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二章 她是朕的女人!!!
    这次的马车所用的马是等的纯血马,路若是歇息的时刻还会换一匹没怎么劳累的新马,所以这一路走走停停,不出三日便已经进了长安城。.。

    听见那熟悉的街贩口音后,凤华离方才安心了许多,总算是来到了一个自己还算是了解的地方了,总是出城四处走,如今回到这竟有些亲切的感觉。凤华离一路掀着帘子望着路边风景,在路顺便‘花’五枚铜钱买了一串冰糖葫芦。

    这冰糖葫芦的味道同自己以往吃的一样,也算是凤华离在这找到地最有回忆感的东西了。凤华离吃了三颗,才发现身边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那如虎如豺的眼神,仿佛要把自己给吃了一般。

    凤华离伸出那仅剩的糖葫芦递到他‘唇’边:“皇可要吃?”

    炎虞想也没想的摇了摇头,看向那糖葫芦的眼神充满了嫌弃。凤华离撇了撇嘴,自己收回来给吃了个干净,都要忘了着身边的人是皇了,这些市井小民的东西自然是看不的。可炎虞见她吃得十分欢快,便说:“朕想吃。”

    “什么?”凤华离把口地糖葫芦咽下,方才给他吃不吃,自己吃完了又说想吃,他不是纯心耍自己吧?

    炎虞又摇了摇头,他不由分说地抬起了凤华离的手:“朕想吃你亲手做的,这街贩卖的实在不干净,朕吃着也不放心,况且你做的一定更好吃些。”

    凤华离立即收回了手,刚想斩钉截铁地拒绝,却忽然想起自己可是他的御膳‘女’官,根本没有那资格拒绝。于是凤华离抬起手指对着他说:“皇可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不许动手动脚的,实在是……太无礼了。”

    “好。”他倒是答应的爽快,凤华离颇有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却是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出来才放了心。马车走过了熟悉的道路,凤华离却忽然意识到这便要到了去相府的路了,于是她招了招手,说:“我该到了,让我下去吧。”

    炎虞将她的手按了下来,低声说:“急什么,等到了相府再下。”

    凤华离错愕地看向他,什么相府,他这是要和自己一起去相府吗,她只是想要亲自把自己与苏念云的仇一并报了,若是有他人帮忙,那可大变味了:“皇不如忙宫里的事,和我去相府做什么,再说了,不是说了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吗。”

    “朕不‘插’手,在一旁看着。”炎虞笑了笑,让她一个‘女’子孤身一人去,他还有很放不下心来。万一那相府里的人对她怎么样,自己去找谁讨回这个完美不缺的凤华离呢。

    “你——”凤华离自知是不可能拗得过他了,只好闷下了声来。马车很快到了相府,如今的相府竟是翻修了一番,和次相要华丽了许多,一砖一瓦都透‘露’着高贵的气息。

    凤华离问起坐在一旁满面不屑的炎虞,这才得知自打自己深受皇喜爱的传闻传出之后,这相府越来越发达了,很多官员都想攀相府这根绳子,所以自然是以前要富贵了许多。

    下了马车后,凤求复便与沈‘玉’出来迎接了,同行的还有难得出一次‘门’的媚承语。这沈‘玉’穿的雍容华贵,媚承语也是将满头都‘插’满了璀璨的首饰,凤求复穿得虽然看去简单,可单从料子的光泽来看是好的货‘色’。

    几人朝皇行礼过后,凤求复便率先来说:“‘女’儿,你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可把爹想得紧啊。”

    一旁的沈‘玉’也笑着附和,几乎要把对凤华离的奉承给写在了脸:“是啊,你爹爹没日没夜的念叨你,可把他给我想坏了。”

    又不是唱二人转,这二人也未免太急得表现了。凤华离抖了抖身子,只见身边的炎虞又恢复了不苟言笑的模样,只是那冷淡的眸却透着一丝的不耐烦。凤华离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媚承语,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看不起人,只不过很可惜这幅嘴脸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凤华离拉着凤求复转了三圈,十分认真地问:“爹爹他哪坏了,快给我看看?一想我身子不好,难不成我是灾星不成,那爹爹往后还是别再想我了。”

    说着,凤华离脸又透‘露’出了一丝委屈的神‘色’。沈‘玉’一愣,随后尴尬地笑了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离儿你还当真了,你爹爹他一想到你身强体壮呢。”

    凤华离面‘色’立即冷了下来,她借机教训沈‘玉’道:“姨娘,这可是你的不是了,爹爹年纪大了,也都是半身进土的人了,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凤华离说着,又顺带明里暗里地讥讽了一回凤求复:“我呀,还是相信爹爹能够长命百岁,不像那些恶事做尽的人一般早早地下了地狱。”

    凤求复与沈‘玉’脸一道青一道白的,被说的好不是滋味,如此沉默了半晌,凤求复连忙笑着打了个圆场,当方才什么也没得发生过一般将话题转了过去,并与她们系统里进府里去。

    这一行又许多人,这么毫无秩序地走着,莫名媚承语便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凤华离不用余光去看,都能感觉到对方看向自己那轻蔑地目光,她实在忍不下来,便停了下来抓着身边人的膀子,捂起嘴巴装作呕吐起来。

    她呕吐的声音十分大,一下子引起了诸多人的注意,都纷纷来问自己有没有事。凤华离瞟了一眼站在自己跟前的媚承语,挑衅一般地说:“无妨,不过是忽然有些恶心罢了,也不知是闻见了什么味道?”

    凤华离一面说,一面直勾勾地盯着媚承语,眼神尽实在嫌弃之意,话里话外的意思十分明显了,一些明事理的下人们看透了来,再看向媚承语的目光都十分别扭,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什么意思?”媚承语大怒,她抬起手刚要骂人,可此时凤华离却收起了动作,直说自己身子好了,便跟了前头的人继续走了,从头到尾完全没把媚承语当回事。

    媚承语咬了咬牙,这个小丫头片子,真是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看老娘怎么教训你。媚承语抬了抬衣袖,朝凤华离走地步履忽然加快了许多,眼见着要走到凤华离跟前,却不想竟直接走撞到了另一个人的手臂之。

    “谁啊,这么不长眼睛……”媚承语捂了捂被撞得十分疼的额头,可一抬头却见自己撞的不是别人,正是皇。于是媚承语一改方才的态度,连忙磕头认罪。

    炎虞嗤了一声:“她不是你可以动的。”

    凤华离见那媚承语跪在地磕头的惨样,心下觉得格外痛快,看来皇这一层身份真是好,无论谁惹了,都只有磕头认罪而无讲理的份了。

    几人进入了厅堂,分别在圆桌旁坐了下来。这回据说做的是满汉全席,且已从这长安城寻来了最好的厨子,看样子是来经历过回的事,这次早有准备了。

    这菜一样样了桌,大家都吃得格外得慢,几乎个个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凤求复不断地与皇说话,想要在朝堂之获得更高的权利,而沈‘玉’在旁边则负责附和,可黄埔压根对他们不感兴趣,连菜也是动了几口,兴致缺缺的模样。

    至于媚承语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饭桌,一定是专‘门’来和凤华离对着干的。凤华离但凡表现出对哪个菜感兴趣的样子,媚承语会把它全部收进自己碗里,若是自己吃也罢了,她竟还随手递给奴婢去外面喂狗。

    凤华离本觉得此举十分幼稚,懒得与她争夺,可这事不过三,当凤华离见媚承语居然想把那一整盘四喜丸子都给端走时,心下便有些不爽了。凤华离还要出言阻止,另一双筷子却已有力地挡住了媚承语。

    凤华离回头一看,只见炎虞冷冷地瞪了媚承语一眼,他眼睛里充满了杀气,叫人看了发寒。炎虞低声说道:“你若再敢欺负朕的‘女’人,朕便差人‘抽’尽你的筋骨,剁碎了扔去喂外面的那只狗。”

    媚承语一惊,没想到皇竟然这般护着这个丫头,心虽不情愿,但她还是乖乖地缩回了手,这回连目光都不敢往凤华离身转,只能干瞪着那瓷碗泄气。

    “你这是做什么……”饭桌的气氛霎时变得异常的尴尬,凤华离推了推他的手肘,示意他收敛些,别把局面搞得这么僵。

    可此时对面的沈‘玉’却听出了这话里的玄机,她可不在意皇会不会杀了媚承语,只要皇能对相府有利便可。于是沈‘玉’连忙笑着问:“皇这话是什么意思,皇的‘女’人?”

    说着,沈‘玉’也连忙推了一把凤求复,凤华离毕竟还没有封号,若是正式有了封号,他们相府也能跟着一起更一层楼了。凤求复立即反应过来,倒了一杯酒问:“皇,这……”

    “她本是朕的‘女’人,”炎虞勾起了凤华离的下巴,仿佛把之前答应的事都给忘到天涯海角了,可炎虞一面对她,有些不太理智,难以正常的思考。他看着凤华离问道,“你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