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初吻
    这些人也太过狠心,一次下毒还不够,竟然在夫人将要醒来的时候把夫人给毒死,实在是天理不容。 只是次额下毒之人还没有水落石出,这次恐怕也十分的悬了。月笛擦了擦眼角的泪,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而后月笛又想起了一件事,这个问题她一直悬在心里,如今遇到苏三,算是总算找到一个可以回答自己问题的人了:“皇他对我们家小姐,可是认真的?”

    方才见皇对小姐那般好,不像是虚情假意,可之前见小姐对皇有颇多成见,对皇态度也不太好,月笛心还是有些难以相信皇是真心对待小姐的。

    苏三笑了笑,若论真心,皇对待凤大人可是再真心不过了,反倒是那凤大人对皇却不太心呢:“你放心好了,若是你家小姐愿意,未来必然是宫里最受宠的妃子。”

    月笛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小姐虽然失去了夫人,但好在还有皇愿意爱着她,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第二日凤华离便清醒了一些,不再如同昨日一般十分恐慌没有安全感了。凤华离稍微理智些后朝要让炎虞从自己的床下去,可炎虞却觉得她这是过河拆桥,说什么也要和她睡在一起。

    不仅如此,若他只是不下去也罢了,他还不允许凤华离离开床半步,还美其名曰凤华离现在身子虚弱需要好好休养。凤华离吸了吸鼻子,虽说昨夜里受了风寒,自己也确实浑身无力,可凤华离又不是能呆得住的性子,怎么也不愿意呆在床不下来。

    可若是饿了便有人端着饭菜来,若是想要烧纸钱,炎虞也拆人把火盆给端过来。可若是凤华离想要去茅房,炎虞也不得不答应让她下床了。只是虽然如此,最后凤华离还是不得不回到床,否则炎虞便会亲自把他抱来。

    “现在天气太凉了,你身子没好,朕不让你下床是为你好。”炎虞语重心长地相劝道,只是凤华离却根本不理会自己,她整日里是这么望着空墙,常常一言不发几个时辰。

    炎虞知晓她这是在为苏念云的事情而难过,这更是认识她以来,炎虞所见过她最伤心的一次了,想必苏念云的死对她的打击一定非常的大吧。炎虞不想见她现在的这个样子,便想着法子要哄她开心:“从前有一个人问他新认识的一个男子‘您贵姓?’,男子回道‘杨’,另一人疑惑地说‘既然姓羊,为何无角?’……”

    见凤华离没有丝毫反应,炎虞又说:“有一物不过狗般大小,可却与牛长得一模一样,你猜这是什么?”

    凤华离微微叹了口气,她现在心情极差,这些所谓的笑话不仅不能让自己开心些,反而会让她感到聒噪得很。可炎虞却没能察言观色,自顾自地说:“那便是牛犊子了。”

    在炎虞说了第三个如这般的笑话后,凤华离终于耐不住了,她闭了眼,淡淡地说:“皇为何如此烦?臣现在没有心思同皇玩耍,皇若是无聊了,大可以去外面找你的宫女们去。”

    凤华离话的语气十分凌厉,连她自己也是在炎虞掀开被子下床时才发现。身边忽然空了一块,冷风顺势灌了进来,不知为何,她竟不想抬起手替自己把被子掖好。凤华离抬起头,只见炎虞出了门,步子十分的决绝,仿佛还带着一丝皇的小性子。

    这是真的走了?把他赶走了,凤华离却并没有像想象一般清净许多,相反的,心思反而更加紊乱了。自打回知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误会了皇后,凤华离心有一份愧疚,如今好不容易缓和了,若是皇因此对自己心生芥蒂,往后恐怕真的会如自己前些天所说一般再也不与自己相见了吧。

    凤华离心想了许多,身为堂堂天子,却屈尊和自己讲笑话,虽然那些笑话大都没什么意思,可凤华离明白,他也是想让自己别把注意力放在苏念云的死,都是一片好心而已。只是这说转移转移,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这么久以来她都在寻着可以治好苏念云的法子,如今连封玄丽都说这两日能醒了,谁知却遇此天降横祸。

    在凤华离出神之际,炎虞不知何时已然走到了床边,他见凤华离正探着腰往门口看,问:“可是想朕了?”

    凤华离别过头去,闷声说:“没有。”

    炎虞轻笑,竟一反方才的态度扶着她下了床,又给她披了好几件衣裳,活生生把她包裹成了粽子般的模样。炎虞领着她坐了下来,而后将香菇鹿茸粥放在了桌子,说:“方才那些东西你都不愿吃,可朕方才听月笛说你昨天没吃东西,如此下去身子可是会垮掉的。”

    说着,炎虞坐在了她身旁,而后抬手舀了一勺粥给她说:“好歹喝一碗。”

    凤华离嗅了嗅那粥,这粥着实香得很,而且一定是大补的好东西,只不过这粥凑在唇边,凤华离却完全不想张开嘴。凤华离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所以现在哪怕是有什么山珍海味,满汉全席摆在面前,她都不会想吃的。

    炎虞不断地劝说着,凤华离便将那粥推回到了她身边:“我现在实在没有胃口,什么也不想吃,皇若是想吃,还是自己吃吧。”

    “当真?”炎虞接过了碗,若不是方才已经吃过了,自己也愿意吃下这碗粥。炎虞放下了汤勺,而后忽然往凤华离身边坐了一些,抬手勾住了凤华离的脖子,往自己这边勾了一些。

    凤华离身子受了病,这么被他提到了跟前。炎虞低下头,高挺而深的鼻子与凤华离精致的鼻尖撞在了一起。炎虞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柔声说:“不想吃这些,那可想吃朕?”

    “皇……皇这是何意……”凤华离被这如此近的距离给吓着了,说话都有些结巴。因为染了风寒的缘故,从窗缝里夹杂进来的凉风落在了脸,凤华离的脸颊已经变得滚烫,十分的通红。

    炎虞脸抬起一道笑容,凤华离现在的这模样可爱得紧,方才那空洞无神心神不安的样子要好多了,而后他俯下了头凑得更近了一些。他的声音显得十分磁性,与他身的气息一同将凤华离给团团围了起来:“字面意思。”

    紧接着不待凤华离反应过来,对方用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顺势将她抬起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之。炎虞这才得以与她平视,而后趁着她惊慌之余,炎虞将唇印在了她的双唇之。

    如同一只蟒蛇一般侵入了凤华离唇齿的防线,在她的舌腔之间肆虐。凤华离的力气仿佛都被对方给偷走了一般,身子无力地软在了他的怀里,那一瞬间,凤华离竟觉得如此还算是舒服,况且面前这个男人的吻技十分高超,身子骨也是十分的强韧。

    凤华离猛然睁开了眼,而后用力将他推了开来,她大喘着气,仿佛要把方才被夺走的空气都给补回来。凤华离抬起手臂擦净了嘴唇,她起身往后退了几步,却刚好撞到了凳子,又直接跌坐在了面。

    凤华离眼神有些混乱,她藏下颤抖的手,语气之带着一丝怒火,她质问道:“皇,你这是做什么?”

    “朕说过,我喜欢你。”炎虞轻笑一声,哪怕是现在,凤华离慌张的样子,也难以让人产生不喜欢的感觉。炎虞眼底只剩下了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也搞不懂当初怎么会看她,可如今已经无法将她从自己心里驱逐出去了。

    “皇莫要说笑了。”

    凤华离冷冷的说,她恨恨地看着炎虞。方才这个吻可是自己的初吻,居然这么被一个多情的皇给夺去了,凤华离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冷漠的皇居然还是个轻浮又好色的男人。

    她眸的冷意十分扎眼,炎虞看着只觉得心十分不舒服。为何她总是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好像自己是个多么无耻的采花贼一般。

    “朕从不说笑。”炎虞前用力地控制住了凤华离的双手,他怒意心头,便低头又在那朱唇之吻了去。但这回可没有那么顺利了,凤华离张开了嘴,用力在在他的双唇咬了下去。

    炎虞被迫松开了她,他擦了擦被咬得生疼的双唇,手背之立刻显现出了一道血渍。炎虞错愕地看向她,可凤华离却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抬起手打在了他的脸颊。

    凤华离喘着粗气,手掌还在微微发抖,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皇,先前误会了你是我的错。可若是皇还要这般无礼,那看来我们始终都不可能是一路人。”

    她发抖得历害,可却没有赶炎虞走,或是说再也不要见他一类的话,竟算是给了炎虞一次机会。炎虞错愕地看向他,愣了半晌之后缓缓地说:“方才那个吻,你可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