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夫人没气了
    白千城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支支吾吾的,可半天嘴里却吐不出一个正经的字来。凤华离一见他这样便知晓他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不过看他态度却也不差,想来自己屋苏念云的身份就算告诉他也没有什么关系:“说吧,什么时候知道的,如何知晓的?”

    白千城微微叹了一声,这才满脸不情地全盘托出。其实他还没换回来身子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当时就觉得凤华离十分熟悉,心中隐约走了这么一道猜想,只是到换回身子后多方询问才得以确定。白千城转过了身子,语气方中履流露出了一丝悲怆之意:“真是想不到,当初一别,念云竟变成了如此模样。”

    如今苏念云的娘亲也不见踪影,生死未卜,苏念云却又身染重病。凤华离垂下头望了一眼被堵住嘴巴的许茹月,手底下的徒弟也没几个让人省心的,这个神医白千城也正是运势不顺啊。

    见白千城果然如传闻所说一般格外喜爱苏念云,凤华离便放心了许多,只是估摸着时日,苏念云也差不多要醒了,待她醒后一定得把这些整件事情给查清楚才是。既然有白千城这么一条线,凤华离自是不会不好好使用的:“神医大人可知,我娘亲她是如何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

    白千城回过头来,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此事他有问过封玄奕,听说苏念云是中了一种慢性毒才变成这般模样,好在有凤华离为她续着性命,否则早已一命呜呼了。

    凤华离冷笑一声,说:“娘亲这毒,就是凤家人下的!”

    “凤家人?”白千城一怔,不敢置信地说,“你是说凤求复?”

    凤华离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这毒不是凤求复下的,便是其他人受凤求复之命下的,总之无论如何都与他脱不了干系:“虽无证据,但按照凤求复平时里的所作所为来看,除了他便没有其他人了。”

    想到媚承语那张令人反胃的脸蛋,凤华离就消不下气来,若不是当初被她骗进了宫,自己也就可以在苏念云身边护着她了。凤华离抬眸,却见白千城缓缓后退了几步,而后恍然落坐在了椅子上,他满脸震惊,眼中甚至还有着悔恨之意。

    凤华离皱起了眉头,忽而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此时白千城也淡淡地开口,似是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凤求复他,待你们不好?”

    “好?”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若他待自己或是苏念云算是好的话,苏念云就不会落得中毒险些死了的下场,她声音冰寒似水,在他在心底,凤求复早已算不上自己的父亲,“当初就是他亲手害得我面目全非,你应该也知道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一张完好的脸蛋有多重要吧。”

    “竟是如此……”白千城自责地抬起了手,眼中拥起一抹热泪,他低声不断的呢喃着什么。凤华离正这才觉出他的不对劲来,他微微颤抖着,眼中甚至有一丝恐惧,仿佛在心里对某件事情十分抵触抗拒一般。

    凤华离起初不过以为他是在为将苏念云送进凤求复的相府当中而懊悔,可这么看来却远远不止,仿佛当年之事还藏着许多隐情一般。白千城为什么要把苏念云送进相府,她游戏为何不记得了以往的事情。以及凤求复说的话……自己如若不是他的女儿,她的亲生父亲又到底是谁。

    “白千城,”凤华离抬起眸子,深深地看着面前这个被悔恨与自责包围着的男人,如今这一切,恐怕也就只有他能够揭晓了。白千城抬起头,无神地与凤华离对视着,她开口问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千城眸中闪过一丝错愕,而后他立即偏开了脑袋,躲闪开了凤华离的目光,他含糊其辞地说:“当年……不过就是那样而已,没什么大事……”

    凤华离双眉皱得更加深,他越是这样说,就越是说明这其中一定藏了些自己不知道的大事。分明这些事自己都有知情权,况且若是弄不明摆着这些,凤华离是一定难以放宽心的。

    谁知白千城却走到了她身边说:“带我去看看她吧。”

    凤华离看了一眼他,知晓他不想说也就罢了,反正自己也没有本事撬开他的嘴,等日后时机到了,白千城兴许也就不会再隐瞒了,当下还是先出去看看苏念云如何了才是。于是凤华离便同他一起离开了冰寒之地,一路上白千城一直在询问自己看上去如何,凤华离看他就是个有些猥琐的大叔,但也不好直说,只说还好。

    只是苏念云今日醒不醒的过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按照这药方以及封玄奕的嘱咐,凤华离这些日子里与月笛都十分细心地照料着。而正如封玄奕所说的,尽人事听天命,能不能醒,便是苏念云的造化了。

    走进了院子,凤华离的手便握得十分紧,手掌心尽是炽热的汗,而身边的白千城也同样紧张不已。月笛正在洗衣裳,见着凤华离便连忙暂放下了手里的活迎了上来,见她满脸喜色,凤华离的心一下子便放松了许多。月笛欣喜地说:“今儿封小姐来过了,她说夫人恢复得极好,这两日便可醒了。”

    “当真?”白千城比凤华离的情绪还要激动,这么多年没有见到,能够平安相见,便是十分大的幸运了。月笛被他抓着手求证,有些吓着了,便向凤华离求助起来。

    凤华离笑了笑,解释道:“这位是神医大人。”

    月笛一惊,连忙行了个大礼。白千城将她这礼数给拦了下来,说是照料夫人有功,该大赏才是,如此小礼当免了才是。凤华离与白千城整了整衣裳,便走进了屋子,毕竟现在苏念云随时都有可能醒,他们可得在苏念云面前展现自己完好的一面才是。

    不知为何,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凤华离的心忽然跳得极快,仿佛就要跳出嗓子眼了一般。凤华离微微眯起了眼睛,午后的日光撒进了这间一个月都不常开门的屋子,可这屋子的冰凉之意却非一日之寒。

    日光落在了床上的女人身上,将女人脸上的鲜血照得淋漓尽致。凤华离当下只觉得自己是进错了屋子,或是眼睛太累出现了幻觉,她与白千城的脚步不约而同地顿了下来。凤华离脸上的笑容僵在了那,目光仿佛定在了前方一样。

    随后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尖叫,月笛也跟着冲了上来,她大喊着夫人扑了上去,她不断地推搡着床上躯体冰冷的苏念云,口中的喊声已然到了撕心裂肺的地步,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屋子里的人越来越多,将这洒进来本就不多的阳光给挡得差不多了,这个屋子一下子便显得更加寒冷,仿佛是进了冰窖一般。泪水缓缓滴了下来,将方才化好的妆面花了一片。

    月笛嗓子有些哑了,她跪在了凤华离跟前,哭着说道:“夫人她——已经没气了……是奴婢的错,奴婢没能看好夫人,小姐若要责罚奴婢,奴婢没有半句怨言……”

    夫人没气了……就只有这么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落进了耳中,其他的凤华离一概没有听。身边的人都哭了起来,可哭声越大,凤华离就觉得眼前的事物离自己越大的远。就好像一切凤华离想要保护的东西,都正在离她而远去。凤华离苦涩地笑了笑,这是上天要与自己对着干,才与自己开了这么个玩笑罢。

    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灰,将白千城手臂抓着通红的手终于失了力气落了下来,凤华离只觉那一瞬天昏地暗,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冰寒的地面之上,那力道之重仿佛要把她的灵魂给撞出来一般。

    耳边只剩下了不断重复的哭声,凤华离缓缓地闭上了眼,最后一滴泪珠顺势被挤了出来,紧接着,凤华离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是已深夜。

    一道黑影掠过,落在了地上,而后他脱下了夜行衣,敲响了院中的门。不一会儿里面侍卫便上来将门打开了,一见来人了态度立即变得恭敬起来:“皇上——”

    侍卫接过他的衣裳,想要迎他一同进去,可炎虞却摆了摆手,让他把里面的人都叫上,现在便启程回国。那侍卫一愣,问:“现在就启程,皇上不歇息一晚上吗?”

    “朕的事何时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了?”炎虞不耐烦地吩咐完,那人便立刻去照做了。炎虞微微叹了口气,望了一眼东面那一片宫殿的方向,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神伤,可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脑中回荡着她的那句再也不想见到你,炎虞苦笑一声,自己居然也变得如此不招人喜欢了。不过如此也好,这么长的时间以来,炎虞一直深陷其中,如今也该有个了结了。

    见里面的人都收拾好出来了,炎虞便转过身上了马,他最后再望了一眼那宫殿。这儿的宫殿虽好,可却远远比不上长安里自己的宫殿,想必这种地方自己往后是不会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