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回家相夫教子
    “带我去找你说的那个东西吧。手机端m.”凤华离凝神道,这可不是件小事,既然后果真如她所说一般严重,那她可不能袖手旁观。说完,凤华离回到了现实当,她将书放了回去,暗暗瞟了一眼那几名月湾城的人,便轻着脚步离开了。

    那些人十分用心于看书头,凤华离也才得以没受人注意,轻悄悄得走出了宫殿。而后跟着凤玄的指示一路往呗走,这儿刮着大风,冷冽的风如同刺骨的刀刃一般划在身。凤华离只有裹紧了身的衣裳,后悔出来时没多穿几件衣裳,谁能想到这儿有这么冷,她脸都被冻得发红了。

    伴着焦虑的心情以及这寒冷的天气,凤华离脚步放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到了那山崖之。若不是这遍地雪白,在这黑漆漆的环境下她是一根‘毛’都看不清楚的。

    “在附近了,你快找找。”凤玄呼吸有些急促,或许是因为现在灵力十分虚无,它对这些东西的感知愈发的明显,它敢肯定,这白琢圩一定在不远处。

    凤华离点了点头,便下下地找了起来。她并不知道这白琢圩究竟是何物,而凤玄更是说不来,它也只是有一阵莫名被牵引的感觉,只知道这白琢圩约莫是一株‘花’。凤华离也只得凭借这模糊不清的线索四处寻找,这找了约有一个时辰,可仍然没有任何的线索。

    凤华离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自己真是倒了大霉了,竟然摊这么一件事,若是找不到那所谓的白琢圩,凤玄魂飞魄散内力尽失事小,但自己跟着搭‘性’命可不得了了。凤华离抬起头望着空的满月,她可还不想死,更不想这么轻易而突然地丢了‘性’命。

    在此时,凤华离耳朵微微震了震,一道十分细小的声音传入了她脑。这是人踩在雪发出的声音,尽管已然十分克制,可依然难逃凤华离的耳朵。凤华离收回了看着月亮的目光,微微低下了头,她眉头紧皱,而后却用眼光的余光见到一个黑影正在逐渐地靠近自己是自己的行踪难道还是让人给发现了,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而来?

    一柱香之前。

    刘欢秀看书看到几乎筋疲力尽,眼皮都开始下打架了,可左右之人都十分认真,她也实在不好意思去休息,只好强装没事而硬撑着。刘欢秀这么打了个哈欠,随意转过身时却发现这殿不见了凤华离的身影,她左右环顾了一番,这才确定了凤华离不在这殿。

    那‘女’人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刘欢秀总算‘精’神了些,她也想跟出去看看凤华离要做些什么,只是她身边这么多人,实在是不好轻举妄动。于是刘欢秀微微往刘欢宇身边挪了一些,在他耳边轻声说:“哥,我们出去透回气吧?”

    刘欢宇疑‘惑’地看了刘欢秀,指了指这满屋子的书说:“能多看一些便多看一些,出去‘浪’费时间做什么?”

    “哎呀,娘不是从小教导我们要劳逸结合的吗,只有休息好了,做事才能事半功倍不是吗?”刘欢秀抓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起初刘欢宇却是不同意,来这冰寒之地是十分难得的机会,自然是不能与外面相提并论的。可他又经不住刘欢秀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了下来,陪她出去走走。刘欢秀欢呼雀跃地拉着他出了大殿,这一出来便跟着这雪地的新生出来的脚印走。

    刘欢宇还觉得怪,不是说好出来透透气,怎么尽往如此偏僻的地方走。直到刘欢宇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凤华离时才明白过来,他已然停下了脚步,可刘欢秀仍在往前走,恰巧在此时,凤华离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回过了头来。

    刘欢宇连忙一把将她拉了过来,二人一齐躲在了一片树丛之后。刘欢秀还有些不满地甩开了他的手:“你干嘛拉着我,我还想去问问她大半夜的不睡觉也不看书,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刘欢宇用力地打了一巴掌她的手心,十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别人要做什么那是别人的事,你瞎‘操’心什么。都是娘平日里对你太好了,才把你惯成了这个样子。”

    “哥……”刘欢秀被打的手掌通红,她微微撅起了嘴,十分委屈地看着他。但刘欢宇却根本不吃这套,他扭过了头打算将她带回去,可刘欢秀却拍了拍他的手,又唤了几声哥。

    刘欢宇当她这还是不死心,仍要缠着凤华离,便打算教训她一番。可谁知当他回过头时,刘欢秀却面‘色’凝重地指了指凤华离所站的地方,而后说:“哥,你看……”

    刘欢宇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月光之下有一名男子身穿黑‘色’衣裳,手提着的是一把有半个人那么大的弯刀。刀面泛着冷光,叫人看着脊背发凉。刘欢宇大惊,这个男人正渐渐朝凤华离靠近,而凤华离却仍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更何况是一个弱‘女’子正被一个手持弯刀的男人威胁着‘性’命。刘欢宇二话不说地便要冲去帮忙,刘欢秀一把将他拉住,顺带将他的嘴给堵住:“你疯了,你这瘦胳膊瘦‘腿’的,去不是送死吗?”

    而事实,凤华离早已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靠近,之所以按兵不动,是想杀他个措手不及。凤华离倒是想看看,是什么人对自己有这么深仇大恨,对付她一届‘女’子还用一把那么寒气‘逼’人的大刀。

    一步,两步……凤华离在心暗暗地数着,等到那男人靠得十分近时,凤华离本以准备好以最快地速度将他踢到地,可旁边却突然传来一道带着颤音的大喊,打‘乱’了这节奏。

    刘欢宇不顾刘欢秀的阻拦冲了出来,他大吼一声冲到了凤华离身边,将她拦在了身后,而后冲着那黑衣大喊道:“‘奸’恶小人,连‘女’人你都不放过。”

    “你从哪……”凤华离话刚开口,那刘欢宇回过头冲自己做了一个释然的笑容,可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怎么,刘欢宇的脸十分的僵,甚至还在微微颤抖。

    刘欢宇朝凤华离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这是什么鬼啊……凤华离真想给他翻一个大大的白眼,那黑衣人自己高半个脑袋,而这个刘欢宇甚至还没自己高。况且还是个小胳膊小‘腿’的弱书生,哪来的自信挡在自己前面。凤华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其实我……”

    “哈!”刘欢宇挥了挥拳头在那黑衣人面前晃了晃,殊不知在外人看来,这像是个猴子杂耍得自取其辱。刘欢宇大喘着气,做出了要大干一场的阵势,“放心好了,这儿有我好,你一个弱‘女’子,还是快离开这吧。”

    黑衣人冷笑一声:“真是不自量力。”

    而后那黑衣人猛地一挥手,便将那刘欢宇打出了好几步远,骨骼碎裂的声音甚至都犹在耳畔。刘欢宇被打到了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却还不忘说着要来和那个黑衣人一较高低,不要伤害‘女’人之类的。那状况十分得惨,叫凤华离都觉得十分不堪入目。

    凤华离看向面前这黑衣人,她实在想不出自己又是得罪了哪一方的人,此人看起来身手不错,那武器更是十分得厉害:“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跟着我?”

    黑衣人冷冷地说:“你也是来找那白琢圩的吧?”

    白琢圩?这个人怎么会知道的?凤华离连忙去问凤玄,凤玄也直呼从没见过这黑衣人。白琢圩是江湖之流传已久的稀世神‘药’,用后便能使内力大增,每每出现白琢圩的踪迹,便会引来众多江湖人士争夺,面前这位多半是江湖人士了。

    “为何你方才没和我说这‘药’如此珍贵?”

    凤玄也是十分无奈地说:“若要救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升阶你的内功心法,而这方圆几十里,我只感受到了这一味‘药’材的吸引力。”

    如此一说,便没有别的法子了,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凤华离说什么也不可能把这白琢圩让出去了。凤华离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如同疾鹰一般盯着面前的男人:“是又如何?”

    黑衣人冷着声嘲讽道:“你一个‘女’人,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却在这里凑热闹,真是不知羞耻。”

    凤华离向来讨厌别人如此说,她想要做什么是她的事,何时轮得到别人来评头论足。她猛地抬起手腕,手臂横空一扫,无数道梨‘花’针迸发而出,直朝黑衣人身各个部位打去。这梨‘花’针藏有剧毒,哪怕是了一针,都极有可能身亡。

    黑衣人身手皎洁,踮起脚跟跃至空,而后抬起大刀猛地一挥,算是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可这并不算完,凤华离立即凑了去,抬手狠狠往他脖子打下去。

    黑衣人低下脑袋,大刀顺势砍向凤华离的身子,她抬起指尖猛地将刀往黑衣人身推去,随即抬脚一个横扫,把他压在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