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三姨娘
    这场面一片混乱,就剩下白嬷嬷一人站在原地,呆愣地看着不知该怎么好,想必是这么多年来,这位嬷嬷头一次碰到如此事情。凤华离偏了偏脑袋,封玄丽就十分了然地上前,塞给了那嬷嬷一大把钱。

    毕竟现在在这宫中,可不能得罪了上头的人,不然到时候还没靠近奉若宫,就已先被逐出宫去了。那些婢女们都忙着头发的事情,没人注意白嬷嬷这面发生的情况。

    封玄丽给的钱十分多,还一边劝着那犹豫不决的白嬷嬷:“我们入宫,不过是父亲的意愿罢了,还请嬷嬷通融,日后就让我们在这随意行走……不过嬷嬷放心,不该去的地方,我们一定不会去的。”

    不去才怪,若不是为了去那种不该去的地方,谁会费尽心思来这宫里。封玄丽暗自腹诽道,面上的语气却十分真诚,在她的一番劝说之下,白嬷嬷才终于答应了下来。

    解决了眼下最大的问题,接下来便是找到那奉若宫再进去亲眼证实一番了。可是凤华离和封玄丽不断地旁敲侧击着,上至管事的,下至普通的奴婢,竟然没有一人知道这奉若宫的事情。

    这奉若宫虽在外面传得十分广,可这些宫人们却从没见过奉若宫,所以大家都觉得这不过是外面人胡编乱造出来的故事而已。凤华离听后感到放心了许多,可封玄丽就不乐意了。

    这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怎么可能有假呢。封玄丽来都来了,一定要见到那斩神珠才是。直到半个月后,封玄丽与凤华离正待在屋中,白嬷嬷却忽然破门而入。

    白嬷嬷面色有些发黑,她指着凤华离二人说:“你们……是不是在暗地里打探奉若宫的事情?”

    果然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凤华离无奈地点了点头。反正这么久也没有结果,那奉若宫多半也根本不存在,所以也打算离开了。可封玄丽却拉了拉凤华离,轻声说:“再留七日,若还没找到,再走。”

    封玄丽满脸委屈,虽然知道她真实性情有多么无礼和野蛮,凤华离还是有些难以拒绝。再待几日也好,也省的容夙止真的在这自己却走了的情况。

    凤华离笑着解释道:“嬷嬷这是什么话,外面那奉若宫的传闻多得是,我们不过是一时好奇而已,怎么从嬷嬷口中说出就变了味呢?”

    白嬷嬷一愣,面带怀疑地看着她。这个时候就该趁热打铁,趁着白嬷嬷有些动摇的时候好好给她洗洗脑。于是封玄丽一边用尽各种词汇来推脱,一边走到白嬷嬷身边,把她的手抬起来,将一把钱袋放了上去:“嬷嬷大人有大量,就别与我们两个无知的弱女子计较了?”

    哪知这回白嬷嬷却不领情了,她一把将钱袋和封玄丽一把甩开。封玄丽被这么一推险些摔倒,还好凤华离眼疾手快地走上前扶住了她。白嬷嬷十分愤怒,仿佛这件事真的触及到了她的底线:“你们两个贱人,我这就去向皇上禀报,把你们两个乱棍打死!”

    封玄丽揉着手臂,正为方才被她所推吃痛而生气,又听到她这样威胁自己,当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老女人,本小姐给你钱是给你面子,你当真是蹬鼻子上脸了,我警告你……”

    话音未落,凤华离就已一个箭步上前,抬起匕首紧紧地抵在了白嬷嬷的脖子上。那白嬷嬷再怎么大义凌然,终归还是个怕死的人,当下便吓得面色苍白。

    “能动手就别说那么多了,”凤华离微微低下头看向这个白嬷嬷,如此动作在封玄丽看来却是十分霸气。凤华离对那白嬷嬷威胁地说,“奉若宫在哪?”

    白嬷嬷尖声喊道:“什么奉若宫,我根本不知道啊!”

    凤华离冷笑一声,死到临头了还要狡辩。若是真的不知道这奉若宫,又怎么发如此大的火,还这么坚定地要去找皇上呢。看来这大西王朝的人还真是够保密的,自己来了半个月,现在才知道奉若宫的真实存在。

    “白嬷嬷别这样,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吧,知道多少说多少就是了,否则可就别怪刀剑无眼了。”凤华离抬起匕首,在她那脖子上轻轻地划过来又划过去,声音更是宛如鬼魅一般回荡在她的耳边。

    白嬷嬷被吓得几近魂飞魄散:“我说……奉若宫就在皇上的寝殿附近,可具体在那,我也不知道啊……”

    她一面说一面哭,倒不像是在说谎,想来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凤华离这才满意地放开了她,有些人就是这样,非得用上一些暴力的举措才肯说出实话。

    封玄丽欣喜不已,如今总算知道了大概位置,也知道奉若宫是真的存在了,要是找起来可就方便许多了。可是下一秒,封玄丽便笑不出来了,因为那白嬷嬷一从凤华离手中逃脱,便开始尖叫道:“来人啊,救命啊!”

    真是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本还想留她一命,如今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了。凤华离冷眼以对,手中的匕首飞了过去,直直插进了白嬷嬷的要害。

    白嬷嬷霎时失了声,她的手从门上滑下,终究还是没等打开门出去,就这么断了气。凤华离颇有嫌弃地叹了口气,这个老家伙死在了这里,又得要麻烦自己来清理了。

    封玄丽结结巴巴地说:“就这么……把她杀了?”

    “不然呢?”凤华离理所当然地看向她,今日白嬷嬷擅自来找她们摊牌,就注定了只有两种结局,不是白嬷嬷死,就是白嬷嬷亡。毕竟若真让白嬷嬷安然无恙地回去了,到时候死的就是凤华离和封玄丽了。

    封玄丽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忽然回想起当初自己是怎么对她的,如此一看自己能够在得罪她后还能和她安好得站在一起,真是运气好。

    为了不浪费时间,二人趁着黑夜赶去了皇上寝宫,此时皇上准备更衣就寝了,她身边还站着一位妃子。皇上与那妃子正说着什么缠绵悱恻的话语,听上去叫人浑身发麻。

    封玄丽都不准备继续听下去了,却见凤华离听得十分认真,于是连忙红着脸拍了拍她的肩膀:“皇上和妃子的风流,你都要听……”

    凤华离抬手让她别再聒噪下去,自己从头到尾就没再听什么风流之事。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分外耳熟,这声音十分特别,凤华离几乎敢肯定在哪里听过。

    苦思无果,凤华离便干脆将窗户戳开了一个洞,好看看那里头的女人究竟是谁。封玄丽一惊,连忙朝四周张望了一会,低声说:“听还不够,你还要偷看?”

    这女人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呢,自己可是真的觉得这里面的女人可能与自己认识,才看看的。凤华离将封玄丽推到一边,继续看着这窗户里面的情形。

    过了好一会儿,那女人的脸才终于露了出来。凤华离瞳孔瞬间放大了好几倍。这寝殿里的女人,和记忆当中有些妩媚的脸蛋重合在了一起,再加上那嗓音,凤华离这下是完全肯定了,这个女人就是三姨娘媚承语。

    凤华离收回视线,整个人靠着墙面坐了下来,封玄丽见她终于退了下来,便立刻凑上前去,看看方才她都在看些什么。凤华离大喘着气,怎么会这样,三姨娘竟与皇上在一起?

    封玄丽无趣地摇了摇头,说:“原来你在看木妃啊。”

    “木妃?”凤华离立即转头看向她。

    封玄丽说起这木妃的来历,她美貌异常,第一眼就被大西王朝皇帝所看上纳为了妃子,而后更是一度升到了贵妃的位置。只是后来木妃常出宫去,几乎几年不曾回来,迫于压力皇上才不得不封了其它女人为贵妃。

    如今木妃一回来,就与皇上如胶似漆一般,无论去哪都黏在一起,甚至皇上上朝都要带着她才行。封玄丽说完摇了摇头,如此女人可是难能一见:“这宫中都说木妃是个祸害呢。”

    凤华离听得迷迷糊糊,可越想得清楚,脑子里就越乱。这三姨娘一直以来竟然都是大西王朝的皇妃,而照封玄丽所说几年不回宫,便刚好和三姨娘在相府里的时间对上了。

    难不成这个媚承语瞒着皇上,在外面嫁给了凤求复,而后再两边跑?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决了,先不说这两边跑有多么劳心伤神,大西王朝的皇帝自然也是眼线遍布,媚承语这件事一定瞒不住皇上。

    如此一来便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大西王朝的皇帝一直都知道这件事,甚至和媚承语是站着同一条线上的。凤华离想到这其中的关键,脊背竟忽然有些发凉。

    心中有一个念头呼之欲出,身旁的封玄丽却忽然低呼一声将她的思路给打断了。凤华离看过去,却见封玄丽指着不远处一座十分小的宫殿,几近欢呼雀跃地说:“那不就是奉若宫吗?”

    那宫殿比起寝殿来说却是十分小了,那儿一片漆黑,周遭连灯光都没有,也没有侍卫值守,怎么看都像是个废弃了的地方。若在这种地方放容夙止的灵体和斩神珠,怎么也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