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和离儿是老相好了
    “我的内力和武功都被封印了。”凤华离有些焦急,没有武功护身,在这宫中就多了一分危险。而且还意味着要受皇上摆布,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如此下去可不行。

    “我知道,”凤玄慵懒地说,也正因如此,它的灵力连带得也变得微弱,现在就连说话都十分吃力了,不过凤华离能被封印倒是有些让它刮目相看,“这药名唤五金丹,听说这世间都难见,给你吃这药的人也是下了血本了。”

    如此名贵的药,还用在自己身上,真是太浪费了。凤华离霎时十分不爽,她真想知道自己和皇上究竟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呢。不过现在凤华离最在意的却不是这个,她急忙问道:“那你可知这药的解药?”

    凤玄叹了口气,仿若老气横秋的老人家:“这五金丹我都不知道如何去做,更别提解药了。我看你现在在宫中活得好好的,也没有什么要用到武功的地方嘛。”

    “可是……”凤华离摇了摇那书,可凤玄却不再说话,像是已经睡了下去。

    是夜,凤华离如何也睡不着。既然这解药只有皇上那会有,那么只能想办法从皇上那拿解药了。既然自己今日被罚跪到双腿发软,凤华离怎么也得报过去才是。

    于是凤华离左思右想,才找到了一本书簿中记载的一味药。这药能使人不断地打喷嚏,但却不具有致命性,一般三个时辰左右就会自己痊愈。凤华离合上了书,嘴边闪过了一道微弱的笑容。

    这药做起来十分简单,趁着现在是午夜,凤华离便带着这药散一路去了皇上的寝宫。因为没了武功,一路躲避侍卫就费了极大的功夫,这好不容易到了寝殿门口,却见里头还点着灯。

    凤华离看了一眼天色,这个时辰就连侍卫都有些困了,皇上却这么晚了还不睡,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于是凤华离就小心翼翼地把脑袋靠了上去,想看看皇上在做什么。

    皇上正在看书,现在的样子倒显得有些温和文雅,和白天里简直判若两人。只是都已经这么晚了,应该早已经过了该睡下的时辰,苏三竟都没在旁边催促着皇上歇息。凤华离也顾不上想这其中的门道了,她观察了一番,发现炎虞正对着的窗户刚好是风口。

    若是在这窗前打开这药散,便可顺着风让皇上吸食进去,如此一来,便也算是神不知鬼不觉了。凤华离踱着脚步移到了窗前,打开这药散便往那窗户撒去,谁知此时风向却忽然改了,一阵风竟卷着着药散给吹了回来。

    凤华离来不及躲闪,那药散已经被自己给吸进鼻子了。那药效却在此时起了作用,打喷嚏的意识仍然立即涌了上来,她连忙抬手捂住了嘴,可虽捂住了,这喷嚏声还是不小。凤华离谨慎地抬起眸子,却见炎虞早已放下了书,此刻正盯着自己看呢。

    “见过皇上……阿嚏——”凤华离连忙就这么隔着窗户行了个礼,那药效却如此大,连让她说出一句完整话语的空隙都没有。

    “就当是朕给你的警告吧,”炎虞冷冷地看着她,从方才她靠近这寝殿之时自己便已经感觉到,就更别提这药散一事了。如此雕虫小技都敢在自己身上施展,实在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若是还有下次,格杀勿论。”

    他这话的意思是,早就知道自己来做什么了?方才这风向忽然改变也是他动的手脚吧,凤华离又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抬起头,却见炎虞眼中藏着一丝冷冽的杀意。

    现在皇上并未喝醉,可那杀意却是看得真真切切的。从前皇上从未对自己有过如此神情,此刻不免让凤华离感到有些发凉。她体体面面地行了个礼:“皇上……阿嚏……臣便先……阿嚏……告退了。”

    凤华离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东芙宫,又去问凤玄,可凤玄算是彻底沉睡了,根本就不理会她。凤华离想到了几味毒,可却没有法子无声无息地靠近皇上,最后也只能作罢。

    可接下来几日,皇上的脾气却完全没有好转。依旧是每日冷着一张脸,把能挑错的地方都给挑了出来。凤华离也有些习惯了下来,若是和他顶撞,反而会惹得它更加生气,于是凤华离每每只好依着宫中的规矩来做事,叫炎虞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这几日虽然没什么错,炎虞也能找个借口责罚她,于是宫里也开始传,说皇上这是在惩罚凤华离背地里与人私通,还说凤大人这回定是没命了,总之各种过分的谣言都传了出来。

    又这么过了一周,凤华离实在是难以忍受皇上这样无理取闹的样子,刚好封玄丽的伤也都好了,说是可以回月湾城了。凤华离也不指望皇上能给她那五金丹的解药,好在身上还有一件暗器在手,如此也不至于遭人毒手。

    于是凤华离便向上头告了假,带上苏念云与月笛便跟着封玄丽出了宫。

    可凤华离不知道,她这一走,宫里头便乱了一大片。炎虞正准备用午膳,却见来人是个陌生的女子,当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得知凤华离告假了数月,炎虞更是有些恼火,立即便把户部尚书传了过来。

    户部尚书一听,更是直喊冤屈,凤大人官品如此高,告几个月的假都是符合规矩的,他不过是按照规矩给准了的。

    “朕命令你,立刻派人把她给我找回来!”炎虞虽怒意不绝,可心中却忽然有一阵说不清的恐慌,他有一道不知名的预感,凤华离这一走,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是。”户部尚书连连答应了下来,转身便让人去筹备这一些细节去了。虽然不知道皇上为何因因如此小事而生气,不过凤大人才离开不久,要追回来应该也不算困难。

    炎虞看了,仍十分不放心,便亲自去了一趟东芙宫。可这东芙宫却一片空荡,就连一个婢女都没有。一问起来才知道,自己送给她的几名婢女早已被送出宫去,她身边的婢女则跟着一起出了宫去。

    他的拳头渐渐攥紧,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容,原来竟早已经准备好了,为了出宫离开这,怕是很早就想这么做了吧。炎虞眼中划过一道失落的神情,他刚准备离开这东芙宫,却在跟前遇上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皇上是来找离儿的?”裘飞宇笑了笑,此刻的笑容看起来却格外的欠揍。

    炎虞一眼便认出了他,他是当日出现在凤华离房中,后来还与凤华离拥吻在一起的男人。脑海中忍不住去回忆那些画面,炎虞微微地摇了摇头,怒视着裘飞宇问:“你与凤华离,是什么关系?”

    裘飞宇很自然地说:“上次不是说了,我们可是老想好了,她可是喜欢了我很多年呢。”

    炎虞看向他的目光越来越锋利,仿佛想要将他割断一般。炎虞摇了摇头,面色却有些不太好看:“胡言乱语。”

    若是真有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为什么还要进宫?若真有喜欢的人,为何从没有和他提起过,甚至与他“同床共枕”过,若裘飞宇说的是真的,凤华离应该早就该注意这些了才是。

    裘飞宇走到了他面前,看向他的目光宛若看着乞丐一般的怜悯,裘飞宇啧了两声,轻声说:“皇上若是喜欢离儿,直接说出来便是了。若我是皇上,绝不会把离儿逼到非要逃出宫中不可?”

    “朕后宫那么多女人,你以为非要加上她一个?”炎虞冷笑一声,可却说出了违心的话。脑海中闪过无数道关于她的画面,或许在此时,后宫如此多的佳丽都已比不上凤华离了。

    炎虞本以为在见到她和别的男人想用相吻时,自己对她就已没有感情了。可之后无论对她如此狠心,她都不曾有过悲伤或是失望的神情。每当炎虞看到凤华离被罚时仍不肯低头,依旧颇为倔强的神情后,他就知道,自己根本没法忘了她。

    裘飞宇勾起一道诡异的笑容,似是挑衅地说:“往后离儿的身边就只有我一个人了,皇上可莫要再想念离儿了。”

    他这话的意思,倒像是知道凤华离要去哪或者身在何处。炎虞立即抬起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厉声逼问道:“她在哪?”

    “皇上总是这般,武力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裘飞宇发出一道轻盈而诡秘的声音,话音刚落,他整个身子竟凭空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了。炎虞手中的剑一下子也跟着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哐啷且刺耳的响声。

    苏三听着声音赶了过来,可却只看到了呆滞地看着空荡荡屋子的炎虞,以及落在了地上的长剑。苏三一怔,还以为皇上这是触景生情了,毕竟自从上次长乐桥一别,皇上脾气就变得古怪,尤其是对待凤大人一事上,叫人难免不产生猜疑。

    “皇上,回宫歇息吧,”苏三捡起了地上的长剑给他重新佩戴了回去,而后轻声说道,“明日一早户部尚书就该把凤大人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