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九十九章 朕待你真心实意
    “那封印胎儿的药?”凤华离仍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白千城后怕地看了一眼凤华离手中地剑,他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平日里闲来无事就喜爱钻研一些有些奇效的药,当时便刚好派上了用处。

    凤华离这才完全信了他,前几日在冰寒之地也都看见了,这个老家伙在医术上的研究确实十分超群,尽管他所说的这药十分的奇特,但放在他身上却成了有可能的了。

    只不过若是按照他这套说辞,自己便是当初苏念云腹中并未生下的第二胎,那自己便是西风的女儿了?凤华离脑中一片混乱,便回去向西风求证,可那只剩下一个空酒坛子,人早已不知道上哪去了。

    凤华离只好作罢,推门进了房间,炎虞疲惫不堪地眯着眼,见她回来了便打了个哈欠,有些审问目的地说:“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到现在才回来?”

    “没什么,”一直以来悬在心中的谜团总算得以解开,可凤华离却的心情却始终难以平复下来。凤华离也没有在意他用什么语气同自己说话了,她转身躺在了床上,目光直视着空无的屋顶,“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

    炎虞走了上前,只见她闭着眼,脸颊因喝了酒而有些微红,可即使是这个样子却也十分的动人。炎虞喉头微动,而后俯下身,双手撑在了凤华离的肩旁,正当凤华离以为他又要做些什么无礼的举动时,他却只是深深的看着她,而后说:“什么时候和朕回宫?”

    “明日吧。”凤华离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轻声说道。

    “明日?”炎虞一惊,想不到她会这么快的答应下来,毕竟就在前些日子里她还亲自逃出了皇宫,本以为得要花好一阵工夫劝她回宫,如今这么轻易的答应,莫不是终于回心转意,知晓待在自己身边的好处了?这倒也好,只要回去后将她封做自己的妃子,便可以名正言顺长长久久的留在自己身边了。

    凤华离看他那满脸都写着期待,便知道他都在想些什么了。凤华离将他推开的同时坐了起来,她之所以跟他回宫,纯粹是因为她被炎虞救了那么多次,总不能就这样没声没影地离开。雅文言情再者说了,凤华离现在仍算是个御膳女官,而且现在苏念云也死了,月湾城她也没必要待下去,如今能去的恐怕也就只有皇宫了。

    凤华离脸上闪过一道挑衅的笑容:“前些日子里请了假,现在自然是要回去继续做御膳女官的。但皇上你若动了要娶我为妃纳我为妾的想法,臣劝您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为何?”炎虞皱了皱眉,哪有人放着现成的高位不坐,非要去做一个什么御膳女官的,真是想不清楚这个女人成天都在想些什么。炎虞抬手揉了揉凤华离的脸颊,却因此而受到凤华离的一记白眼。

    凤华离伸出食指将他那意图不明的手指推下去,威胁道:“皇上日后若是再不收敛些,我也不会愿意回到宫中去的。”

    就那充斥着厮杀战火的皇宫,若不是因为皇上的恩情,凤华离是怎么都不愿意回到那个狼窝里头去的。凤华离正襟危坐,却见皇上一脸轻浮的笑容,倒像是完全不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的模样。该死,都忘了这皇上还是个不讲理的主,跟他提这些条件无异于是对牛弹琴。

    凤华离转过头来,对方却也刚好把身子凑了过来,俨然将凤华离逼在了床骨之上。炎虞看着她眼底的那一抹错乱,质疑地问:“你的意思,朕与你永远都没有可能?”

    凤华离怔了半晌,这个皇上未免也太过深情,和往日里见到的冷漠大冰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啊。可凤华离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怎么能被如此阵势给唬住。凤华离摇了摇头,说:“不错……”

    话不过才涌上嗓子眼,凤华离却只见对方微微颦起了眉,而后忽然靠了上来。凤华离只觉得那一瞬间十分的漫长,直到最后感到唇上传来一道温暖柔软的感觉,她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他给亲了。这个吻不过蜻蜓点水而已,隔了半晌凤华离才缓缓睁开了发颤的眼睛。

    炎虞离自己分外的近,对方的鼻息甚至就均匀地洒在了自己的鼻息。凤华离惊愕地看向他,可从他清澈似水的眼中却只能看见自己的倒影。凤华离甚至能够听见自己铿锵有力的心跳声,她想要扇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些,可就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

    见她面色红润的很,炎虞戏谑地笑了笑,而后又上前了些,脑袋靠在了他肩膀之上,双唇张合之间若有若无地触碰着她的耳垂,热风顺着耳廓绕了进去,引得凤华离有些发痒。炎虞沉声问:“你可喜欢朕?”

    或许?凤华离自己都有些摇摆不定了,但她能肯定的是,自己数次遇难,他总能及时出现并救下自己,仿佛和他在一起便有了十足的安全感一般。忽的,耳朵上传来一道湿润的感觉,凤华离瞳孔放大了些许,这人……分明就是在耍流氓!

    凤华离抬起手,这回可不打算手下留情,可炎虞仿佛知道她要做什么一般,他一把抓住了凤华离的手掌。炎虞的手掌十分有力,轻轻松松的就把她给钳制住了。凤华离瞪着他,这家伙最近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有话好好说便是,总是动手动脚的算什么,她不满地说:“皇上自重!”

    炎虞终于放开了她,他站了起来:“朕待你可都是真心实意。”

    撂下这么一句话后,炎虞便离开了,留下凤华离一人寻思这句话的意思。什么真心实意,皇上是认真的?凤华离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心情混乱得很,自己一直以来讨厌的,并且对自己也总是找茬的皇上,竟然非要娶自己。

    那夜凤华离没有睡着,当然,这月湾城虽不算大,可睡不着的人却不止她一个。神医寝殿当中一片漆黑,没有点燃一盏油灯,就连下人们也都被遣散开了,一时之间里面便死寂得如同无人居住的空城一般。

    “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无用了,”男子的面貌全都掩饰在了黑袍之下,若非那闪着微光的眸子,恐怕就会叫人真以为他并没有脸,“居然能够栽在许茹月这种女人的手里。”

    而男子的跟前跪着另一名男人,他抬起了头,面色在月光之下显得十分苍白,而那张脸竟是神医大人白千城。白千城看着黑袍男子的目光充斥着恐惧,他颤抖着说:“我也是中了她的奸计……”

    “还要狡辩,”黑袍男子猛的挥起手臂,紧接着白千城脸上便多了一道血的印记,“见到凤华离,可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了?”

    白千城一惊,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

    黑袍男子冷笑一声,看样子他还想瞒着不与自己说了,真是不自量力,黑袍男子不屑地说:“这天下还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住我的事。”

    “是……”

    白千城卑微地应了声,沉默了半晌后又抬头看了一眼黑袍男子,最终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咬了咬下唇,低声说:“能不能不要对凤华离下手,她娘亲才刚去世不久。”

    黑袍男子厌恶地看了白千城一眼,他什么时候有资格要自己听他的话了。可转瞬之间白千城便跪了下来,磕了好几个头,磕得黑袍男子都看腻了,这才点头答应了下来:“这段时间我都不会找她麻烦的。”

    “多谢——”白千城立即道谢起来,其态度诚惶诚恐,若是叫外人看去了,一定要觉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神医大人,这整个月湾城的城主,此刻在这个黑袍男人的面前却是卑贱如泥。

    黑袍男人轻笑一声,反正要对凤华离下手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日后有的是机会。这天下谁的命,若是他想要取,几乎就没有失手的时候。他招手让白千城站起来,随后在他耳边轻语了一会儿,白千城惊得后退了半步:“这怎么行,这不是置月湾城于死地吗?”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黑袍男人目光凶狠地扫视了白千城一眼,她便立刻闭上了嘴,而后尽管万分不情愿,也还是点了点头。

    黑袍男人满意地笑了笑,而后拍了拍白千城的肩膀,转身走出了房间。在他走后,白千城霎时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无力地瘫软在了床边,他看着那留着一道缝的门,眼底闪过一丝悔恨。

    若说白千城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见过并和方才那个男人搅和在一起,甚至于受人胁迫,更只能眼睁睁看着许多自己想要留住的东西一件件的消失。

    “飞鹭,你竟连至死都要报复我。”白千城衣袖之下地拳头攥得死死的,几乎下一秒就要沁出血珠来。回想起当年的事情,白千城便又叹了口气,谁也不曾想过,这内功的力量既然如此之大,甚至到了常人根本无法掌控的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