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七十一章 醉玉楼
    没空?炎虞歪了歪脑袋,她什么都不用做,一个人住在这怎么会没有空,难不成是要和那个叫裘飞宇的人在一起才不肯与自己去的吗。于是炎虞没好气地反问道:“你以为朕是来问你意见的吗?”

    凤华离看了一眼炎虞,只见他面无表情,很显然这是命令了。凤华离淡淡地福了福身:“是。”

    说完,凤华离退了一步回到了房间当,在关门之前凤华离从旁边婢女手随意去了一碗粥,而后指了指那一大堆的美味佳肴,惋惜地说:“皇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臣实在没那么大的胃口,臣还要歇息,皇也请回去歇息吧。”

    紧接着不待炎虞跟来,他所撞的只剩下冰凉凉的木门,门从里面锁了,炎虞反复敲门无果后才放弃,他站在门口大喊道:“今夜辰时,长安街东面的长乐桥见。”

    仿佛怕她没有听见一般,炎虞又连续重复了好几遍,直到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应声才停下来。炎虞脸划过一道笑容,次给她准备的东西因为临时事发没来得及让她看见,如今总算能借着这个机会展示一番了。

    很快便到了夜里,一切都已经准备绪,眼见着时间快要到辰时该出发了。那苏三却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下子跪在了自己面前。炎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问:“不是让你在那边守着吗,怎么过来了?”

    苏三十分为难的看了炎虞一眼,他自然知道今日对皇来说也算是个重要的日子,可若不是事出紧急,苏三也没有胆子来拦住皇的路。苏三得了他的命令后站了起来,四下环顾无人后才十分谨慎而小声的说:“隐国长皇子的灵体本来今日该启程送回隐国了,可下人们抬棺时却发现格外得轻,这才抖着胆子掀开了棺盖,这才发现那棺木当已经空无一人!”

    “什么?”炎虞手穿衣服的动作停住了,皇子灵体遗失可是一件大事,丝毫马虎不得。他一把抓住苏三的肩膀,追问道,“可有找到在哪,是谁做的,留下了什么线索?”

    苏三一一摇了摇头,此人十分狡猾,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诡异。

    炎虞皱了皱眉,既然是有人偷走的,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他穿了衣裳,准备亲自去现场看一看,苏三跟在身边有些担忧地说:“可是……凤大人那边该如何是好?”

    “无妨,能赶。”炎虞看了一眼天色,现在离辰时还有一会儿,应该足够自己去一趟来回了,到时候最多不过晚去一刻钟的时间。

    两面都是十分焦急的事,可炎虞却忘了从叫凤华离起,他一直在她门外催促,甚至要她提前半个时辰去那。凤华离是在不堪其扰,也答应了下来。于是这不过才卯时末凤华离出了门,见炎虞不在府,还以为他已经去了那个什么长乐桥了。

    凤华离倒不着急,毕竟一直以来都没有那个功夫好好逛逛这长安,如此刚好有这个机会,凤华离自然不会放弃,便在这街闲逛了起来。因为是腊八的缘故,街有许多卖腊八粥的,整条街道都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身边走过一个穿着红色毛绒棉袄的小女孩,她跟在爹娘身边,味蕾也被身边的香气给打开了,她拉了拉男人的袖子,撒娇道:“爹爹,我想吃这个——”

    男人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这个对身子不好,再说了,还没你娘亲做的好吃。”

    说着,男人勾了勾身边女子的发髻,温柔地笑了笑。

    凤华离看着有些出神,直到路过时旁边的街贩招揽客人把自己唤回了神:“姑娘,喝完腊八粥暖暖身子吧?”

    凤华离点了点头,在这家摊贩坐了下来。这街的人都平凡得很,有拖家带口的,有独自一人的等等,但每个人脸似乎都挂着颇为幸福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凤华离忽然有些羡慕起这些人来。

    或许这些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模样,没有那么多心机以对,不用担心会忽然被谁陷害。

    “您的腊八粥。”小贩满面笑容地将那碗粥端在了凤华离的桌子,热气腾腾地涌了来,遮住了凤华离的视线。凤华离吹去了那白烟,面前的桌子坐下了方才的那一家人。肩膀被人轻轻戳了一下,凤华离回过头,却见裘飞宇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身边。

    裘飞宇撑着脑袋,微微笑着看着自己,红色的光透过灯笼洒在他的面孔显得十分合适:“离儿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你怎么来了?”凤华离颇有些诧异地看向他,今日一整天都没见到他,没想到在相府之外还能遇他。

    裘飞宇把她缭乱的发丝撩整齐了些,轻笑着说:“无论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的。”

    这句话连带着摊铺的火炉一同烤得凤华离脸颊发红,凤华离十分不自然地低下头喝起了粥不去看旁边的裘飞宇。尽管裘飞宇并不算是她喜爱的类型,可这句话加那张脸还是会让人一时难以承受得住。

    “怎么不说话?”裘飞宇往她身边坐了一些,而后抢过了她手的碗,替他一面搅拌一面轻轻地在嘴边吹了吹,他眉头紧紧皱着,十分心疼地说,“这么烫的粥,如何喝得下去?”

    那勺的粥冷了以后,裘飞宇又露出了十分阳光的笑容,他抬起汤勺送到凤华离嘴边,笑着说:“现在不烫了,快趁着温热喝下去吧。”

    鬼使神差的,凤华离竟没法拒绝他的话,这么乖乖地张开了嘴喝了下去。温热的腊八粥咽下了肚,美味残留在唇齿之间,整个人也变得暖和了许多。但当凤华离要吃下第三口时,她连连醒悟过来,若是这么下去,要被这个男人的温柔攻势给沦陷了。

    于是凤华离连忙把他的手推开,他眼的温柔目光却十分不减,甚至因为她的举动有些伤心,整个人看去都十分无害。若是换做常人,一定早抵抗不住了,也难怪前身会那么喜欢面前这个男人。

    可凤华离不一样了,再怎么说她与裘飞宇不过才认识不到几天。尽管前身有多么喜欢裘飞宇,那都已经和现在的凤华离没了关系。凤华离站了起来,如今天色刚刚好,想必皇已经到了,自己也该去那长乐桥了。

    凤华离对着那张满面茫然的脸说:“我与皇还有约,先走了。”

    说完凤华离便站了起来走了,一路穿过人群,直到看不见裘飞宇后才放缓了脚步。可凤华离还来不及松下一口气,手臂却忽然被一只粗壮的手臂给抓住了,她还以为是裘飞宇跟了来,可是回过头却见到一个脸长满了麻子的老太婆。

    “你是谁?”凤华离疑惑的看向她,这个人不仅邋遢,看去还十分凶狠,一看不是好人。

    果不其然,这个老太婆是这儿的一位老鸨,她看了凤华离的面貌想要拉她回去做自己手底下的姑娘。老鸨二话不说拉住凤华离往外扯,同时还大喊着说:“这是我们醉玉楼的姑娘,居然想要逃跑,你们快帮我把她抓住!”

    什么醉玉楼,又姑娘的。虽然这不是什么光天化日,但如此强抢人未免也太过分了些。凤华离抬起头,只见自己走进的这条街开了一家名叫醉玉楼的青楼,而这调节除了男人以外全部都是男人。

    不仅如此,他们仿佛对这个老鸨说的话格外相信,居然一个二个都向她走了过来,仿佛真的准备把她抓回去一般。凤华离暗地里揉了揉手掌,刚要准备和这些人动手时,旁边的人群当却忽然挤进了三个人。

    “那不是刚刚那个姐姐吗?”

    凤华离看了过去,只见那是穿着红棉袄的女孩以及她的爹娘,她的娘亲见到老鸨凶狠的目光,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这种事常在这一带发生。小女孩被她的娘亲捂住了嘴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小女孩的爹爹却不这么想,他仍有英雄的正义凌然之气,他大步走前拦在了老鸨跟前,一把拉着凤华离说:“妹妹你怎么在这,还不快和哥哥回家?”

    于是凤华离在这么错愕之下被拉出了这是非之地,那一家三口带这凤华离走出了许久。小女孩的娘亲显然有些生气,一直背对着她的爹爹,她的爹爹虽然十分正义,可手指却在发抖,显然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场面。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人很多的地方,几人才停了下来。小女孩的爹爹松开了凤华离,关心地说:“你怎么样,还好吗?”

    小女孩的娘亲仍在赌气,浑身都散发着醋意,她闷声说道:“这么关心她,干脆把她娶回家得了。”

    小女孩的爹爹被她说得有些生气,毕竟怎么着也是做了回好事,眼见着他要和他的妻子反驳,凤华离连忙挡了下来,若是因为自己而让两夫妻吵起来可不好了:“我什么事都没有,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