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三章 她不愿嫁
    什么啊,这家伙怎么如此口无遮拦。。。凤华离瞪着她,可还没来得及与那几位好好解释,沈‘玉’已经先是一愣,而后便大笑了起来。如此一来,也算是得到皇的肯定了,日后飞黄腾达也一定不会远了。沈‘玉’试探着问:“那皇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离儿一个封号,总是这么也不是个办法啊……”

    凤华离僵笑着看了沈‘玉’一眼,这个沈‘玉’也真是的,什么事情都想着‘插’一脚。凤华离回头却见炎虞面挂着一道高深莫测的笑容,霎时便明白了过来。他这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亲,那凤求复这个老狐狸怎么会不答应,到时候自己是不愿意也得嫁给皇了。

    凤华离在桌子下头推了推炎虞的身子,似是威胁地说:“你要是‘乱’说话,我绝不会轻饶你的。”

    “那你打算如何惩罚朕?”炎虞将脸附了来,凤华离一惊,连忙躲开了一些。二人倒像是在打情骂俏一般,可偏偏这是皇,众人只能安静的看着而不发声。炎虞手指从凤华离脸颊拂过,在她发火之前抢先说道:“放心好了,朕都听你的。”

    “最好如此。”凤华离看着他那有些轻浮的笑,怎么看都不是个可信之人。但现在也别无选择了,若是他敢提亲,自己大不了逃婚是了。

    炎虞放下了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仿佛在诉说着多么可惜的事情一般:“朕倒是想娶,可离儿她不愿嫁啊。”

    这是什么话,不是都说好不‘乱’来的吗。况且这一口一个离儿的,叫的凤华离都要受不住了,皇近来的脾‘性’真是尽往极端走,何时才能正常一些。果不其然,炎虞这话立即被沈‘玉’抓住了其的玄机不肯放手:“离儿年纪小不懂事,这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轮得到她来做主?”

    凤华离恶狠狠地瞪了沈‘玉’一眼,今日她还真是谁都要积极。随后凤华离向炎虞投去了焦急的目光,若真这么谈下去,自己的终身大事可要在这三言两语之间决定了。好在炎虞总算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朕尊重她的决定,一定要等她亲自同意嫁给朕了才行。”

    沈‘玉’笑了笑,极力劝说道:“皇这说的是什么话,既然皇喜欢离儿,那可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要我说,皇还是趁早给离儿一个名分吧。”

    这一口一个名分的,听去倒是为自己好,但实际还不是指望着自己飞枝头做凤凰,在仰仗着自己来发展势力。凤华离不屑地看了一眼满眼冒‘花’的沈‘玉’,当初这一家人可是对自己差到了极点,如今有了价值想来利用榨干,想得真是太美了些。

    炎虞倒是安分了许多,他一把摔下手里的茶杯,仿佛很生气一般:“朕的事情。何时需要你们来‘操’心了?朕说要怎样便是怎样……”凤华离正听着顺耳,想着皇总算让人省心了些,可谁知炎虞下一句又说:“什么趁早的,她早晚都是朕的人,这早或晚又有何干系呢?”

    凤华离觉得再让皇坐在自己身边,自己该要急火攻心了,都说了多少遍了,自己是不会嫁给自己后宫如云的渣男的。算他是个好人,待自己也极好,这张脸也介乎于小白脸与硬汉之间分外好看,可凤华离也绝不会打破自己的底线:“谁是你的‘女’人……”

    话音未落,炎虞却忽然将她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凤华离毫无防备地落入了他的怀,手刚好拂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他的身子有些发热,但落在冰凉的手指之却显得十分的暖和。炎虞在她耳边说道:“给朕些面子。”

    虽然隔着衣裳,可却仍然感受得到那衣裳下面结实的身子。不知为何,凤华离脑忽然闪过许多画面,大多是皇抱着自己时的样子,只是大多时候自己都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凤华离犹如触电一般缩回了手,这真是太荒唐了。给什么面子,算你是皇,身子骨强健,那也不能强买强卖啊。

    凤华离死守着底线,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开,而后在众人愕然的瞩目之下离开了厅堂,回到了自己屋。凤华离锁了‘门’,连月笛也不肯放进来。

    凤华离大口喘着气,可这心情却依然难以平静下来。她满脑子想的都是炎虞的画面,连凤华离自己都要分辨不清自己的情感了。自己总不会真的喜欢了那个皇了吧,这可不行,算皇没有做过那些让人讨厌的事,可皇还是大家口的那个冷漠无情的皇。

    虽然这几天不知为什么变得这么腻,可指不定哪天又变回了以前那样,整日里黑着脸凶巴巴的,还一言不合要罚跪,凤华离可不想给自己讨苦吃。再者说了,皇后宫那么多妃子,哪个有好下场,光是自己认识的死了两个,还流产了两个,宅心仁厚的湘贵妃更是毒数次,次次都在鬼‘门’关边徘徊。

    皇的这份爱意,凤华离顶多心领了,她可无福消受这些。况且皇阅人无数,想要谁便是谁,想必再过一段时日,自然会遇别的新欢了。

    凤华离正想着,旁边的窗户却忽然动了动,凤华离转过身去,那窗户却直接被撞了开来,随之一起被撞出来的,还有裘飞宇。他‘揉’着脖子站了起来:“离儿你怎么总是如此,为何离开前不与我打声招呼?”

    这人怎么次次都翻墙进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凤华离正为炎虞一事而焦头烂额呢,这边又跑进来了这个“老相好”。凤华离坐了下来,随意地给自己倒了杯茶:“你来做什么?”

    “我喜欢你啊。”裘飞宇眨了眨眼,十分轻松地说,“离儿你若不同意嫁给我,你到哪我都会跟着的。”

    凤华离下打量了他一眼,这个老相好一冒出来不停地缠着自己,那之前那八年都去哪了,算是前身不愿见他,依他这‘性’子,也早直接闯进来了,哪还需要别人的准许。凤华离淡淡地问:“那你说说,这八年来为何不与我见面?”

    裘飞宇愣了愣,随后说:“离儿,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而生气吗?”

    “当年什么事?”凤华离皱了皱眉,见裘飞宇一副娇翠‘欲’滴的模样,心情怎么也好不了。这个裘飞宇总说这件事,可她又不是这前身,怎么能知道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裘飞宇犹豫了许久,才决心将这伤疤揭开。当年裘飞宇与凤华离相爱,可相府却不大同意这‘门’亲事,后来还是凤华离好求歹求凤求复才答应了下来。谁知裘飞宇却得他父亲的命令,必须回月湾城闭关修炼,好几年都不得出‘门’,他们也是因此而分开的。

    六年后裘飞宇才得以出来,可凤华离却再也不愿见他,而后裘飞宇与她撞见,她也都是远远地避了开来。直到不久前,现在的凤华离给他开了窗,他才得以缠了来。

    凤华离颇有些汗颜,这么说来,之所以裘飞宇会像现在这样甩也甩不掉,还都是怪自己了。凤华离思虑了一番,问:“你当年回去月湾城,可有留下一封书信?”

    裘飞宇摇了摇头:“当年走得急,未曾留下只言片语。”

    “……”凤华离叹了口气,裘飞宇还真是活该,若是换作自己,自己也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他了。人家好不容易说服了凤求复,结果却不见裘飞宇的身影,这不是让这前身难堪嘛。

    所以说,这个裘飞宇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是理所应当的,总不能奢望一个被抛弃的‘女’人,过了八年又重回进自己的怀抱吧。原本凤华离还保持着一分疑‘惑’和怜悯,可现在看来是一点也没有了。

    凤华离指了指他进来的窗户:“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裘飞宇怔住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凤华离:“什……什么……”

    “你若不走,我便亲手送你走。”凤华离语气霎时冷了下来,她‘揉’了‘揉’手指,刚好最近有些痒,拿这个裘飞宇练手也是不错的,“以后最后别让我见到你。”

    裘飞宇十分伤心地低下头,半晌后还是转身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凤华离抬头看了他一眼,心一点也不难过,只觉得要痛快了许多。正好赶走了这个缠着的麻烦,而且想必若前身还在,也一定不想在与这个裘飞宇有任何瓜葛的。

    他走后这个屋子才安静了下来,只是这安静总是不能长久的,不一会儿便有人无视‘门’口拦着的月笛闯了进来。凤华离十分不耐烦地敲了敲茶杯,心下想着真该什么时候教给月笛些武功,省的总有人来打扰自己。

    来者是媚承语,她丝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凤华离身边,又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端起茶杯便喝,俨然把这当成了自己屋子里一般。凤华离看了一眼那茶杯,可惜这以后是铁定不能用了,她轻笑着说:“这茶真是难喝,我还没喝几口全吐回去了,我让月笛换一壶新茶,省的姨娘你喝我剩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