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苏念云就是当年的悦妃?
    凤华离轻笑一声,缓缓地朝徐瑞雪走入,她的手在身后晃动着一把匕首,凤华离的声音清冷无比,还藏着些嗜血的意味:“小姐,奴婢找您可是有件大事呢。”

    徐瑞雪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坐直了起来,这深更半夜的,有什么大事要来找自己。徐瑞雪打了个哈欠,看着凤华离的眼神却忽然紧了下来。

    虽然看不清面貌,但那头发上的发饰,以及耳朵上戴的耳环绝不是香儿平时买得起的。徐瑞雪大惊失色地看向她,这个人分明就不是香儿。

    可还没等徐瑞雪尖叫起来,凤华离就已抢先一步上前。一手将匕首抵在了她的颈动脉,只要她胆敢喊人,这匕首就会毫不犹豫地划下去。

    徐瑞雪十分识趣地闭上了嘴,毕竟生在富贵人家,也曾被人绑走过,所以最是知道这种时候该如何是好。这种情况分为仇与钱,若是为钱而来那就好办得很了,徐瑞雪低声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便是了。”

    凤华离笑了笑,问:“那你说,你得给我多少钱,我才会放了你?”

    徐瑞雪以为她这是为了钱财而来的,当下便放心了许多,于是连忙开了价:“五千两黄金!”

    真是一掷千金呢,这徐瑞雪还真是舍得。只可惜凤华离却并不稀罕她这些脏透了的钱,她今日来也不是为了像讨饭似的讨些钱走人的。

    见对方不说话,徐瑞雪就有些心急了,毕竟这匕首可是真真实实地抵在自己脖子上的,指不定下一秒自己就没命了。想着对方或许是嫌钱太少了,徐瑞雪又立刻加价道:“一万两,一万两黄金,够了吧?”

    凤华离轻笑着摇了摇头。

    “两万两!”

    “三万两!”

    徐瑞雪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反正这府里的钱多了去了,花个几辈子都花不完,但这命可只有一条,哪怕花再多的钱,也要保住了才是。

    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值这么多钱。凤华离抬起匕首在那娇嫩的肌肤上轻轻滑了滑,徐瑞雪立刻便吓得浑身发抖,脖子上更是沁出了一滴血珠。

    随着徐瑞雪的加价,那铜臭味仿佛就在鼻间一样。果然相书府贪污受贿,竟有这么多闲钱来给自己这么一个不合格的“劫匪”,实在是令人可望而不可及啊。雅文吧

    “十万两!”徐瑞雪眼睛有些发花,这已经是她能付得起最大的限度了。若是再加价,相书府一时半会一定筹不出那么多钱来,到时候自己性命堪忧了就不得了了。

    “啧啧啧……”凤华离轻叹一声,十万两,这可真是天价呢。若自己是劫匪,一定迫不及待地就答应下来了吧,只是很可惜,自己并不是那种为钱而来的劫匪呢。

    凤华离在她耳边说:“我是来为南宫嫣儿报仇了,你害得她那么惨,你也应该去黄土小面陪陪她才是。”

    “什么?”原来竟是为了报仇而来,那句话仿佛死令一般进去了自己的耳朵,令人感到绝望。徐瑞雪错愕地将眼珠转到最左边,企图看清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到底是什么人。

    徐瑞雪颤抖地厉害,说起话来更是语无伦次:“南宫嫣儿是自己害得自己,和我没关系,你不要杀我……”

    事到如今还要狡辩,方才自己在门口可是听了个真切,分明就是徐瑞雪想要谋害皇上,而后又陷害到南宫嫣儿身上。凤华离也不想和她废话,直接抬手刀落,一道血痕落下,徐瑞雪便倒在了地上。

    无数血液流出,在夜里却只看得到一片漆黑。正当凤华离准备离开之时,却忽然听到这儿传来十分刺耳的铃铛声音。凤华离回过头,只见南宫嫣儿抬起手不断地拉着一根红线,正是她拉响了铃铛。

    外面传来脚步声,看样子是有人来了。凤华离抬起手将匕首扔了过去,直直地插进了徐瑞雪的手中,徐瑞雪吃痛尖叫起来,铃铛这才停下来。

    那些侍卫正从前门而来,这前面是出不去了,只能从这房间后面的窗户翻出去了。凤华离跨过徐瑞雪时,却一个不注意被她抓住了脚踝,而后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紧接着,那徐瑞雪不知怎么生命力如此顽强,竟挣扎地爬了过来,她伸手用力一抓,竟抓住了凤华离耳朵上戴着的耳环,且二话不说就生拉硬拽了起来。

    “啊……”凤华离疼地低唤了一声,万分后悔今日出门戴了这么一对耳环。眼见着那些侍卫们就要到达门口,凤华离连忙抓着她的手一转,将那耳环从耳朵上摘了下来,接着猛地跑向窗户,从窗户翻了出去。

    与此同时,身后侍卫们也从正门走进了房间,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徐瑞雪大吃一惊,还剩最后一口气的徐瑞雪缓缓抬起了手指向了窗户,说话断断续续的:“那人从窗户走了……快……快追……”

    身后忽然围上侍卫,前面也有许多侍卫,好在此时夜里,不用担心被人记下样貌。本来今日出来不想出手,可现在这情况,不动手也不行了。

    凤华离抬起手腕,一道光影掠过,跟前的侍卫朝全部倒了下去,趁此之际,凤华离连忙跳上围墙,一路逃回了东芙宫。此次因为没有料到那徐瑞雪迟迟不死,还险些就被抓住,身上外套也在方才争斗之中破了。

    这么看上去倒甚是狼狈,凤华离叹了口气,好在没让南宫嫣儿白死,如此自己便可放心一些了。凤华离一走进门,月笛就连忙迎了上来。

    尽管凤华离走之前说过,自己回来时无论变成什么样都很正常,但月笛还是忍不住惊了许久,这小姐是去干什么了,怎么像是从贫民窟里出来的一般。

    月笛带着她去洗净了身子,再换了一身干净衣裳,接着便带着她往东芙宫大殿里走。凤华离皱起了眉头,往常这个时候都是去寝殿歇息的:“有什么人来吗?”

    月笛点了点头:“是凤念玉来看小姐了。”

    凤念玉与凤华离的关系月笛也是知道的,所以即使这么晚了,凤念玉来找她,月笛也没有拦。毕竟明日凤华离又要离开绛国了,上次凤念玉没来得及送别,这次可不能错过了。

    “妹妹,你可算来了,这是去哪了,现在才回来?”凤念玉急忙走了过来,抱住了她。

    凤华离笑了笑:“自然是做该做的事去了。”

    凤念玉撅了撅嘴,说:“妹妹还没与我好好玩玩,这就又要去隐国了……”

    “绛国和隐国已经结盟,如今隐国有难,我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凤华离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凤念玉连连摇头,十分认真地看着凤华离,抓着她的手臂摇了摇,声音还故意放小了一些:“可是姐姐听说,你是为了容夙止才去隐国的,这可是真的?”

    凤华离咳嗽了一声,微微瞪了她一眼,说:“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

    “是从容伊太妃那听来的。”凤念玉笑着说。

    容伊太妃……凤华离陷入了沉思,她身在这儿,必定也很担心隐国的现状吧,毕竟不像自己,还可以去隐国。于是凤华离拍了拍凤念玉的肩膀,说:“你回去以后告诉她,我会把隐国的情况都写信告诉她的。”

    凤念玉点了点头,随后从一旁取出了一卷画轴,交到了凤华离手中。当初容夙止走的时候,把这画交到了容伊那儿,以便凤念玉随时观看。可凤念玉看久了,便发觉出这其中的不对劲之处了:“这是我母妃的画像,我几乎日日都看,可最近我却忽然发现,这画上之人与你十分想象。”

    与我想象?凤华离皱着眉接过那画,随后把她在桌上平铺开来。初看之时却不像,可细细看来,无论是眉眼还是鼻唇,和自己相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虽五官十分相似,但却在气质和打扮上与自己大相径庭,很显然和自己是两个人。

    “怎么会这样……”凤华离的心跳得极快,觉得这画像之人与自己仿佛相识,而且关系还非比寻常。心中仿佛正有一个悬已久的疑惑,几乎就要解开。

    凤念玉如今已经二十岁,也就是说这画像至少是二十年前所画下来的。凤华离看着那眉眼,却忽然明白了什么。她抓起那画像便往寝宫里走,而后点亮了油灯,跪坐在了苏念云跟前。

    为了防止苏念云有什么意外,凤华离一直把虽有生命迹象却无法醒来的苏念云安置和自己一个房间。凤华离匆忙地打开手里的画像,与苏念云仔细地上下比对。

    虽然岁月让她的面容老去了许多,但却无法遮掩她本来的面容,如此一比较便知,苏念云分明就是画像上的人。凤华离手中的画像跌落在地,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她不敢置信地望着苏念云。

    苏念云竟然就是当年的悦妃,这怎么可能呢……她不是神医座下高徒之女,之后嫁给相爷凤求复,再生下了自己吗。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在二十年前入宫,还生下了凤念玉?

    本以为疑惑可以解开,可如今却又有无数个疑惑冒了出来,叫凤华离不知该如何是好。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