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八十三章 神医白千城
    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还真是背运,不仅是迷路,现在居然还摔进了这么一个洞里。依据方才外面杂草丛生的景象来看,这儿很少有人来这,也是说基本没必要指望被人给救来了。

    凤华离看了一眼前方,这前方的路便有些光亮,倒像是有出口的模样,凤华离走了前,抬手在洞穴前头抬起手,直到感受到微弱的风后才放下了新往前走。

    这走道十分的长,也太远了些,一路见到许多雕像或是花花草草一类的,可以全都被毁得差不多了,像是曾有人侵略过这一般,否则依照那些残像来看,过去的这一切一定十分美丽才是。

    很快,凤华离便穿过这一条十分长的走道,到了另一个十分巨大的穴当。那只白猫在这,它回头看了自己一眼,而后叫了一声,便又迅速地离开了这儿。

    凤华离忽然觉得这猫有些不简单,便连忙跟了去,可这才刚走几步,凤华离却听见脚下传来一道哒啦的金属响声。凤华离听得真切,这声音像是什么机关启动了一般。

    果然,不一会儿便有一道箭从头顶掠过,紧接着箭越来越多,宛若暴雨一般不断地朝凤华离砸去。凤华离咬了咬牙,自己内力还没完全恢复,否则一把火把这些东西给烧干净了。

    凤华离拔出长剑与那些箭纠缠了起来,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那些箭才慢慢停了下来,凤华离也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虽然已经吃下了皇的解药,可这药效却十分的慢,每天所能恢复的也只有一点点武功和内力而已。

    如今凤华离不过是以前自己身子的六分之一而已,正常防卫还勉强可以,但时间久了便会累得厉害。凤华离靠着墙望着这深不见尾的路,以及此刻方的路口大喘着气,从这去便能直接出去了,可这路接下来的东西却勾起了凤华离的好心。

    若是这后头没什么重要的东西,这也不会平白无故地设下如此的一个机关了。思虑再三,凤华离决定继续往前走,毕竟来这的路凤华离并不记得,万一下次想来却找不着路岂不成了一大遗憾。

    凤华离也顾不想若是再遇到几个像方才那样的机关,以她的身子恐怕难以支撑下去了。不过好在这一路十分安宁,路的尽头是一个十分冰冷的山洞,这儿有许多结冰了的岩石,四处都散发着雾气,显得如同仙境一般。

    月湾城为何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这地方怎么看都是人为造出来的,可造这么一个山洞有什么用呢。脚下忽然传来一道触感,凤华离低头,只见方才那只猫咬了咬自己的裤腿,随后便往一个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着自己。

    这猫看起来竟像是在给自己带路,凤华离觉得新,便跟着它绕过了一个柱子,来到了一道栏杆之前。这栏杆是铁铸的,头同样结了一层冰,栏杆里头黑乎乎一片,像是牢狱一般。

    “终于见到活人了。”

    凤华离听到一声男人的叹息声,凤华离四下望了一眼,也没有寻到那声音的来源。直到那个男人接着唤了好几声,凤华离这才确定,这声音竟是从那只猫身发出了。

    这倒是了,猫竟然还会说话?凤华离立即蹲了下来,抓住了那猫的蹄子摆弄摆弄,怎么也感受不到这猫有什么特殊之处。直到那猫用力地抽回了爪子,凤华离甚至从一只猫的神情当看到了嫌弃的意味,才相信这猫是声音的来源。

    “你是什么人……还是妖?”凤华离对着一只猫说话,总觉得十分地怪,若是叫其他人见着了,一定会当自己得了失心疯了吧。

    听见她说自己的妖,那只白猫仿佛有些生气:“我可是堂堂正正的人。”

    凤华离眯了眯眼,是不是妖她不知道,但这么一只猫怎么也算不一只人吧。那白猫见凤华离并不问相信,便垂下了耳朵,十分丧气地说:“我是神医白千城。”

    神医?凤华离嗤笑一声,她抓了抓这白猫的脑袋:“这月湾城的人都知道,神医这些日子都在闭关修炼呢。”

    白猫猛地甩了甩脑袋,焦急地说:“我是被人下了咒才变成这般模样的!”

    它语气十分的焦急,凤华离心下一惊,竟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它说的话。万一它所说是真的,那么现在又是谁在闭关修炼,又或者说正在闭关修炼的所谓神医是什么人。凤华离抬了抬手,示意那白猫接着说下去。

    据白猫所说,他是这闻名天下的神医白千城,白千城的徒弟们一直在抢着要学习他的一种霸道内功,其当属许茹月最想要把这内功学到手。可白千城觉得她心思不纯,若是把这门内功传给她,她一定会跑到外面为非作歹,便直接拒绝了许茹月。

    许茹月恼羞成怒,趁白千城不备,用她苦心研制多年的毒药毒害了他。许茹心将白千城的意识提炼了出来,封印在了这冰穴寒洞当的牢狱里。白千城拼尽了全力才得以从牢狱当分出一丝意识,这么寄在了这只猫身。

    说完,白千城缓缓走到了这栏杆前,这栏杆和锁是锁千年玄铁铸成,若是没有钥匙想要打开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凤华离顺着他所指的方向靠在栏杆往里看,果然在角落里见到了一块玄黑色的石头,而照白千城所说,这石头里还有他的大半意识,若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首先得把那石头拿出来才行。

    凤华离算是听明白了,前几日找自己麻烦的人便是这许茹月的女儿,看样子这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再加白千城既是神医,便与自己怎么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凤华离不可能不管:“我该如何把这石头拿出来?”

    “偷,去许茹月的房间里把这钥匙给偷出来。”白千城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法子了,毕竟这牢狱的门几乎是坚不可摧,白千城不认为凤华离一个小姑娘可以用手将它推开。

    凤华离答应了下来,只是要等到她武功与内力都完全恢复后才好下手,不然到时候万一失了手被人给抓住可完了。至于今日,凤华离则决定先去拜访拜访许茹心,顺便看看她们屋的构造地形,方便下次下手。

    碰巧许茹心今日在屋,门口也没个人拦着,凤华离很快走了进去,此时的许茹心正躺在床,依旧不能下床,毕竟她重创的是腰部,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好的。

    见到凤华离前来,许茹心恼火得很,她咬着牙问:“你来做什么?”

    看许茹月满面凶狠的目光,凤华离只觉得十分的滑稽。如今她受伤难以下床,自己更是恢复了些武功,她又哪来的资本这样看着自己。只不过现在凤华离却得暂时放过她,等到她身子大好,自己武功也都恢复了,再将那日之仇恨都给报回去也不晚。

    “那日是妹妹鲁莽了,今日刻意来给姐姐赔罪的。”凤华离带来了一个盒子,露出了里面的点心,这点心是凤华离亲手做的,香气一下子散了开来。只不过这些点心里的馅都是不利于病人吃的,但若真吃下去了也只会让伤口晚些愈合而已。

    许茹心最吃这套,毕竟她一向喜欢被人捧着。而凤华离曾与一群秀女待在一起,自然是明白这些奉承的话该怎么说的。凤华离想要先将她吹捧天了,到时候再亲自将她打下来才舒心。

    许茹心嘲讽地笑了笑,眼睛翻了个白眼说:“还算你识相,知道惹到本小姐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这样吧,若是您日后跟着我混,说不定本小姐心情好了,还能赏赐您一些个东西。”

    “姐姐真是大方,那妹妹在此先谢过了。”凤华离笑意愈发得深,白千城却有些看不下去了,便爬了来不断地抓挠着她的脚跟。凤华离僵着笑容踢了他一脚,小声说:“别搅了我的好事。”

    白千城看不大懂这些个女人之间的对话,只知道他们是来探索地形的,可是她却不停与这个许茹心套近乎算是什么。凤华离被他缠得不耐烦了,便说:“你若再这样,我不帮你了。”

    若是这么突兀地跑别人屋里面转来转去,是个人都会怀疑不已的吧,若是这次遭人怀疑,下次来偷钥匙岂不是更难。再说了,凤华离见这许茹月嘴巴也算是松,指不定还能从她嘴里套出些话呢。

    听到了她们这面的动静,许茹心便疑惑地问:“你在与谁说话?”

    凤华离连忙摇了摇头,伸手摸着这桌子,像是感叹一般:“这桌子做工实在是太乘了,这椅子也是……姐姐这房里所有的物件都花了不少钱置办的吧?”

    而后,凤华离又忽然站了起来,她走到了一件许茹心的衣裳跟前,下打量了好一会儿,仿佛垂涎不绝了许久一般,最后才不可置信,又十分夸张地说:“这衣裳无论从用料还是绣线,都是一等一的好货,实在是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