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七十章 臣没空
    这……这是什么情况?凤华离呆愣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记忆里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到有关这个人的半点信息,她十分确定自己从没和这个男人见过面,尽管这个男人生得实在是太好看了。雅文吧

    可也不能乱套近乎不是,俗话说得好,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谁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的。于是凤华离一把推开他的手,尴尬的笑着说:“这位公子是认错人了吧,我从未见过公子,又何来七年之说呢?”

    那男人听见此话更加伤心了,权当凤华离这是彻底将自己忘了,他不由分说地揉了揉凤华离的脸蛋。这触感和当年一模一样,不可能有错的。男人十分委屈地说:“你不是凤华离吗,我要找的就是你啊离儿——”

    见他说得这样信誓旦旦,凤华离都有些听信了。难不成这个男人是这前身的老相好?若真是如此,那这凤华离眼光倒还不差。正想着,红衣男人竟忽然爬进了窗,她想阻拦都来不及。

    红衣男人抬起自己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说:“我是裘飞宇,你的宇哥哥啊,离儿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了呢,当初我们可是约定好了海誓山盟,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

    紧接着,裘飞宇又指了指自己的身子,几乎把全身上下的特点与凤华离和他之间的爱情故事都讲了一遍,可凤华离仍是想不起一星半点,只能不断地摇着头。那裘飞宇见她竟真的完全记不起来,便叹了一口气,一个人靠在墙上发呆。

    发丝垂下遮住了半边面庞,此时的裘飞宇看起来十分落寞。不知为何,凤华离心中忽然涌起一阵冲动,她竟鬼使神差的走了上去,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裘飞宇的身子顿了顿,而后他猛然回过身,欣喜地说:“你果然没有忘了我……你果然没有忘了我对不对,当年我难过的时候,你也会像现在这样安慰我。”

    凤华离错愕地收回手,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是身体本能一样。或许,这就是原主残留下来的意识在作祟?在那一瞬间,脑中忽然闪过了许多关于裘飞宇地画面,但全部都看不清正脸,只记得那欢呼雀跃的笑声,和那道显眼的红色衣裳。雅文言情

    凤华离往后退了一步,眼中莫名的生出了一滴泪珠,尽管她现在一点也不难过,开口时仍变成了哽咽一般:“抱歉,我不记得你了。”

    裘飞宇皱了皱眉,而后释然地笑了笑:“没关系,终有一天你会想起我的。”

    凤华离背过了身去,心口已然没来由的疼了许久。大概这前身真的很爱这个叫裘飞宇的男人,只是选择七年都不见面,想必也十分难熬吧。凤华离脑中浮现起了许多自己在窗边,或是望着雪出神,或是笔墨摔到地上都不自知的画面。那一幕幕,都是这具身子最真实的感觉。

    “皇上,小姐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皇上,您不可以进去——”

    “皇上!”

    外面的哄闹声把凤华离的思绪拉回现实,她抬起头,只见炎虞不顾外面丫头的阻拦闯了进来。炎虞本就心情不太好,一进来却见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男人,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跟过来的丫头斥责道:“不是说任何人都不让进来吗,这个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那丫头为难的看了一眼凤华离,她一直守在门口,自然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从哪冒出来的,凤华离便把那丫头遣退了,说:“皇上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一点累了吧,坐下喝杯茶再慢慢说。”

    于是炎虞一面死死的盯着裘飞宇不放,一面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下来,自己这几天来送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她都不肯露一面,可这房间里却有个这样奇装异服的男人。炎虞上下打量了裘飞宇一眼,他肤白胜雪,看那竹竿般的双腿,估计自己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打趴下。

    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凤华离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炎虞喝了一口茶,将那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闷哼了一声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不知道注意些……”

    凤华离暗地翻了个白眼,解释道:“这位是裘飞宇,是我的……老相识了。”

    凤华离说完,尴尬的笑了笑,心中竟忽然有些没来由的心虚。而后凤华离又向裘飞宇介绍了一番炎虞,可他在知道炎虞是就皇上之后,竟一点也没有要鞠躬的意思。凤华离明里暗里提醒着他,这炎虞脾气怪着,指不定就以此为借口要怪罪于他呢。

    但那裘飞宇不知是不理解她的意思,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偏偏就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凤华离都忍不住汗颜,不过行个礼而已,有那么难吗。虽然自己和他没什么关系,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前身的挚爱不明不白地去死了不是。

    果不其然,那炎虞瞟了裘飞宇一眼,冷冷地说:“见到朕,为何不行礼?”

    他眼中闪过一抹肃杀之意,凤华离暗道不妙,这回这个裘飞宇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可谁知裘飞宇却忽然轻松地笑了起来,他十分自信的从怀中掏出一块小木板,看着炎虞时忽而勾唇一笑,充满了挑衅的意味:“皇上,我有此令牌,见到任何人都不必行礼。”

    炎虞感觉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本来自己都想好了如何处置这个男人。可现在却忽然出来了这块令牌,不仅见到自己不用行礼,若是要对他下手,也要个合适到满朝官员都同意的理由——也就是说,炎虞对他基本算是无可奈何了。

    凤华离微微张开了嘴,就这么一块小板子,就让皇上给闭上嘴了,这个裘飞宇还真不是个小人物。可这还没完,裘飞宇将那令牌收好了,淡笑着说:“还有一点,方才离儿说得不对。我同她不是老相识,而是老相好了……”

    炎虞手指尖一抖,茶杯就这么滚落到了地上十分耐摔的杯子却在此时摔成了碎片,他立即直起了身子,终于开始拿正眼瞧面前的男人。

    “什么老相好。”凤华离怒斥一声,一巴掌打在了他的手臂上,裘飞宇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

    接下来几天,裘飞宇都自称没有地方住了,非要赖在相府不走,看在前身对他余情不了的面子下,凤华离便暂且收留了他,让外面的丫头给他随意找了一间房间歇息。可这么收留下他后,凤华离却感觉自己的生活似乎就不得安宁了。

    每日早上裘飞宇都会敲门来说要带她去吃什么以前最爱吃,他亲手做的爱心早餐,还说这样能让她想起自己。凤华离也不能说自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凤华离了,凤华离只好同他去了。

    可去了才发现,裘飞宇所说的,不过是买来的粥与点心之类的东西摆成了心形而已,风华里感到一阵恶寒,但还是象征性的吃了一口。这糕点又硬又没味,差得凤华离想把刚刚吃的一口全部吐出来。

    见她表情不太对劲,裘飞宇便问:“怎么了,是不好吃吗?”

    凤华离苦涩地笑了笑,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了,不用她来点破了。省的待会又看到他委屈巴巴的表情。和他在一起,感觉像是要照顾一个弟弟一般,除了这一张脸外,实在是挑不出什么优点了。

    裘飞宇却抬起端糕点的盘子,十分困惑的说:“怎么可能,我从前给你买的也是这家铺子里的,你一直都说很好吃啊。”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qing ren"眼里出西施吧,凤华离强行把嘴中的一小口糕点给吞了下去:“好吃,自然是好吃的……”

    第二日炎虞就听说了裘飞宇的所作所为,于是抢在裘飞宇前头敲响了凤华离的房门。时值天刚破晓,凤华离带着满身困意打开了门,却被门前亮堂堂的一片瞬间给熏醒了过来。凤华离揉了揉揉眼睛,只见门前站了一排婢女,什么燕麦粥紫薯粥,就差没把膳房给搬过来了。

    那些婢女们说话十分整齐:“大人,该用早膳了。”

    炎虞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地说:“快吃吧,晚上你还要和朕一同去长安街呢。”

    凤华离皱起了眉头:“什么?”

    炎虞理所当然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她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才是最奇怪的:“今日可是腊八,难得这几日都不冷,自然得去长安最繁华的街头走一走。”

    腊八节便腊八节,他也没有事先和自己商量过,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从没答应过这么一回事。现在虽不算冷。可到了夜里外面的寒风刺骨可就又是另一幅光景了,这两天早上先是被裘飞宇折腾,又是被皇上折腾的。总不能晚上也不留下一个舒适的空间吧,于是凤华离轻轻摇了摇头:“承蒙皇上厚爱,今日夜里臣……没空。”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