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杀了苏念云
    当年西风路过这宫,却忽闻一间宫殿之传来声声的哭泣,那哭声十分悲决,时值深秋寒夜,西风想着会是谁遇着了伤心事,便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可谁知这么找着,竟找到了一处高墙院外。 这院子红灯高挂,四处都透着喜庆的颜色。

    看样子像是皇新娶了妃子,西风偷偷潜了进去,从下人的口得知了这里头的女子是皇新纳的妃子,封号悦妃。而后便听到了一道瓷器破碎的声音,声音之大仿若是打碎了一桌的东西一般。只听一声怒吼:“今日朕便暂且饶了你,等明日再来找你!”

    紧接着,那穿着龙袍的男人走了出来,西风随后又进了里头,待到下人们都走干净后方才走进了房间。里头只剩下了苏念云一个人,她红着眼眶,错愕的看向闯进来的男人,眼流露出了一丝恐慌之意:“你是什么人?”

    西风本闲来无事,见他一个小女子哭成这般模样当下于心不忍相劝起来。期初苏念云对他充满了警惕,可西风却常来这讲他的酒分一半给苏念云,说是喝了酒便能将这忧愁之事给都忘了。

    这么一来生二回熟,苏念云也不再害怕他,毕竟他也从未对自己做过什么恶事,还分各种等的好酒给自己。苏念云嫁进这皇宫并非自愿,故她对那手握重权的皇没有半分感情,在这后宫当也只有西风能与他说话了。

    可这么接触下来,竟日久生情了,二人如胶似漆,常常有一些传言在宫满天飞。二人本藏得滴水不漏,可直到有一天苏念云把西风叫进了宫,她满脸担忧地说:“西风,我有孩子了……”

    “什么?”西风大惊失色,可又马握住了苏念云的双手,柔情地说,“你可愿意同我一起离开这宫?”

    苏念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反正当初进宫并非她的本意,现在要她去哪儿都没有关系。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这偌大的皇宫早已将无数进宫的人给锁了起来。苏念云一直对皇爱答不理,可皇却对其十分宠爱,宫女子十分善妒,一位妃子见此状况十分眼红,便买通了各方眼线,最终从一位太医口得知了苏念云已有身孕的事情。

    可皇因为对苏念云十分喜爱,她的任何需求都答应,更是从未与她圆过房,这孩子自然不可能是皇的。一时之间宫掀起了轩然大波,苏念云被打进牢狱之,却又在这牢狱当诞下了一位女儿。当时苏念云适逢难产,几乎痛不欲生。

    西风本与她相约接她离开这皇宫,永世不再回来,可当他来到牢房之时,牢只剩下了一个还带着血的婴儿。西风四处寻找苏念云之时,却忽然遭一群黑衣人给团团围住,那回西风被重伤,幸而遇了一个老人救下了他。

    从那时起,西风便将一切都忘了只知道要在宫等着一个人,之后的日子一直浑浑噩噩,唯一相同的是西风还是如往常一般爱喝酒。

    “你来找我打探她的消息事,我便隐隐约约的想起了往事,”西风悲怆的说,“只是近些日子我才终于想起来,我一路追着你们来到这,可连她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

    凤华离愣愣地看向他,若真是如此,倒也算是十分悲凉了,好不容易知道了苏念云的踪迹,却又面临着如此分离,换做常人定然难以受的住这么大的打击。只是西风的伤心却没持续多久,起伤心,他更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西风从怀取出一枚铜币递给了凤华离:“这是我在苏念云睡的床底下发现的,想着可能会是凶手留下的东西,便捡了起来。”

    凤华离接过那铜币下端详了一会,眼神霎时变的犀利了起来:“我有件事要去确认,先走了。”

    而后凤华离翻下了院子找到月笛,询问起这铜币是不是她落在苏念云房间里的的。这银票面的特殊印记凤华离认得,这是相府下人们领钱时时会印的一个微小红印子,用这铜币的不是相府的人,也必然是长安城里的人。

    月笛立即摇了摇头,她做事一向细心,不可能会落下东西。再说了,夫人的房间她没日都会清扫,唯一一天没清扫也是夫人去世的那一天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如此一来便能证明这铜币是下毒之人落在那的了,这钱币虽有可能是长安城里的人的,但确实有八九是相府的。之前相府曾对苏念云下手,如今定然是听闻苏念云要醒了,才按捺不住手脚的。

    “小姐,你又要去哪?”见凤华离又要往外走,月笛连忙喊道。

    “我去去回。”凤华离眼闪过一丝凶狠的神色,事已至此,她必须要把这最后一件事给搞清楚。凤华离来到了白千城的寝殿当,但凡有阻拦的人都被她给打了开来。

    听到动静的白千城披衣裳走出来,却迎面撞了一把长剑。白千城一见对面站着的是凤华离,连忙和气的笑着,再抬手戳了戳那白花花的剑刃:“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凤华离冷笑一声,她倒是想好好说,可白千城却总是以各种借口躲避自己的问题,始终不肯谈论当年之事,她的耐心也早已经被磨光了。今日听了西风的一番话,凤华离心里便愈发的藏着怒意:“当年为何要把苏念云送进宫里,又为何她最后嫁给了凤求复?”

    白千城瞪大了眼:“你……你都知道了?”

    “还不快说?”凤华离将那剑离她脖子更近了些,她倒是想听听,白千城把苏念云送进宫里究竟是何缘由。

    白千城叹了一口气说:“皇族与神医一族的联姻……”

    凤华离脸的嘲讽之意更甚,她还当真以为白千城有多么喜爱苏念云,没想到也不过是把他当成利用的工具而已。换句话说,苏念云的人生之所以如此悲惨,全部都是拜他所赐。白千城见她如此失望的看着自己,连忙补充道:“我……我也是为了她好啊,当初这儿一片混乱,若让她留在这,恐怕会死于诸多厮杀当的。”

    “还要狡辩?”凤华离大怒,这算哪门子为了苏念云好,想必白千城也不可能不知道,苏念云从没有喜欢过皇,把她送进一个陌生人的怀里该有多么残忍。

    白千城叹了口气,眼底落下一道悔恨的泪水。风华里说的这些,他又何尝不知晓,这些年来,他最后悔的事便是将苏念云送进宫,可后悔归后悔,他却没有能力回到当初警醒自己。

    当初月湾城刚刚起步,城一片混乱,又遇了大西王朝的人挑拨离间,城几乎日日都有战争的硝火。不仅城战火连篇,连神医殿也不得安宁。白千城有许多徒弟,当时他们互相争夺攀,竟闹出了人命。

    苏念云天赋极差,医术什么的几乎都学不来,本常受人排挤,后来这里又出了许多人命。白千城不想她也被卷进来,便听了别人的话,觉得在宫便可安宁,还能享尽荣华富贵衣食无忧,这才将苏念云送进了宫。

    可谁曾想,苏念云在宫与其他男子相爱,甚至怀了他的孩子,最后还被打进了牢狱。白千城一听闻消息坐不住了,他千里迢迢地进了长安,想要救出苏念云。

    白千城赶到的时候,她刚生下这一胎女儿,可这腹却还有一胎儿,只是依苏念云当时的身体状况,若是还要生的话定然会受不住难产而死的。白千城蹲在了她身边,拂去了她额头的汗:“真是苦了你了。”

    白千城给她服下了一味药,将她腹的胎儿给封印了下来,待到日后时机到了自会解除,且连外表看都看不出任何端倪。白千城带着几乎昏迷不醒的她离开了皇宫,此时的神医一族当有许多人对苏念云红眼已久,这月湾城自然是不能再回去了,二人便在长安城暂住了许久。

    那要副作用极大,不仅让苏念云忘记了过往了一切,他记忆还总是错乱,将陌生人当成自己相识已久的熟人。再然后苏念云见到了凤求复,当时几乎是对他念念不忘。有了前车之鉴,白千城这回考察了许久,觉得这个凤求复各方面都十分靠谱才让苏念云嫁了过去。

    “当真如此?”凤华离问。

    白千城点了点头,而后顺势把那长剑给推了下去:“这些年因为种种事端,我没能与她联系,可我是做梦也想不到凤求复会如此待她,否则算是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让她嫁的。”

    见他如此坚定,凤华离便姑且信了,只是心却不免产生一丝悲哀的感觉,她来到这见过太多如此身不由己的婚姻了,而这些女人也都没有一个幸福的。或许,杀了苏念云的是这儿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