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八十五章 周叔
    若只有这个年纪轻轻,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厮也罢了,连他身边这个有点权势的周叔都这样,也太有些以偏概全的意思了。 那小厮抬手是不耐烦的想赶她走,本来凤华离想着若是报不名,大不了通过封玄丽这层关系参加便是,可现在凤华离偏与他们执拗了。

    见她不肯走,那小厮早有准备,抬起手了个响起,几个男人便从边冲了出来,将凤华离给团团围住。小厮嫌弃地看了凤华离一眼,只当她这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把她给我拖走,快一点,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那些人一冲来,凤华离便轻松地躲过了他们蹩脚的攻击,而后迅速反过来将他们制服,顺带碰了出去。凤华离揉了揉发疼的手,若不是武功没有完全恢复,这些人下场一定现在还要落魄。

    那小厮咽了口口水,颇为害怕地看着凤华离,想不到今日居然碰到挑事的了。小厮面气势仍不能输,他指着凤华离大声训斥道:“你……你这是做什么,胆敢在神医宫殿前肆意妄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凤华离摇了摇头,她可不想死而且她也不算是肆意妄为,也根本不想挑事,方才那些侍卫自己也没有下狠手。凤华离一巴掌拍在了那桌子,用狠厉的目光看着那小厮说:“还不帮我报名?”

    正在此时,那周叔也站了起来,他像是有些生气,毕竟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没有敢在这月湾城的神医殿门口闹事的。周叔怒道:“姑娘真是好大的胆子,神医都敢惹。这一年一度的医者试,向来只招有能力的人,若是没本事,再怎么胡闹都没有用的。”

    若真是只招有能力的人,不会只看到她是长安大小姐和御膳女官而拒之门外了。凤华离轻轻一笑,刚准备反驳他的话时,鼻尖却忽然闻到一道熟悉的香味,她皱了皱眉,问:“您可是患哮喘多年了?”

    周叔一怔,而后点了点头,他却是这么多年以来都被这哮喘疾病所缠身,说来也讽刺,周叔一直在神医身边做事,可连神医都对他这病有些束手无策。

    “你是如何知晓的?”周叔拦下想要发作的小厮,他看着凤华离的脸,竟忽然隐隐约约感到这个女人有一些不一般的地方,方才没有注意,可现今一看,却觉得十分明显。

    凤华离淡淡地笑了笑,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内功逐渐恢复,嗅觉也慢慢变得灵敏了,虽然这气味很淡,但凤华离仍然能够十分清楚的分辨出这味道:“是金锦香的味道,治疗哮喘的方子当常会用这一味药材。而你身衣服唯独胸腔处色彩暗淡了些,想必是常常捂着胸腔所致。”

    周叔连忙抬起手闻了闻自己身的味道,可连他自己都没闻出来有什么特别之处。至于这胸口处的衣裳,也确实如她所说一般,周叔时常犯病,这衣裳看去并不明显,他也根本没有在意。

    当周叔再次抬头望向她时,那眼神已经全然变了,他连忙请凤华离坐在了自己身边,似是赔罪般说:“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

    “不打紧。”凤华离摇了摇头,她今日不过是来报名的,并不想沾染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望闻问切,不过用了望闻二字,便已将自己的病情说了个明白,这个女人一定不简单。周叔带着些探究地看向她:“不知姑娘到底是何来历?”

    虽然这追溯根源,自己是神医座下高徒的外孙女,可凤华离至今还不知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连白千城凤华离都暂且瞒着,所以自然也不会告诉周叔,凤华离便打着马虎眼说:“我不过是长安城里一人家的大小姐而已,而后又当了御膳女官,这来历可都在那张纸写清楚了。”

    周叔笑了笑,一眼便看出她并没有全盘托出,但他却没有深究。神医是个惜才的人,若是知道有这么一名女子,也一定不会简简单单地错过。周叔自幼便跟在神医身边,自然也要为神医留下她。

    “这是腊月十五那日,冷月宫的令牌。”周叔从怀取出了一块雪白的令牌,拥有了这令牌,便有了与其他人一同试的资格,不用担心在筛选资料背景当被排除的风险。当然,周叔给的这块令牌是有着些特权的,“有了这令牌,便可在冷月宫二层参加试。”

    “二楼?”

    凤华离与那小厮一齐唤出了声,那小厮满脸不可置信,看样子这令牌倒是个颇为珍贵的东西。

    “不错,”周叔瞪了那小厮一眼,示意他不得无礼,“这二楼都是些十分富贵人家的子女才能去的,二楼十分宽敞,人也少,一楼相对要安静许多。”

    毕竟这医术得要冷静,而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也有助于发挥。如此看来,这个周叔还算是很好的一个人了。凤华离接过令牌收了起来,在走之前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便又坐了回来。

    凤华离不喜欢欠着别人人情,更何况是一个素不相识,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她敲了敲桌子,让周叔把手伸出来,自己替他把了把脉。从脉相来看,确实是一个十分典型的哮喘,只是也算不很严重,只是有些长时间拖着很引发了其它的并发症而已,并不像是很多年都治不好的样子。

    “你平日里用的都是什么方子?”凤华离问。

    周叔一愣,随后抬起纸笔将那方子写好了递给她。

    凤华离接过来,下看了一眼后眉头便皱得愈发深了。这药方的药虽都是治哮喘用的,只是该多用的时候没有多用,该减量的地方反而增了好几倍,从而导致了这药性大减,自然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这药方……可是有什么问题?”周叔见她这么一副表情,便立即问。这药方虽然经过数次修改,可也都是神医大人开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问题。再者说了,用了这药方虽然吃吃不好,可周叔还是感觉得到以前要稍微痊愈了些的。

    凤华离点了点头,抬起笔在那分量之改了几笔:“桔梗性温,当多增一些,七钱最为合适。这黄荆偏凉,应当大大减少量才是。”

    凤华离抬起那纸,下反复端详后又想起不对之处,便又在面加了几笔,凤华离一面写一面呢喃道:“还需加肺筋草三钱……”

    “可这……这可是神医大人开的药方啊……”周叔面色显得有些为难,这般不是与神医的理念相斥了吗。尽管他觉得凤华离是个可塑之才,可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同神医相提并论的。

    凤华离朝他肯定地点了点头,这原先的药方她怎么看都有问题,真不知那个神医是怎么开出来这么一道药方子的,该不会是在喝醉后随意写下的吧。

    “按照这方子,不出一个月,你的哮喘便可好了。”凤华离拍了拍周叔的肩膀,他不相信自己也是正常的,而用不用这药的选择权也全在他自己身了。

    周叔握着那方子的手有些微微发抖,连神医大人都不曾说过如此保证的话,这女人居然敢这样说。可不知为何,周叔竟觉得她说的话十分的可信。

    那小厮在凤华离背过身走开后靠了来,方才的一切小厮都看在眼里了,他还是不信一个不属于月湾城的女人能懂什么医术,他不屑地说:“神医大人的医术,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挑战了。”

    见周叔没回应自己的话,小厮微微张大了嘴:“周叔,您不是真的打算要用那个女人开的药方子吧。”

    “有何不可?”周叔看了一眼凤华离的背影,他忽然有种预感,这个女人往后在月湾城一定会过得十分好,好到让人羡艳嫉妒的程度。

    办完了这么件事,凤华离便要回宫殿去了,只是因为自己刚刚耽误了太多时间,这后面的人也变得更多,凤华离挤出去都用了几分力气。

    “是谁踩了本姑娘的脚?本姑娘的谢可是花了万两银子的,你赔得起吗!”人群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听声音便像是哪家娇生惯养的小姐。

    凤华离本并没当一回事,可却在好不容易挤出人堆之时,又猛地撞了面前忽然蹿出来的人身。凤华离撞到了对方的手肘骨头,她立即捂着发疼的前额直起了腰。

    却忽得听见前面这人尖叫道:“哎呀,不得了了,本姑娘今日这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竟让这种女人给撞了,真是……疼死我了……”

    凤华离汗颜,自己还没喊疼了,如若不是她忽然不知从哪蹿出来,她们怎么会撞。不过说来自己也有些责任,凤华离想着早些回宫殿去,不与外面这些人打不必要的交道,便说:“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特制的药酒,抹去便能止疼,很有效。”

    再怎么说也是撞到了骨头,这女人这么瘦,说不定自己还要疼不少。凤华离将那药瓶子塞进她手里,又颇为诚心地作了个揖便打算先行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