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争斗
    凤华离咬着唇回过头,凤念玉与月笛也跟了过来。雅文言情见凤华离的神情,凤念玉也隐隐约约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也连忙走了过了,捡起了地上的画像,她的目光在画像与苏念云之间游走了三巡之后,蓦然便哭了起来。

    “娘亲,当年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凤念玉扑在了苏念云身上,不断地痛哭起来。这么多年以来,或许她一直都以笑示人,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没有人的时候,自己有多么孤单。

    曾经凤念玉也无数次幻想过能再见到母妃,没想到再次见到时,母妃却已重病缠身,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在醒过来了。凤华离吸了吸鼻子,轻声说:“娘亲,当年的事,玉儿不怪你了,玉儿只要你醒过来就好,你睁眼看看我好不好……”

    人对自己的亲人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凤念玉如此确定,那么苏念云就一定是当年的悦妃没错了。凤华离的眼睛仿佛起了一层雾,真是造化弄人,这个凤念玉竟真的是自己的姐姐。

    凤念玉一直在哭,凤华离也不打算上去劝,这个时候就是应该大哭痛哭一场,好把这些年以来收回去的泪水全都释放去了。凤华离看不下去如此场面,便打算出去走走。

    外面又起了凉风,吹得凤华离眼眶发红。

    忽然,不远处掠过一道黑影。凤华离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个男人,可他的踪迹却无迹可寻,完全不知道往哪去了。凤华离深深地皱住了眉,方才就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只是一心在苏念云身上没有注意,现在看来这个人已经潜伏了许久,恐怕将方才自己说的话全都听去了。

    是谁派来的人,为了监视自己,还是要打探什么事?若是苏念云是悦妃一事暴露,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毕竟她也算是先皇的逃妃。

    因为方才那男人的事情,凤华离这日一直睁着眼,直到深夜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人闯进东芙宫,这才安心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便是要去隐国的日子了,皇上御驾亲征,更是有无数臣子和妃子一同送行。凤华离作为屿卫军的统领,不得不和皇上站在一起一同走出宫门。

    光是这没用的仪式就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凤华离等到焦急万分,才终于可以上马车。雅文吧这马车不大,因为只需要乘坐凤华离与皇上两个人。

    因为是去战场,那些妃子们自然不能同行,也算是给此行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凤华离随着皇上后面上了马车,却见皇上抬起脚坐着,几乎要把自己的位置给占干净了。

    凤华离放下帘子,这里面可没有他的人,况且外面还有自己的屿卫军,这还是在宫外,凤华离便没有那么忌惮这个皇上了。凤华离抬起手一把推开他的腿:“皇上大恩大德,做出此举实在不雅。”

    说完,不待炎虞重新把脚抬上去,凤华离就连忙坐了上去,她故意撑着脑袋,把大的位置留给了自己,省的皇上又要得寸进尺。

    “你……”

    凤华离回过头,却见炎虞凶狠地盯着自己,叫人乍一眼看过去十分骇人。咳皇上又能对自己做什么呢,反正这马车都已经开动了,眼见着就离宫中愈发远了,凤华离慈眉善目地说:“皇上可是乏了,乏了便歇吧,省的到时候到了隐国,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病怏怏?炎虞用力地呼了几口气,他看向凤华离,她却一脸淡然地看着自己,还一脸笑容的模样。炎虞说:“你摸了朕的脚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凤华离摇了摇头,况且刚刚怎么能是摸了他的脚,分明是他挡住了自己的座位,自己才逼不得已推开他的。

    炎虞点了点头,平淡的语气却说出丝毫不平淡的内容:“你摸了朕的脚踝,你就得嫁给朕。”

    “男人头女人脚不能摸,皇上若是女人的话我就认了……”凤华离暗自翻了个白眼,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有这些常识的。这个自恋狂还真是见到谁都以为别人想嫁给他,凤华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而后嘲讽地说,“差点忘了,皇上肌肤光滑白皙,眼睛妩媚动人,身子一碰便倒,恐怕是投错了胎,若是做个女人,该是个妩媚众生的狐媚子吧。”

    炎虞被她激得怒火丛生,他一向最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像女人,更何况是一个女人这样说自己。他咬着牙说:“朕和平常人能一样吗,况且,你敢这样和朕说话,是不是活腻了?”

    凤华离抬起窗户的帘子,眼见着马车已经开出长安城了,而后便放下了帘子,低声说:“变态。”

    “什么?”炎虞怒视着她,今日就要让她明白,自己可是皇上,绝不是什么好惹的善茬。于是炎虞一把掀开自己这面的窗帘,窗户外便是苏三,炎虞回过头对凤华离说,“朕一句话,便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来这皇上还不太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了,凤华离微微一笑,掀开了自己这面的帘子,露出了外面整齐划一的屿卫军。此次随行的只有屿卫军,至于皇上的军队因为还在整顿,所以比他们要晚一些出发。

    凤华离掩面笑了笑:“皇上真是爱开玩笑,臣可是帮着皇上去讨伐大西王朝的孽畜,皇上为何要让臣死无葬身之地呢?”

    “你这是谋反?”炎虞深呼吸了一会,自己还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上次那屿卫军就那么臣服于凤华离,如今就算凤华离让他们杀了自己,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做吧。

    凤华离一听,连连摇了摇头,谋反这词罪名可就大了,她可没有那么多命去承担:“皇上误会了,屿卫军一路上都会保护你我的安全,何谈谋反呢?”

    她刻意在“我”字之上加重了语气,这话中的意思,就算是个傻子也能体会到了。炎虞闷哼一声,将帘子放了下来:“这次朕便饶了你。”

    “皇上别这样,臣还不知臣是犯了什么错,至于让皇上如此生气?”凤华离颇有些挑衅意味地说。

    真是得寸进尺,太放肆了。炎虞有力拍了拍所坐的板子上柔软的布垫,这几下发出的声音十分沉闷,宛若他此刻的内心一般。炎虞转过眼睛看向她:“朕可没那么多忍耐,朕警告你,别再试图挑衅朕。”

    忍耐,真是可笑。皇上竟然还会忍耐,不应该是发现谁要害自己,是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个的吗。现在若不是有屿卫军给自己撑腰,皇上恐怕早就要对自己下手了吧。

    凤华离冷笑一声:“皇上又想如何?”

    下一秒,炎虞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忽然就朝他刺去。

    果然还是动了杀心啊,凤华离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而后一把撑住了他意图按下来的手腕。皇上的力气和外表不同,不知他哪来的力气,简直就像一头无穷力量的牛一样。

    凤华离挡着他十分吃力,挡着他手腕的那只手几近颤抖的边缘,似乎下一秒那匕首便会落下来。

    “怎么,还觉得朕病怏怏,像个女人一般?”炎虞脸上划过一道玩味的笑容,从一开始这个女人就在挑衅自己,那自己便证明给她看,自己到底有多强。

    “你……”凤华离咬着牙,要发出声音必须加倍用力,“你若真有那个本事,就不会连我都杀不死。若是连我都不如,那不就和女人没有差别了?”

    炎虞轻笑,这个女人真是不要命了,若是换一个人来,她一定早就死在这把匕首下了。好在她面对的是自己,况且直到现在,炎虞都还没使出全力呢。炎虞手握匕首不断用力,却还能分心低下头靠在凤华离耳边:“朕不想杀你,只想让你知道,若是我相杀你,随时都可以。”

    “你若这么想,那你就输了。”

    炎虞错愕地看向她那毫不畏惧的笑容,却在这一个分身之间,被她另一只手打掉了匕首。紧接着凤华离一个踢腿朝他要害踢去,炎虞连忙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借此时机,凤华离伸出手,一把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随后朝炎虞刺去。凤华离一招一式都十分狠厉,简直完全没留后路,完全是要置对方与死地的招式。

    炎虞一时处于下风,只能不断地躲闪,他看了一眼凤华离手指上的青筋,以及那恶狠狠的眼神,喉头微动。这女人真是狠毒,像是要杀了自己一般,炎虞低声喊道:“你这是在刺杀皇上!”

    “我这叫正当防卫。”凤华离不屑地说,若不是他先动手,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难不成只允许他对自己下手,自己不能还回去吗。

    炎虞忽然停下了脚步,深深地看着她,眼见着那匕首朝他胸腔扎去,炎虞却忽然消失了。但确切地说,是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让人看不清他是如何逃脱的。

    待到凤华离反应过来时,炎虞已出现在了她的桌边。炎虞一把夺过她手中匕首,而后从窗户扔了出去。趁凤华离毫无防备之时一掌往她的肩膀打了过去,可谁知炎虞却脚下一滑,就这么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