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晋升
    凤华离将那黑衣人完完全全地压制在了地,凤华离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逼’问道:“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没有什么人派我来,”黑衣人低声笑了笑,他的笑有些嘲讽之意。.。即使此刻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如此‘性’命攸关的时刻,他也没有透‘露’出任何胆怯的表情。黑衣人回头望了一眼,那梨‘花’针落入雪地之,硬是将周遭土地染成了乌黑‘色’,他不可一世地说,“下手倒是‘挺’狠心。”

    此事若是不狠心,恐怕被害的是她自己了吧。凤华离将那匕首抵得紧了一些,既然他要对自己下手,怪不得自己反过来下手狠心。男人的眸子使凤华离产生一丝熟悉的感觉,她抬起手抓住男人面的面罩,想要看看他的真面目。

    既然不是成群来的,该不是隶属于什么杀手组织,而一个人敢来,说明他对自己的武功极其自信,凤华离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对自己暗下手。

    凤华离刚要揭下他的面罩,男人却忽然双眸一凌,而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忽然抬手猛地朝凤华离的肩膀打过去。凤华离被打得措手不及,一下子跌落在了悬崖边,她捂住了肩膀,只觉得骨头仿佛都被这男人给打碎了。

    凤华离缓缓地站了起来,嘴角渗出了一抹鲜血。倒是自己低呼这此人了,面前这个男人武功与内力竟远远在自己身。凤华离抬起匕首挡在前头,皱着眉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看着她,悲戚地摇了摇头:“你不配知道。”

    说完,他猛地抬起了弯刀,那弯刀卷起了一阵厉风,那是十分冷冽的剑气,若是落在了身,定是会将人劈成几半的。那男人脸抬着嗜血的笑容,而后要将这一剑往凤华离劈过去。

    谁知那刘欢宇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见此情形却怒吼一声,什么也顾不便撞到了那黑衣男人的身。那黑衣男人被这么硬生生地一撞,这剑竟随着剑气一道飞了出去,刀剑撞到了山脊,而后坠落了山崖。剑气在‘混’‘乱’之又撞到了凤华离身,她来不及躲闪,让它打了自己的另一边肩膀。

    凤华离吃痛的倒在了地,这剑气杀伤力十分得大,竟使得她难以在站起来。她轻咳着抬起头,却见那黑衣男人因此而大怒,将满身气愤尽数洒在了刘欢宇身,刘欢宇不过是个平凡书生,怎么受得了如此一个江湖人士的摧残。凤华离倒是想去阻止,可她现在能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哥——”刘欢秀再也无法在那树丛后面看下去了,她跑了出来,一把护住了刘欢宇,而后用她那十分无力的拳头捶打着黑衣人,“谁允许你碰我哥哥的!”

    刘欢秀怎么也来了?凤华离一怔,只见黑衣男人低下头狠狠将刘欢秀踹开,而此时却正是个好时机,凤华离用力地抬起手,而后从那手镯当猛地放出了无数只梨‘花’针。

    凤华离深深地盯着那黑衣人,眸充斥着杀意。可那黑衣人却敏锐地动了动耳朵,而后立即回过了头,见到那数不清的梨‘花’针朝自己袭来时,他立即弯下了腰,再用手撑着地面,双‘腿’横扫过去便尽数躲了过去。

    黑衣人咬了咬牙,随即便将那兄妹俩置之不理,他猛地抬起手一挥,一股力量便破空而出,直直落到了凤华离身。凤华离被这么一击,竟直直地跌开了悬崖之外。

    凤华离一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悬崖边端。可她本已没了力气,这悬崖边的土地也稀松的很,终究还是被松开了手。凤华离猛地闭了眼,还没来得及感那坠落的失重感,手腕却被另一只手给紧紧地拉住了。

    “姑娘……”刘欢宇不知何时扑到了悬崖边,他吃力地拉着凤华离的手,即便他已经满身是伤又满脸鲜血。

    凤华离错愕地望向他:“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帮我?”

    刘欢宇笑了笑,可满脸鲜血又十分无力的他此刻看去只是十分的无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了,素来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古训,我如何能置姑娘一个弱‘女’子于不顾?”

    凤华离苦涩地笑了笑,还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书生,什么古训俗言的,哪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凤华离看了一眼他逐渐被往下拉的身子,这下可好,非要出手逞能,他们可得要一同死在这山崖只下了。

    “哥哥……”刘欢秀也扑了来拉着凤华离,叫凤华离好生无奈,那黑衣人根本不想留自己的‘性’命,又岂会容他们来救自己,凤华离低头望了一眼那深不见底的浓浓白雾,不免产生一阵浓郁的眩晕之意。

    黑衣男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默默地走了来,讽刺地说:“真是想不到,当年的你可没有这么多人愿意舍命相救,这么久过去了,果然变得和当初截然不同了。”

    凤华离皱了皱眉,照他这说辞,这个男人倒像是与自己相识之人。只不过是自己相识的人,还是这前身相识的人,凤华离便不得而知了。黑衣男人微微抬起了声,叹了声可怜,随后凤华离只觉一阵风刮过,凤华离便和那二人一同落了下去。

    耳边风声还来不及变得凌厉,凤华离便感觉到身子骨撞到了不算硬,可也并不柔软的地面之。她‘揉’了‘揉’腰间,困‘惑’地抬起了头,却见自己与刘欢宇兄妹二人跌在了这悬崖峭壁之多出来的一块峭石之。

    凤华离抬起头,方云雾缭绕,竟看不清方的情况,而站在那悬崖之一点也看不到这儿的情形。凤华离微微松了口气,还算是走运,有这么个峭石挡着,否则若是从这跌落下去,一定会粉身碎骨不可。

    “是白琢圩……”凤玄唤了好几声,凤华离才听见,全因它灵力溃散,如今发出声音已经十分困难。凤华离照着他所说的往这峭石延伸着的壁‘穴’当走去,果然在这其发现了一株绽放开来的‘花’。

    这‘花’是白‘色’的,在这黑漆漆的壁‘穴’之竟显得有些发亮。离这‘花’株愈发得近,凤玄气息喘的也愈发得大:“你必须现在借着这白琢圩晋升,否则以你这满身的伤,我也撑不了多久,到时候灵力完全溃散干净,你必死无疑了。”

    凤华离将那白琢圩取了下来,而后让刘欢宇帮忙照看着自己,自己若是开始修炼,绝不可受人搅扰,否则容伊走火入魔,急火攻心而亡。刘欢宇虽然身受重伤,可却仍有着一分气力,他看了一眼凤华离,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凤华离进了灵海之,按着凤玄的指引将那白琢圩当的灵力与这空气当的灵力一同往身体内收入,果不其然,当下凤华离便感受到一抹不同于以往的热流涌入了体内。

    源源不断的力量在身体各个‘穴’位之流动,凤华离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几乎到了滚烫炙手的地步。凤华离紧咬着牙,许多汗珠从额头之流了下来,她只能不断地压抑着以维持制衡,因为现在她没有别的法子,若是不能成功晋升,便只有死路一条。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那白琢圩的灵力全部被吸收了个干净,身体里的内力冲破了禁制一齐涌了来,凤华离拼命压制,也没能够与其对抗得住。喉头涌起一股热流,凤华离猛地张开嘴,吐出了一地的血液。

    修炼被迫停了下来,凤华离无力地捂住‘胸’腔,她大喘着气,心燃起一抹绝望之意,难不成自己注定没法活下去吗?在此时,身边却忽然亮起了一道白光,凤华离被晃得‘花’了眼,当放下挡着眼睛的手臂时,身边已然多了一名妙龄男子。

    那男子自己要高许多,他一身‘艳’黄‘色’的衣裳,面容却有些陌生。凤华离一愣,这可是自己的灵海,外人是无论如何都进不来的,除非……凤华离错愕地开口:“凤玄?”

    “是我。”凤玄的笑容极其的耀眼。

    “我……”凤华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周身,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我这是晋升成功了?”

    凤玄点了点头:“如今你可是御凤的阶段了。”

    凤华离缓缓地抬起手在目光之下翻来覆去,自己不过才修炼啊一个时辰而已,况且方才还吐出了那么一大口鲜血,这分明是要走火入魔的表现,怎么非凡没有事,反而还晋升了呢。凤玄看出了她的疑‘惑’,指了指那地的血迹说:“方才你彻底解开了之前那‘药’的禁制,所以才会吐出这么一股毒血出来。”

    凤华离低头看去,那地的血果然都是乌黑‘色’的,想必这毒不浅。她又运转了一番一身的内力,果然之前的力量全部都回到了自己的体内,而且很显然要浑厚了许多,甚至要以前高一倍。凤华离顿时欣喜不已,以现在自己的身子,若是再碰那黑衣人,指不定也能够险胜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