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醉生梦死香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封玄丽欣喜地说完,便急切地就往那边走,凤华离想拦也拦不住。凤华离看了一眼四下无人,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二人走进这奉若宫,这儿一片漆黑,还是靠手摸索才找到进去的门。里面一副棺木,在这夜里看上去十分得惊悚可怕。凤华离探着脑袋看了一眼,却看不清那棺中究竟有没有人。

    于是凤华离只好缓缓走近了那副棺木,就在凤华离走到那棺木旁边时,却忽然听到脚下传来一道细微的咔擦声,随即便是一系列齿轮运转的声音。

    这声音十分隐蔽,若是换了常人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出来的。凤华离立即便有了决断,她一把护住封玄丽蹲了下来:“小心!”

    与此同时,好几只箭从她们的脊背上擦过。这儿早已被人部下了机关,就等着她们闯入呢。凤华离连忙带着封玄丽一面躲一面藏身在了一道木柱之后,暂时进入了那些机关的盲角,这才得以松一口气。

    “该死……”凤华离低沉地暗骂一声,没想到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还会中了如此低劣的圈套。这大西王朝的人也真能等,硬是等了这么久,自己放松警惕后才故意让那个白嬷嬷放出线索。

    凤华离挥手,几道小火在那棺木上燃了起来。烧的是它的支撑点,待到烧尽之后,那棺木便垮了开来。果不其然,里面空空如也,既没有什么容夙止,更没有什么斩神珠。

    “这该怎么办……”封玄丽无措地说,此时机关渐停,更奉若宫却围上来了许多的侍卫。他们个个一手握火把,一手持长剑,把她们所有的去路给拦住了。

    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宫殿,如今就连一根蜘蛛网都看不清楚。封玄丽背着身子靠着木柱,一只手轻轻地抓着凤华离的袖子,显然是害怕极了。

    凤华离随意地挥起手,那棺木便尽数燃了起来,这火势十分得大,一时之间火光冲天,浓烟四起。趁此时机逃走便是最好不过得了,可凤华离却忽然见到了一位宫人看着自己阴险地笑了出来的样子。

    那宫人缓缓拉起了宫,射中了凤华离所在的上方。只听一道十分巨大的响声,凤华离只觉得就连地面都在颤抖。凤华离低下头,却见自己所站着的地面竟生生得开了一条缝,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可当凤华离反应过来时,已经彻底来不及了。

    他们所站的是木板做成了暗道口,如今被人按下了开关,凤华离与封玄丽就双双跌落了下去。这暗道十分粗糙,周遭坚硬的石头屡屡刮得凤华离身上多处擦伤,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凤华离把她扶起来,自己都已经这个样子,封玄丽自然被摔得快要晕过去,若不是在凤华离的搀扶之下,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

    凤华离抬起头,只见那些侍卫们抬起火把在往下面张望,且随时都有要下来的意思。凤华离也顾不上这是哪,暗道最终又通向哪了。凤华离只知道现在该与封玄丽不断地往前走,可不能在这种地方被那些侍卫们抓住,否则就连身手都施展不开。

    走了有一会了,面前便出现了两个分岔路口。右边的有微弱的轻风,很显然是通向出口的,而左边的就没有人知道了。凤华离正打算毫不犹豫地从右边走时,却忽然见到左面那里面泛着微弱的光。

    凤华离的脚步竟不自觉地往左边走,走近了却发现这儿是一个冰床,冰床旁边放了一颗十分明亮的斩神珠,而冰床之上躺着的人凤华离更是在熟悉不过了。

    “容夙止……”

    “斩神珠?”

    二人几乎是同时唤道,凤华离回过头看了虽然虚弱但却忽然双眼发亮的封玄丽,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恐怕真的没有错了。

    容夙止的灵体,竟真的被放在这儿吗?凤华离颤抖地走上前,此时的容夙止看上去容光焕发,就像是刚刚睡着了一般,她抬起手抚摸在他的脸颊上,泪水终究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你只是睡着了对不对?”

    凤华离怎么看,都无法相信曾经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如今却说死就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使得凤华离有些昏昏欲睡。

    正当此时,那些侍卫们赶了过来,用长剑指着她们。凤华离连忙想要和封玄丽逃走,可此时身子却软得很,根本就站不起来。凤华离揉了揉太阳穴,只见封玄丽也是眩晕地走了几步,而后坐在了凤华离身边。

    凤华离抬头,只见这些侍卫们无一没戴着面罩,她忽然回忆起方才的那一阵清香,这才晃然醒悟这一切根本就是个套。凤华离抬手,想要放出火焰,却发现在这内力根本就不为她所控制。

    “放弃吧,你们已经吸下了醉生梦死香,哪怕是有天大的本领,也再也逃不了了。”那些侍卫们冷笑着走上了前,而后拔起刀便要直接往她的脖子上劈去,整个过程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凤华离想要躲开,可此时的力气最多只能供自己勉强坐着,根本无法躲开。那剑直向面前劈来,凤华离连忙闭上了眼,却意外地听见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那金属想擦的声音持续了很久,而后演变成了十分杂乱的声音。是有人来帮自己与他们交手,凤华离缓缓地睁开眼,只见那个穿着黑色衣裳的男子戴着面罩,英姿飒爽地流转于各个侍卫当中。

    他手起刀落,下手丝毫不犹豫。即使隔着那薄薄的面罩,凤华离也一眼将他认了出来,她缓缓站了起来福了个身说:“皇上……”

    这礼没行成,凤华离倒是先无力地倒了下去。炎虞连忙把她扶了起来,看向她的目光颇有些无奈的意味,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行什么礼。

    炎虞带上这两个女人想要离开,凤华离却一心挂念着容夙止,便回头指了指那“冰床”说:“容夙止还在那,得把他的灵体带走才行。”

    可实际上,凤华离所指的地方,不过只有一个结满了蜘蛛网的石床罢了。炎虞愣了愣,而后便反应了过来。这醉生梦死香会让人产生幻想,看到自己最挂念的东西,而同时,这醉生梦死香也会让人浑身发软,若是一直吸下去便会暴毙而亡。

    难怪这么久都没有她的音讯,原来竟是来找容夙止的灵体了。炎虞微微垂下眼眸,而后在凤华离耳边说:“容夙止的灵体已经找到了,现在已经送回隐国了。”

    炎虞心中忽然有些疼,为了一个不知实虚的消息,她竟然抱着生命危险也要进这大西王朝一探。若是今日自己没有及时赶到,她死了,该怎么办?

    凤华离疑惑地指了指想象中的病床,她虽迷迷糊糊接近昏睡,可脑海中却仍存着最后一分念头,那便是一定要把容夙止带走。否则自己在大西王朝待了这么久,岂不都是白费了。

    “容夙止的灵体被找到了,现在在绛国,不在这。”炎虞低声重复了一遍。

    凤华离皱住了眉,兴许是这香的缘故,炎虞在她眼中化作了一个人身兽首的妖怪。此刻失了内力,凤华离便用尽了此刻全部地力气把炎虞推开,一面敲打着他的肩膀一面大喊道:“你也太过分了吧,容夙止就在这了你居然让我撇下他不管?我告诉你,就算你是皇上,也不能如此……”

    紧接着,那香的效用更强了些,凤华离竟又扑到了那满是灰尘的石床之上,二话不说就泪眼潸然的。而封玄丽更是不受控制地一起跑了过去,抓着一块石头不停地傻笑。

    炎虞面色僵了僵,还好自己戴了面罩,否则今日恐怕他们三个就得死在这了。他实在没有那个经验去劝两个疯了的人和自己走,便径直走了上去,双双在她们肩膀上拍了一掌,这二人便晕了过去。

    炎虞吹响了口哨,四面八方便涌出了自己的黑衣人,他让几名黑衣人带着封玄丽离开,凤华离则由她抱着。炎虞将她一路抱进了马车,这次的马车换了个十分宽敞的,二人就算都抬着脚睡着都没关系。

    “皇上,大人可有说什么?”苏三见凤华离是被炎虞昏迷不醒地抱回来的,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封信的事情。也不知凤华离有没有看,当时在火城受了惊吓,苏三一个没控制住便将这信给了凤华离。

    如今回想起来真是不值,皇上明明说了不能让凤大人知道这件事,苏三还偏偏去做了。万一凤华离看完信后态度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到时候苏三可就算是闯了大祸了。

    炎虞将凤华离位置摆平,随后自己坐在了她旁边,防止路途颠簸她会跌落下来。炎虞听了苏三的话,心里却满脑子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事,便随意问道:“什么事?”

    看来皇上还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话也就不是这样的反应了。苏三松了口气,转移话题地说:“皇上路途劳累,可要休息一夜再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