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狠心
    这些事凤华离全都记得,封玄奕也想要争夺神医的那份神功,所以当初自己平白无故遇刺,也有它的一份子。凤华离立即往后退了几步,缓缓看向封玄丽那浮肿的眼睛。

    这个封玄丽看上去也是傻里傻气的,说不定可以从她身上套出些关于她父亲和神医家族的事情。于是,凤华离迎着封玄丽期待的目光,大手笔地将她给买了下来。

    封玄丽终于得救,她连忙逃也似的跑到凤华离身边:“姑娘,上次都是我误会你了,你可真是个好人。”

    可别急着说这种话,凤华离可不是白白救她的,凤华离一面往前走,一面试探着问身后的封玄丽:“你是神医座下高徒封玄奕的女儿?”

    封玄丽点了点头,雀跃地走到凤华离跟前,以为她这是要向自己讨什么好处。一时也顾不上想凤华离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份,语气又恢复了高傲的样子:“你想要什么和我说便是了,无论是什么,我都能满足你。”

    凤华离颇有些苦涩地笑了笑,现在她只想容夙止能够安然无恙,封玄丽又如何满足自己。凤华离微微摇了摇头,转而问道:“你为什么来这大西王朝?”

    堂堂神医座下高徒之女,竟然独自一人来到大西王朝,身边没个人陪着就算了,居然还险些被人给绑去卖了。这未免也太凄惨了些,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神医座下高徒之女会遭遇这样的事。

    封玄丽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地解释起这其中的缘由起来。封玄奕除了封玄丽之外,还有一名儿子名叫封易。自从封易出生后,封玄奕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宠爱这个儿子,而开始几乎很少与封玄丽再有什么关爱。

    而在近日,月湾城却忽然传出一个消息,说是若有人得到那斩神珠,便能够实力大涨。刚好封玄奕这些日子里一直在为修炼上遇到了瓶颈而苦恼,封玄丽便想着,若是她能够把这斩神珠给拿下献给父亲,父亲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的。

    听完后凤华离颇有感慨,果然在这的人都是重男轻女到了极致的。只是这个封玄丽也是深受如此思想所害,都被她父亲如此对待,现在却还想着把斩神珠献给她的父亲。

    若是凤华离自己,一定找到那斩神珠自己用,这样才是让那些人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好法子。但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凤华离便没有躲插手,而是随意地问道:“那你知道那斩神珠在哪吗?”

    封玄丽听了这个问题,四下张望了一会,随后附在凤华离耳边轻声说:“我和你说,你别告诉别人。”

    凤华离点了点头,本来自己对这么件事也没多大的兴趣,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

    “听说那斩神珠现在在这皇宫中的‘奉若宫’里,但是具体在不在,她也不是很清楚。”封玄丽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慌的神情,她微微翘起了唇,仿佛是提起了一件什么不愿提起的事。

    见此,凤华离问:“怎么,那奉若宫里有什么?”

    封玄丽呢喃地说:“听说隐国长皇子,容夙止的尸首也在那,实在是不吉利,我还从没见过死人呢……”

    说到一半,封玄丽却忽然发现身边已经没了人影,她蓦然回过头,只见凤华离呆在了原地,满脸惊愕地看着自己。凤华离微微张着唇,满脸都写着不敢相信。

    “尸首?”

    “是啊,这儿都传得沸沸扬扬的……”封玄丽说着,这才理解到她为何表情有些不对劲,于是轻声说,“你不会与那个容夙止认识吧?”

    凤华离感到有些头晕,难道容夙止就真的这么死了吗。他分明那样聪明,武功又非一般人可比,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死了呢。而自己甚至连他最后一面都来不及见上,这些日子以来也没给他书信。

    心口有些疼,凤华离一面揉着胸腔,一面缓缓地蹲了下来,她的眼睛有些发红,出神饿盯着地面。封玄丽连忙蹲在了她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也没有多么华丽的安慰词语,终是挤出了四个字:“节哀顺变……”

    过了许久,凤华离眼中的泪却没有掉下来。凤华离站了起来,坚定地看了封玄丽一眼:“我要进宫去找他。”

    没能见上容夙止最后一面,凤华离也必须要把他的尸首给带走,绝不能让他一人死了,就连尸首还得留在异乡。甚至是在大西王朝的监视之下,指不定那些人会对容夙止再做些什么。

    况且这不过是传闻而已,容夙止到底有没有死,尸首到底在不在那个奉若宫里还都是未尝可知的。仿佛心中怀了一丝侥幸心理,若是能亲眼见到容夙止,凤华离是不会完全相信这么一件事的。

    封玄丽错愕地看了她一眼:“如何去?”

    这皇宫岂有那么容易就进得去的,更别说她与容夙止相识,多半是隐国的人了。若是让人知道,恐怕不等凤华离进宫,就要先被人给抓起来了。

    “若是进不去,我就强攻进去。”凤华离握住了拳头,无论是真是假,她都要去亲眼去验证一番。所以哪怕是有再大的风险,凤华离也一定要去尝试一番。

    封玄丽一把抓住有些冲动的凤华离,大惊道:“你疯了,你不过一个人,不等你到奉若宫,就早已经被人给抓起来了。到时候哪怕有九条命都不够你败的……”

    封玄丽无奈地看着凤华离,本以为自己就已经十分冲动了,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女人比自己还冲动,甚至更加不顾后果。虽然和她不熟,可毕竟是她将自己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出来,自己可不能就这样看着她送死。

    “那还能如何?”凤华离咬着牙,回过头后,通红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

    封玄丽被她这凶狠的目光吓了一跳,连忙在脑中搜寻了好一会儿,最终才在她的注视之下一字一句地说:“若是我们扮作奴婢,兴许可以进去。”

    凤华离一口答应了下来,封玄丽到了这个地步,也只好和她一起去了,反正那奉若宫中也有她要找的东西,一起去也无妨。于是她们二人去了内务府,因为面容姣好,几乎没有经过什么筛选,她们就成功入了宫。

    待到真正进宫时,便又是三日往后了。凤华离与封玄丽因为在婢女们当中样貌属上乘,所以许多婢女们都来巴结她们。可凤华离一心都在容夙止的事情上,根本不愿意搭理她们。而封玄丽更是看不上她们这些婢女,就连碰着她们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于是就这么,二人在婢女群当中臭名远扬,几乎到了人人得以诛之的地步。那白嬷嬷正教着宫里的规矩,那些人看着封玄丽狂妄自大的眼神就心有不甘,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议论了起来:“呵,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都已经沦为婢女了,还有什么可装的。”

    “就是,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能够上天了。”

    “我看她们俩就是想勾引皇上,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这些人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友善想处,凤华离虽听得不开心,可最多也就觉得十分无聊,只有斗不过别人的人才会不断地说别人坏话。可封玄丽就不这么想了,她何时受过这种屈辱,她二话不说地就上前要与那几人对着干。

    可这的人只分两类,一类是和凤华离与封玄丽对着干的,一类就是中立的,根本不会有人帮着封玄丽。眼见着那些人都围了起来,封玄丽就这么陷入了劣势。

    凤华离叹了口气,这个封玄丽,该克制的时候还是得克制自己才是。凤华离大步上前,抢在那些人之前在她们脸上统统扇了个不浅的耳光,算是对她们嘴碎的惩罚。

    还不等她们反应过来,凤华离就猛地窜到她们身后,手里燃起一道微不可查的火焰,手掌微微掠过后,凤华离再度稳稳地站在了封玄丽旁边。

    那些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怒视着凤华离:“你敢打我?”

    凤华离面上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她不仅要打这些人,还要让这些人吃一回教训。凤华离带着封玄丽躲过了这些人的推搡,轻轻捂住了鼻子,笑着说:“这儿怎么一股烧焦的味儿啊?”

    封玄丽指着她们的后背,大惊失色地说:“你们的头发……烧起来了!”

    婢女们回头一看,可什么都看不见。但对方的头发可都看的清清楚楚,于是大家一下都乱了套,一个二个都去找水来灭火。这头发对女人来说可是十分重要,她们自然也顾不上找凤华离的茬,而且想必从此以后都再也不会轻易惹到凤华离了。

    封玄丽还处于惊讶之中,转过头却见凤华离脸上自然的笑容,这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说:“这,都是你做的?”

    凤华离轻轻点了点头,这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并不足以挂齿。

    还真是下得去这狠手啊……封玄丽暗自吞了口口水,这女人真是表面看上去十分无害,实际上下起手来却是丝毫不留情面,能直攻要害便不拖泥带水。

    封玄丽摇了摇头,看来以后得注意着不能惹到她,否则自己的下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