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走了狗屎运
    炎虞这几日在月湾城办事,因为事情十分隐秘,所以皇让苏三对外假称自己身子不舒服在屋休息,这件事不得对任何人说。苏三看凤大人也不是外人,左思右想之后,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凤华离微愣,当自己完全不明真相时,他日日缠在自己身边,自己却对他说出了那种话,说是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而现在凤华离都‘弄’清楚了,却又不能立即见到炎虞说清楚,或许这也是所谓的命运‘弄’人吧。

    “皇她何时回来?”凤华离眼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情绪。

    苏三说:“三天后便回来了。”

    明日是医术试的时日,试完成后当日便可进入冰寒之地,应该能在三日之前回来。凤华离理了理情绪,而后说:“皇若是回来了,便让她等着我。”

    “大人要去哪?”苏三话才刚开口,对方却已经抬脚走了出去。现在天‘色’已晚,算是将心头此事所了解透彻了,凤华离便得回去好好歇息,为第二日的医术试所准备了。

    第二日凤华离走得极早,她来到试医术的大殿时那已经聚了不少人,此时人天‘色’还早,大厅当便已有些拥挤了,想必等到正式开始,一定会人山人海才是。

    还好之前与那周叔相遇,这才得到能够去二楼的权力。凤华离了二楼,这儿虽也有不少人,但相大厅来说已经是十分得宽敞了。凤华离今日穿了一身封玄丽送给自己的赤‘色’主调衣裙,衣裙有素条凤纹相间,既不显得过于‘艳’丽又搭配得恰到好处。

    “这‘女’人好美,你快看看。”

    “是啊,以前怎么从没见过,这是哪家的小姐?”

    “不如你去问问,说不定别人还会跟了你呢。”

    诸如此类的议论凤华离已然算是见怪不怪了,不过自己出‘门’急,没有将自己的面貌稍微遮一遮。前几日许茹心造成的自己脸伤痕也都消了,这身子肌肤十分的嫩,修复也十分强,疤痕什么的都难以落下。

    “嘁,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只听一声酸酸的声音,凤华离无意间望过去,只见发出声音的正是前几日在宫殿之外见到的刘欢秀。凤华离本打算不管她,但这的座位都是事先排好的,凤华离顺着座位找,却发现自己的座位在那刘欢秀的身边。

    真是冤家路窄,凤华离微微叹了口气,而后不情不愿地在那刘欢秀身边坐了下来。凤华离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刘欢秀倒是先‘激’动地缩了缩身子,捂住了口鼻:“这股子是什么味呀?”

    凤华离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身分明只有香气。而后凤华离笑了笑,抬起脑袋往刘欢秀凑近了些,吸了吸鼻子说:“我看这股子味道分明是从你自己身传来的,不会是你放屁了吧?”

    刘欢秀指着她说:“你说什么呢,别血口喷人!”

    前几日被她的行为‘弄’得十分不爽,如今又亲自找‘门’来,凤华离自然不会再容忍她这般无礼。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凤华离做出了刘欢秀还要夸张的神情,她捏住了鼻子,声音十分得大:“你这人怎么这样,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放屁,真是……”

    “胡说八道!”刘欢秀怒吼道,她回过头,却见大家竟然都自发地往离自己远的地方走了一步,甚至有一两个人仿佛真的闻着了难闻的气味一般捂住了鼻子。刘欢秀被气得喘不过气来,她指着那一个二个捂住自己鼻子的‘女’人说:“你们几个,给我吧手放下!”

    “凭什么放下,允许你放屁,不允许我们捂住鼻子吗?”

    有个胆子大的开了头,便有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附和了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嚣张,她以为她是谁?”

    “听说她可是刘家大小姐刘欢秀呢。”

    “刘家大小姐还在这放这么臭的屁呢……”

    一时之间流言纷纷,刘欢秀到底有没有做出这么件事已经成了定局,算她再怎么狡辩,都已经于事无补了。正当凤华离为把这么件小仇给报了回去而微微欣喜时,嘴巴却忽然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

    凤华离还以为这是刘欢秀的人,这是准备强行抓住自己呢,她刚想要动手,身后的人却忽然靠近了一些,那人‘操’着温柔异常的语气说:“离儿别担心,我帮你捂住了嘴,你闻不到了。”

    “裘飞宇,再不松开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凤华离冷冷地说,算不回头她都能猜到这后面是谁,除了裘飞宇,谁能做出这样令人感到无语的事情。

    恐怕他还自以为特别的有安全感吧,但这只会让凤华离觉得十分得傻,再说了,闻不闻得到味,和他有没有捂住自己的嘴有什么关系。

    裘飞宇这才松开了凤华离,他仍然死皮赖脸地笑着,把凤华离的凳子摆正来,而来邀她坐了下来,自己则坐在了他身边。裘飞宇笑着说:“离儿参加试怎么能不与我说呢?”

    凤华离却不打算理他,自己来参加这医术试,为何要与他说。在此时,那些‘女’子认出了裘飞宇的身份,人群当一时显得更加热闹了起来。

    刘欢秀不可思议地看着裘飞宇,刚才见裘飞宇与凤华离的行为极其亲密,实在想不到,飞宇哥哥竟然会同这种‘女’人‘混’在一起。刘欢秀气得牙‘床’都在颤抖:“你个贱人,为何要勾引我的飞宇哥哥?”

    凤华离微微瞪大了眼睛,这些‘女’人还真是把自己当回事了,遇见喜欢的人认做哥哥,也丝毫不管别人是不是认识自己。凤华离看了一眼裘飞宇,很显然,他该是见都没见过这个刘欢秀一眼的。

    可谁知若仅仅是口舌之快也罢了,刘欢秀居然忽然走了前,二话不说抬起手要往凤华离脸打,那凶狠的目光如果换成火焰,该是能把凤华离的脸给烧灼穿来了。

    见此情形,裘飞宇立即站了起来,可他没来得及阻拦,刘欢秀的手被另一只手给拦了下来,凤华离顺着那手往看去,只见那人是个陌生男人。

    那男人一脸书生模样,他怒视着刘欢秀,语气不善地说:“你怎么能这样无礼。”

    而后那男人又向凤华离微微鞠了个躬,语气和善地说:“舍妹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不要在意,等回去后,在下一定替家父好好教训她一番。”

    凤华离倒不太敢轻松接受这人的道歉,毕竟都是一头的兄妹,谁知道他会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通过旁人的议论,凤华离才得以知晓,这男人是刘欢秀的哥哥刘欢宇,这人医术颇高,更是爱好习书,听说最近正在筹备考状元。

    刘欢秀被如此管教,一下子被拂了面子,她红着脸咬着下‘唇’,愤愤地推了推刘欢宇,十分不满地说:“哥,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如何不用我管,”刘欢宇十分正经地说,“俗话说长兄如父……”

    而后刘欢宇教训了刘欢秀许久,直到她完全没脾气了才肯罢休。刘欢宇又朝凤华离道了好几次歉,周遭这么多人看着,凤华离也只好接受了下来。

    刘欢宇的位置在凤华离的左边,可此时却正被裘飞宇给坐着。一听要让自己让座,裘飞宇便不高兴了,他今儿得坐在凤华离身边才行。眼见着刘欢宇要同他讲起道理来,凤华离连忙劝起了裘飞宇。

    凤华离指了指那些‘女’人看自己的目光,裘飞宇在这月湾城人气如此得高,这般和自己“腻歪”,只会让自己遭人嫉恨,方才的刘欢秀是其一个过‘激’的典范而已。

    况且若这是真的也罢了,凤华离与他之间什么都没有,还要遭如此非议的话,那凤华离便不愿意了:“你这样跟着我,只会让我厌烦的。”

    “当真?”裘飞宇眨了眨眼睛,那眼里眼见着要起一层水雾了,凤华离连忙点了点头。裘飞宇仍心有不甘,又问,“那是不是我不这样跟着你,你会爱我?”

    自然是不可能的,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回去想想,该从这月湾城这么多追求者选哪一位娶回家呢。然而为了不受他的堪饶,凤华离只好微微笑着,十分违心地说:“这便要看你的态度了。”

    而后裘飞宇才肯乖乖地离开了,于此同时,试也正式开始了。这前头都是些关于医术的考题,由简单到难,全部都难不倒凤华离。

    再然后便是炼‘药’了,这炼‘药’的题都十分刁钻,给出的‘药’材与要做的成品往往会大相径庭,便是在这一关淘汰了不少没什么真本事的富家公子小姐。

    而后的针灸,各类病情的治疗,以及极高难度的‘药’品实验,身边的人愈发得少,直到最后全都通过时,不偏不倚的只剩下了五个人,而这五个人不偏不倚全部都是身处二楼的人。

    “哼,你也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居然能够留到最后。”身边同样留到了最后的刘欢秀厌恶地看了凤华离一眼,嘲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