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七十三章 我好想你
    如何不敢回来,做坏事的是你这个老太婆,若说不敢回来,该是他自己才对。凤华离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而后掏出了一把钱交给了这个老鸨,想着用最简单的法子解决问题,省的她在一旁烦自己。

    老鸨接过钱数了数,发现数额不少后惊诧地看了凤华离一眼,霎时心中对她的看法可就不一样了。可这想法却不是好的,而是恶的。老鸨阴险的笑了笑,这个女人这么有钱,还如此出手阔绰,若是这么就更不能把这个女人放走了。

    凤华离正在给封玄丽清理伤口,谁知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呐喊:“拿人,给我把这个小贱蹄子给抓起来!”

    凤华离立刻站了起来,只见老鸨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紧紧握着方才的那一茬钱,她舔了舔下唇,笑得十分猥琐:“你这姿色还算不做,若是留在我们醉玉楼一定能成为我们的摇钱树。”

    “方才不是给过你钱了吗?”采莲怒喊道,她一看形势不妙,下人们都听老鸨的话围了上来,采莲立刻把封玄丽护在了身后。如今凤华离可是主子最后的希望,若是不仅自己出不去,反而叫风华里也连累进来,那可就真的完了。

    老鸨冷笑了一声,她可是生意人,自然要考虑到最大的利益。这个女人的样貌几乎是这么多年都没遇到过一个,一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她抬起了手说,阴阳怪气地说:“我劝你还是尽快从了,随我进醉玉楼接客,还能少些皮肉之苦,否则……”

    说着,她身边那些下人们不是抬起了粗壮的手臂,就是擦亮了手里的武器,只要凤华离敢说一个“不”字,他们就会立刻上前把凤华离大哥皮开肉绽。

    可这不过是他们的想法而已,这些人在凤华离眼里不过是一群小喽啰而已,根本就不足挂齿。凤华离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老鸨,方才给了她钱,如此一个平和的解决方式她不珍惜,就别怪凤华离不留情面了。

    凤华离笑得没有温度:“好啊,那一切就听你的吧?”

    老鸨一怔,没想到她答应的这么爽快,带反应过来后老鸨顿时笑得极其欣喜,老鸨几乎看见无数的钱朝自己砸来。

    彩莲大惊,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姐的朋友也沦落到如此地步。彩莲一时冲动,一时要上前去和那老鸨理论。

    正此时,封玄丽拉住了她的手臂,淡笑些摇了摇头。凤华离这眼神自己见过,封玄丽敢肯定,这个老鸨今日一定吃不到什么好果子了。

    “你能这么快想通,实在是再好不过了。”老鸨握住了凤华离的手,她的手凹凸不平,摸上去十分的恶心。

    凤华离连忙抽出了手,脸上带着不增不减的笑容,她轻轻摆了摆手:“你把脑袋伸过来,我有话同你讲。”

    老鸨沉浸在喜悦当中,完全没有顾虑地伸出了脑袋,当真以为她有什么话想说。凤华离十分不屑地看了一眼那脏乱的头发,然后抬起手掌猛地往那老鸨的后脑勺劈了过去。

    紧接着凤华离再猛地抬起腿劈向她的腰部,直接把这个老鸨给打在了地上。而凤华离却完全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在她的腰间踩了几脚,她擦了擦手指,唾弃地说:“恶心。”

    “啊——”被打得浑身几乎都散了架,老鸨这才意识到是被凤华离给耍了,她怒意滔天,大声呵斥道:“把这个贱人给我打死!”

    打死?凤华离不屑地笑了笑,那些人全部朝自己扑了上来,可凤华离却身子没有挪过脚步,单手猛地一挥,这些人便全都已经跌落在了地上,一个二个摔得不比老鸨好。

    凤华离将封玄丽扶了起来,走过之时还不忘踢了一脚动弹不得的老鸨一脚。彩莲更是在凤华离的怂恿之下拾起棍子打了她几棒子,也算是把仇报了回来。

    俗话说斩草除根,凤华离自然是不会留下这么个祸根来,在离开时凤华离背在身后的手掌微微一转,老鸨身上就窜起了一团烈火,且有愈演愈烈的意味。

    封玄丽再回过头时,那个囚禁了自己许多天的地方就只剩下了熊熊烈火,她万分感慨地叹了口气,就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反反复复落入贼人的手中:“若是我有我爹爹一半的功夫,也就不会沦落至此了。只可惜我小时候除了对医术略感兴趣之外,就再也没碰过什么别的武功或是琴棋书画了……”

    凤华离却抓准了她话中的重点,便问:“你会医术?”

    封玄丽点了点头,她的父亲是神医座下的高徒,哪怕只是天赋就足够超过平常人很多倍了。

    “我娘亲的病,你可否帮我看看?”毕竟她师承神医,兴许见识的更多,对苏念云的病能有一点办法也不一定。况且现在无论是什么,只要有希望,凤华离都不愿放弃。

    封玄丽答应了下来,毕竟她帮了自己这么多次,自己理应帮她才是。月湾城邻近隐国,她一时半会也回不去,凤华离便让她先暂住在相府,反正现在相府没了媚承语,自己这么点身为大小姐的权力还是有的。

    彩莲扶着封玄丽回相府,现在辰时三刻,虽然迟了些,但好歹也是辰时,凤华离便连忙赶往了那长乐桥。这桥上空荡荡的,桥边守着一个老爷爷。

    凤华离一问才知道,这桥附近都被皇家包了下来,今日夜里其他人都不能靠近。再一细问才知皇上还没有来,凤华离便放心了许多,还好没有迟来,否则还不知会被皇上如何说。

    她走上了桥,这桥不算高,湖面十分清澈,不远处就立着另一道桥。那道桥上行人匆匆,街道上灯光烁烁,与这面桥附近的寂静无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夜里忽然起了风,仿佛又回到了冬至般的寒冷,可凤华离今日出门并未加衣,孤身一人立在桥上更显得十分冰冷。凤华离踱来踱去,竟然就这么等了半个时辰。

    手指与耳朵被冻得发红,她只好靠着墙蹲了下来,手指靠在唇边哈气取暖。也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愈发得黑,对面的街道上也逐渐又摊贩收摊回家了。

    前方传来一道沙沙的脚步声,一双笔直挺长的腿挺直在了凤华离面前。凤华离连忙站了起来:“皇上,您终于来了……”

    “还在等他?”

    听到这温暖柔和的声音,凤华离连忙抬起头,果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并不是皇上,而是裘飞宇。裘飞宇担忧地看着凤华离:“你冷吗?”

    他说话时吐出的雾气让凤华离意识到现在的气温有多低,而现在的凤华离不过穿了几件单薄的衣裳,根本就不足以御寒。凤华离抬起头看向他,说:“有点。”

    裘飞宇勾起唇,而后把自己身上穿着的毛绒外套脱了下来,不顾凤华离的反对给她披了上去。裘飞宇双手勾过她的肩膀,感受到她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抖的身子后眉头皱得更深了。

    下一秒,裘飞宇忽然将她拉入了自己怀中。

    凤华离感受到他炽热的体温,以及毛绒大衣的包裹,双重温暖的庇护之下凤华离一时难以抵抗。或许是因为前身的缘故,凤华离就想这么靠在他怀中不起来了。

    尽管意识到这么个想法十分不靠谱,也和自己没多大的干系,可凤华离还是不愿意起来,因为裘飞宇的身子实在是太温暖了。与其只要离开他身上就要面对这夜里的寒风刺骨,还不如就这么先取一会暖。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山崩地裂一般的声音,凤华离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时却见不远处燃起了烟火,那烟火在天空中一个接一个地绽放开来,十分得好看。

    紧接着,湖面上空升起了无数的孔明灯,孔明灯是各种花的颜色,生得极为好看。其数量更是数不胜数,逐渐飘进空中,宛若成了空中的星河一般。

    凤华离不自觉地松开了裘飞宇,目光完全被这道风景给给吸引住了,她微微张开了嘴:“实在是太好看了。”

    “喜欢吗?”裘飞宇笑着问。

    凤华离回过头,此刻的裘飞宇眼中倒映着孔明灯,仿佛眼中有星辰一般闪烁斑斑。还不待凤华离回答,对方却忽然垂下了头,在自己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我……”凤华离缓缓地开口,对方却十分老练地抱住了自己的腰,唇边勾起一道十分诱人又不过分的笑。

    裘飞宇伸手从凤华离的脸上轻轻蹭过,嘴中似乎藏了甜蜜饯一般:“你的脸被冻红了,但还是那么好看……”

    凤华离抬手摸了摸自己通红的脸,也不知到底是被冻的,还是因为方才裘飞宇的举动才脸红的。凤华离喉头微动,想要说些什么,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忽的,裘飞宇抬手拂上了凤华离的手,与她十指相扣起来。凤华离第一反应就是要松开手,可他却握着不肯放,还微微咬着唇看着自己:“离儿,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