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动机不纯
    炎虞摇了摇头,既然凤华离如此想要见到容夙止,自己也不能让她等急了:“现在便走吧。”

    尽管路途多颠簸,凤华离仍旧睡得十分香甜。这么一睡仿佛死过去的木头一样,睡了整整两天两夜才醒过来。脑袋如同锥子钻过一般疼,眼睛更是眯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这儿的光亮。

    凤华离随手撑着旁边柔软的地方坐直了起来,直到发现左右手触感不一样后才想起低头看一眼。发现自己是一手撑着炎虞的腿起来后,凤华离连忙收回了手,整个身子都往后退了一步:“皇上?”

    她脑仁仍旧疼痛无比,昨日夜里的记忆断断续续的,仿佛宿醉了一般。不过凤华离昨日的所作所为,也与喝醉没有什么区别了。

    回想了好一会儿,凤华离才想起了那日自己找到了容夙止的灵体,或许是那醉生梦死香仍在作祟,凤华离怒视着炎虞说:“皇上这是做什么,为何要强行带我离开?那可是隐国长皇子,哪怕死了,也不能如此置之不理啊。”

    说完,凤华离大声叫停了马车,抬手掀起帘子就要下车。她记忆仍停留在那日,所以一心想要去把容夙止找回来。凤华离脚还没踏出马车半步,身后却忽然一个受力——炎虞一把拉住了她后背的衣裳,顺势将她拉了回来。

    凤华离就这样整个人蜷入了他的怀中,重心放在了他的双腿之上,她条件反射地抬起头。炎虞却缓缓地低下了脑袋往凤华离靠去,眼见二人便要碰到一起。

    凤华离抬起胳膊肘猛地将他的脑袋撞开,迅速从他怀中脱了身,厉声说道:“皇上虽贵为皇上,但举止也不能如此轻浮吧。”

    还真是说翻脸就翻脸呢……炎虞揉了揉被打疼了的下巴,若是真的把自己视为高贵的皇上,又怎么会这么对自己。炎虞抬眸,看向她的眼神忽然有些复杂,他低声说:“朕是想和你说,容夙止的灵体已经被发现了,现在在绛国。”

    “什么?”凤华离一惊,整个人都愣住了。

    炎虞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她:“他被发现的时候浑身都是伤,几乎找不到一寸完好的皮肤。据仵作说,他这是被活活一寸寸刮皮到死的,就连死后,他的眼睛也迟迟不能闭上……”

    “不要再说了……”凤华离早已泪眼盈眶,她之所以一直在找容夙止的灵体,不过是因为她不信。凤华离不愿相信容夙止会这么轻易地死去,可现在不仅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甚至连全尸都没有。

    为什么?凤华离感到一阵晕眩和恶心,她夺门而出,下了马车后一路跑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凤华离张着嘴,可吐出来的却空无一物。

    细数起来,和容夙止想处的时间并不多,可和他在一起时,几乎每一刻都是开心的。容夙止十分体贴,会照顾到他人的想法,他甚至舞姿武术棋术琴书等样样精通,曾被凤华离常说来羡慕不已。

    那道笑容和温柔的声音仿佛就在昨日,凤华离脸上的笑有些苦涩,可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容夙止做错了什么,竟要受如此痛苦,被生生刮皮至死是什么滋味——凤华离答不上来。

    泪水仿佛枯竭了一般,心中代替它扑面而来的,只剩下满满的仇恨。凤华离红着眼,她一定要让这些害得容夙止成今天这个模样的人,全部都和容夙止一般地死去。

    凤华离的身子有些颤抖,她从未有过如此浓烈地想要杀了什么人的想法,可如今她有了。所有直接或是间接害了容夙止的人,她凤华离势必一个都不会放过。

    正在此时,一张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凤华离回过头,清风拂过面前炎虞的面孔,仿佛和记忆中的容夙止重叠了一般,凤华离不自觉地唤道:“师傅?”

    炎虞一怔,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她是对容夙止有多么在意,竟能将自己给认错。炎虞心中愈发的翻涌不断:离儿,你对容夙止,到底是什么感情,你可是喜欢上他了?

    下一秒,凤华离骤然回过神来,连忙说:“皇上。”

    果不其然,一见到他,就换了个语调呢。炎虞眼中有一丝伤情,他回想起那日在沙河之地,那时至少她愿与自己说话,若是可以,哪怕再回去几次也没关系。

    凤华离抬眸,问:“是谁害得容夙止变成这样的?”

    那一刻,凤华离眼神冰冷异常,甚至有些嗜血。这目光在炎虞看来十分陌生,可又在情理之中,于是炎虞叹了口气,同她说起了这其中的细节。

    容夙止本与大西王朝对战胜算很大,可谁知那大西王朝不知用了什么条件诱惑容夙止,竟引得他中了奸计,从而被大西王朝的人给擒住了。

    炎虞取出了一个小香囊,交到了凤华离心中。起初不将这个拿出来,是因为炎虞隐隐约约觉得这东西和凤华离有关,担心她会自责:“这是我们的人找到他的尸首时,在旁边发现的。”

    凤华离将那香囊上下打量了一眼,顿时便脸色大变。这香囊是小时候苏念云给凤华离做的,这么多年由于前身的习惯,凤华离一直戴在身边。

    而这段时间苏念云病了,凤华离便把这香囊放到了苏念云身边,期望她快些好起来。可如今这香囊却出现在了容夙止身边,可想而知,那大西王朝是用什么法子去引容夙止上套了。

    凤华离握着那香囊,心底升起一阵凉意,如此说来,若不是因为自己,容夙止恐怕也就不会死了。

    见她眼中果然满是愧疚之意,炎虞连忙说:“没有必要自责,该怪的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你不过是中间被利用的一环而已。”

    听完这话,凤华离才有些放宽了心,她将那香囊收好。自己这香囊分明放在了苏念云那,后来却被大西王朝拿去利用,想必这经手之人是谁已经十分明显了。

    月笛同自己忠心耿耿,绝不会背叛自己,而剩下与自己相识,又知道这香囊的事迹,还可以随意进出东芙宫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那便是凤华离的父亲,凤求复。

    联想起那日大西王朝所见的媚承语,真相分明已经十分清楚了。凤求复与大西王朝私通,甚至利用容夙止对自己的感情而对容夙止下手。

    凤华离几乎感到心惊胆战,在现在这个世界,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对自己如此,那还有什么人是值得相信的。凤华离收拾好了衣裳和发丝,重新坐回了马车上:“可否麻烦皇上送我去一趟相府?”

    “好。”炎虞并没多在意,只当她是想家了。

    于是这辆马车和一行人就这么招摇过市地一路走过市集,停在了相府的大门之前。那沈玉出门一看,便见到那苏三和皇上的马车,当下便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把凤求复给请了出来。

    炎虞缓缓下了马车,沈玉立即迎了下来:“皇上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害的我们都没有准备。皇上快快情进,一会儿便让人为你好好准备准备。”

    那凤求复也不紧不慢地走了上来:“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不知皇上今日来有何贵干啊?”

    他们二人一个搀着炎虞左手边,一个搀着炎虞右手边。炎虞在此刻仿佛变成了一个断了双腿的人一般,身边这二位可谓是用尽一切巴结的口才来讨好他。

    炎虞一向最讨厌如此场面,可毕竟这也是凤华离的下人,于是只好闭着眼,暗想这一家子人还真是完全截然相反的个性。

    这边打得一片火热,凤华离也在此时从马车上顺着走了下来。可这一行人注意力全跑到皇上身上去了,竟没人注意到凤华离。凤华离轻咳了一声,嘲讽地说:“爹爹,姨娘,你们也真是,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竟还没有外人重要?”

    他们听见声音,回头一见是凤华离,当下便呆住了。这凤华离居然同皇上坐同一马车来相府,难不成真如传闻所说,皇上和凤华离早已有了私情?

    凤求复缓缓地走了上来,笑着打圆场道:“离儿这话说的,皇上怎么能是外人呢?”

    这话说的好笑,皇上又不是他们一家子人,这怎么亲昵的像是亲儿子一般。倒是那炎虞,竟然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堂堂一个皇上却让这一男一女给摆布,叫人看了真窝囊。

    凤华离从炎虞身边走过,巧笑嫣然地说:“既然这样,我们便进去吃饭吧。皇上这一路以来都饿了,我一路上都在夸奖姨娘您的手艺,皇上说很想吃您做的菜呢。”

    其实凤华离从没吃过她所做的菜,只不过是让她好好地累一累,顺便与她在厨房里好单独相处并且套套话的。

    那沈玉却当了真,十分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而后羞涩地对炎虞说:“皇上既然喜欢,那我便只能露两手了。”

    炎虞挑了挑眉,凤华离这一番可是话中有话,但他却不愿拆穿。炎虞刚刚才发觉,凤华离此次回相府动机不纯。他也想看看,凤华离到底要做些什么。

    宅男福利,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