在自己脖子上不断地上下错动,倒让人觉得有些发痒了。此时身后的人却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着你终于要死在我手心了一类糊话。

    “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如今终于能亲手杀了你,这感觉可真好。”媚承语握着刀柄的手在颤抖,因为她在犹豫。凤求复他们说了,凤华离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可以借着她获取许多情报,若是杀了的话就太可惜了。

    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想不到和你斗了这么久,竟然还是要败在你手里了。”

    媚承语狂傲地笑了笑,她就喜欢看见别人对自己服软的样子。方才还那么高傲,现在却低声下气,是被自己给吓着了吧。媚承语看了一眼刀背上自己的脸,不自觉地松下了一口气,果然还是手握别人的生死大权比较舒服。媚承语收回了视线,也因此而错过了刀背上闪过凤华离浅笑的模样。

    “敬酒不吃吃罚酒,早就同你说了,好好地待在宫中,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可你却偏偏要一次又一次地挑战我的底线。”媚承语低声说。

    凤华离冷笑一声,当初自己是好好地待在了宫中,可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身中剧毒的苏念云,甚至于到最后关头,他们都不肯放过苏念云。凤华离喉头微动,她耸了耸肩膀,轻声问道:“反正我都要死在你手里了,可不可以回答我的一个问题?”

    “什么?”媚承语不屑地说。

    凤华离双眸变得有神起来,她秀丽的眉峰颦起:“苏念云的那个老相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