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朕的手掌心
    这几日里皇上的脾气是出了名得差,又是找容夙止的灵体,又是朝堂上的各种琐事所缠身。服侍皇上的几名婢女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被皇上沾了个不顺眼。

    就连苏三这几日都被臭着脸的皇上骂了好一顿,平日里凤华离对皇上的态度苏三也是看在眼里的。这从前皇上不在意,可今时不同往日,苏三还是再三提醒了一番,今日里可得要好好克制住自己才是。

    凤华离答应了下来,做的汤汁,焖饭等都别出心裁了些。毕竟凤华离也不想被无缘无故地责骂一顿,于是她端着午膳到了皇上所在的宫殿,皇上果然如苏三所说一般始终冷着一张脸。就连凤华离将汤碗放下时一时手软,汤汁溅了出来,落在了皇上的手边,他也没曾说过一句话。

    这是怎么了,凤华离还没同他算起前几日让自己白白等了许久的账,他倒是摆出这么一副嘴脸,叫人看着怪不爽的。凤华离耸了耸肩,将食物端了上去便收起了餐盘准备退下去了。

    炎虞忽然抬起了头,淡淡地说:“走之前却不行个礼,朕身边的人最近怎么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凤华离皱了皱眉,他这话语间可就有些鸡蛋里挑骨头的意味里,自己平日里可都是这样的啊。尽管如此,凤华离仍是连忙行了个礼,可谁知炎虞根本就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炎虞微微敲了敲桌子,一道冷冽的气息便传遍了整个宫殿当中。他缓缓开口:“朕还没吃完你就要退下,这宫里的规矩大人是全都忘了?”

    虽然当初曾被一堆嬷嬷们*,可凤华离都是当时听完而后便全部都抛之脑后了。这往后的许多规矩,凤华离都是看着办的。凤华离觉得皇上今日有些奇怪,便笑了笑以缓解这凝结的气氛:“这几日有些忙,忘了规矩,还请皇上不要放在心上。”

    不要放在心上?炎虞冷笑一声,嘴上说得倒是十分轻松,可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炎虞淡淡地扫了凤华离一眼,只觉得她比前几日面色都要红润些许,脸上还一直挂着笑,仿佛遇到了什么喜事一般。

    这宫中流言四起,炎虞的耳朵里终归是听到了那么一两句的。炎虞语气不善地说:“大人怕是这几日都在忙着与其它男人私会吧,就连朕的午膳都不太用心了,就做这么几道来给朕?”

    凤华离觉得不可理喻,皇上下午还要加餐,中午自然吃不了这么多,再说了虽然只有三道菜,也都是凤华离向苏三打听来皇上爱吃的做出的。至于什么与其它男人私会,这种流言堂堂皇上却还信。

    再说了,就算凤华离同其它男人私会了,和皇上又有什么关系,自己又不是他的妃子,他手总不至于要管到自己的生活上吧。凤华离淡笑着说:“皇上误会了,这菜虽少,但都十分好吃。比如这汤,就格外得鲜美,皇上若不尝尝怎么知道呢?”

    炎虞听后,抬起汤碗喝了一口,可还来不及细细品尝,便又尽数全部吐了出来。他立即抬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仿佛方才所吃的令人难以下咽一般。

    凤华离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今日这所有的可是自己一再注意的,可比往常的要上心许多倍。况且出锅时凤华离也尝过,这绝是找不出什么毛病的:“皇上这是怎么了,胃口不好?”

    炎虞看了一眼那汤汁,冷冷地说:“太难喝了。”

    “怎么会呢,”因为苏三的话,凤华离始终笑着,而后抬起那汤勺喝了一口,再三品尝过后也觉得这汤实在是太好喝了。若不是这是皇上的午膳,凤华离恐怕都得全喝下去了,“皇上可是不喜欢这口味,需要我去给皇上换一道汤吗?”

    “放肆!”

    凤华离还没得到回答,对方却忽然用力地拍了拍桌子。猛烈的撞击声把她吓了一跳,那茶杯被震地跳了起来,扑通滚到了凤华离身边。凤华离脸上的笑容全都消失了,她抬起头,却见皇上额头青筋凸起,眼中似藏着些红血丝,却是一副真生气了的模样。

    这是照苏三说的,碰上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了。凤华离垂下眼眸,眼睛眯得只剩下了一条缝,她脚后跟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皇上,您怎么了?”

    “朕的东西你也敢喝,谁给你的胆子?”炎虞怒吼一声,兴许是因为张大了嘴的缘故,忽然一股酒气涌了出来。那酒气十分得呛鼻,凤华离眉头皱得极深,她凝视着炎虞,这才发现他面色微红,似乎是喝醉了的模样。

    从前皇上也会让她喝一碗汤,凤华离便习惯了没太在意。虽然不知皇上为什么会喝醉,皇上看上去十分正常,若是不仔细观察却是看不出什么异常。凤华离也不打算与这么个喝醉的人计较了,便和那些婢女们一同跪了下来说:“皇上恕罪。”

    “恕罪?”炎虞轻笑一声,笑中却满是讽刺。

    凤华离仍同那些婢女们一同求饶,本以为此时顺着皇上便好,可越是这样,炎虞便越是不高兴。最后竟然一把将桌上的东西都拂落在了地上,滚烫的汁水有一些顺势飞溅到了凤华离的手上,她立即吃痛地缩回了手。

    “皇上……”

    “来人,”炎虞抬起头,带着醉意地指向了凤华离,大声说道,“把她给我拖到殿外,罚跪直到天黑为止!”

    凤华离还来不及狡辩,又或是求饶,皇上身边的人却来的极快,他们迅速地将凤华离架着抬了起来,顺势就要这么拖去殿外。凤华离自是不情不愿的,她挣脱着那些人的束缚:“皇上这是做什么……”

    不过是小事而已,再说,凤华离也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竟要被责罚跪上一个下午。凤华离恶狠狠地盯着炎虞,这么多天以来她忍了皇上许久,可若现在还要受这般待遇,那凤华离大可不必再忍受下去了。

    反正这儿也没什么能威胁到凤华离的东西了,大不了她带着苏念云一起离开这儿便是,省的在这宫中,还要日日看皇上的脸色行事。

    炎虞或许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个闪身便走到了她身边,而后骤然扼住了她的下巴,将她嘴巴张了开来,并往里扔进了一粒药丸。待凤华离反应过来时,那药丸却已经下了肚。

    凤华离惊愕地抬起头,无力地举起手指向皇上,对方却冷冷地看着自己:“现在你的内力与武功都被封印了,所以别再想着能凭借着你那三脚猫功夫逃走了。”

    “你——”凤华离又惊又恼,她抬起手便要与他交起手来。可炎虞却一把抓着她的手扭了过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把她控制了下来。凤华离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力气竟都消失不见了,自己的身子变得如同纤细的弱女子一般,内力更是一点都感受不到了。

    炎虞垂下头,在她耳边颇为挑衅地说:“你根本逃不出朕的手掌心的。”

    这回凤华离根本就无法反驳,那几个大汉抓着凤华离便往外拖,她连回头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就这么被押到了宫殿之外。那几人粗暴得很,往凤华离腿上狠狠地踹了一脚,便强行让她跪在了地上。

    凤华离自是不服的,她血气方刚地几次想要起来,可越是反抗得激烈,那几人便会打得她更重一些。几番反复,凤华离也就放弃了挣扎了。不过就是跪一下午而已,跪就跪罢。

    于是凤华离就这么跪了一下午,直到月亮上了枝头才得以回到东芙宫。月笛早已听闻消息,便连忙上来将她扶了进去。月笛带着她坐了下来,将她身上的伤口洗净擦干,月笛心疼地说:“都紫了一大块了,一定很疼吧?皇上也真是够狠心的……”

    月笛每用水擦上那腿上伤口时,凤华离都会疼得五官都写满了痛苦。这换在平日里,不过是不足挂齿的小伤而已,可今日被皇上喂了那种药后,竟连这样的伤都疼到不行了。

    凤华离取了上好的药材给自己上了药,毕竟现在自己的身子受了伤,怎么也不能委屈了自己。她拖着发疼的腿上了床,心中却闷了一口气迟迟未消。这皇上平日里为非作歹也就罢了,现在居然都整治到了自己头上。

    尽管皇上喝醉了,可凤华离却仍想着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让这件事过去了。凤华离闭上了眼,想要进入灵海,可现在也许是因为没了内力的缘故,就连灵海都进不去了。凤华离连忙唤了几声凤玄的名字,可也都没得到回应。

    凤华离起身从枕头下寻到了那本凤玄的功法,抖了抖那书页,低声唤道:“凤玄,你在吗?”

    只听一声长长的哈欠声,凤玄像是刚刚睡醒一般发出了十分嫌弃的声音:“别抖了别抖了,我在呢。”

    凤玄的声音格外得小,凤华离几乎把脸面都贴在了那凤玄的书页上才能听见一道微弱的声音。万幸这凤玄还没消失,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了,凤华离可还有话想要问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