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七窍流血
    算是从劫后余生的喜悦当中缓了过来,凤华离在便开始审视起凤玄起来了,这脸实在是规规整整,皮肤白得让人怀疑是不是快要透明了。这人若是到外面去,定会引得无数女子喜爱。只是不就之前凤玄不过才是一个毛头小孩的形象,这随着自己内功的晋升,他也能改模换样了?

    凤华离皱着眉说:“你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

    凤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仿佛十分自豪一般。他这才将这么件事娓娓道来,凤玄本为灵兽,属于凤凰一族,凤凰一族的灵兽化作人形都十分好看,肤白胜雪,且越是高阶的灵兽,样子也会越发得好看。

    而凤玄自醒来时便与这内功功法相依相存,只知自己曾犯下发错,因而被封印灵力流入了它的前一任主人手里。凤华离挑了挑眉,追问起它前主人的事情,可凤玄却说自己自那以后沉睡了许久,醒来之时,便把那些事给尽数忘记了。

    “那你真是一只凤凰?”凤华离将他这小白脸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她怎么也看不出这人有哪像凤凰了,本来不过是一本书也就罢了,最多凤华离也就见过他化作蝶的样子而已。

    凤玄窘迫地叹了口气,现在他不过是灵力太过下等,等到凤华离有了足够的实力时,他便可以离开这灵海,并彻底化作凤凰的模样了。

    凤华离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他如何自己不管,只要不危害到自己便好。现在外面情况还未可知,凤华离还得出去看看现在是何时辰,不知那医术比试的人是否到了出去的时辰。

    而后凤华离便回到了现实当中,此刻外面天已经大亮,那刘欢宇倚着脑袋撑着最后一分力气,他见到凤华离睁开眼,便立即抓住了凤华离的肩膀,他眼中含着泪水说:“姑娘……快救救我妹妹……”

    凤华离错愕地回过头,却见刘欢秀晕倒在了地上,她满面发黑,嘴唇发紫,显然是中毒十分深的程度。凤华离立即上前为她把脉,她的脉动此刻已经微不可查,随时有可能断了性命。

    凤华离目光落在刘欢秀肩膀上的一只白色的异物,她觉得十分熟悉,便一把将其拔了下来,同时一道乌黑的血从那伤口迸发而出。凤华离惊愕地看着手里握着的散开成梨花状的针,这是自己的梨花针。

    想必是在悬崖边上与那黑衣人搏斗之时,误将这梨花针刺入刘欢秀身子里了。该死,若是夜里发现便好了,如今已经过了这么久,毒都已经蔓延到全身了。虽然刘欢秀与自己有过节,但看在刘欢宇舍命相救的份子上,凤华离还是决定帮她一回。

    凤华离连忙取出早已准备好了的解药给她服了下去,而后有用银针给她扎了针再放了些毒血,最后把刘欢秀身上的伤口都包扎好,这便算完了。凤华离做了自己能做的,但刘欢秀中毒太深,能不能活下来还得看她的造化了。

    紧接着,凤华离又帮刘欢宇处理好了伤口,之后天色便已接近下午,想必那个黑衣人也不可能在那断崖之上守着,也要到离开冰寒之地的时候了,便准备爬上去了。这山崖不算高,刘欢宇背着刘欢秀,几人很快就爬了上去。

    外面已有许多侍卫在寻找他们,想必他们三人的失踪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力。那些人见到三人,连忙跑了上来:“在这呢——”

    刘欢宇兄妹二人受了伤,好在那些侍卫极其善解人意,领着他们去疗伤了。而凤华离虽也有伤,可却已然没什么大碍,正当他要离开这冰寒之地时,却忽然被一侍卫给拦了下来:“姑娘,神医大人请您过去一趟。”

    白千城?凤华离脸上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看来这白千城还算是有一手,这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身子,又回归了地位。于是凤华离点了点头,便随着那侍卫前去了。

    而在冰寒之地外,这神医宫殿当中却潜入了两名蒙着面的人。这二人身手高超,一路躲过了所有侍卫的看守,潜入了苏念云的房间,此时月笛正在给苏念云喂药,而封玄丽今日闲来无事,也前来看望她。

    喂完药后,封玄丽便顺势给苏念云把了脉,看看她恢复得怎么样了。这脉相一传入指尖,封玄丽便喜笑颜开起来,这脉相平稳得很,实在是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她的身子大好,估摸着这两日便要醒了!”

    月笛一听,喜得连那空碗都扔到了地上,她连忙跪了下来,不顾反对朝封玄丽行了个大礼:“多谢姑娘,若非姑娘我们家夫人可就……姑娘大恩大德,月笛无以为报!”

    封玄丽微微叹了口气,她这是说得什么话,凤华离救了自己性命,自己回报那是理所应当的,哪有什么大恩不大德的。封玄丽抬起了月笛的手,轻声道:“你也是个忠心的下人,往后可得好好服侍你家夫人和小姐。”

    “是。”月笛拭了拭喜悦的泪迹,连连点起头来。

    封玄丽离去后,月笛便开始为苏念云擦拭起身子来,毕竟马上便要醒了,可得让夫人干干净净地醒过来才是。月笛脸上挂着笑容,可泪水却止不住连成串落了下来。

    “夫人,你一定要醒过来,别留下小姐一个人。”月笛喃喃地说,这些日子里她总觉得小姐和从前不太一样了,比以前更加让人心疼了。若是当初没有进宫而是留在相府,恐怕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事吧。

    月笛低吟一声,而后站了起来深深地望了苏念云一眼,最后恋恋不舍地走出了房间并将门给带了上来。待月笛走后,黑影当中便走出两个人,他们走到了苏念云跟前,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就是她吧。”

    “就是她,想不到到现在还没死,还好老爷有先见之明,让我们跟着,这个老女人还真是生命力顽强。”那人冷笑一声,这苏念云长得倒是不错,只可惜很快就要命丧黄泉了。那人朝身边的人点了点头,他便取出了一个小瓷瓶,抬起瓶口把里面的东西给倒了进去。

    二人将这一切办完后便从屋顶逃了出去,而躺在床上的苏念云却蓦然睁开了眼,只是紧接着,那睁得十分大的双眼里竟涌出了鲜血,而后竟是七窍流血。苏念云微微张开了嘴,却已经断了气,她手腕落了下去,满眼之中尽是不甘的神色。

    而此时的凤华离则在侍卫的带领之下走进了冰寒之地里的大殿,白千城换了一身白衣坐在了最上面,而就在地上躺着一位五花乱绑着的华丽衣裳的女子,那女子一猜便知道是许茹月不错了。

    “这会可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帮忙,我恐怕现在还在这野猫身上游荡呢。”白千城手中正揉着那猫,满面笑容地说。

    凤华离看了一眼白千城,他虽然如传言所说面相保养得极好,看不出什么岁月的痕迹,只是他却留着满面白色的胡须,叫凤华离看着十分瘆人,简直像是面对一个变态大叔一般。凤华离走到地上被绑着的女人身旁,用脚踢了踢她,问:“她不是修炼了那个你的什么内功吗,这么容易就被制服了?”

    白千城闷哼一声,十分不屑地说:“不过是片面的内功,没走火入魔也算是不错了,还妄想与我对着干,实在是痴人说梦。”

    凤华离嗤笑一声,他这一番话听来确实挺舒服,谁让这个许茹月不自量力呢,许茹心还真是遗传了她娘的品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白千城注意到凤华离身上的伤痕,便立即关心地问了起来。

    “无妨,不过是昨夜碰到了刺客而已。”凤华离随口说道,只不过白千城那十分关心的语气听起来却有些不太习惯。

    “刺客?”白千城听后大惊,自己这戒备森严的冰寒之地里居然出了刺客,这实在不是件小事。白千城一下子坐了起来,从台上走了下来,抓着凤华离的手臂说,“身上这么多伤怎么能是小事,还是让我派上个十来人来给你打理打理吧。”

    十来人?凤华离抽了抽嘴角,她又不是什么太上皇,那需要那么多人,自己的伤口自己都已经处理过了,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帮自己。说着,凤华离眯起了眼,目光收拢在了白千城身上。

    这个白千城,一脸谄媚的目光,和身为猫时的高傲气息简直是判若两人啊。以凤华离的经验来看,他这般态度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凤华离抬起手指把不断靠近自己的白千城拦住:“神医大人对我这么好,到底有什企图?”

    “哪……哪有什么企图,”白千城尴尬地笑了笑,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你救了我,我关心关心你不是应当的吗?”

    真是不会说谎啊……凤华离眼底闪过一抹精明的光,若真是要回报,早就让自己提出什么要求之类的了。况且以白千城一届神医的性子,何时有曾对人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过话。如今忽然对自己性情大变,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凤华离抬起眸子,质问道:“神医大人,你可是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