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章 送上门来
    黑袍男人走出门外,却在院中见到了西风。雅文吧西风正对着他,手里虽然拿这一壶酒在喝,看上去十分懒散,可暗地里却杀机四起,黑袍男人一下子变察觉到了此人来者不善。黑袍男子走了上去,警惕地问:“你是什么人?”

    西风转过脑袋,脸上闪过一道不屑地笑意,他冷声道:“我是谁不重要,今日我来,就是想要警告你,别妄想对凤华离下手,否则我会让你的手彻底废掉。”

    黑袍男人霎时便感到胳膊上一阵发疼,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转瞬便明白了过来。那日将凤华离打落山崖,他本要追上去看看,却忽然从后面窜出了一根男人与自己厮打起来。

    由于是突袭,他丝毫没有准备,手臂就已被重伤,那武器质量员有毒,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大好。黑袍男人看向西风:“你就是那天……”

    可西风并不想与他叙旧,扔下这么一句恐吓的话就已经没了人影。黑袍男人咬了咬牙,脸上的笑容有些狰狞,真是有意思,那个女人真是有本事,居然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保护他。只是可惜了,就算到最后她也必须死在自己手里。

    黑袍男子被西风惹了一身脾气,便一路寻到了刘欢秀家中。巧合的是刘欢秀与刘欢宇也都还没歇息,因为身上有伤的缘故,刘欢秀正在给他的手臂和腿上的伤换药。

    “忍着点,这药可是凤华离给地,有奇效呢。”刘欢秀十分无语地看了一眼一上药就喊得像杀猪一般的刘欢宇,哥哥这一点可一点都不像自己,也不知是随了谁。

    刘欢宇不甘地说:“既然有奇效,为何这么些天都还不好?”

    刘欢秀敲了敲他的脑袋:“还不因为你整日读书读傻了,身子骨差得很,你看看我,不出三天就已经全都好了,你身上的伤却拖到了现在。”

    下一秒,刘欢秀错愕地看向凭空出现在房间里头的黑袍男人:“你是……谁啊?”

    刘欢宇回头一看,当下便觉得此人来者不善,于是立刻穿上了鞋,挡在了刘欢秀前头对着黑袍男人厉声呵斥道:“好大的胆子,刘家大院你都敢闯,真是活腻了。”

    刘欢秀却认出了黑袍男人来,她惊恐地说:“你是那天的想要杀风化了的刺客……”

    刘欢宇大惊,连忙想要喊人。雅文吧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黑袍男人狠厉地笑了笑,随即身形一闪,刀锋便已从兄妹俩的喉咙当中穿了过去。一道血柱喷洒而出,黑袍男人擦了擦剑锋之上的血,转而又在一瞬间消失在了房间当中。

    第二日一早,皇上的马车就准备好了,据说为了让凤华离坐着舒服,特地差人连夜打造好的。车身散发着淡淡地檀木香味,座椅也是又软又大,这些可都是平凡人家几辈子都享受不来的待遇。

    就连凤华离看到这镶金带钻的大家伙时都吓了一跳,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我上了这马车,不会就要成了皇上您的人吧?”这阵势这行头,依凤华离在这地所见所闻来看,只有人成亲了会有这么大仗势。平日里皇上虽然也很奢华,但从不喜欢这些金银财宝高高挂,锦缎红绸结成彩,几乎要亮瞎眼的配置。

    “自然不会。”炎虞淡淡地说,而后又将苏三拉到一旁训斥了一顿他不过说万一置办得好一些,可从没说过要如此夸张:“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全都罚十两银子。”

    “皇上……”苏三万分无奈地开口,昨儿夜里皇上急急忙忙下令,也没说清楚,就说要越华丽越好,这确实是按照皇上的意思办的,怎么能怪他们呢。

    见他还要反驳,炎虞深吸了一口气,惹得凤华离如此不喜爱,又误会到自己身上。如此大的罪名,没把他们全部革职就已经是十分仁慈了,居然还敢顶嘴,炎虞怒视着他加重了语气:“二十两。”

    “是。”苏三连忙闭紧了嘴,心里却已经疼得滴血,好不容易存了那么久的钱,现在又要被罚,都怪自己,居然忘了千万不可与皇上对着干了。

    凤华离瞟了一眼他们,忽然之间就忘了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忘了办,便去与炎虞说自己出去一趟,很快便回来。炎虞看了一眼整装待发地队伍,深感怀疑地问:“有什么事非得现在做?”

    再怎么说,凤华离可是有逃走的记录的,现在放她出去一趟,万一就这么一去不回可怎么办?

    凤华离深知自己所做过的事情,可此时也难找到一个让别人相信自己的正当理由了。凤华离只好拍了拍肩膀,颇有些气势,可却依然没有信服度地说:“我真的有要紧的事要去做,皇上一定得信我。”

    炎虞难得没有追问她,而是缓缓地点了点头。得到了准许,凤华离便一路走到了许茹心所住的院中,上次被她欺辱之仇还没报回去,凤华离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地一走了之。

    这儿已经有些残败,门口堆了许多树叶没扫,凤华离挥了挥面前地灰尘走了进去,这偌大的院子里竟然连一个下人都见不到。看来自打许茹月被抓又被处死之后,这儿也彻底的落寞了。

    凤华离推开了里间的门,许茹心正坐在梳妆台前,一遍又一遍地梳着她干枯分叉的头发,那梳妆台也只剩下了一盏略微浑浊的镜子而已。凤华离啧了两声,这儿还真是破败,想当初进来的时候还感叹这儿的奴婢都穿得极好呢。

    听到凤华离的声音,许茹心木然回过头,见到是凤华离,她连忙放下了梳子,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凤华离跟前,一把拉住了凤华离的手:“好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可算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她们都抛弃我,不要我了……”

    凤华离眼中有藏不住的冷意,这个女人倒现在还以为自己那是个的奉承是真心对她,也真是可悲。可就她生前的所作所为来说,凤华离一点儿也不可怜她。

    “许茹心,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凤华离像是惊讶,实则是嘲讽地问道。

    许茹心咬着牙,她满腔的怒火仿佛随时都要喷溅出来一般:“都是她们看不惯我们得势,设计害死了我娘亲。对了,你不是和封玄丽很熟吗,你去找她,让她为我求情……”

    许茹心仿佛是把她当做救命稻草了,把她不断地摇来摇去。只可惜,凤华离可不是来雪中送炭,她是来火上浇油的。凤华离一把甩开了她的手,看着她灰头土脸的样子说:“风水轮流转,许茹心,做人做得太过了,就是今天这样的下场。”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许茹心被推到了椅子边上,她错愕地看向凤华离,像是听不懂凤华离话中地意思,又像是根本不敢相信一般。许茹心撑着椅子想要起来,可那椅子却在瞬间散架,她整个人都摔到了地上。

    凤华离冷笑一声:“当初你欺辱我时,就该想到,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许茹心这才彻底明白凤华离的意思,她大喘着气,猛地站了起来,她伸手指着凤华离,咬着牙说:“你这个贱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她这个样子还真是滑稽,明明都已经落得如此地步了,却还没有自知之明。凤华离掩面低笑道:“谁是贱人还未可知呢,许姑娘何必这么急着做自我介绍?”

    许茹心大怒,而后猛的冲了上来,其架势仿佛是要和凤华离同归于尽一般。只可惜雷声大雨点小,她虽然大吼着冲了上来,却被凤华离一只手给挡了下来。许茹心像是几天都没没吃东西了,就连颧骨都突出了许多。

    “没用的东西,何必自取其辱呢?”凤华离在她耳旁轻声说。这便更加激起了许茹心的怒意,她几乎是口手脚并用,一心只想和凤华离争个你死我活。

    只可惜,就她这三脚猫都算不上的功夫,根本就入不了凤华离的眼。凤华离轻轻松松地多活却的同时,还不忘抬手劈向许茹心的肩胛骨之处。只听几声骨头破裂的声音,许茹心还来不及痛得喊出声,就被凤华离手肘撞向她的下巴给拦了下来。

    凤华离一脚将她踹到了地上,不忘狠狠地在她身上多处踩了好几脚,算是把那些下人们踢的自己给报了回去。此时许茹心大喘着气,已经全然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就算反抗也不过是张张嘴露出那没用的獠牙而已。

    忽然,许茹心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竟直接往凤华离脚上插去。凤华离一惊,可对方却一时手抖插向了地面,于是凤华离立即翘起脚尖将那匕首踢至空中,随后再用手给接了下来。

    凤华离握着匕首蹲在了她身边,她面对着许茹心地脸蛋转动着匕首,本来想着上次伤自己的脸并未多深,此事便罢了。谁想到她竟然主动送上了门,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凤华离将匕首从那脸上的人肌肤用力地划过,她低声说:“真可惜,若是洗干净的话也是个柔嫩的脸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