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六十章 公主殿下!
    那炎虞穿得也是冬日里的衣裳,光是脸颊上就已全是汗珠,可想而知这衣裳肯定也湿了个透吧。若给他换身衣裳或是洗澡,都得将他身上衣裳都脱了,故凤华离想知道这儿有没有什么奴婢或是下人可以代劳。

    多玉儿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家,雇不起什么下人,而在整个火城之中,恐怕只有皇家能用得上下人了。说完,多玉儿便要去采茶了。

    又是皇家,这个火城也太皇家至上了吧。凤华离看了一眼炎虞,只好先把他外头的衣裳先脱了,省的到时候热出什么病来,这样一睡不醒就不好了。毕竟外面隐国之战,若是没有皇上的帮助也不行的。

    皇家……总感觉事事都需要皇家,现在当务之急恐怕就是离开火城了。凤华离决定去一趟火城的皇宫,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总得一试。

    于是凤华离到了皇宫,不出意料的,还没见到皇上,就被皇宫的守卫给拦了下来。那守卫凶狠异常,一把拦住了满面笑容的凤华离,厉声问道:“什么人,胆敢擅闯皇宫禁地?”

    禁地,我看是平民的禁地才对吧?凤华离在心里暗自吐槽,而后用最诚挚的笑容朝那守卫说:“我找你们皇上有要紧的事。”

    那侍卫回头和其它的侍卫商量了一会,随后满脸不屑地对凤华离说:“又是新来的想出去吧,我告诉你还是别想了,就在这安生地呆下去吧。”

    这火城里这么多人,恐怕都是这么来的吧,凤华离咬了咬下唇。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这几个侍卫一点内力的气息都没有,看来不是修行之人,既然如此,闯过去也就简单得很了。

    不论如何,今日也得见到那火城城主,哪怕是得罪了人,也比被困在这一辈子出不去的好。凤华离凝聚内力于手,随后手心之间霎时蹿出了一道火焰。

    正当凤华离要将这火焰一把扑过去之时,那些人却忽然全都跪了下来。这一跪把凤华离都跪得不明所以,这是怎么回事,还没开打这些人就下跪求饶了?

    还以为这帮火城的守卫怎么这么没骨气又弱时,那些守卫却忽然齐声喊道:“参见公主殿下!”

    “什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凤华离抬起手摇了摇。什么参见公主的,实在是太扯了。要知道自己不过是绛国的相府大小姐而已,和他们口中的公主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那些侍卫的态度一下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们连忙搀扶着凤华离,一个给她捏肩,一个给她捶背,还有人端着水果给她吃。

    凤华离都要被这糖衣炮弹给砸晕了,不过他们既然带自己去见城主,自己也就不那么在意了。毕竟有如此好的待遇,就算他们认错了人,自己也不能白白浪费了不是。

    于是凤华离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走进了皇宫,那城主就坐在最高处,城主穿了一身红衣,脸上戴了一副假面,看上去还有些瘆人。那些侍卫们此时也退了下去,凤华离缓缓走上了前,好在这是火城,不会让人感到阴森寒冷。

    这宫殿很长,有一个男人跪在下面,旁边还有一个人,似乎在审着跪着的人的罪行。凤华离忽然意识到如此场面自己前来似乎有些不合适,万一这城主审这罪犯时心情不好,连带着对自己也没什么好脸色,那该如何是好。

    可来都来了,凤华离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前:“参见城主。”

    城主微微抬起头看向她,那双眼睛在阴影下漆黑一片,在收到这目光后凤华离不自觉地垂下了头不与他对视。城主似是疑问地说:“她便是公主?”

    那城主旁边的侍婢点了点头,凤华离一惊,方才这城主分明是怀疑地看向自己。自己虽不是故意假装公主进来的,这个城主该不会因此而惩治自己吧:“城主,其实我……”

    可那城主却摆了摆手,直接将凤华离的话给打断了,她刚想出来的解释话语只能作罢。城主深深地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你怎么会来这?”

    他的声音温柔了许多,倒和他的外形形成了一些反差。只是听城主这说法,莫非认识自己?凤华离正当困惑之中,旁边那罪犯却忽然扑向了自己。

    这罪犯走投无路了想拉人下水?凤华离刚准备一脚把他给踹开,他最抬起头,露出了那张伤痕累累满面泪水的脸。那张嘴一得了空,便连忙大喊道:“凤大人,凤大人……”

    经过凤华离的再三辨认,这个人是苏三没错了,她连忙将他扶起来。想不到自己最后见到的另一个男人居然就是苏三。经过苏三的一番描述,他们在沙河之地上方守了很久都见不着皇上身影。

    若是皇上就此死了,苏三也没有命活下去,于是再等了几个时辰了独自跳了下来。却不想这一跳,却跳进了这妄断河底下的火城,而后又被人莫名其妙地押进了皇宫,说是要治自己的罪。

    如此幸好是碰上了凤华离,否则苏三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要被关起来了。找到了可靠的人,苏三连忙问:“皇上如今去哪了,可还好吗?”

    凤华离将皇上现在的住处和情况告诉了他,而后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苏三。想不到这苏三不仅进了沙河之地,而后又被抓了起来,如今得救后第一句话就是问关于皇上的事,如此看来苏三对皇上也是很忠心了。

    “你们认识?”

    直到城主开口,凤华离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哪做些什么,于是连忙谦卑地说:“抱歉,方才太过激动了,一时忘了城主,还请城主不要在意。”

    凤华离一字一句可都十分真挚,毕竟现在可是和有求于人,不仅要出去,还得把这个苏三给一起带出去才是。本以为向他们这样的人,都还是怒意无休才是,可那城主说起话来却显得彬彬有礼:“无妨,既然公主与他认识,放了他就是。”

    如此好说话,果然不是每个皇上都像炎虞那般无理取闹的。凤华离一时兴奋得都忘了纠结公主殿下这么一件事了,还以为想要离开火城得废好一阵嘴皮子,现在看来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嘛。

    “你可是想要离开火城?”城主淡淡地问,他从凤华离的眼神当中便看得出来,因为每一个来求过自己的人都曾有着和他如今一模一样的目光。

    被他盯着有些发冷,凤华离一时不知该如何做法。若直接说想离开,会不会拂了他的面子,导致这个城主反而不愿意答应自己让自己离开了。

    而事实证明,这件事完全是凤华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城主抚了抚面上戴着的面具,这面具盖得严严实实,叫人看不清里面的样貌,可它却并不闷或是不透气。他方回这火城没多久,也从未特许过什么人离开,今日便是例外了:“什么时候走,我派人送你去。”

    答应的这么爽快,凤华离大喜,连忙说:“今日。”

    再等一天凤华离都等不及,外面那么多事,万一晚了,那隐国或是容夙止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得了了,所以若是可以,凤华离今日便要走。可此时苏三却问凤华离:“那皇上呢。”

    凤华离在他身边小声说:“皇上昏迷了,恐怕明天才会醒过来,我先去隐国,你留在这照顾皇上。”

    凤华离把该交代的都与他交代了,而后才同那城主说:“还请城主大人今日便送我离开,等明日与我同行的人醒了,城主再送他们一起走吧。”

    凤华离并没有把炎虞的身份说出来,毕竟还不知这火城城主是敌是友,万一和皇上有什么深仇大恨,到时候反而不让他们走了就不得了了。

    那城主轻轻一笑,答应得仍是十分爽快,他轻轻挥了挥手,便有下人走到凤华离跟前,要送她离开了。苏三十分纠结地看着凤华离,最后咬着唇,面色十分复杂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纸。

    “这封信还请大人一定要看。”苏三把信纸递到了凤华离手中,神色十分凝重。

    凤华离急着要离开火城,便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随意把信纸收下,然后放进了衣裳的口袋里,接着便随着那下人离开了。

    从妄断河出来后,便又到了那沙河之地,那下人轻轻一挥手,面前却完全变了一番天地,露出了一道山路出来。顺着这路一直走,便有一辆马车候着了,那车夫掩着面,气势也有些瘆人。

    想到那火城城主的气势,凤华离也就没感到什么奇怪了,她没有多想便上了马车。这马车一路特别快,完全没有颠簸的感觉,简直不像是在路上走。凤华离掀开帘子一看,这外面景象一片模糊,又是云又是雾的,仿佛闯入了仙境一般。

    这得多快才能达到如此地步?这火城还真不是什么小人物,这一个看似平凡的马车就这样深藏不露。凤华离放下了帘子,决定闭上眼休息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