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她在哪
    封玄丽的眼睛微微一颤,便不自觉地听起裘飞宇说的话。据裘飞宇所说,他竟也是神医座下某位徒弟的而已,他的父亲叫裘飞鹭。封玄丽想了好一会儿,才从回忆中寻到了这么一号人物。

    这个裘飞鹭几乎不在月湾城,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人,连带着他儿子也如此,行踪十分难以捉摸。封玄丽深深地看着裘飞宇,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还与凤华离的关系如此要好。

    几人在外面寻了间客栈便住下两天,凤华离抓着个空隙便问起月笛关于裘飞宇的事情。毕竟裘飞宇是神医身边的人,如此深厚的背景,还一心一意地对自己好。

    凤华离实在想知道,当年究竟因为什么,导致前身与这裘飞宇分开,甚至长长七年都没有再见面?

    月笛想了想,说:“当年小姐十分喜欢裘公子,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忽然有一天,小姐回来时满面愁容,从那时起,小姐就再也没有提过裘公子,而是时常望着窗外发呆。”

    凤华离陷入了沉思,照这么说来,当初与这个裘飞宇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对。可是现在裘飞宇又重新找上自己,亦是从没提过当初发生了什么事,不免让人生疑。

    正在此时,房门被人敲响了,凤华离看了一眼微亮的天色,想也不必想,这么早来敲门的一定是裘飞宇了:“进来吧。”

    裘飞宇端上了一碗热粥放在凤华离面前,这皱闻起来却也挺香,比上次他准备得要好上不少。刚好凤华离想要问他这一些事情,便朝月笛使了个眼色。月笛心领神会,借故要沏茶便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们二人,凤华离便开门见山地说:“说吧,当年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裘飞宇一怔,问:“什么?”

    凤华离瞪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什么都知道,却又只是在装傻而已:“当年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为何七年都没有再见过?”

    “离儿,”裘飞宇眼中流露出伤心的目光,仿佛心底回忆起了许多揪心的回忆一般。他拾起一汤勺粥吹了吹,送到了凤华离嘴边,轻笑着说,“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了,我们只需想着以后便可。”

    凤华离被他的肉麻给腻着了,还没吃便已经饱了,她推开了裘飞宇的手,心中有一种直觉,当年的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否则前身也不会七年都不肯见他了。凤华离直视着他,十分认真地说:“可若我想知道呢?”

    裘飞宇莞尔一笑:“离儿总想这过去的事做什么?”

    接下来无论凤华离怎么试探,或是旁敲侧击,对方都十分无痕地将自己给糊弄了过去。凤华离越发肯定他在瞒着自己什么,可奈何这一片记忆全是空白,单凭着自己怎么都想不起来。

    凤华离对他起了一丝戒备之心,毕竟他并未坦诚对自己,所以尽管他不断地向自己示好,其真实目的仍然有待考究。凤华离就这么在不断地与月笛一同回忆当年事情时,不知不觉便到了月湾城。

    这儿一片沃土,到处都种满了药草,入鼻尽是药草的香气。据封玄丽介绍,月湾城的土地格外特殊,哪怕是外面在难以养活的药草在这都能长得十分茂盛。

    “封姑娘——”

    “裘公子——”

    这儿的人一见到他们便行起礼来,一路走来几乎绵绵不绝的。几人很快便到了神医一族所居住的宫殿当中,这宫殿以白色调为主,十分的富丽堂皇。

    一位老人出来迎接他们,封玄丽立即欢呼雀跃地迎了上去,和他抱在了一起。那人想必就是封玄丽的父亲,封玄奕了。二人许久未见面,立即叙起了旧来,直想把这些天里没说的话全都补齐了去。

    直到封玄丽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指了指凤华离一行人,说是有客人后封玄奕才停了下来。封玄奕第一个看到的便是裘飞宇,他立即笑着打着近乎:“飞宇回来了,若是有什么需要,便同叔叔说。”

    裘飞宇却不与他相熟,语气便显得有些冷淡:“不必了。”

    封玄奕也并未生气,裘飞宇的性子同他爹一样,有些外人难以亲近的感觉,往常他们父子都是如此,封玄奕也已经习惯了。顺着裘飞宇的目光,封玄奕这才注意到了站了一旁的凤华离三人。

    她们三人一看就不是这月湾城的人,封玄奕眼色微变,方才不过以为这三人是新来的奴婢,只是而后才发觉这凤华离有股不一般的感觉,这才开口向身边的女儿求证。

    封玄丽在他耳边耳语了一会儿,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讲给了他听。封玄奕先是心疼地将封玄丽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便冲到了凤华离跟前,抬起手非要同她握手,而后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快起来。”凤华离连忙将他扶起来,她心中十分复杂,起初得知封玄奕与苏念云有些过不去的地方,都已做好了与他相对的准备。还以为这封玄奕是个嗜血的冷面男人,可没想到看上去却如此慈善,实在是让凤华离有些意外。

    封玄奕又是愁也是喜,眼中竟有老泪纵痕:“若非姑娘的两次相救之恩,小女一定回不来了。封某实在是……无以为谢——”

    说着,他竟跪了下来。凤华离一惊,连忙将他扶了起来,这无以为报倒不至于,毕竟今天自己可不是毫无目的,就冲着这么几句感谢而来的:“其实我今日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求您。”

    封玄奕立即笑着摆了摆手,说如此话便显得十分见外了,但凡是对他女儿好的人,他一向都视为自己的好朋友来看待。封玄奕拍了拍凤华离的肩膀,十分真诚地说:“上刀山下火海,或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只要姑娘一声话下,封某哪怕拼了命也要满足姑娘。”

    上刀山下火海,拼命什么的当然是不至于的……凤华离嘴角微微抽动,这人未免太热情了一些,怎么看都不像是会默许一批杀手来追杀自己的人。而且今日看来,他并不认识自己这面孔。

    凤华离指了指昏迷不醒的苏念云:“我想让您帮我治好她。”

    封玄奕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这可是月湾城,再加之他是神医的徒弟,看病救人这种小事,自然是完全不在话下的。封玄奕连忙差人将苏念云扶到了床上。而后便坐在了床沿给她把脉。

    过了一会儿,封玄奕脸色便有些凝重了,凤华离在旁边看着也是分外担忧,生怕就连封玄奕都没有法子。

    封玄奕微微皱起了眉,说:“她是中了一种名叫神忧草的慢性毒,此毒会让人无论从脉相或是症状上看,都像是病久而不医的模样,直到最后无药而终。”

    凤华离面色一喜,他还是头一个看出苏念云中毒的人。她就知道,苏念云一直以来身子都挺好,怎么可能会久病不医而成大患。既然知道的病症,一定就有法子解的吧。

    “这毒十分难解,你按这方子每日给她喂药,”封玄奕开了一张方子给她,这上面许多药材凤华离甚至都闻所未闻,不过却都能在这月湾城随手摘到,“若是半个月后仍醒不来,便也救不回来了。”

    封玄奕懊悔地叹了口气,他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没能够想出最恰当的解毒法子,他显得十分愧疚。凤华离朝他笑了笑,能准确说出病症并开出方子,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她紧握着那张方子,这便是最后的希望了:“她醒来的可能性有几成?”

    “五成。”封玄奕凝重地说,对于平常人来说,五成已不算低。可对于封玄奕来说,他治好别人向来都是八成以上的可能,所以自然有些丧气。

    凤华离松了口气,方才见他那愧疚的模样,还以为醒过来的可能不过一成两成。如今看来可能性却也不低,竟已到了一半一半的地步,便当做是赌一把吧。

    “娘亲,你可一定要醒过来才是。”凤华离握住了苏念云有些冰凉的手掌,这么久以来终于有了这一线希望,她的手也控制不住地开始微微颤抖。

    于此同时,绛国皇宫内也开始逐渐回归平静,容夙止灵体失踪已经有了眉目与线索,只要顺藤摸瓜地查下去,很快便能找出容夙止的灵体,病查出这背后的始作俑者。

    这件事有了眉目,炎虞的心情也算舒展了些。只是这几日几乎是茶不思饭不想,成日里等着御膳女官的消息,再得知其出城后更是曾发过一次火。

    这日,苏三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迎着皇上冷冽的目光说:“皇上,凤大人的行踪有消息了。”

    炎虞也没有心思再阅奏折了,他放下奏折问:“她在哪?”

    “此时正在月湾城。”苏三毕恭毕敬地说,凤大人出城后再难追到便难。好在有一位侍卫十分灵敏,跟上了凤华离一路到了月湾城这才返回来通报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