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沙河之地
    马车里面争斗得十分激烈,外面却只见马车晃的厉害。雅文言情苏三身边的屿卫军看着十分担心,生怕里面的两个人会出什么事,几次要进去看看。

    可苏三却胸有成竹地把他们拦了下来,随后十分有经验地把他们召集到了身边,脸上还带着一些熏红地说:“皇上和这位大人关系可不浅,曾在一张床上睡过半个月呢。”

    屿卫军们纷纷深吸了一口气,在他们的想法之中,男女睡在一起便是行那鱼水之欢了。这一连半个月可就是不得了了,想不到他们的统领如此厉害,居然能如此受皇上喜爱。

    见他们都开窍了,苏三便又指了指那晃动得十分激烈的马车:“皇上现在在与那凤大人做什么,想必也不用我说了吧?”

    屿卫军们纷纷摇了摇头,一个二个纷纷都红了脸,这皇上和凤统领未免也太心急了……得知这情况后,其中一位胆子大的屿卫军竟偷偷掀开了帘子,却见凤华离与皇上二人躺在地上,于是连忙捂住了眼:“不能看,不能看……”

    而凤华离与炎虞现在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方才炎虞因为跌倒,就这么倒在了凤华离的上方,还好有手撑着,否则就直接趴在她身上了。

    凤华离看着他那深邃的眼眸,总觉得他是故意不起来的,便说:“还不快起来?你不嫌累我都嫌累……”

    炎虞这才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手里的灰尘:“朕说过了,你不是朕的对手。”

    凤华离瞪了他一眼,弯了弯发疼的手腕,随后便坐了下来不再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于是这一路上迎来了最寂静的时刻,二人就这么坐着一句话都没说。炎虞偶尔回过头,看到的凤华离不是偏着头便是闭着眼,真是连正眼都不给他一个。

    炎虞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说:“怎么,现在连看都不愿意看朕了。”

    凤华离依然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和炎虞一同出现,凤华离必然是头偏着的,要不然就是低着头或者闭着眼,总之就没有一刻正常的。屿卫军们看在眼里,想要去慰问一番,却又被苏三给拦了下来。雅文言情

    在苏三的解释当中,凤华离这是夜里缠绵过度落了枕,至于低头和闭眼的时候,那一定就是夜里缠绵过度太羞涩了。这回屿卫军们就不太相信了,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每天都如此吧。

    苏三无奈地看了他们一眼,而后偷偷指了指皇上:“皇上就差眼睛长在凤大人身上了,你们还不信?”

    屿卫军们顺着苏三的手看了过去,只见皇上果然一面用膳,还一面看着凤华离,只是因为皇上背对着他们。他们没法看到皇上或是怨愤,或是不甘,又或是气愤等等神情。

    之后凤华离与皇上只间的关系愈发得僵,从互不说话到互相谩骂,从互相谩骂又演变为时不时就要动起手来,可却从来没有屿卫军上前劝阻。

    因为他们纷纷吸取经验去问了苏三,这才知道一大俗语“打是亲骂是爱,拳打脚踢是真爱”。自从被苏三整日里给他们灌溉这一真理后,每日凤华离和皇上争吵起来,屿卫军们便会纷纷感慨:“统领大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皇上如此疼爱她,也不必每日在我们面前炫耀吧。”

    距离隐国的路程越来越短,因为原本的路被暴雨所毁,所以只能绕道而行。绕的这条道寸土不生,到处都是一片黄土,也正因此晚上格外寒冷。

    不过好在皇上的钱用不完,这整块地上到处都燃起了取暖的火架,倒显得有些温暖了。膳食每日也十分丰富,但桌子只有一张,凤华离不得不和炎虞同坐一席。

    凤华离和炎虞约定成俗地把各自想吃的菜挪远了些,省的吃对方吃过的东西。苏三站在一旁也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看了一眼天色,提醒地说:“这附近就是沙河之地了,传说沙河之地凶猛无常,凡是有人不小心闯入沙河之地,那可都是必死无疑。皇上和凤大人可千万要小心,这几日莫要四处乱走了。”

    “好。”凤华离和炎虞同时说道。

    说完,凤华离回过头,却刚好和他对上了眼。凤华离皱了皱眉,连忙转过了脑袋,继续吃自己的东西。待吃完后,如往常一般凤华离准备回搭的营帐里去歇息了,可却忽然被炎虞抓住了手腕。

    “皇上这是做什么?”凤华离猛地甩开他,十分嫌弃地拍了拍方才被他抓过的手腕,仿佛是嫌弃他的手很脏一般。

    “为什么不理我?”炎虞刚问出这个问题,便有些后悔了。自己可是堂堂皇上,怎么可以问她这种问题,实在是有失颜面。

    虽是这么想,可炎虞还是十分想知道答案,不记得从何时起,她就开始对自己分外冷漠,炎虞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凤华离冷笑一声,他自己做了些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又何必让自己来挑破这一切呢。于是她便没有理会炎虞想要离开,可炎虞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就一定要知道答案,总不能下次再问一遍不是。

    不是炎虞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将一把利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你若是不说,朕便杀了你。”

    此时屿卫军们都去歇息了,他倒是会挑个好时机,恐怕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把自己这个碍眼的人给杀了吧。凤华离不屑一顾地说:“要杀便杀吧,就像当初你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一般。”

    炎虞一怔,问:“害死谁?”

    都这样了还要装呢,凤华离笑着摇了摇头,他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凤华离一把推开他的手,站在了他面前,面上尽是厌恶的神情:“当初丽妃中毒,皇上一直都知道不是我下的毒吧?”

    炎虞点了点头,却又想要说什么,但凤华离却摆了摆手,此时此刻,再多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那些膳房做事的奴婢无一幸存,而且你早就知道凉妃会派人刺杀我,不过是为了借此机会彻查相国公府。皇上害得无辜的人受伤,若不是我有武功,恐怕也惨死在那了。”凤华离想起来那日所经历的事情,至今都觉得十分可怕。那么多人的生死,竟全都依靠着皇上的一个计划而已。

    但皇上做的不止这些,后来的南宫嫣儿亦是如此,光是自己认识的人,就有许多因为皇上而死。而自己不认识的呢,恐怕怎么数都数不清,就连皇上也记不起来了吧。

    “不……”炎虞抬起手,可对方却完全不听自己的话,十分痛恨地看了自己一眼后转身便要走。

    忽然,一只大手覆在了凤华离的肩膀之上。凤华离不耐烦地甩开他,正想着和皇上说让他别再靠近自己时,回过头却见到一个面带银色面具的陌生人。

    下一秒,那人抬起手轻轻一挥,凤华离就晕了过去。炎虞见此,连忙上去要夺回凤华离,谁知此时却从四面八方跑出来许许多多像他这样身穿黑袍,脸戴银色面具的人。

    他们训练有素武功高强,为了目的丝毫不拖泥带水。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炎虞也昏迷了过去。

    “怎么处理?”那几名黑衣人低声问道。

    领首之人说:“按照上面的人吩咐,扔进沙河之地。”

    炎虞最先醒来,可当他醒来时,面前竟然围了一整圈叫不出名字的怪物,而且全都是爬行的,此时它们正看着自己与凤华离,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

    炎虞连忙推了推凤华离,凤华离这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只长得像螃蟹一旁的生物却忽然朝她袭来,凤华离下意识地抬手,射出一道梨花针。

    那怪物在空间爆开,黄色的血液溅到身上让凤华离感到十分恶心。凤华离看了一眼炎虞,她只记得自己还在与他说话,怎么转眼之间就到这来了。

    看出了她的疑问,炎虞无奈地解释道:“这里是沙河之地,我们被刺客袭击了,他们把我们扔到了这里。”

    沙河之地,那不是苏三所说的掉进去必死无疑的地方吗?凤华离一惊,立刻站直了起来,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为什么这儿只有沙没有河?”

    炎虞轻笑一声,这个女人还真是没有见识。这沙河之地上面是沙,底下便是深不见底的冰河。每隔十二个时辰,这个的沙便会出现一个缺口,将所有的东西给吸下去,若是吸下去的话,便会永远消失在这世上了。

    本打算和凤华离解释,可凤华离看到他眼中那嘲笑的目光后连忙摇了摇头,自己可不想因为听这些东西而被他嘲讽。凤华离看了一眼这广阔无垠的沙子,还有上空全是黑雾的天空,怎么找也找不到一个离开这的地方:“你就告诉我,怎么才能出去吧?”

    炎虞环顾了一眼四周,最后指了指天空一片黑雾之上:“我们就是从上面被扔下来的,如果想出去,除非我们会飞。”

    宅男福利,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