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八十章 大姐儿
    凤华离这几日都在按封玄奕说的给苏念云服药,而这么一番下来,苏念云的脸色竟比以前要好了一些,脉相也更加平稳了。封玄奕每日都会来看一看苏念云,据他所说苏念云这几日体内的毒越来越少,在半个月内醒过来的可能便更大了些。

    封玄奕十分和善,待她们也都很好,甚至爱屋及乌,就连月笛也受到了极好的待遇。凤华离心中愈发摇摆不定,自己一直以来可是把封玄奕当做类似敌人般的存在,可现在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凤华离想问问他关于苏念云的事,可又怕他知道苏念云的身份后不再治疗她,于是也只能作罢。

    经过这些天的了解,凤华离方才得知,这神医总共收了六位徒弟,这大徒弟与二徒弟都英年早逝,早已经不在了。六徒弟苏念云的娘亲也早已失踪,三徒弟裘飞宇也并不常待在这月湾城也。

    如今这月湾城就只剩下四徒弟封玄奕以及五徒弟许茹月,以及她们的子女们了,神医他老人家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难以看到他的身影。凤华离这日在外面闲转,就刚好遇见了许茹月的女儿许茹心。凤华离暗道不妙,这几日封玄丽同自己说过,这许茹月一家人和封玄奕几乎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若是遇上许茹月的人还是先走为妙。

    但凤华离准备绕道而行,却耐不住许茹心一个轻功就飞跃到了凤华离跟前,使得凤华离一个不注意便撞上了她的肩膀。凤华离吃痛地收回脚步,抬起头,只见那许茹月一双丹凤眼生得极其妩媚,神情近乎是目空一切:“哪来的野丫头,居然敢拦本小姐的路?”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怎么就拦着她道了。凤华离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便准备从旁边走过去。可这不屑的眼神却惹恼了许茹月,她一把抓住凤华离的肩膀给拽了回来:“本小姐说话,你听不见吗?”

    “我还有急事要忙,许小姐若有什么要紧的事,来日再找我吧。”凤华离忍着不满,默默朝后退了一步。只是面前的这许茹月显然也是会两手的,自己现在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但许茹月却没打算放过她,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她猛地抬起手就要往凤华离脸上扇去,还美其名曰说是要教训凤华离这大不敬的嘴。凤华离一惊,自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这般对自己下手,于是便在最后一刻用尽全力挡住了她。

    虽然武功尽失,修为也都没了,但好歹身子还残留着些基础,凤华离咬着牙死撑着才抵抗下了这一击。凤华离感到手腕疼得很,几乎快要断裂了,许茹月才肯收回手。

    许茹月看着她眼中的痛恶以及坚定,微微一怔,但很快便全都转为了愤怒。在这月湾城没法和封玄丽对抗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连她带回来的一个野丫头自己都教训不得了。许茹月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她猛地抬起手,忽地朝凤华离肩膀上拍去。

    凤华离丝毫没有防备,就这么被硬生生地打中,她只感到整个人失去了重心,身子都没有碰触了地面,而后又再十分用力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十分沉闷的响声。

    凤华离吃痛地低吟出声,她缓缓地撑着地面,面色已然十分苍白。她浑身宛若散架般得疼,现在就连站都难以站起来。这都是那炎虞下的药的缘故,这药实在太过霸道,不仅封印了她所有的内力和武功,就连自身的气力都难以发挥,这才不一会儿便已经累到气喘吁吁。

    “封玄丽看不起我也就罢了,就连你都看不起我?”许茹心质问道。

    听到这么一声质问,凤华离更是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从没将她放在眼里,又何谈看不起她。凤华离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腿部失了知觉,怎么都动不了。凤华离只好躺在地上,将许茹心的脸给记了下来,等这药效过去,自己便见她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

    凤华离这副淡然的表情许茹心越看越不顺眼,许茹心最讨厌看到别人这副样子,更何况是比自己要生得好看的女子。许茹心上下打量了一番凤华离的脸蛋,都着实比较出色。听说飞宇哥哥都与她不清不楚的,想必也是被她这狐媚样子给迷惑了吧。

    许茹心眼睛霎时冰冷了下来,她猛地抬起了手:“来人,给我把她打个半死!”

    “什么?”凤华离一怔,四面八方就忽然蹿出来了,一个二个膀大腰粗,单单一个自己就比不过了,更别说这一大堆了。奈何凤华离此时是反抗不了,逃也动弹不得,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那一大片要人影冲了上来,凤华离立即本能性地蜷缩了起来,双手抱住了脑袋。那一道道脚底践踏在了身上,无数的痛楚涌了上来,而凤华离却只能咬着牙,什么都做不了。过了不知多久,凤华离浑身都是血和脏兮兮的灰尘,这些人才肯善罢甘休。

    许茹心躲在了她身边,用力地甩开她护着脑袋的双手,将她的脸蛋转向了自己一面。凤华离的脸上沾了一些血液和灰尘,但却难掩那美貌。许茹心冷笑一声,再长得好看又如何,无权无势的,还不是只能像一条狗一般被屈辱:“怎么样,你可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

    “我记住你了……”

    凤华离大喘着气,连话都说不完全。许茹心什么也没听清,便将耳朵靠得更近了一些:“你说什么?”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咳……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凤华离说着,咳出了一口鲜血出来。眼前的世界仿佛在此刻红了下来,凤华离绝不允许有人如此欺辱自己。她微微转过了眸子,紧紧地盯着许茹心,若是真有本事,便杀了自己,否则就回去准备准备后事吧。

    许茹心一惊,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可见到凤华离那凶狠无比的目光时,许茹心竟不自觉地脊背发凉,觉得现在躺在地上的人格外的令人害怕。许茹心揉了揉脑袋,权当自己是出了错觉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居然说出如此大话,一定是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个形势才是。

    许茹心抬起了一把白花花的匕首,虽然在这月湾城她想要人去死,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她却不会让凤华离就这么简单地死了。许茹心要看着她被折磨到死才会开心,如此一来还可以向那个封玄丽示威一番,自己才是神医那内功的最佳传承者。

    “你这脸可真好看……”这道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凤华离一愣,紧接着便感受到了那冰凉的触感轻轻地在脸上划动。许茹心把着匕首,仿佛把面前一切当做一场游戏罢了。

    “你凭什么生成这般模样,还敢勾引我的飞宇哥哥,真是活腻了,”许茹心手中的匕首停了下来,刀尖紧紧地顶着凤华离那吹弹可破的滑嫩肌肤,许茹心眼神忽然变得阴暗起来,她怒吼道,“你不配!”

    伴随着这声怒吼,许茹心手起刀落,那匕首就已经深深地刺去了凤华离脸上的皮肉之中。许茹心冷漠地勾起了嘴角,她用力地将那匕首刮过,而后迅速地拔了出来,一道鲜血便顺势撒到了她的脸上。

    “啊……”饶是凤华离再如何压抑,生理上难以容忍的疼痛还是让她叫出了声来。凤华离紧紧地闭上了眼,她已经感到了面上肌肤的皮开肉绽,以及不断涌动出来的血液。

    身上到处都是血液,凤华离竟有些冷得发抖,她唇色发白,此刻就连张开都十分得费力。凤华离缓缓睁开了眼眸,脸上的血液却顺势流进了眼眶,眼睛里传来了一阵刺痛,她连忙又闭上了眼。

    “我告诉你,你就算是死在这,也不会有人在意的。”许茹心笑盈盈地取出怀中的一个药瓶,虽是笑着,可她的笑容却让人寒意四溅。许茹心揭开了那药瓶的盖子,微笑地看了药瓶一眼,而后竟猛地全都往凤华离脸上倒了下去。

    “啊——”凤华离失声尖叫起来,在那一瞬间,凤华离从未感受过的疼痛一并涌了上来,那药水在脸上不断地蔓延,不断地烧灼着凤华离的肌肤。她蜷缩着身子,此时再痛苦的表情在脸上都已经看不出来了。

    凤华离像是感受着疼,可现在浑身上下的感觉就只有疼,几乎都已经麻木了。耳边还传来了那些下人们的嘲笑,以及许茹心尖笑着的嘲讽,这一声一句的,似乎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你看看你这张脸,不过是一个狗杂种而已。”

    凤华离眼角竟噙出了一滴泪,尽管她一点想哭的感觉都没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嘈杂,甚至到了十分不真实的地步,仿佛有成千上万的人正围在自己旁边说话。

    那嘈杂声逐渐回归了平静,凤华离这才分辨出那些声音,这是大街小巷之上各色人等交谈杂在一起的声音。紧接着,身边传来一道轻快的脚步声,那女人的声音格外的甜美:“大姐儿,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可要照顾好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