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一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三百零一章知人知面不知心那脸立即涌出了血来,许茹心惊恐地抬手,确认是满手泛着腥味的血后立即尖叫了起来,她想要抓着凤华离,其神情仿佛是要将她给碎尸万段了一般。,。而凤华离则毫不费力地将她踹到了一旁,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出去的路,凤华离听见她的尖叫声,尽管十分凄惨,可凤华离听来却毫无感觉。现在许茹心身子弱得很,若是着伤口不保养好的话,恐怕也活不长了,至于能不能活下来,看许茹心有没有这个命了。

    而在凤华离走后,炎虞从房间顶部落了下来,他缓缓地走到了那个捂住脸颊不断尖叫着的‘女’子跟前,眼底满是冷冽的杀意。而后许茹心惊愕地抬起头看向他,却只见一道亮光闪过,刀刃便已经穿过了她的‘胸’膛。

    炎虞吹了吹剑刃的灰尘才收进剑鞘,地的‘女’人已经断了气,他转过了身子,胆敢对凤华离无礼的人,炎虞都不会轻易饶过。

    凤华离回到了马车队列之,却见炎虞从自己后面而来,虽觉怪,却也没有多想。只是这马车已经换成了一辆朴素的,没有那么扎眼的样式。凤华离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下人们,这些人的效率倒真是高,如此快置办好了。

    凤华离随着炎虞一同了马车,一路炎虞都较为安静,路途也甚是平稳,没有出什么事,安静得十分怪,仿佛像是暴风雨前的最后一片安宁一般。

    行至半途,凤华离便提起自己要去一趟相府,将苏念云的这一笔账给好好地算一算,这一回,凤华离说什么都不会轻饶这些杀人凶手们。

    炎虞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反倒闭了眼,仿佛是要闭目养神一般。凤华离推了推他的身子,说;“若是不方便,在进宫之前放我下来便可。”

    “你去相府做什么?”炎虞睁开眼,转过眼珠子看向她。这样子倒像是一抓着机会要出宫一般,好不容易坐了一同回宫的马车,不会途又要变卦吧。

    凤华离冷冽地说:“找他们算账去。”

    听此言,炎虞却是升起了一丝兴趣,看样子他的‘女’人仇家可真不少,难怪去去相府,那气氛十分怪异,原来竟是有仇有怨的。炎虞侧过了身子:“可需要朕来帮你?早知道,相府的生死存亡,还不是朕一句话的事情。”

    他这话十分得轻柔,那眼神仿佛也散着甜蜜的光,叫凤华离觉得十分不自在。不是冷漠如冰山,是甜到发腻,无论是哪一种,凤华离都受不住。凤华离笑着摇了摇头:“不必劳烦皇了,这件事,我只想亲自去做。”

    报仇什么的,自然是亲自去做,顺带看着他们绝望后悔的眼神最爽了。凤华离攥紧了拳头,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太过仁慈了,这次她觉不会再心慈手软。

    马车跑得极快,这一路也算是风平‘浪’静,没出什么大事。只是此时相邻着月湾城的隐国却不太平静,甚至开始暗涛涌动了起来。

    长皇子容夙止战死沙场,而至今尸骨都未曾送回隐国,隐国朝臣下自然是寝食难安。隐国国君更是接连许久都没曾睡个安稳觉,而今日正在书房里打瞌睡时,房间里却忽然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此人无论从穿着打扮,又或者是长相来看都不像是隐国人,反倒像是大西王朝的人。隐国国君将他身份认出后大吃一惊,连忙想要叫人,可那人却摆了摆手,递了一个盒子,再在他的面前打开了来。

    这盒子里面是血‘玉’,样式极其好看,且其十分珍惜,这全天下只有大西王朝有。而算是大西王朝所有的血‘玉’,数目依然十分稀少,可谓是一粒难求的地步。而这盒子里却装了满满的血‘玉’,数目实在是惊人。

    “这是什么意思?”隐国国君问。

    “我是大西王朝的俞将军,王派我来,是来与隐国讲和的。”俞将军笑得十分灿烂,他将盒子往前推了推,这里面满满的可都是大西王朝的诚意,想必隐国国君也不是个不识货的人。

    隐国国君将目光从那宝石之收了回来,他闷哼一声,自己的儿子便是死在他们手里,又岂是他们用一点新的宝石能收买的,难道是把这当成了过家家不成:“回去告诉你们的王,我隐国这辈子都只能与大西王朝做仇人。今日朕饶你一命,但若下次还敢擅闯隐国,别怪朕手底下的人不客气。”

    他目光地威‘逼’之意真真切切,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俞将军却并不害怕,他早已料定隐国国君不会答应,不过他也早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且已有了十足的把握。俞将军合了那宝石的盖子,手指买木盒子轻轻地敲了两下,而后说:“皇不想知道,长皇子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你——”隐国国君大惊,他一把‘抽’出剑抵在了对方的肩胛之。全天下何人不知,容夙止是与大西王朝‘交’战时了敌人的诡计,被俘后又被活活打死的。如今大西王朝的人竟然敢跑到自己面前来问这种问题,这不是当面取笑自己吗,“你真当我隐国无人了?”

    俞将军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国君还真是了年纪了,自己话还没说完如此大的脾气。俞将军抬手挡住那剑刃,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十分惋惜地说:“原来您一直被‘蒙’在鼓里,竟不知这事情的真相究竟为何。”

    隐国国君手地剑微微颤了颤:“什么?”

    “你真以为你儿子是如传言所说一般了我们大西王朝的计谋而死?”俞将军戏谑地笑了笑,他淡淡地扫了一眼有些神情溃散的国君说,“长皇子如此聪明才智,又怎么会轻易计?”

    隐国国君皱了皱眉,听出他话有话,便连忙放下了剑问:“你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俞将军挑了挑眉,国君果然是沉浸在丧子之痛当仍未走出去,思想如此轻易地被左右了,看样子是可以好好地回去‘交’差了。俞将军走到了他跟前,低声说:“当初是绛国找到了我们大西王朝,说是要一起合作把隐国给吞并……”

    “胡言‘乱’语!”隐国国君立刻打断了他的话,绛国早已经与隐国结盟,当时还和隐国一同对抗大西王朝的入侵。再说了,绛国长公主都嫁了过来,绛国怎么可能与会与大西王朝一同吞并隐国。

    俞将军啧了两声:“皇真是糊涂,难道您忘了有一个叫凤华离的‘女’人与长皇子走得格外近吗?”

    凤华离……隐国国君想了起来,是当初送长公主一同来隐国的那个‘女’统领。容夙止甚至为了她要求自己赐婚,只是这身份差距悬殊,自己当时是想也没想拒绝了。如今听俞将军的意思,隐国国君忽然知晓了什么,他嗫嚅地开口:“你的意思是……”

    俞将军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是凤华离引得长皇子了计,所以直到现在,长皇子的尸首都还在绛国呢。他们想要一步步地将你们绛国给吞噬,而你们被卖了还替人数钱呢。”

    隐国国君脑仿佛响起一道闷雷,难怪这些日子里一直找不到容夙止的灵体,询问绛国皇帝也只是回复说正在尽力寻找,原来从一开始这是他们设计好的。隐国国君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他的气息十分得不平稳,他看着俞将军问道:“那你为何要把这些告诉我?”

    俞将军不屑地嘁了一声,他咬着牙,仿佛对绛国有着极深的恨意一般:“本来说好了要与我们大西王朝一同吞并你们隐国,可谁曾想他却出尔反尔,想要把我们两国一概收入自己手里。如今我们大西王朝也是损失惨重,已经连连被夺下了好几座城池……”

    俞将军一面说,一面偷偷观察着国君的神情,叫他神‘色’紊‘乱’难以冷静,便知自己是成功将其说服了。这些日子里绛国进攻大西王朝屡战屡胜,若是再不拉一个盟友,恐怕真的要灭亡了。俞将军带着怒意地叹了一声:“谁能想到这个绛国国君竟是如此小人之辈。”

    “这件事你容我考虑几天。”隐国国君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虽然他几乎已经全信了面前这男人的说辞,但毕竟是国家大事,不可儿戏。他仍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打算将这件事‘弄’个清楚再做决定。

    “皇大可慢慢考虑,”俞将军在他略微动摇的目光下在桌落下了一张纸,面写着一道位于隐国与大西王朝‘交’界的地址,“若是皇找好了,便来这个地方细细商议此事。”

    在俞将军走后不久,隐国国君便将容幽召进了宫,并把此事完完全全得都告诉了他。容幽听后也是十分不敢置信,他与凤华离相识已久,自是知晓她并不是那种会利用容夙止的人。

    隐国国君却已然信了一大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于是他便委托容幽去长安调查这件事,若是假的便还好,那大西王朝毕竟也无法对抗绛国与隐国两国,可若是真的便十分麻烦了,必须得尽快想出一些对策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