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七十四章 回宫
    炎虞好不容易把事情始末了解了个清楚,这才坐着马车来到了长乐桥之下。苏三说现在仍是辰时,凤大人仍在桥上等着没走。炎虞看了一眼缓缓升起的孔明灯,以及在空中绽放得格外美丽的“花儿”,暗自朝苏三点了点头,这回倒是安排得不错。

    这般场景原本是在凤华离生辰时,听了苏三的建议置办的,不过当时忽然发生了中毒这么件大事,这才不得不延迟到了现在。炎虞走了上去,却远远地见到凤华离与裘飞宇相拥在一起。

    当见到那微微泛红的脸颊,和那轻轻咬着下唇不知所措的神情时,炎虞怔了半晌,可却仍在往前走。但当裘飞宇松开凤华离后,竟低下了头,在她唇间亲吻了下去。炎虞的脚步僵了下来,最终转了过去往回走。

    苏三的笑意霎时收了起来,连忙走到了满脸写着不高兴的炎虞身边:“皇上这是怎么了,凤大人可还在上头等着呢?”

    炎虞讽刺的笑了一声,恐怕她一直在等的,都是那个空有样貌的男人吧。天空中的孔明灯愈发得多,炎虞看着心情烦闷,纵然这天上的孔明灯再怎么好看也太不下去了,他抬起手说:“把这些没用处的东西都给我烧了。”

    苏三一惊,这可是准备了许久的,上次就急急收场了,这回又是怎么了:“皇上……这……孔明灯都已经放出去了。”

    炎虞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他微微攥紧了拳头,眼中闪过一道狠厉的目光:“那就放箭把它们都射下来。”

    反正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准备那么多挂在天上又有什么用。炎虞二话不说便走上了马车,顺带狠狠地瞪了一眼还想要说什么的苏三,苏三这才乖乖地闭上了嘴去按照他的意思去照做了。

    炎虞一路闷着脸坐着马车到了相府,马车停了下来他却迟迟没有下来。鉴于皇上一路上都没有好脸色,甚至因为一名婢女将被风吹起的帘子压下而大发雷霆,苏三等了好一会儿才走近了些,隔着帘子小心翼翼地唤道:“皇上,相府到了。”

    里面传来一道十分阴暗的声音:“回宫。”

    苏三一怔,现在天色这么晚了,该早些休息才是,何必折腾那么一趟路在这个时辰回宫呢。于是苏三好言相劝道:“皇上,这天色也……”

    可这却恰恰踩着了里面这只老虎的尾巴,里面骤然传出一道凌厉的风,把苏三吹得快要找不着北了。炎虞垂下了眼眸,咬着牙说:“朕让你做什么便做什么,哪来的那么多话?”

    “是,是!”苏三连忙答应了下来,立即抬起手示意大家开始往宫中赶。他早该知道皇上的性子千变万化,就不应该有任何质疑的想法才是。

    于是一行人连着马车,连夜赶回了皇宫,一众嫔妃还来不及细心打扮,一得到消息就到宫门迎了上来。可这好不容易遇到皇上了,皇上却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径直回了寝宫。

    “若是往日里,皇上一定第一个去我那。”

    “胡说,其实皇上最爱去我那儿。”

    两个其实从未受过皇上宠幸的女子开始争论了起来,本来不过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可今日却刚好碰到了枪口之上了。炎虞停下了脚步,身后那一片嫔妃也停了下来,他一手指出方才两个口出狂言的女人,对苏三说:“把她们都休了。”

    苏三张大了嘴巴,那两人的背后的家族在朝堂之上怎么也是有话语权的,再怎么也不能说休就休啊。苏三回头瞪了那两人一人,算是一个警告,而后又在炎虞身边笑嘻嘻地说:“皇上,她们……”

    炎虞抬起了手,今日苏三的话也太多了:“让你做就做。”

    苏三无奈地叹了口气,恐怕明日一早,皇上的寝宫外就会多几位大人来纠缠不休了。苏三自是不知皇上这是怎么了,而炎虞却不知他所看到的真相是什么。

    事实上,凤华离虽被他的举措要乱了心魂,可当对方忽然垂下头,要吻上自己的双唇时,她便立即有了觉悟。凤华离连忙抬起手挡住了裘飞宇的双肩,十分冷静地说:“别这样。”

    裘飞宇的动作一僵,仿佛受伤了一般看着她:“你从前从不这样。”

    “那些事,我都不记得了。”凤华离淡淡地说,不知为什么,他越是摆出这么一副神情,自己就对他越不上心,大概这就是原身偏爱的模样吧。

    凤华离还是不能接受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就与自己做这么亲密的举措,这样只会让她觉得十分轻薄。凤华离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算是对他有了一分戒心。

    裘飞宇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二人方才虽没了亲上,也靠得十分近,夜色昏暗。此情此景炎虞在桥边所见,就成了二人一直吻在了一起。

    忽得,凤华离只听一道道风声响起,她回过头一看,只见那些孔明灯一个个都被箭给射中,一个接一个的掉落进了湖中。有些在空中炸开,火苗甚至快要溅到了凤华离身上。

    眼见着那带着油的火苗十分没来由地往凤华离身上蹿,裘飞宇几乎是下意识地冲了过去,一把将凤华离转了个圈,护在了自己怀中。

    那火苗落在了裘飞宇的后背,虽然很快就熄灭了,可他仍疼得闷哼了一声。凤华离一惊,连忙从他怀中出来,将他的衣裳解开,查看他后面的伤口。

    见凤华离开始解自己的衣扣,裘飞宇笑着说:“离儿,你怎么如此心急。”

    这儿的男人怎么都以为解他衣裳就是为了和他发生什么,凤华离才没空往那方面想呢,行医救人哪有那么多防的。凤华离警告地看了一眼裘飞宇:“闭嘴。”

    这背上的伤口还算乐观,但也红了一大块,依裘飞宇这瘦弱的身子怕也是很疼了。凤华离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裘飞宇的表情,是很典型装不疼的样子。看完这情况之后,凤华离还是放心了一些,她连忙取出了一些药,简单地给他用了上去。

    裘飞宇一直盯着她不放,待她上完药后穿起了衣裳,可随后又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虽然眉头因为伤痛很紧紧皱着,可眼中却仍是深情不改:“离儿,你还是同从前一般关心我。”

    凤华离转手便在那白花花的手背上用力拍了一掌,若不是看在前身十分深爱着他的面子上,凤华离也不愿意管他的死活。只是他未免也太不知分寸了,如此下去可不好。

    于是凤华离板着脸,抬起手指着裘飞宇十分认真地说:“我警告你,以后没什么事别动手动脚的,男女授受不亲呢。”

    裘飞宇疑惑不已地说:“可我们……”

    见她又要说起从前,凤华离连忙抬手打住。毕竟曾经和他相爱的人再怎么样都不是自己,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凤华离一定得让这个裘飞宇自律些,否则日后可就仗着这么层关系而越来越放肆了:“别找借口,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能随意动手。”

    被她凶巴巴地训斥了一番,裘飞宇才十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虽然辰时快要过了,可凤华离只当皇上是临时有事,毕竟皇上也是日理万机,所以便一直没走。裘飞宇说是不放心她一个女子深夜在此,便一直在旁边守着。就这么等过了辰时,一直到巳时三刻,已经十分冷了。若是没有裘飞宇给她披上了衣裳,她现在恐怕都要被冻得不行了。

    裘飞宇恶狠狠地在心中咒骂了一番皇上,随后拉住了她的手臂,可马上又想起她才说过的话,便连忙松开了手:“这么晚了,皇上肯定不会来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让自己早早地来这个什么长乐桥,结果自己又迟迟不到,不会是拿自己寻开心的吧。于是凤华离双眸中写满了不高兴,同裘飞宇一同回了相府。

    直到一觉睡醒,凤华离才听身边的奴婢提起,说是昨日夜里皇上根本就没回来,直接打道回宫去了。皇上临走前还派人给凤华离留下了话,说是这宫里她若想回去便回去,不想回去也就罢了。

    凤华离这便有些捉摸不透皇上的心思了,留下这话什么意思,让自己白白去那个长乐桥受一趟冻,还不忘讽刺自己一回?虽然现在那个三姨娘媚承语已然不在了,凤华离没什么威胁,也没有必要在留在宫中。

    可是苏念云还在宫中,凤华离怎么还得去把她接回来才是。再说了,这宫里的俸禄不算多,可怎么也不寒酸,也不能就这么不要了。况且若是回了相府,指不定就要面对什么逼婚或是包办婚姻了。

    所以综上所述,凤华离当然得回宫去。

    凤华离去找了封玄丽,她比昨日的气色要好多了,只是由于身上有伤,若是此刻回去一定会撑不住。刚好凤华离也要进宫,便决定将她带上,毕竟宫里的吃穿用度总会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