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八十二章 不想见皇上
    炎虞抱着凤华离,而后狠狠地瞪了许茹心一心,不过却并没有对她下手,毕竟现在凤华离浑身是伤,还得要去送医才是。 凤华离倒是想反抗,此时封玄丽的人也来了,自然是可以把自己抬走的,可此时凤华离也没了力气,只好任由着他送去了房间。

    神医一族最不缺的是大夫,很快便有人来给凤华离诊断药,或许是这儿的药材都十分好的缘故,凤华离几乎立刻感觉到身的伤在痊愈。炎虞一直坐在旁边没走,凤华离也只能眼不见心不烦,若不是因为他,此时此刻躺在床的恐怕是许茹心了。

    正当凤华离思虑着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武功时,炎虞却忽然抬起了凤华离的下巴,给她喂下了一粒药,凤华离惊愕他又给自己吃了什么时,炎虞解释说:“这是解药,接下来几天你会逐渐恢复从前的样子。”

    凤华离果然感到手底多了一分力气,她第一个念头是要找炎虞算账,可炎虞却看透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道:“别想着和朕动手,因为你打不过我的。”

    想到方才炎虞的身手以及内功也确实次纯粹了许多,看来这些日子里也根本没有懈怠。正想着他什么时候才能走的时候,炎虞却忽然看向了自己,那眼神十分的炙热,凤华离被盯得怪不舒服的,便问:“皇为何这样看着我?”

    炎虞的神情却异常认真:“朕有话要问你。”

    “什么?”凤华离有些不好的预感,便撑着床铺往里头挪了一些。现在不但自己没法起床,苏念云也还没醒,算一定要带自己回宫,也得再等一些时日才行。

    “你对我可是有什么偏见?”炎虞贴近了些,轻声问道。

    他深邃的眼眸当像是流露出一丝伤情,可凤华离所看见的只有漆黑到深不见底的瞳孔,面前男人散发着微微的寒意。这全是威胁吗?凤华离不知道,但依炎虞定是容不下有人说他不好。凤华离淡淡地说:“皇误会了,我怎么敢对皇有什么偏见呢?”

    炎虞眼底一冷,他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却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是有诸多不满之处。炎虞一直容忍着,但她的表现却越来越过分了,如今居然擅自出了宫,他一定要知道这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是。

    “朕不想再问第二遍。”炎虞的声音忽然放大了好几倍,他语气带了几分怒意,眼神也有些阴森可怕。凤华离被他这么大的声音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

    脑海满是当初自己被关入牢,又被一群不知名的刺客险些打死的场景,还有那些因为自己而无辜冤死的婢女,凤华离是如何都不会忘的。凤华离冷冽地看着炎虞,既然他现在出言不善,那自己也没必要再虚与委蛇了。

    “丽妃毒流产,皇自始至终都知晓不是我做的,更知晓和那些膳房里的婢女没关系对不对?会有刺客来牢房杀我皇也都知道吧,那一切都是皇设计好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剿灭凉妃的家族而已。”凤华离看着他愣了半晌,又张了张嘴想要辩解的模样,不由地冷笑了起来。起初虽然觉得皇看去冷漠无情,但起码不会做什么坏事。

    可在皇身边待的时间越长,凤华离看得也愈发的清楚,而真正让凤华离对皇的印象差了百倍,皆是因为南宫嫣儿的死。南宫嫣儿与她十分要好,南宫曾经不过一个娇贵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去对皇下毒,可不可能毒害自己了。

    那血淋淋的人头落在自己脚边的感受,若没有经历过怎么能理解。凤华离仔细回想起来,自从自己进宫以来,有很多人因为自己而死。现在她甚至在想进宫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虽然保住了苏念云当时在相府的一时风平浪静,却带来了往后更大的风雨。

    凤华离眼生出了一点泪珠,可她看着炎虞的目光却依然十分狠厉,仿佛是将这么久以来对他的不满及怨恨都给积累到自己了一般,凤华离讽刺地说:“对于皇来讲,人命可能算不什么,可对我来说不一样,她们在我身边,都是十分鲜明的存在啊。”

    “我……”炎虞想要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来。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凤华离,无论这些话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都已不再重要,那狠厉而带着仇恨的目光仿佛已如一张手将他给推出了千里之外。

    凤华离觉得他又是要狡辩些什么,毕竟他可是皇,历朝历代的皇不都是如此视人命如草芥。可笑的是凤华离以为他和大家口冷漠薄情,心狠手辣的皇并不是完全一样的,可事实他不但一样,还要传言更胜一筹。

    “皇若是想要杀了我,大可以动手。”

    炎虞一怔,说:“我从没想过杀你。”

    凤华离淡淡地一笑,她不信这话,若真的不想杀自己,当初不会任由那些刺客闯进牢了。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忽然释放出火焰将那牢烧灼起来,恐怕已经死在那些刺客手了,而皇却不过拿这一切当成一场局而已。

    “皇若是真的不想杀我,让我离开吧,”凤华离躺了下来,心口因为方才撑着而有些泛疼。凤华离掖了掖被子,她已经不再想回宫去了,更何况还要做出做御膳女官,根本难以逃脱他的手掌心。凤华离闭了眼,声音显得十分冷漠,“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皇。”

    这句话没有得到皇的回应,但凤华离却感到眼前多了一束光,紧接着便是一道十分平缓的脚步声。皇真的离开了,接下来好几日,他都没有再来到这。至于他是否还留在月湾城,凤华离不知道也不想打听。

    凤华离的伤由于封印的逐渐解除而好的很快,才过了三日凤华离便可以下床了,只是身仍有些疼,走起来并没有那么的省心。可这房间可关不住她,她总是要下床走一走的。

    更何况这几日虽交代了其他人替自己给苏念云喂药,可凤华离终归是不放心的,刚能下床开始往苏念云的房间里去,坚持要亲自为她喝药。而凤华离所住的屋子没有什么人来往,苏念云所住的屋子听说仙气腾腾的,利于病情好转,只是苏念云虽睡着,可也不能一直有人在里面,说是会影响这功效。

    这说法听起来不靠谱,可凤华离仍是乖乖地遵守了,毕竟自己没有法子治苏念云,如今还是得多听别人的才是。月笛与几个婢女也被凤华离派去在苏念云房间门口日夜守着,一旦苏念云有苏醒的迹象便立刻过来告诉自己。

    本来天气不再那么寒冷,眼见着有转春的迹象了,可这几日却忽然下起了大雪,积雪快要湮没了整只脚,北风吹在脸也是格外的刺骨。凤华离正从苏念云房间里头喂药完回来,却不想途却走错了一个分岔路口。

    这一步错便步步错,凤华离越走越绕,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最后竟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当。这儿是一处十分高的墙,墙体已经微微开裂,头也长了许多绿植,不过因为冬日而枯萎了。

    凤华离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一道细小的动静。凤华离回过头一看,却见一只猫从草丛当窜了出来,此刻正盯着自己看。这猫通神雪白,混入雪闭眼睛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它生了一双异瞳,可看去却格外的顺眼。

    那只猫似乎感受到了凤华离的注视,受惊吓地拱起了后背,而后猛地朝那道墙跑过去。正当凤华离以为它会顺着墙爬去时,它却在撞墙的一瞬间消失不见了。凤华离看得很清楚,那猫是“凭空消失”的,她往四周看了一眼也都没见到那猫的身影。

    难道是撞墙摔倒在地了?凤华离皱起了眉,便决定走去看看,可这靠近一看才发现,这儿的地面离这道墙壁居然有一条缝隙,这缝隙的宽度足以伸只手下去,想来那猫也是顺着这个缝隙掉下去了。凤华离微微弯下了腰往里头看,可怎么看都只看见了漆黑的一片。

    看去倒是深不见底,真想不到这儿会有这么一道缝。凤华离正感叹之时,却忽然发现脚底的泥土有些不结实的摇晃了起来,凤华离一惊,猛地低下头,只见自己身下的这块土地出现了许多的裂痕。

    这块地下也是空的!等到凤华离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自己所处的这块地面竟完全塌陷了下去,她一屁股摔到了这黑乎乎的地底下来了。凤华离揉了揉摔痛了的屁股瓣,缓缓地站了起来。

    这儿是一大片空荡荡的地方,像是一个废弃不使用的底下仓库一般。凤华离看了一眼那方的出口,起码有五个自己那么多,而且这墙壁因为常年被雨水浸泡的缘故根本没法旁人爬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