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六十八章 我是他往后的夫君
    仿若一根尖锐的针刺在了心口之上一般,尽管早已猜到这结果,可凤华离一想起苏念云仍昏迷不醒,心中就难以释怀。雅文吧凤华离上前一步,她紧紧地咬着牙,似是逼问地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今凤华离已知晓这个媚承语的真实真份,既然她是大西王朝的奸细,就该好好地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才是。本来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她为什么要对苏念云下手,更何况是如此狠毒的招数。

    媚承语轻笑了一声,她抬起手在凤华离脸上拂过,这张脸和小时候一般,都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让人讨厌。当年自己背负着任务不情不愿的来到这,谁知却碰上了后台很硬的苏念云,不能直接对她下手,便一直明里暗里的算计她。

    后来苏念云一直十分谨慎,媚承语觉得无趣,这相府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便离开了好些年。可如今当年媚承语就一直看不惯的苏念云却生下了一个相貌较好,与她容貌极为相似的女儿。

    而后凤华离在这相府里兴风作浪的事媚承语都听说了,这下自是不会放过此次机会才回了府。从媚承语看到风华里眼中那一抹倔强的目光时,她便知道此女绝不可久留,日后一定想办法除掉才是。

    于是媚承语将她逼进了皇宫当中,再借机对苏念云下手,一切的一切苏念云都已经计划好了。而现在事情也确实朝她预想的方向发展了,反正苏念云是不可能再被救活了,哪怕凤华离再有什么神力也回天乏术了。

    媚承语脸上满是得逞的奸诈神情:“自然是因为无趣,我待在这府里总得找点乐趣不是,可谁知道你娘亲她运气这么不好,就这样十分不巧的撞在了我的手下。离儿,你该能理解我的吧?”

    她说这话时满目轻蔑,仿佛料定了凤华离无法将她怎么样一般。可凤华离又岂是如此大度量的人,更何况是被这个杀人凶手当着自己的面挑衅自己了,她一把抬起手就要朝媚承语打去,可媚承语却未卜先知一般迅速拦住了她的手,这媚承语的力气十分大,恐怕再来十个凤华离都拗不过她。

    凤华离没有那个闲暇去想媚承语是如何变得如此厉害的,意识到在力气上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后,凤华离连忙微微抬起另一只手,准备释放出自己的内功火焰。这一次,风华里眼中仿佛燃了烈火,她是彻底动了杀心了。

    可谁知道,那火像是不听使唤了一般,怎么也使不出来。凤华离一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内力仿佛干竭了一般,怎么都使不出来。与此同时,胸腔之上仿佛被一块巨石给压住了一般,喘气起来十分困难。

    凤华离惊愕的看向她,她笑面盈盈,显然是早已知道会是这么一结果。所以方才这个媚承语就是故意惹自己,企图和自己交手。因为媚承语心里清楚,现在的她要对付凤华离几乎是易如反掌的事。

    这是绝对的压制感,之前凤华离有听凤玄提起过,若是对手的内力比你高出太多,便会产生如此感觉。凤华离不可思议的看了媚承语一眼,这个女人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不仅力气出奇的大,就连内功都比自己要高上许多。

    凤华离就这么被媚承语绝对控制着,媚承语见她无法挣脱,笑道:“怎么,时至今日才发现,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你?”凤华离想要摆脱她,可身子却被她用一只手掌给牢牢锁住。紧接着,媚承语忽然抬起了手掌就要朝凤华离扇过去,这掌心之上带着湛蓝色的风,是被她注入了内力的象征。这一掌若是就这么挨下去,轻则红肿即日,重则面目全非。

    凤华离连忙闭上了眼,就在此时,一道强而有力的手臂弯在了凤华离眼前,炎虞一把抓住了媚承语的手腕,将她这么一击给挡了下来。这一掌几乎是内力盈沛,若是普通人拦了下来,恐怕手指都烂了个稀巴烂,也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可炎虞不仅挡了下来,而且站得十分稳当,就如同没事人一般。

    这便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炎虞的内力比媚承语还要高上许多。媚承语这掌没打到凤华离,反而自己受了力量的反噬,嘴角流出了一道细微的血丝。与此同时,媚承语抓着凤华离的手也没了力气,凤华离抓准时机甩开了她的手,一步退到了炎虞的身后。

    “这位大妈,欺负我的人可有和我打声招呼?”炎虞本打算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毕竟这女人之间的事情太过复杂,可谁知不过一杯茶的空隙,再抬眼时,二人居然动起了手来。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打哪不好,非要碰离儿的脸蛋,他实在是没办法再坐视不理了。

    风华里轻声说道:“什么你的人?”

    炎虞回过头,满面笑容地把手搭在了凤华离的肩膀上,劝慰道:“放心,我会帮你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的。”

    他眼中地神情甜到发腻,凤华离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就又已转过身去了。罢了,既然不是媚承语的对手,看看她被皇上整一番也无妨。

    媚承语困惑地看完炎虞的举止,她今日赶来的匆忙,还没来得及打听这儿的消息,并不知面前这位是皇上,只当是这个丫头在哪勾搭回来的野男人。媚承语用尽了全身力气才从炎虞的手中挣脱出,他揉了揉发红的手腕,面露凶光的瞪着炎虞:“你算什么东西?我替她的娘亲好好管教管教这么一个逆子,何时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插手?”

    炎虞的脸色登时有些发黑,风华里紧紧咬着下唇才忍住没让自己笑出声来,这恐怕是炎虞人生中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问“你算什么吧”,堂堂皇上有朝一日也能落到如此地步也是新鲜。这附近都没半个奴婢,凤华离到想看看炎虞会作何反应,也就没有把他的身份给说出来。

    过了半晌,炎虞的脸色才逐渐调整过来,他反问道:“我如何管不得?你又如何管得?”

    媚承语冷笑一声:“我是她的姨娘,如今她娘亲病了,我来管教管教她,岂不是情理之中?倒是你,我劝你还是别逞英雄,否则为了这么个贱女人丢了性命可就不好了。”

    炎虞向前进了一步,悬殊的身高差使他只能俯视着媚承语,炎虞摇了摇头说:“可我怎么记得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你既不是她的父亲,更不可能是她的丈夫……”

    只听炎虞讶异地吸了一口气,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难不成你是她的儿子,所以才这样想着管教她?”

    “噗嗤——”凤华离笑出声来,想不到这个炎虞不仅身手不错,嘴皮子却也耍得灵活,一下子便把那媚承语给呛的哑口无声了。

    媚承语厉声呵斥道:“你又凭什么插手我们家的事?”

    接着,还不等凤华离反应过来,肩膀就忽然被一只大手给覆住,然后被炎虞一拉,凤华离就跌进了他的怀中。风华里第一反应便是要起来,顺带踹他一脚。可就在此时,炎虞却忽然地下了头,他的面孔将凤华离与媚承语之间的目光挡住:“刚刚你被她那样欺负,怎么也得还回去好几倍才行。”

    炎虞眼中柔情似水,他轻声说着话,仿佛柔和的春风一般拂在脸颊之上。

    可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法子,就不可以……凤华离正思绪重重之时,炎虞却忽然抬起头,在自己的唇瓣上落下了淡淡的,蜻蜓点水的一吻。紧接着,炎虞将错愕的她扶起来,手环在了她的腰间:“我是她往后的夫君,自然可以插手这件事。”

    媚承语惊愕不已的抬手指着他们两个人,这个野男人未免太大胆了些,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和大小姐私通,简直是太不要脸了。媚承语用力的尖声喊道:“快来人啊,来人,把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给我抓起来。”

    炎虞倒是一点也不畏惧,这个小小的相府,恐怕还没有人敢抓住自己。不一会儿,下人们就闻讯而来,只是他们却根本没将注意力放在媚承语身上。一见到皇上就站在这,一个二个都立即跪了下来行礼:“皇上——”

    过了一会儿媚承语才反应过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万分惶恐的看向炎虞,对方却是满面不屑之意。媚承语立即跪了下来,不断地磕着扑通扑通的响头,一面磕还一面求饶的说:“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皇上饶命!”

    这态度可以说是急转直下,叫人看得十分舒爽。众家丁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迷茫的看着磕头谢罪的三姨娘和冷漠不已的皇上,只是这气氛凝重得很,众人也都识相的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饶命?”炎虞走到了她跟前,抬起脚尖将她的下巴勾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冷冷的说,“方才你可不是这么和朕说话的啊……”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