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八十一章 都想起来了
    “放心吧,我还能走丢不成?”凤华离这回听得真切,这分明就是自己的声音,而方才那声音就是死去的凤诗秀的。正当凤华离困惑不已时,耳边又是一道嘈杂,紧接着是十分紧凑的脚步声,再然后便是女人的哭泣声。

    面前的画面不断地晃动,只看见有许多男人正围着自己,可却一个都看不清样貌。脸上仍是十分得疼,凤华离看见自己不受控制地抬起手,乘着最后一丝力气一把抓下了身边男人脸上的面罩。

    就在此时,画面霎时间清晰了下来,更确切地说,是完全定格了。这男人的脸,分明就是凤求复的不错。

    “凤求复?”

    “爹爹?”

    几乎是同时,凤华离与那道声音完美从何在了一起,无论是从声色到声线都一模一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人发出来的。凤华离立即明白了过来,这就是属于前身的回忆。

    是前身毁容遇害前所看到的最后的事情,凤华离想明白这一点后,竟忽然从自己身上脱离了开来,变成了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这一副画面。前身万万没想到,她走投无路揭下来的这个面罩之下,竟然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爹……你为什么……”前身捂住了已然溃烂的脸,泪水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此刻她还没有死,可心却先一步死去了,自己一直敬重的爹爹,竟然亲自来人追杀她,毁她容貌,这该是多大的绝望。

    凤求复见事情已然败露,便干脆不再隐藏,露出了其凶狠的本性,她看向前身的神色没有半点的怜悯或是疼爱,相反满满的都是不屑与寒冷:“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什么?”前身错愕地说。

    凤华离亦是惊愕地张开了嘴,若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又是苏念云与谁生下来的,苏念云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背着夫君与别的男人偷腥的人啊。

    “自小你的性子便和我不同,就连长相也不一样,当初虽觉得奇怪,可也没有在意,可现在若不是我得知迷娘亲在嫁给我之前就怀上了你,我恐怕要被瞒一辈子。”凤求复嘲讽地看了一眼前身,实在是可笑,偏偏是这个不是亲生的女儿在长安城中容貌数一数二,多有名誉,其它几个女儿反倒是暗淡无光。凤华离抬起一根树枝戳了戳前身腐烂的脸颊,嘲讽地说,“你看看你这张脸,不过是一个狗杂种而已。”

    “本来不过想要毁你容貌而已,不过现在既然你都知道了,也就再留不得你了。”而后,凤求复猛然抬起了一根木棍往前身的后脑勺抡去,前身闷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她脑后涌去了很多鲜血,不一会儿便断了气。

    凤华离惊愕不已,久久难以平息过来。紧接着面前场景一换,自己竟又躺在了一张床上,这大概仍是前身的回忆,凤华离感受得到那是相府的被子,这是她却动弹不得,只能听见外面的声音。

    “小姐怎么还没醒过来,大夫说小姐没有什么危险了呀。”月笛在床边焦急地踱着步子,就在此时外面开了门,凤求复领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并把月笛给唤了出去。

    听他们之间的谈话凤华离得知,此人医术高明,甚至会一种邪术,可以将人的记忆给封藏起来。凤华离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大概是凤求复发现自己还没死,又不愿得罪苏念云身后的人,这才决定留下自己的性命,并想办法让自己忘记那日发生的事。

    凤华离回想起来,自己来到这世界后,凤求复常找自己问话,也曾试探过这方面的问题,只是自己当初什么也想不起来,便没有多疑。如今所有的疑惑便得以解答了,当初害得前身毁容并死的人就是凤求复,原因竟然不过是因为这身子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而已。

    想通之后,凤华离便觉得凤求复这人十分可怕,更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凤求复与大西王朝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又对自己痛下毒手,而苏念云在嫁给凤求复之前就有了身孕,这倒是凤华离没有料到的。

    凤求复不是这身子的亲生父亲,那谁又是呢?

    正当此时,凤华离脸上传来一道冰冷的触感,面前的一切便通通消逝干净。凤华离猛地睁开眼,眼前还是那熟悉的月湾城中宫殿的景象,自己正靠在地上,脸上被一道匕首抵着。

    “你这脸可真好看……”这道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茹心将那匕首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地划动,正在心底盘算着,若是这么美的一张脸毁容了可如何是好时,许茹心的手却忽然顿住了。

    因为刀下的那张脸非但没有露出惊慌的神情,反而轻轻地笑了起来。

    方才被许茹心所毁去容貌的画面,不过是这前身被毁容的记忆太过深刻,叫她竟一时没分清现实与回忆。而现实之中许茹心却并没有下手,只是拿着匕首威胁她而已。

    “你……你笑什么?”许茹心皱眉,都死到临头了,她真想不通这女人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若不是被这么一副场景所刺激,凤华离恐怕一辈子都回想不起那件事情了,所以归根结底,她还得微微感谢这个许茹心才是。只不过现在被人用刀受制着,凤华离还是得想着如何脱身。

    身子边上有一块石头,若是能够抓到它砸向许茹心的话,兴许还有逃脱的希望。凤华离缓缓伸出了手企图抓向它,可方才被一大群下人围着打了一轮,她几乎已经没了力气,费了好一番力才碰到那石头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抬起它。

    可此时许茹心却并不会等凤华离,她只当凤华离方才的笑是在嘲笑自己,于是一时怒上心头,便起了要将凤华离的面孔撕得稀巴烂的念头。许茹心猛地抬起手中的匕首就要往凤华离的脸上刺去,凤华离大惊,可所能做的也只能用面部表情来躲避。

    “你这个贱人!”伴随着许茹心的一声怒吼,凤华离脑海中又回忆起了方才那般十分真实的画面,那疼痛感仿佛真实存在一般,难不成自己又要再经历一次吗?

    可是下一秒,预想之中的疼痛感却并没有来袭,却只听到一声异常刺客的铜器碰撞的声音,凤华离深深地皱起了眉。她真想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因为那声音离自己实在太近了,就像在耳边一般。

    紧接着便是一道晃晃悠悠的落地声,凤华离猛地睁开眼,只见那匕首被震得掉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且已然碎成了一团。许茹心立即捂住了自己发红的手腕,怒发冲冠地看向了南面的方向。

    “朕的人你也敢碰,你真是……”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凤华离不可置信地抬眸望去,直到看见那确确实实的真人后方才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这是怎么回事,皇上为了抓自己回宫,居然亲自找到月湾城来了?

    许茹心大喘着气,随手扔下了凤华离便站了起来。起码在这月湾城当中还没有人敢对她如此大不敬,许茹心抬手指着炎虞,怒问:“你是什么人,胆敢……”

    那许茹心话都没有说完全,饶是她再霸道无理取闹,今日也算是碰上了一个比她霸道无数倍的男人了。炎虞皱着眉,手臂微微一拂,旋即一道乳白色的风刮过,那许茹心就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最后腰部狠狠地撞在了栏杆上才摔落了下来。

    解决完了这聒噪的女人,炎虞便缓缓地走到了凤华离跟前,她连忙想要站起来,可当她笨拙地想要动时才想起自己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若是没有人扶着是别指望着能够起来了。

    炎虞眼底掠过一丝心疼:“你跟着他走,就是为了过这样的生活吗?”

    “什么?”凤华离不明所以地问。

    炎虞接着问道:“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跟着他,还要被其它女人欺负?”

    凤华离完全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从前皇上虽然讨人厌,但至少还能正常说话。可不记得从哪天开始,皇上就变成现在这样,又讨人厌又不会说话,凤华离十分不爽地说:“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这样的生活?”

    炎虞微微叹了口气,指了指凤华离浑身的伤说:“你现在这样,可比在宫里惨上许多倍了。”

    提起这个,凤华离就更加没有好脸色了。别人若这么说也就罢了,他怎么能将这种话说出口。凤华离算是看明白了,皇上之所以来月湾城,一定是来嘲讽自己,顺便将自己押回去关在那皇宫里一辈子的:“若不是拜皇上所赐,那个女人早就没命了。”

    炎虞看着她,问:“可还能起来。”

    凤华离觉得自己现在这样躺着实在是太丢脸了,什么样的屈辱都罢了,唯独今日,若不是被封印了武功,也就不会沦落到被打得浑身是伤,就连爬都爬不起来了:“不能——”

    凤华离话音未落,头和脚却忽然被炎虞横着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