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可办得利索了?
    凤华离看了一眼那男人的妻子,想必是在为男人的见义勇为而生气,毕竟这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若是失利反而伤到了自己可不好了。 ()

    于是凤华离从怀取出了一个钱袋,拍了拍那女子的后背,笑着将钱袋放在了她的手心里,笑着语重心长地说:“你男人是个好人呢。”

    女子莫名地接过那钱袋,愣愣地看了一眼凤华离,而后将那钱袋解开看了一眼里头的钱。这钱袋里的份量自然是少不了的,男人看到后也凑了过来,连忙又将钱袋送回到了凤华离手里:“你这是做什么,我救你可不是为了钱。”

    凤华离淡然地笑了笑,这些钱对自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将二人的手放在一起:“路见不平还能相助,实在是不容易,你也该相信好人有好报才是。”

    说到好报之时,凤华离把那钱袋在他手背拍了拍,他这才肯收了下来。一直在旁边的小女孩走到了凤华离跟前,笑着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凤华离。”凤华离轻声说道,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个小女孩也是生得极其可爱,想必长大后也是个美人胚子。

    小女孩却忽然皱起了眉头:“可是方才有另一个姐姐在叫这个名字啊……”

    “什么?”凤华离仿佛听到了什么信息,可是再追问下去后,小女孩却忽然转身离去了。凤华离只好站了起来,问她的爹娘小女孩的爹娘回想起来,确实想到了这么一件事。

    方才再见到凤华离之前,他们遇见了一名女子,那女子脏兮兮的嘶哑着喊着凤华离的名字,但不一会儿被人给抬着脚给拖回去了醉玉楼,所以也没有过多得在意。

    “姑娘这是怎么了?”见凤华离脸色凝重,男人怪地问道。

    凤华离摇了摇头,一股强烈的预感忽然涌了心头,她一定得去那地方看看他们所说的女子是什么人。只是凤华离却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以免他们在担心,只是借故有事离开了。

    既然那女子被拖进了醉玉楼,凤华离也得想办法进去才行。她去买了件男人的衣裳,想尽办法扮作了男相,这才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醉玉楼。

    凤华离一走进去,便有一大群女人蜂拥而,凤华离找到了这儿管事的,甩给了她一把钱,身边才终于清净了些。那管事的把凤华离带进了一间包厢,并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为了不惹她怀疑,凤华离便随意挑了一位看去较为面善的女人,准备从这个青楼女子身下手询问。

    过了不一会儿,那蓝衣裳的青楼女子走了过来。她柔弱不堪,微微行了个礼坐了下来抚琴。这女子低着头不敢抬头,看样子像是新来的。

    未免她太紧张,凤华离决定也同她聊聊:“你叫什么?”

    “回公子,奴家名唤彩莲。”说着,彩莲或许是因为一心二用,手指微微一颤,便弹错了一弦。

    她性子倒是十分温柔,看样子若是要套话也是较简单的。彩莲的琴艺实在一般,凤华离撑着下巴强忍了半柱香的时间受不住了。

    “别弹了。”这琴听起来十分难受,自己还要差不少。若论琴艺,除了容夙止之外凤华离再也没有遇到过喜欢的琴声,只可惜以后都再也听不到了。

    彩莲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连忙惶恐地跪了下来:“不知奴家做错了什么,还请公主恕罪。”

    她眼似乎含着泪,凤华离这才注意到她脖子有一道红印子。那红印子看去有些狰狞,应该是被带刺的鞭子给抽打过的。

    凤华离抬起了手,让她走到了自己身边,而后为了看看她伤口到底有多深,便自顾自地解开了她的衣领。那彩莲以为凤华离要对自己做什么,眼霎时间便落下了一滴泪。

    泪水在凤华离的手背化开,她诧异地抬起头,却见彩莲咬着下唇,已然哭成了一个泪人。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让她躺在了床,随后在她诧异的目光下揭下了粘去的胡子和男人的帽子,一头秀丽的青丝一下子全部都落在了肩膀前头。

    彩莲惊愕地看向她,泪水一下子便止了下来:“你……你是……”

    凤华离叹了口气,坐在了她身边,取出了一些伤药膏给她涂,而后一边药一边淡淡地说:“我今日来是来找人的……你认识封玄丽吗?”

    不知为什么,尽管那三个人并不认识那个被拖走前还在喊自己名字的人,可凤华离再直觉之感觉那个人是封玄丽。尽管当初从大西王朝出来后,封玄丽与自己分开回了月湾城,可谁知道又会不会出了什么事被绑进了青楼。

    彩莲一怔,她连忙坐了起来,也不顾胸前还有伤口了,她一把抓住了凤华离。近乎疯狂地说:“你可是凤华离?”

    “你认识我?”凤华离皱眉,看样子,这个人也认识封玄丽。真想不到,封玄丽好好的竟能被一路绑进长安,还被送进了青楼,实在是造化弄人。

    彩莲解释起来,她是封玄丽的贴身婢女,本来要和封玄丽一起回月湾城。谁知道在路途当却碰了一帮歹徒,她们被一路带回长安的这所青楼。

    若是不好好在青楼服侍那些男人,这儿的人会把她们打道服从为止。彩莲实在扛不住了才答应了下来,而封玄丽一直不肯同意,所以至今还在受着鞭打。

    彩莲跪在了凤华离跟前,抓着她的袖子哭着诉求道:“求求你快救救我家小姐吧,再这么打下去她一定会没命的……求求你……”

    凤华离连忙将她扶了起来,让她先别发出声音,这儿指不定隔墙有耳,万一到时候被有心人暗算了可不好了。今日凤华离既然来了,一定要救封玄丽出去的。

    实在不行,是砸了这家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方才这的老鸨都敢明目张胆地拉自己进来,想必平日里没少做这些勾当,她权当是为民除害了。

    彩莲带着凤华离要去封玄丽被关着的房间,可当凤华离走到门前时,却忽然听见了一道十分熟悉的声音。凤华离立即停下了脚步,这声音像是从隔壁传过来的。

    包厢顶留有一条缝,凤华离便顺着凳子爬了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对面坐了一桌留着络腮胡的男人,这一个二个的都浑身是肉,看样子一个个都凶神恶煞。

    而那个熟悉的声音,当见到面孔的人凤华离更是熟悉不过了。这群男人当唯一一个较瘦弱的便是凤求复了,可其他人都朝向他,显然是唯他马首是瞻。

    误打误撞居然在这遇见了凤求复,如此大好机会可不能错过,凤华离便开始听起来他们的谈话内容。

    凤求复问:“这回的事可都办得利索了?”

    几人点了点头,十分肯定而奸诈地说:“放心吧,现在皇那边可都要焦急死了呢。”

    什么事办利索了,连皇都束手无策?凤华离皱了皱眉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刚准备细细听来时,身下心急的彩莲唤了她一声。

    凤华离低下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却脚底一滑险些摔了下去,好在凤华离扶住了椅子才平平稳稳地落在了地。只是这声音十分大,隔壁的人全都起了警惕之心,话题一转竟都开始说起了家常。

    眼见着听不到什么信息了,凤华离便没再继续听下去,和彩莲一同去找被关在库房当的封玄丽。

    封玄丽倒在地,门被打开,光线透了进来。封玄丽以为那些人又来找自己麻烦了,几乎是下意识地将自己蜷缩了起来保护自己。

    那满身的伤和满地的鲜血十分骇人,凤华离看在眼里格外心疼,她分明也是个大小姐的命,怎么还要受这种苦。彩莲立即扑了去,将封玄丽扶了起来。

    封玄丽头晕目眩,见到凤华离,还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直到凤华离蹲在自己身边,用湿手帕擦自己身伤口,封玄丽才意识到面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

    “你怎么来了?”封玄丽轻咳了一声,还以为自己真的这么倒霉,要这么死在异国他乡了。不过现在看来果然是天不亡她,两次被绑,都是被凤华离给救了下来。

    封玄丽眼充斥着感激的目光,叫凤华离看得格外别扭。其实归根结底,若封玄丽不是封玄奕的女儿,凤华离也不会来帮她,若要感谢,感谢她自己吧。

    与此同时,外面闯进来了一个凶巴巴的女人,这女人是方才抓住凤华离要往醉玉楼去的老鸨。那老鸨指着彩莲和凤华离,尖锐的声音斥责道:“不是说了谁都不能来看她吗,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彩莲受了惊吓,立即求饶道:“不,不是这样的……”

    凤华离招了招手,挡住了她想要接着说的求饶话语。凤华离站了起来,直视着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那女人一下子认出了她,立即瞪大了眼,怒道:“你这女人,还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