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朕喜欢你
    下一秒,凤华离立即醒悟过来自己究竟都干了些什么。自己居然被这个自恋狂的肉体给迷了眼睛,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恐怕又要被这个自恋狂当成想要嫁给他的队列之一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皇上是什么时候……凤华离连忙摇了摇头,她将脑袋晃到一边,企图将这些奇怪的想法和方才脑子里进的水一起倒了出去。

    随后,凤华离立即恢复了严肃的面孔,而后闭上眼睛帮着他转了一圈,难得说了一会违心话:“转过去,谁稀罕看你的不穿衣服的样子,全都是大块大块凸起的肉……你不嫌难看我都替你丢人。”

    看到那狰狞的伤口后,凤华离都倒吸了一口气,这伤口未免太深了些。就这么扎进去,再拔出来,想必很疼吧,也不知他是如何忍下来的。

    凤华离去到灵海之中拿了自己放在这儿的药材,再出来时,却又听到炎虞说:“你手为何一直放在朕背上,不会是趁机占朕便宜吧,朕警告你……”

    真是好笑,我凤华离占谁便宜都不会占你便宜。凤华离低声骂道,而后抬起药瓶,二话不说地就往那伤口上洒。只听哎哟一声,炎虞顿时疼得喊了出来,凤华离却不罢休,不断地洒着药,炎虞最后就差叫出狼声了。

    “你这女人,根本不是再帮我,是在往我伤口上撒盐吧?”炎虞疼得不行,好不容易等到凤华离收手,这就迫不及待地控诉了起来。

    凤华离听此话,便掏出了一颗丹药来,这本是一颗普通的消炎药,但当初凤华离在制作的时候加了十余味苦性的药材,当初不过是闲来无事做着玩玩。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有用处了。

    “皇上,吃药吧。”凤华离轻声说。

    炎虞穿好衣裳转了过来,刚要接过这药,凤华离却又收回了手。这药十分苦,若是他放到嘴边却闻出来不对劲可就不好了,于是凤华离笑着说:“皇上,我来喂你吧。”

    炎虞眼睛有些发亮,立刻张开了嘴。

    这回就让你尝尝“苦头”,凤华离收住脸上的笑容,伸手将那药扔进了他嘴中。凤华离刚要收回手时,对方却忽然如同一条恶犬一般探出了脑袋,而后一口叼住了凤华离的食指。

    不仅如此,炎虞的舌头还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印记。凤华离大惊,本是为了整他,结果自己反倒被算计了,这算是什么事,她连忙缩回手。一面往他的衣服上擦手一面说:“变态!”

    炎虞抿了抿唇,面带笑意地看着凤华离:“怎么,你给朕喂如此苦的药,还不允许朕吃颗糖?”

    真是……一言难尽。凤华离索性站了起来不理他,现在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逃离这里才是。正当凤华离思索地时候,脚下的地面却忽然一阵震动。

    这是怎么回事,地震了?凤华离看向炎虞,他满脸严肃,皱着眉头,看样子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十二个时辰到了,这儿会出现很多洞,一旦被吸进去,就必死无疑。”

    还有这种事情,还以为只要打败了那些怪物,至少可以安全了。难怪苏三说这沙河之地十分危险,看来还真不是盖的。凤华离看了一眼这地下的沙子,还轻轻地踩了两脚,怎么也不像是会出现洞的地方:“那些洞都会在何处……”

    凤华离话音未落,却亲眼见到脚下的沙子慢慢塌陷,等她反应过来时底下就宛若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抓着她往下坠。正当凤华离快要完全坠落下去的时候,她挣扎的手却被炎虞给紧紧握住了。

    “抓紧我。”炎虞沉声说,不断地用力拉着她。

    炎虞已经筋疲力尽了,到时候不仅抓不住凤华离,反而会把他自己给搭进来。炎虞身上的血被这股力量给吸了进来,凤华离明白他这是伤口开裂了,她错愕地看着紧紧抓着自己怎么都不肯放手的炎虞:“为什么要抓住我?”

    炎虞自嘲地笑了笑,他从未想过要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可现在看来,若是现在不说,马上就没有机会了。炎虞的嘴唇有些发干,另一只撑着地面的手也血迹斑斑:“朕喜欢你。”

    “什么?”凤华离愕然,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只有满满的爱意,那爱意是如此显然,丝毫没有掩饰。不知为何,凤华离心中竟有一丝触动。

    炎虞说起话来十分吃力,但他还是坚持地说着:“从很早开始,朕就喜欢上你了……”

    “那你为什么……”凤华离困惑重重,她以为从一开始,这个高傲自以为是的男人就是讨厌自己的。况且,若他真的喜欢自己,又为什么做那些,以至于丝毫不顾凤华离的生死存亡?

    炎虞知道她想问什么,但很多事根本就不是朝他预想的方向走的,就像他不知不觉地喜欢上凤华离一样,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炎虞用力地拉着凤华离说:“我拉你起来,逃过这一劫后,我会把这所有的一切都解释给你听。”

    这些话仿佛触动了凤华离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知为何,她竟愿意相信面前这个男人的话。只是,若真如他所说,他喜欢自己的话。那么凤华离是绝不能让自己连累他而死的,否则她就算死了,也会感到愧疚。

    “还是放手吧。”凤华离轻声说。

    巨大的风声将她的话给湮没了,炎虞大声地问道:“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手中的温柔炽热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耳边只剩了风声,是凤华离松开了他的手。若只是因为喜欢,就让出自己的性命的话,那样太不值了,至少凤华离是这样想的。

    可是当凤华离坠落下去的时候,却见炎虞跟着掉了下来。

    在炎虞坠落下去时,也同样见到了高空之中,有一个男人一面尖叫着一面被这巨大而无形的力量给吸了过来。

    这沙地之下是无际的汪洋,河水寒彻骨髓,凤华离只觉得自己要被冻成了冰块。在凤华离缓缓闭上眼时,见到这深蓝色的河水之中,除了自己以外,还漂浮着两个男人。

    凤华离仿佛陷入了无休止的沉睡当中,直到一道清脆的声音将自己唤醒:“你醒了?”

    凤华离猛地睁开眼,自己浑身都是被水打湿的感觉十分难受,她擦了擦额头,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并不是水而是汗水。凤华离回过头,只见外面烈日炎炎,完全不像是一月的光景。

    这房间里也出奇的热,凤华离立即脱下了冬季的衣裳,环顾起这四周来。这儿的建筑以及物品,不是红色便是橙色,再加上这炽热的天气,让人感觉是生存在火炉当中一样。

    “你是谁,这是哪?”凤华离站在了那和小女孩跟前,问道。

    小女孩说:“这儿是火城,我叫多玉儿。”

    “我怎么在这?”凤华离皱着眉头,自己分明是掉进了沙河之地,还被奇怪的力量吸入了一片汪洋当中。难不成那汪洋底下就是这火城,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多玉儿解释起来,还真和凤华离所想的一般,那沙河之地下面的河名叫妄断河,是火城与外界连接的河流。那河流底下就是这火城。

    而在这火城除了皇亲国戚以外,平民一律禁止使用那妄断河出去。所以历来如若有外面的人进来,全都只能在火城留下,这也是为什么有了掉入沙河之地必死无疑的传闻。

    “不能使用那妄断河,”凤华离听了半天,被抓住了这么一个重点,外面还有那么多要事,自己怎么可能留在这里,“那我岂不是出不去了?”

    多玉儿叹了口气,每个进入火城的人最初都是如此,甚至闹地整个城中人都知道的也大有人在。多玉儿早就不在意了,所以进入火城的人也就只有习惯这里的生活这一个法子了。

    “这些年来沙河之地的怪物越来越多,许多人还来不及进入这火城就被咬死了,你该庆幸才是。”多玉儿说。

    想到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炎虞也一同跌落了下来,凤华离便问:“那和我一起来的男人呢?”

    多玉儿指了指她的身后,凤华离回头一看,炎虞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的。凤华离连忙给他把了脉,又给他伤口重新上了药,希望他能快些好起来。

    只是在妄断河之中,凤华离却清晰地记得河中漂浮着两个男人,也就是说除了自己和炎虞,还有一个人一同前来了。凤华离问起多玉儿,她却说只见到了自己和炎虞,并没有看到别人,凤华离也只能作罢。

    “这是平和丹,能保你们在这炽热的环境下生存的。”多玉儿将两颗红色的药丸交给了凤华离。

    从方才开始便觉得十分热了,还好有这种药。凤华离丝毫没有怀疑这药有什么问题,毕竟若这个小女孩有什么心思,也就不会把自己救回来了。

    吃完药后,多玉儿又给了她几套衣裳,带着她去了洗澡的地方,随后便要出门了。凤华离又把她叫住,指了指炎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可是他若要洗澡,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