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是我动的手脚
    这膳房地势偏僻,在来的时候凤华离又趁沈玉不注意地时候把下人们都遣退了,这一时半会的,沈玉哪怕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算是束手无策了。沈玉往角落里退了一步,眼中多了一丝恐慌之意:“你想做什么?”

    凤华离淡淡地笑了笑,随手拔出了携带的匕首,将那刀背在指尖擦了擦,那反光照射到了沈玉的脸上,让她显得脸色惨白。凤华离冷冷地说:“想做什么,不已经十分明显了吗?”

    沈玉身子开始微微发抖,尽管她再怎么作恶,也从没亲手杀过人,更没被人用刀如此对着。生性对生的渴望使沈玉声音变得十分柔软,似是可怜的乞丐一般往前一倒,而后说:“离儿,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姨娘,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她就这么倒在了自己跟前,凤华离蹲了下来,这个位置刚好不用伸太长的手,便可以把刀放在她脖子上。而凤华离也这么做了,那刀认从沈玉的肩膀上缓缓地滑到沈玉的脖子上,透过刀柄凤华离也能感受到她不断加强的颤抖:“姨娘?你害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我姨娘?”

    “我……我……”沈玉恐慌地有些语无伦次。

    “三姨娘也是被你请来的吧?”当初就觉得奇怪,三姨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回相府。现在仔细一想,自己当初听信了沈玉的一番煽情话放了她一马后,三姨娘就回府了,所以一定是沈玉把她请回来的了。

    如此说来,苏念云的病也是沈玉间接造成的,而现在,她居然还有脸在自己面前提姨娘这个词汇。当初自己放了她一马,她却立刻翻脸不认人的时候,可有想过她是“姨娘”?

    沈玉张了嘴半天,却没有说出半个解释的词汇。这便更加加深了凤华离的猜想了,她手中的匕首又更加用力了些,很快,一道鲜红的血便缓缓地流了出来。

    感受到温热的血从脖子流下,沈玉被吓得不行,虽不过肌肤之伤,却因心理缘故加重了无数倍,她尖叫着喊道:“别杀我,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别杀我好不好?”

    凤华离收回了力气,她等得就是现在沈玉的状态,心理上接近崩溃的人最容易说实话了。毕竟今日凤华离可不会真的杀了她,否则这相府这么多人,她也没法交代。

    “说吧,凤求复是不是同大西王朝有勾结?”凤华离厉声问道。

    沈玉蓦然抬起头,错愕地看向凤华离,嘴唇微张,似是再惊讶她是如何知晓的。凤华离手中的匕首再次压在了沈玉的脖子上,她这才咬了咬牙,说:“是。”

    果然如此,自己的猜测一点错都没有。凤华离又问:“那他们勾结地证据在哪?”

    沈玉这次咬紧了牙关,不断地摇着头。可凤华离却始终觉得她在隐瞒着什么,她一定也卷入了凤求复的计划当中,否则怎么会被轻易原谅又重新当上姨娘的。

    凤华离的匕首用力地割了下去,更多的血涌了出来,沈玉感受到了死亡的逼近,这才惊慌失措地喊道:“我知道,我知道……”

    据沈玉的交代,凤求复在绛国有很多眼线,为了掩人耳目,他从不亲自去联系这些人,而书信又很不安全。所以这一切联系都由沈玉去联系,几乎没我高留下一点痕迹。

    而凤求复与大西王朝的合作之间,还有一个神医座下高徒封玄奕的经手,为了防止凤求复临时叛变,凤求复和大西王朝通信的信件全都被封玄奕保留着以作挟持。

    凤华离追问:“那那些你联系的官员呢?”

    沈玉答道:“这些日子里大西王朝对隐国发起第一次进攻失败,现在正想办法从绛国下手,所以凤求复已经把所有的奸细给铲除了。”

    至于大西王朝要如何对绛国下手,计划是什么,这些凤求复都没有和她说过,所以沈玉所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沈玉说完后,凤华离的手却仍然没松开:当真?“没有别的了?”

    沈玉被刀抵着,不敢大幅度地动作,只能轻轻地摇了摇头。凤华离看了一眼她眼中畏惧的神情,想必是真的把她所知道的话都说完了,这才把刀松开,暂且放了她一马。

    如此说来,想要拿到凤求复通敌叛国的证据,还得去见一见这个封玄奕一面才行。看来自己和这个封玄奕还真是天生只能做敌人,这么多次,只要和自己不利的,他总是在背后有助推一手。

    凤华离淡淡地扫了一眼恐惧地捂住脖子上伤口的沈玉,自己前几日在凤玄的教导下学会了一位蛊魂散,可以让人的记忆产生错乱,换种说话便是催眠。之前没验证它的效果,现在正好可以在沈玉身上试试。

    于是凤华离将那味药取了出来,趁其不备朝其撒了过去。几乎是转瞬之间,沈玉神色就变得木纳,她的手垂了下来,整个人仿佛都被定住了一般。

    想必是药效起了,凤玄终于靠谱一次了。凤华离走到了她跟前,在她耳边轻声说:“方才我从没和你说过话,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现在不过刚刚进来准备做菜而已……”

    沈玉的眼珠子转了半圈,随后便晕了过去。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沈玉便缓缓睁开了眼,苏醒了过来。她眼神十分迷茫,撑着墙站了起来,困惑地问:“我……我怎么坐在地上了?”

    凤华离立刻装作焦急地样子走了上前:“姨娘,你如何这样不小心呢?”

    沈玉更加疑惑了:“这是何意?”

    凤华离叹了口气,似乎十分担心地指了指她的脖子:“姨娘方才在做菜,结果不小心被绊倒,这刀便在脖子上划了一个口子,还摔到了地上去……”

    “哎呀!”沈玉这才注意到脖子上被包扎得十分粗糙的伤口,疼痛感一下子便袭了上来。沈玉看了一眼地上那带血的菜刀,尽管凤华离的解释十分荒谬,可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的她几乎是丝毫没有怀疑地就相信了凤华离的话。

    接着沈玉很快就做好了菜,毕竟那几道菜都比较简单,一些复杂而更加美味的,凤华离便直接叫奴婢来代劳了。省的口味不好又浪费时间,到时候不仅自己站着累,皇上吃了都不会高兴。

    酒足饭饱后,炎虞便硬生生地把凤华离拽下饭桌了。起因是这一桌子的人实在是太不和谐了,一会儿白眼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的,一会儿又是各种各样的假笑,再不然就是明里暗里的讽刺,炎虞实在是无法待下去了。

    从说要来相府开始,凤华离就举止怪异,起初还以为她是太想家了,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炎虞必须得问清楚才是:“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凤华离被他拽得手腕发红,连忙甩开了他的手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皇上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我们的家事你还是别管了。”

    他倒是想不管,可现在都陪着她来了相府,还和相爷见了面,怎么也得弄清楚这件事才是。炎虞继续追问着,可凤华离的态度却越来越强硬,且屡屡有要翻脸的意思。

    正当此时,身边却忽然传来一声娇媚的声音:“哎呀呀,这不是大小姐吗,怎么,终于有空回来了?”

    凤华离不用回头,光靠听便能猜出后面这个烦人精就是媚承语了。这定是听闻自己回来的消息,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的吧,为了不露出马脚也真是够拼的。

    “彼此彼此,姨娘不也一样吗,两地奔波,恐怕比离儿还要累上好几倍吧?”凤华离转过来,将炎虞晾到了一边。

    饶是媚承语这般冷静的人,也忍不住眼皮微微一颤,毕竟这可是一件大事,若真的是被发现了,恐怕她就连性命都不保了。于是媚承语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壮镇定地说:“是啊,明明回府了却不跟姨娘请安,还非要姨娘从房间里特意出来迎接你这么个没礼貌的东西,确实累得很。”

    凤华离眼角弯了起来,不愧是媚承语,从表面上看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不过估计此刻心中肯定是难如止水了吧。媚承语一定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偶然去到大西王朝,居然都能在那看到她:“姨娘说笑了,离儿话里说的是何意,姨娘心中清楚得很。”

    媚承语心中一惊,对方如此自信,倒像是真的知道了一般。可转瞬媚承语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的行踪除了凤求复外,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凤华离一定是在套自己的话。

    于是媚承语恶狠狠地瞪了凤华离一眼:“离儿嘴巴还是一样的厉害,还真是遗传了你娘亲的,就连嘴贱都如此相似。只可惜,你娘亲这么早就没命了,恐怕你也快了吧?”

    “你说什么?”凤华离拳头立即握得死死的,上头青筋尽数展现了出来。她若是说自己也就罢了,但是把苏念云也带上,就太过分了些。无论如何,凤华离都无法咽下这口气。

    “怎么,不高兴了?”媚承语越看她生气,心中就越是高兴,她走到凤华离跟前,丝毫不掩饰那放肆的笑意,“我告诉你,你娘亲的病就是我动的手脚,那又如何,你能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