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七十五章 别出现在我视线里
    凤华离走时,无意间注意到了落在床底下的信纸,便将其捡了起来。刚准备打开看看这到底是封写了什么的信,门外便传来了奴婢的催促声,说是马车已经到相府门口了。

    她匆匆忙忙地赶到府门,此时封玄丽已经被彩莲搀扶着上了马车,凤求复作为她的父亲,自然是要到门前来送行的。凤求复手中抬起一精致的蜜罐送到了凤华离手中,笑着说:“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进了宫中怕是就吃不上了,把它带上吧。”

    今日的凤求复倒是比往常要温柔许多嘛,想必也是受了皇上在这住了许多日的影响吧。凤华离接过那蜜罐,轻轻揭开了盖,那迎面而来的香气证明了这是个好东西:“爹爹多虑了,宫中什么东西没有,怎么会吃不上呢?”

    凤求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宛若悲伤地说:“是啊,你一人在宫中,可得好好照顾自己。”

    突然这么多的关心,凤华离可有些接受不了。而且她看这老爷子那伤感的目光之下似是藏着一抹算计,总之就是十分得不单纯,让人感到浑身不舒服。

    “多谢爹爹关心,马车等久了,我就先走了。”凤华离笑着回应完,便捧着那蜜罐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往皇宫里走,凤华离一路上总是抬起帘子往外面望。封玄丽只当她是想家,可谁知这马车逐渐远离了相府,走进了一条许多人的巷口后,凤华离却忽然抬起了那蜜罐,递给了街上的一个孩子。

    因为人很多,所以马车走得极慢,那小孩错愕地接过罐子,打开看了一眼后瞬间化成了满目的惊喜,便连连朝凤华离道起谢来。可凤华离又给了他一袋银子,这钱袋里的钱足够买好几罐这东西了:“你帮我把这蜜罐给扔了好不好?”

    封玄丽惊愕不已:“这可是你爹爹的一份心意,怎可这样轻易地交于他人?”

    凤华离笑了笑,她还是不懂这其中的门道。这份心愿是好是坏还不知道,况且还是要吃进身子里的东西,谁敢贸然收下。凤华离淡然地说:“防人之心不可无。”

    封玄丽更加不可思议了,因为这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之外,因为在她的眼里,父亲或许就是该无条件信任的存在:“就连亲生父亲都?”

    “自然。”哪有什么无忧无虑,不过是有人替你挡在前头而已。封玄丽一直待在月湾城,大概平日里也是被宠坏了的存在吧,自然是不懂得这外面的人心复杂。

    就算凤华离把他当自己的亲生父亲,可他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就根本不配做一名父亲。

    几人一路到了皇宫,凤华离一到东芙宫便立刻去寝殿看苏念云怎么样了。虽然见到没有苏醒还是失落了一阵,但至少没有变坏也是有些值得欣慰的。

    封玄丽也不听凤华离所劝去休息,而是一路跟了过来。既然凤华离的娘亲病重,想必凤华离该是十分着急才是,能不耽误一刻就不耽误。

    封玄丽看了一番,和凤华离所得出的结论是一般无二的,这病症情况按常理来看确实已经没救了。凤华离听后有些绝望地垂下了眼眸,难不成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苏念云就这么苟延残喘到死吗。

    “你先别难过,”封玄丽按住了她因难受而举放无措的手,方才封玄丽可没说苏念云还是有一线希望的,“听说爹爹曾治疗过这么一位病人,那人和你娘亲一样,甚至还要严重些,可却仍然被我爹爹给治好了。”

    凤华离眼中立即燃起了一道光芒,封玄丽接着说:“若是你带着你娘亲和我一道回月湾城找我爹爹,他一定有办法能治好你娘亲的。”

    “这……”凤华离眼中闪过一抹犹豫,封玄丽却不知,她的父亲与苏念云可关系差的很,甚至默认过手底下的人刺杀苏念云的亲女儿,也就是凤华离自己。要想让封玄奕去治他一直嫉恨的苏念云,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封玄丽只当她是不太好意思,便立即劝道:“你帮我两次死里逃生,我还没多谢你呢,带你去治你的娘亲,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的。”

    面对她的热情,凤华离这才答应了下来。毕竟这可是目前希望最大的机会了,凤华离怎么也不能如此轻易地放弃。到时候最多让封玄丽别暴露她们的身份,想必她的父亲也不会深究才是。

    凤华离去见了屿卫军,却发现他们的实力比上次见还要增进了不少,都快要与凤华离并齐了。虽然有几人与凤华离交手都以落败而告终,可凤华离仍觉得自己就要没什么可教他们的了,回去后自己也不能懈怠才是。

    三日后,凤华离是被一位不速之客给吵醒的。起初凤华离是听见了窗户被敲击的声音,醒来后便立即去开了窗,外面那人迅速探出了脑袋来:“离儿,你太过分了,进宫里来却不告诉我,害得我在相府找了你许久。”

    且不说现在时辰太早,这东芙宫又不是没有门,偏要敲窗户算是什么。再说了,现在他和自己可是清清白白,什么关系都没有,凤华离进宫来为什么还要特意告知他。凤华离抬起手一把将他的脑袋压了下去:“若想见我,还是找我的奴婢月笛去吧。”

    而后裘飞宇再抬起头时,就只看见那木窗用力地合了上去。

    接着几天,他竟真的乖乖地去找了月笛。凤华离每日问有什么人找自己,月笛都说只有裘飞宇一人。接连三天凤华离就觉得不对劲了,平日里少说也有上五个有权有势的人会被月笛准许进来,怎么现在一个都没有了?

    凤华离倒不是想念那些人,只是这宫中什么大小事都得靠这些人的一张不烂之舌来得知。凤华离随意问起月笛来,月笛向外面一打听,才知道这裘飞宇将所有来见凤华离的人都给赶走了。就因为这样,外面又传起了一些零言碎语,说什么凤华离把皇上迷得七荤八素,现在又勾引起了别的男人。

    “什么?”凤华离猛地一拍桌子便站了起来,这裘飞宇也太过分了,今天非得惩治他一番不可。

    于是凤华离一路赶到了大厅,裘飞宇正一边坐着一边享用着美食,一见凤华离过来,他欣喜得像是个孩子一样:“离儿你总算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听你的去找了你的奴婢,可她一直说你没空。”

    凤华离低头,看了一眼他拉着自己的手,他便立刻识趣地松开了。紧接着凤华离从身后抽出一根木鞭,这是月笛从宫中的先生那借来的,凤华离一把抬起就抽向了裘飞宇的背部:“你是不是有病?”

    “离儿,你这是干什么呀——”裘飞宇吃痛,失声叫了起来。他连忙躲过了凤华离的下一次抽打,十分不解地看着她。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外面的那些流言有多过分随便打听打听便能知道,再说了,谁允许他擅自把自己的客人赶走的,他们根本还没有那么熟好吗。

    “我真的不知道嘛……”

    裘飞宇又露出了那副标准委屈的表情和撒娇的语气,这样子凤华离最看不惯,这可是女人的专利,但偏偏裘飞宇五官秀丽,竟一点突兀感都没有。

    凤华离问道:“谁允许你把我的客人赶走的?”

    “要见你的人太多了我才……啊疼!离儿,别打了,我这么瘦弱的身子,若是打坏了怎么办,你如何舍得啊?”

    “不许叫我离儿!”凤华离真想破开裘飞宇的脑袋看看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自己都说得如此清楚了,自己完全不记得他这么一号人物,就算要纠缠也有点底线吧。

    正当此时,只听外面通传,说是苏公公苏三来了。想必是为了今日皇上要吃什么来的,凤华离捋起袖子,把那鞭子往裘飞宇身上一砸,呵斥道:“离开我的视线,最好再也不要出现了。”

    凤华离的生活本就已经够乱的了,她也不想要突然有一个人出来把自己的生活弄得更加得乱。裘飞宇眼底起了一层雾,他看着凤华离半晌,说:“好。”

    苏三也在此时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裘飞宇匆匆离去的背影,以及凤华离因为训斥裘飞宇而浑身是汗气喘吁吁的模样,顿时有些浮想联翩。

    他微微叹了口气,如此皇上正是不高兴的时候,凤大人却传出了这样的流言,实在是让人不省心啊。苏三再三看着凤华离摇了摇头,这才讲述起了皇上今日想吃的东西。

    皇上今日要吃的都是些素菜,这倒让凤华离有些意外,当她要去着手准备之时苏三又忽然叫住了她,面色沉重地说:“大人可得好好准备,千万马虎不得。”

    凤华离皱了皱眉:“为何?”

    苏三又叹了一口气,显得他一时老了许多:“皇上这几日尤其容易生气,奴才是怕这午膳不合皇上胃口惹得他发货。顺带也想请大人做好准备,到时候若是被骂了也别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