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是月湾城的人
    凤华离与封玄丽不过才出宫门不久,在这长安城里寻了个茶馆坐下喝茶,谁知却忽然看见一众侍卫匆匆忙忙,挨家挨户地拿些张画像询问,像是在找什么人。

    那些人越来越近,凤华离这心中便有些不好的预感,她让月笛过去打听打听,可没过一会儿,月笛就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说那画像上的人正是凤华离。凤华离一惊,连忙站了起来,询问起这始末来。

    月笛说:“皇上下的命令,说是要把大人您请回去呢。”

    凤华离往后退了一步,这假可是经过户部尚书批准的,也是凤华离现在的官品该享受的。如今怎么可是说不准就不准了,她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凤华离看了一眼那些侍卫,若是这么被“请”回去,恐怕日后再想出来就难了。

    现在放在首位的事情可是苏念云的病,既然封玄丽的父亲在这方面有经验,无论如何也得找他试试才是。先出这长安城,到时便说自己对皇上的命令并不知情便是,实在不行便干脆一去不回得了。

    封玄丽慌张地站了起来:“这该如何是好,不如你还是和他们回去吧,不然到时候被视为抗旨不尊可就不好了。”

    凤华离笑了笑,朝她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越是慌张越是容易乱了阵脚。凤华离让封玄丽坐在那继续若无其事地喝茶,自己则躲在了那茶馆的后面房间。方才凤华离见过了,那些人虽挨家挨户的排查,可却算不上认真,并不会去里面翻翻找找。

    果不其然,那些侍卫上来之后,只是依着那画像上的样子往这茶馆里的人扫视了一圈,而后便离开了。虽躲了一时,但难免会有被其他的侍卫给碰上,所以此地还是不能再久留。凤华离等那些人都离开了,便连忙抓着封玄丽一起往城门处走,为今之计还是先离开长安再说。

    可皇上早已料到如此状况,城门早已经派了许多人守着,这出城的队伍早已经排成了长龙,每一个人过去都检查的仔仔细细的,看样子绝不可能让任何有嫌疑的人出去了。凤华离叹了口气,自己这番,倒成了逃犯一般了:“月笛,可还有其他出城的地方?”

    月笛为难地说:“有倒是有,只是肯定也和这是一样的情况了。”

    正当凤华离一筹莫展,几人在这一大片人群中想着法子时,凤华离撞上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裘飞宇满面笑容地看着凤华离,丝毫没有被前几日她的训斥而受影响:“离儿这是要出城?”

    “是啊。”凤华离没好气的说,这好不容易可以不用见到皇上的臭脸,又要被这个所谓的“老相好”给缠着,凤华离真想问问他是如何做到这般阴魂不散的。

    尽管面对凤华离的脸色,裘飞宇也都丝毫没有生气,他笑着走到了风华里跟前,弯下腰贴在她耳边说:“离儿若想出城,我带你出去便是了。”

    凤华离眼睛顿时放亮了些,若真能带自己出城,这个裘飞宇也就算有一点作用了。可凤华离下意识的就不太相信面前这个有着些纨绔子弟气息的男人,毕竟与他相识不久,就没觉得他有哪靠谱了。

    裘飞宇从怀中拉出一抹丝巾,给凤华离亲自戴在脸上,而后又取了一副给月笛,因为现在画像也多了一份月笛的,若是将她认出来可也就不好了。而后裘飞宇就拉着凤华离几人明目张胆地插进了队伍当中:“跟在我身后就是了。”

    凤华离颇为忌惮的看了一眼身后那一个个十分不满的大爷和大妈,深感他们下一秒就会扑上了打人,而自己现在武功尽失,若真交起手来,自己甚至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凤华离喉头动了动,觉得自己实在承受不下后面的人的目光,便说:“这后头还有这么多人,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裘飞宇无奈地叹了口气,身后不过是些平民而已,本不愿管那么多,但既然凤华离都如此开口了,他便连忙走了出去,开始给那后头的人一个个地塞钱说好话。凤华离粗略扫了一眼那些人脸上洋溢的笑容,想必这钱的数额是一定不会少了。凤华离心中关于这个裘飞宇是个纨绔子弟的想法愈发深重,想必这个裘飞宇当是家缠万贯,花起钱来才能如此毛手毛脚。

    裘飞宇不一会儿就回来了,那后头排着队的人何止是同意他们插个队,就差没把头点成拨浪鼓了。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但这出城一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被带回宫中去,凤华离就再难有什么正常途径出宫了:“裘飞宇,这可事关我娘亲的性命,你真的能带我们出城去吗?”

    凤华离看了一眼被月笛背着的苏念云,眼底充满了担忧的神色,这恐怕就是她最后的希望了,若是月湾城的人都没有法子,怕是真的就没法救了。

    裘飞宇十分自信地笑了笑:“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

    凤华离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期间她不断探起脑袋观望,见那守着城门的侍卫一个二个检查的十分仔细,就差没将人衣服脱下来查看,凤华离心中便愈发的紧张。今日之事皆因那莫名其妙的皇上,非将自己的武功与内力给封印住了,否则自己就算不能寻个他处翻墙而出,也能从这里硬闯过去了。

    她被裘飞宇领着走到了城门处,那守卫之人看得似乎很敷敷衍,凤华离与月笛蒙着块面纱,那人却根本没多看自己一眼。正当凤华离以为事情真的那么简单时,那守卫之人却忽然叫住了她们一行人:“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怎么戴着面纱?”

    果然还是起了疑心吗,凤华离看了一眼她桌上的画像,也不知皇上这是从哪请来的画师,竟把自己和月笛画得惟妙惟肖,若是在此时被揭下面纱,凤华离身份一定会被他们知道的。

    而这裘飞宇却完全没有反应,甚至还有离开的意思。凤华离连忙拉住了裘飞宇的衣裳,硬生生把他拽着停了下来,方才明明说了包在他身上的,这个时候可得他出面才是。

    似乎是感受到了凤华离的神情,裘飞宇这才回过了身,他走到了凤华离跟前,将三个女人挡在后面,对那守门的侍卫说:“这位是我的堂妹,她的娘亲病重,这才想着去外面寻个好医生。”

    那守卫的却十分疑惑地看了一眼苏念云,以及那戴着面纱的凤华离,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她们为何戴着面纱?”

    裘飞宇顿了顿,解释道:“她们这是怕将她娘亲的病传染给他人。”

    如此一听,便像是在敷衍人了,那守卫的用力地拍了拍桌子,指名道姓地就要凤华离当场解下来面纱。那人已经抓紧了手里凤华离的画像,就等着凤华离解下面纱来比对。身后的那些侍卫们们听到了动静,也纷纷警惕了起来。

    如此,怕是要真的被抓回宫中去了吧。凤华离抬起眸子看了一眼裘飞宇,果然不该听他的,这下可如何是好。凤华离硬着头皮抬起手,刚准备把脸上面纱解下,却忽然被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裘飞宇控制住了她想要解开面纱的手,随后往那守卫近了一步,与那人轻声交谈了一会。那守卫脸色骤然大变,又惊又喜地看向裘飞宇:“原来是裘少爷,实在是无礼了。”

    裘飞宇放下了凤华离的手,淡淡地说:“现在可否放我的朋友们走了?”

    那守卫脑袋点得极快,十分谄媚地抬起手说:“少爷说得这是什么话,少爷和您的朋友想出城,这便出城就是了。反正皇上要找的是那凤大人,又不是少爷您。”

    凤华离一脸惊愕地看着面前这一幕瞬间的变化,还没消化过来,前头的裘飞宇便直催着要走了,于是便连忙跟了上去。几人就这么出了城门,凤华离看着裘飞宇,还是忍不住猜测他的身份,竟然能够让那守卫如此神色大变,想必身份一定十分威震四方吧。

    “怎么了?”感受到凤华离的目光,裘飞宇回过头来问道。

    凤华离摇了摇头,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方才……”

    方才听那守卫喊,他不过也是个少爷而已,可哪家的少爷权力能够高到如此地步,竟让皇家守卫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凤华离想了很久都想不通,只能开口相问了。

    裘飞宇淡然地笑了笑,她果然是把所有的事给忘了,竟连如此重要的事都给望了。他转了过去,轻声说:“我不是什么人,方才不过是在那守卫耳边使用了勾魂术,他才会一时糊涂,将我们给放出了城。”

    原来竟是这样,凤华离恍然大悟。只是这勾魂术多多少少又与医术沾边,他若是会勾魂术,岂不是证明其医术十分高明。凤华离问:“你会医术?”

    “我是月湾城的人,自然是会医术的。”裘飞宇十分平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