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八十四章 比自己多一条腿?
    许茹心十分的不经夸,这么几句便使她有些飘飘然了。 她本没把凤华离当回事,如今只当是凤华离想明白了来投奔自己做靠山。许茹心微微一笑,她这么个平凡人物,该早早识趣地仁青谁才是值得投靠的那一边才对。那个封玄丽算什么,这月湾城往后迟早也是得由她许茹心的娘亲掌管的。

    于是许茹心暗自抬起了嘴角,话多了一份试探之意:“怎么,你不是同封玄丽情深义重吗,现如今跑到我这来算是怎么一回事?”

    凤华离看了一眼那许茹心的神情,很显然是在得逞的窃喜,看来这许茹心与封玄丽之间的过节可真是不轻。不过这样也好,诱骗起这许茹心的几率也变大了许多。凤华离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起话来仿佛十分惋惜的模样:“之前没进这月湾城,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在这她封玄丽算是个什么东西,以后还不都是许姑娘您说了算?”

    被这么一番吹捧,许茹心脸的笑容便更加收不住,她欣喜的摆了摆手,说:“你这话说的确实不错,她封玄丽有什么能与本小姐的,她根本不配。”

    虽然不知道她缘何会有这般的自信,可凤华离还是一一奉承地附和了过去。眼见着许茹心已经完全放松警惕,对自己也产生了几分信任,便也到了说正题的时候了。凤华离端着点心送到了她床边,亲自喂她吃。点心很香,许茹心实在受不住这诱惑,便一一吃了下去。

    许茹心吃后,表情便完全变了,竟情不自禁的夸赞了起来,她在这月湾城里待了这么久,都尚未吃过如此美味。凤华离了然的笑了笑,自己好歹也是独当一面的御膳女官了,味道自然不会差:“既然小姐喜欢,不置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许茹心吃得欢快,面不改色地问。

    “你也知道,如今我来投奔您了,定然会被那封玄丽所针对,”凤华离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说,“若是许姑娘肯保我平安,这日后我一定换着花样做好吃的给您。”

    许茹心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她看封玄丽不爽已久了,更别提每日有换着花样的美食了。得到应允,便算是让许茹心彻底相信自己了,凤华离微微一笑,眼底透露出一抹淡淡的阴鹜,现在让许茹心这女人高兴几天,等她办完正事再来找许茹心算账。

    而后凤华离借故要看看这富丽堂皇的院子,便出去转了几圈。接下来几日,凤华离天天都会来,一是为了套话,而是为了多多熟悉一番这的地形,省的下次潜入的时候却迷了路。凤华离从许茹心那旁敲侧击的打听到,这许茹月与封玄奕实力不相下。

    只不过许茹心谈起她娘亲时却格外的自信,说是她的娘亲许茹月正在闭关修炼,等到出关之时,能好好的威震这月湾城了。许茹心修炼的地方寒冰不绝,可凤华离追问起来,许茹心又不肯说究竟是何处。

    而白千城却一口咬定,那许茹月此刻一定在冰雪之域当。哪儿灵力充沛,是修炼的好之处,白千城本在那修炼,谁知却遭遇许茹月的毒手,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而那冰雪之域里留了一份残缺的功法,许茹心之所以如此自信,一定是她的娘亲发现了那功法进而修炼所致。说起这个,白千城显得忧心忡忡,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收下的许茹月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什么功法?”

    “那功法名唤九渊,是当年我无意间得到的,”白千城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么些年以来他一直专注于医术,这功法不过随便练练,本想着随意传给一位徒弟,可谁知现在竟争成了这般模样,“即使是残缺的功法,那许茹月修炼之后也定会功力大涨,以她的性子,恐怕这月湾城要彻底翻覆一通了。”

    凤华离皱起了眉,这功法竟然如此厉害,而这白千城怎么也与自己有着一层脱不了的关系,若是任由许茹月如此胡作非为可不行:“难道任由她这般修炼下去?”

    白千城摇了摇头,这办法自然是要想的,只不过那冰雪之域是自己修炼的和钻研医术的地方,很早被自己设为了禁地,没有自己的应允,外人甚至难以踏进那冰雪之地半步。

    “每年腊月十五,月湾城都会选出五名医术乘的人送进这冰寒之域,那儿有许多外面见不到的草药,若是运气好还能遇一些秘法之类的东西,是个历练的绝佳机会。”白千城看了凤华离一眼,方才之所以没说出这个法子,是因为他一直在担心,以凤华离的实力,有没有资格进入那冰寒之地。

    凤华离一下便听出了他话的意思,若要阻拦许茹月并带他回到自己的身子里,得进这冰寒之地才行,而若要进去,法子也只有那么一地。听白千城说起来,这冰寒之地也不像是喝坏去处,凤华离便问:“该如何参加?”

    白千城一怔,说:“这简单,在月湾城这神医宫殿门外便可报名了。”

    “好。”凤华离笑了笑,腊月十五离现在只差一周时日了,现在去报名应该还不算晚。说完她转身便要走了,可谁知裤腿又被某只化为猫型的男人给直直地咬住了。

    白千城十分不敢相信地看着她,这几日对她有了几分了解,她充其量不过是个御膳女官,做做菜还行,可若要从医术下手岂不是胡闹吗。白千城质疑地说:“你可知这月湾城下下皆是医术才,参选的个个都天赋易鼎,你怎么行……”

    “你放心好了,”凤华离抬起脚,用脚尖揉了揉他的脑袋,反正现在白千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让自己试一试也无妨。凤华离顶着他不满的目光说,“我好歹也算是略懂医术,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略懂医术?仅仅是略懂医术敢这样口出狂言?白千城若是此刻有人型,恐怕胡子都会气歪一片,可奈何他此刻却无法拦住凤华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了出去。

    凤华离出了宫门,经过问路很轻松地便找着了那报名的地方。这报名的人很多,且一个二个都锦衣华服,一看是富贵人家。这队伍十分长,看来想进这冰寒之地的人也是不少,好不容易排到了凤华离这,那接待的人兴许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而有些烦躁,只是淡淡地瞟了凤华离一眼便说:“你家主子叫什么名字?”

    “我家主子?”凤华离满脸都写着莫名其妙。

    那人嫌弃地扫了一眼凤华离的穿着,语气更加得不耐烦了:“你不是来给你家主子报名的吗,还不快把名字报来?”

    凤华离跟着他看了一眼自己一身素色的衣裳,这几日都待在这宫殿里头没出来,衣着都十分随便,这被当成人家里的丫鬟了,未免也太没眼力见了。凤华离抬手指了指自己:“报名的是我自己。”

    那人嗤笑了一声,丝毫不掩饰自己表面的嘲讽之意。他指了指凤华离身后的那一大列人:“你也不看看来报名的都是些什么人,凭你也来报名,我看你还是别浪费这个时间了。”

    “来报名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人的势利眼也太严重了,还以为在这月湾城便不像外头一样,看来还是难以免俗啊。凤华离环顾了一眼身后那些人,反问道:“我和他们不一样都是两只腿两只手的人,怎么,他们莫不是要我多一条腿不成?”

    “你……”那男子窘迫了一瞬,随后又变得厉害起来,“他们可都是这月湾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你又算是什么?”

    毕竟还是要报名的,凤华离也不想与他动起手来,便和他争论道:“那条规矩说我不能报名了?”

    正在此时,那男子身边的一位年岁颇长的男人放下了一直书写的笔,像是被他们只间的吵闹声给打扰了,便抬手让那年轻男子别再纠缠,让凤华离报名是了。

    “是,周叔。”男子虽有些不情愿,可很明显身边的周叔他要位高权重许多,这才不得不答应了下来,给了凤华离一张纸,让她在面写自己的情况。

    凤华离笑了笑,果然还是年纪长些有见识。她抬起笔迅速写完便交还了回去,可那男子见后却立即闷哼了一声,把那纸随手一扔,不屑地说:“长安城里大小姐,皇宫的御膳女官而已,还是别来我们月湾城搅乱了。”

    算是大小姐,御膳女官又怎么了,不可以会一些医术吗。凤华离可是秉着诚实的本质才将这些都写了,早知道这人偏见如此深重,自己随便胡编乱造些东西去得了。

    方才那个为凤华离说话的周叔,在听到这么一段后也是从鼻孔里出了一气,微微摇了摇头,满面都是看不起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