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叫破喉咙
    于是几人一起进了相府,沈玉权当凤华离这是攀上了皇上这根高枝。一下子便对她转了性,脸上笑容不断,企图借着凤华离来攀上皇上这层关系。凤华离也打算利用她,便一直打着马虎眼。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还给了沈玉一种自己很好说话的错觉。

    把皇上带进了大厅,凤求复便要让人去置办些上好的食材,又为了迎合皇上的口味,便问凤华离说:“离儿,你在皇上身边待了那么久,可知皇上喜欢吃什么?”

    凤华离邪魅地笑了笑,既然他这么兴奋地想勾搭皇上,自己也不能让他不得逞不是。只是凤华离刚好知道一些美食,不仅能让他破费得肉疼,更能让沈玉好一顿累的了。

    “皇上平日里最爱吃烧尾宴了,不知姨娘可不可以展示一回自己的身手呢。”这烧尾宴是凤华离在现代无意间听说的,在唐家长安皇家十分盛行的食宴,其精致奢华的程度已足以同满汉全席所媲美。凤华离在这还没见过,但却也能让沈玉头疼一会,顺带自己也能享享口福。

    炎虞听后,淡淡地扫了凤华离一眼,却从她眼中看到了一抹算计的神色。虽然从未听过些烧尾宴,但听她这么说,似乎也是一道高尚美味的佳肴。于是便附和地点了点头,没有戳穿她的话。

    那沈玉沉浸在能攀上皇上的喜悦当中,以为这烧尾宴不过是做几道鱼尾巴而已,虽感奇怪,但却仍丝毫没有防备地答应了下来:“能为皇上尽这份力,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但那凤求复毕竟是个老狐狸,一下子便嗅出其中的不对劲来。凤求复看了一眼凤华离,试探性地问:“这烧尾宴具体是什么?”

    现在才想起来问是不是有些太晚了,毕竟沈玉都答应得那么爽快,再当着皇上的面反悔也不太好。于是凤华离淡淡地笑了笑:“不过是个十分简单的菜肴罢了……”

    一听十分简单,沈玉面色立即放松了许多。毕竟她厨艺也只是个半吊子的水准,方才一答应下来,就不由自主地担心起万一做的不好吃反而惹得皇上不高兴。

    可当沈玉听到凤华离接下来所说的话后,就算是彻底傻眼了。雅文言情凤华离一脸淡然地说:“这烧尾宴足足有五十八道菜,热炒,烧烤,汤羹,点心一应俱全。贵妃红,白龙,雪婴儿,御皇王母饭……这些可都是皇上每日都要吃的东西,姨娘可得多多用心才是。”

    说完这一大列菜谱,凤华离都有些口渴了,连忙喝了一口茶缓解了一番。

    炎虞听完,收着沈玉惊愕的目光的同时十分复杂地看向凤华离,这么说得好像自己的胃口是有多大一般。不过听她所说的名字,倒也都十分不错,于是炎虞也十分配合地笑着点了点头。

    “这……”沈玉十分为难地朝凤求复投向求救的目光,这若真的让自己做,那岂不是和要了她的命无异。凤求复心领神会,深谙凤华离与炎虞之间的干系,便对着凤华离笑着说:“离儿,毕竟我们这不过是个小小的相府,恐怕没法做出这么多菜来招待皇上啊。”

    凤华离藏下了笑意,看了一眼头一次面对如此大场面还出了问题的沈玉,此时已是面色发白,用力地咬住了下唇,手指踌躇不决,显然是害怕极了。早就想到他们不可能做出来,到时候若是找上自己帮忙可就不好了,于是凤华离又说:“无妨,姨娘就做这烧尾宴中两道皇上喜爱的菜即可。”

    沈玉松了一口气,而后十分客气地说:“如此,是不是有些不大好?”

    凤华离却从未想过与她客气,于是不带好气地嘲讽道:“姨娘说得却有道理,不如还是按照原本说的,姨娘亲自做出这么一出烧尾宴来吧?”

    沈玉脸色又有些不好看了,原本想让凤华离接下这么个话头给她一个台阶下,谁曾想凤华离说话竟这么不留情面。站在一旁的凤求复连忙推了推沈玉的肩膀,从刚开始他就看出不对劲了,今儿明显是凤华离找茬来了,就连皇上都一直附和她,想必和皇上关系不浅,怎么也不能得罪了她才是。

    “离儿服侍皇上也是用心,知晓皇上喜欢吃这么上乘的食宴,”凤求复似是赔笑着说,“只是我们相府食材有限,只能做两道菜来献给皇上,还望皇上不要介意。”

    莫名也被话题绕到了自己身上,炎虞十分无奈地看了凤华离一眼,这说来说去,完全没人问过自己要吃什么嘛,什么烧尾宴如今也没了。可现今的情况,炎虞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凤华离笑了笑,走到了沈玉身边,十分亲和地勾起了沈玉的手臂,“离儿深知皇上口味,这次离儿就在姨娘身边看着,不然到时候做出来与皇上的胃口偏差可就不好了。”

    沈玉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权当凤华离是忽然善心发作要帮自己,于是便同她一同去了膳房。刚进膳房的大门,凤华离就立即不着痕迹地抽开了手,把门给关了上来。

    沈玉还想着把门打开,毕竟等会下人们还要来帮自己一同做菜,可凤华离却十分坚定地说:“既然姨娘要给皇上做吃的,就得全部一个人完成才是,否则怎么体现姨娘的诚意呢?”

    “好……”沈玉抬起头,却撞见了凤华离颇为凶狠地眼光,当下便说不出什么反驳地话了。沈玉只好亲自来洗菜切丝等等,凤华离则十分不屑地在她身边不断地左右走些打乱她的视线。

    一面凤华离还时不时地伸出手找着空闲指责沈玉,诸如这儿丝切长了,那边片切短了,总之一切对的错的,只要沈玉一个不注意,都能被凤华离敏锐地挑出来。

    不一会儿,沈玉便忍不住了,她放下了刀,刀身颇为用力地撞到了木板之上。可即便如此,她说起话来也一直是慈眉善目的:“离儿,姨娘实在是太累了,不如你来帮离儿一把吧?”

    这么快就忍不住气了?凤华离轻笑,自己这具身子怎么也是受了那么多年的委屈,不也还是这么过来了。今日沈玉受的,还不及自己的千分之一呢。凤华离微微抬着下晗,语气宛若一只温柔的小白兔:“姨娘这是要离儿帮你什么呢?”

    沈玉却没听出她这话中的特别意味,而是指了指面前的菜和锅,有些欣喜地说:“你便帮姨娘切好这些菜,然后随后烧烧,再……”

    凤华离嗤笑一声,说:“不如离儿帮姨娘全部做好了,再端给皇上如何?”

    “这如何行呢……”沈玉说的话一点也不具有说服的意味,她虽然扭扭捏捏的,可眼睛控制不住地泛光,显然心中是情愿得很的。沈玉看了一眼凤华离说,“这还是由姨娘端给皇上吧,毕竟伤了你的手可不太好。”

    这话说得像是关心自己,实际上就是委婉地让自己替她代劳,顺带让她得了这美名呢。凤华离轻笑一声,沈玉这真的太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紧接着,凤华离忽得上前一步,在沈玉困惑地目光下端起一个盛满了菜的篮子。而后凤华离将其一个反扣,一篮子的菜便全都覆在了她的头上,有些菜叶还卡在了她的发丝上。

    沈玉错愕地看了她一眼,猛地捂住了两耳边的发丝,如此狼藉的模样只有在被捉奸的时候才有过一次。这勾起了她十分不美好的回忆,沈玉的脑子骤然有些泛疼,她抬起眼眸,恶狠狠地看着凤华离。

    “你这个贱人,胆敢对我这样,你今日是反了不成?”沈玉怒吼道,她此刻怒火中烧,上次的事也是拜这个女人所赐,如今她居然一点也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过分了。

    总算露不再装和善,出真面目了。她声音十分大,扰得凤华离耳朵发疼,可此时气势怎能不如她。于是凤华离的分贝比她还要大了许多:“本姑娘今日就是要反了,你能如何?”

    “你,你……”沈玉指着她,气得话都说不完整,她猛地冲上前就要和凤华离动起手来。可二人实力悬殊,沈玉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后,连忙喘着气冲向大门,她就不相信,今日还没人能治这个丫头片子了。

    可当沈玉冲向门前拉开门,却发现门从里面给锁上了。沈玉猛地拽那把大锁,可这锁却十分牢固,怎么拔都拔不下来。沈玉回头一看,却见凤华离微微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若是没有点准备,凤华离怎么会轻易地下手,若让沈玉就这么去找帮手了,岂不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沈玉见出不去,便用力地拍打着木门,同时还大喊着来人啊,救命一类的话。可是很自然的,她依旧不会得到半点的回应。凤华离看得都发累了,便轻声说:“姨娘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哪怕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半个人来救你的。”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