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神医高徒之女
    待到凤华离再次睁开眼时,这马车刚好也停了下来。凤华离掀开帘子,却见外面一片繁华,人来人往。这场面凤华离来过一次,所以分外熟悉。

    这儿是隐国的苏城了,是最靠近皇宫的地方,看这的人并没有受影响,想必大西王朝的人并没有攻打到这来了。这不过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到了这来了,凤华离下来后打算感谢那车夫一般,可一回头,那车夫和马车却全都消失不见了。

    凤华离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火城看样子倒是有许多秘密,若是有机会,下次兴许还能在去一次火城,好好了解一番这火城的事情。也有许久没吃东西,凤华离便随意找了一家酒馆来吃些。

    或许是因为一心挂念大西王朝的事情,这一餐吃得十分没胃口,饭菜都要凉了,凤华离也还没有吃几口。本为了图个安静,凤华离是在这包厢中吃的,可隔壁的人说话声却十分大。

    声音大到使人心烦意乱,凤华离刚要去让他们闭上嘴时,却忽然听他们说到了容夙止的名字。凤华离的脚步顿了下来,不自觉地去仔细听隔壁坐着的人所说的话。

    “听说了吗,容夙止被大西王朝的人给抓起来了。”

    凤华离手中的瓷碗险些摔落,她连忙扶住了碗,缓缓地坐回了座位上。

    “怎么会被抓起来呢?”

    “听说是中了敌人的奸计,不过这次应该是凶多吉少,多半此刻已经没命了呢……”

    凤华离听得心急如焚,直直从隔壁破门而入,将长剑横在了方才说话之人的脖子上,厉声问道:“你方才说,容夙止被抓去哪了?”

    “就……就在大西王朝的红城……离这不算远。”

    凤华离问来了路线,当下便直接往红城赶去。此时容夙止生死未卜,凤华离一刻也不敢停歇,直到天黑时才到了这所谓的红城。这红城里一片荒凉,鲜少有人居住。

    许多地方都黄土尘埃飞扬,甚至还有些白骨埋地。眼见着天色黑到不见五指,周遭的人家也少,好在不远处就是一家客栈。想不到这荒郊野岭的,还有这样一个十分高大的客栈,无论是灯笼还是装修,都是极为精致的。

    凤华离走了进去,一问价格才发现,这里的价格至少是其它地方的数十倍。那老板娘十分得意,夸张地耸了耸肩,说:“这方圆十里,也就只有我们这一家客栈,所以……”

    这其中的道理凤华离当然明白,她一把将钱放在了台子上,反正现在她也不差钱,也不愿听这个老板娘说那么多,或是与她讲价长讲价短的:“我要最上等的房间。”

    “好嘞,”老板娘收回了钱,满脸欣喜地说,“姑娘来得真巧,这可是最后一间上乘间了呢。”

    凤华离接过牌子,随后便要上楼去。就在此时,客栈外面也走进来一位穿着华丽,行动浮夸的富家小姐,她不断地挥手扇着面前的灰尘,满脸嫌弃地说:“这什么烂地方,居然叫本小姐来这种破地方。”

    那富家小姐晃晃悠悠地走到了老板娘跟前,而后撑手趴在了台子上,随手像是扔纸一般将一把银票洒向了老板娘,慵懒地说:“我要最上等的房间,否则本小姐是不会睡得的。”

    老板娘收着钱,听到她这话却脸色一变,她指了指凤华离,为难地说:“这最上等的房间方才被那位姑娘给抢去了。”

    凤华离淡淡地看了一眼老板娘,自己又不是没付钱,可不能因为这位小姐出手阔绰,就张口闭口抢的。本来没打算多在意这件事,只想回房间躺下好好歇息,可当她不自觉地回过头,却刚好对上了那富家小姐不善的目光。

    那富家小姐撅着嘴,十分不满地看着自己:“你,凭什么抢本小姐的房间。”

    “这位小姐,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不是。”凤华离微微叹了口气,不知自己这具身子是中了什么邪,在哪都能碰到如此煞风景的人。如今又偏偏在这种时候要和自己作对,实在是让人心烦。

    富家小姐双手撑着腰,走到了凤华离跟前。凤华离站在台阶之上,这样那小姐只能仰着头看着她。或许是觉得这般太没有气势,那富家小姐又站上了台阶,这才勉强和凤华离齐头。

    “说吧,要多少钱才肯把那房间让出来。”富家小姐十分轻蔑地说,自小他的父亲便教导过她,凡事都能用钱解决,若是有解决不了的事,那一定是钱不够。

    富家小姐坚定地看着凤华离,果不其然,对方缓缓抬起了手,将房牌递给了他。正当富家小姐以为她这是要开价了,凤华离却连看都没给她一眼,径直走到了老板娘那重新花钱换了一间房。

    思来想去,今日还是好好休息,若是与人冲突到时候夜里又睡不着可就不好了。凤华离换了一间普通的房间,而后从那富家小姐身边擦肩而过。

    富家小姐面红耳赤,觉得自己此番是受到了莫须有的屈辱,她一把拉住凤华离,大声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在可怜本小姐吗?”

    她从小到大,最多也就是怜悯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怜悯她了。富家小姐越想越难过,自己被发落来这种地方就已经够惨戚戚的了,现在居然被一个邋里邋遢的女人给怜悯了:“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本小姐可是封玄奕的女儿封玄丽。”

    封玄丽说完,露出了一脸神气的表情,仿佛谁听见了她的名字就要下跪臣服一般。凤华离轻轻地嗤了一声,将她的手甩了开来,这个封玄丽内心戏还挺足的,可惜自己没时间陪她闹。

    不等凤华离离开,那封玄丽又一次一把将她给拉了下来,吞吞吐吐地说:“你今日不解释清楚了,就别想走了!”

    凤华离怀疑她根本不是什么大小姐,这分明是失心疯的表现啊。凤华离一把将她甩开,封玄丽身子纤弱,一推便被推下了楼梯,她惊愕地指着凤华离。凤华离则是淡淡地说:“我不像你一定要睡什么高级房间不可,随手让给你的而已。”

    “你……”封玄丽气极,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凤华离从自己视线里消失。凤华离回到房间后便睡下了,本以为和那封玄丽最多不过一面之缘,谁知今后还会常常相见。

    第二日一早,凤华离便继续往前走了。这越往前走,人烟便愈发得多,周遭也逐渐开始热闹了起来。有关容夙止的传闻已然愈发得多,可所有人都一知半解,凤华离只好不断往前走。

    就这么过了七日,凤华离到了禹城,禹城是皇宫所在的地方,也算是大西王朝最过繁华的地方了。只是这儿处处可见战士们,给这儿的生活笼罩了一层战争的气息。

    不远处似乎有人哭喊声,凤华离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群衣着褴褛的女人,被一个挂着胡须的女人拿出来卖,想必是人贩子没错了。凤华离本不打算管,却忽然从那些女人之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哭得最大声,满脸迷茫和恐慌的,正是前几日凤华离在客栈中所见过的封玄丽。而封玄丽此时也看见了她,宛若死马当活马医般,封玄丽大声喊道:“姑娘,姑娘救救我吧……”

    虽然她声音和其它女人相比起来十分小,但还是如同蚊吟在耳般饶在了凤华离耳边。这是怎么回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转变得也太快了吧,不知为何,凤华离心中忽然闪起了一阵幸灾乐祸的感觉。

    无论这女人沦落成什么样了,都与自己没有半文钱的关系,就当是她为前半生做过的恶事做点事来赎回吧。凤华离嘴角噙着笑,准备从她身边有过而不管不顾了。

    见凤华离居然要这么走了,封玄丽一下子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这儿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就这样平白无故地被抓来卖,若是连凤华离都不肯帮她,这回一定是在劫难逃了:“姑娘救救我吧,算我求你了,我为我上次所做过的事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

    若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官府来做什么。凤华离轻笑,这种不用自己动手。又能看到自己讨厌的人受苦受难的感受,不管怎么说都十分得好。

    完了完了,也不知听人说在这大西王朝,封玄丽才刻意前来寻找的十分厉害的斩神珠到底是什么,在哪里。如今连影子都没看到,一根毛也没摸着,反而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封玄丽绝望地看着离去的凤华离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该死,再怎么说,本小姐的父亲也是神医座下高徒。如今本小姐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实在是可悲可泣啊……”

    因为有功法的加持,这道嘀咕声也没能逃脱凤华离的耳朵,她耳朵微微动了动,随后眉头立即皱在了一起:这个女人和神医有关,而且还是神医座下高徒封玄奕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