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容夙止有危险
    隐国和大西王朝开始了战争?凤华离连忙停下了脚步,一心去听那两名婢女所说的话。从那两人一言一语之中,凤华离得知这次容幽不在城中,容夙止作为将军来讨伐大西王朝。

    “那容夙止从未带过兵,这么唐突能行吗?”

    “就是,那大西王朝如此狠厉,估计那容夙止要吃苦头了。”

    容夙止恐怕有危险,凤华离得知后立刻心急了起来,无论怎么说,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师傅独自一人面对这些,她要去隐国。凤华离连忙往里屋走,却因没有力气而险些摔跤。

    月笛连忙把她扶住,担忧地看着她说:“小姐,你就吃点东西吧。”

    凤华离点了点头,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个办法,若要去隐国,总不能这样全身无力地去吧,还是得吃些东西才是。于是凤华离一连喝了好几碗热粥,又躺在了床上歇息了一刻钟,这才走了出去。

    隐国有难,身为同盟国的绛国自然也不会作罢,所以绛国也要派增援去隐国。虽然不想见皇上,但现在要去隐国,除了找他恐怕别无他法了。

    炎虞正在处理奏折,现在又要忙隐国之事,见到凤华离过来,有些意外地说:“凤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朕这?”

    “皇上,听说隐国遇难,”凤华离低下头,微微咬住了下唇说,“绛国可是要派兵前去增援?”

    “自然是要的。”炎虞放下了手里的奏折,有些疑惑地看向她。这女人这些日子一直把自己关在东芙宫中,如今一出来却是要问隐国的事,为何要对隐国如此上心?

    凤华离十分坚定地说:“臣愿携屿卫军一同前往。”

    炎虞挑了挑眉,看向凤华离眼中的那一抹焦急之色。尽管这样,她还是压抑得十分深,若是他人必定看不出来。只是有什么事,值得她这样做?

    “说吧,你想去隐国的真正原因。”若是什么为国效忠之类的话,炎虞一听便知是假的。别人兴许还有可能,但凤华离如今对自己恐怕快要讨厌透了,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来帮自己的忙。

    凤华离一怔,说话便开始有些不利索了:“皇上说什么呢,隐国有难,我们绛国自是应该帮忙才对。”

    炎虞嘴角抬起一道笑容,她还真是不善于撒谎,至少她说这话自己是绝计不会相信的。凤华离越是想隐瞒,炎虞就偏偏想知道她此行的真正目的,能让她来求自己的,一定不是件小事吧:“若是大人不肯说,朕也不为难了。”

    “臣……”凤华离看了一眼重新投入批阅奏折的皇上,明白自己若是不说实话是绝对无法去隐国的了。可是若说了实话,恐怕还是会被拒绝。

    经过一番权衡之下凤华离才说:“容夙止恐怕有危险。”

    容夙止,隐国长皇子?炎虞皱了皱眉,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此人与凤华离是师徒关系。可仅仅是师徒关系,凤华离就愿意来求自己,只为了去隐国见一见容夙止吗。

    当初一见,容夙止对凤华离的情感洋溢而出,而凤华离对他没有什么超出师傅意外的情感。而如今是不是不太一样了,还是说凤华离去隐国的那些日子里,已经同容夙止产生了感情。

    炎虞想得愈发得多,迟迟没有回凤华离的话,良久后方才说:“你同容夙止是什么关系?”

    “容夙止是我的师傅。”凤华离淡淡地说。

    师傅?炎虞看向她,那心急慌乱的情绪却十分显然,他张了张唇:“他对你而言,如此重要?”

    凤华离不明白他这是想问什么,答应便答应,不答应便不答应,何故问这么多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凤华离不耐烦地回答道:“皇上,臣愿领屿卫军去支援隐国,还望皇上同意。”

    为什么忽略自己的问题,是默认了,还是不想说。炎虞也想不明白,脑子也有些混乱,他眼神复杂地看着凤华离,竟鬼使神差地说:“不行,朕不让你去。”

    她来找自己的事,自己一向都会答应,可这次炎虞却没法轻易答应下来。战场之上实在太过残酷,她一个女子万一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这实在太危险了。

    凤华离冷笑一声,方才在来的路上就猜到了结局。自己真是太傻了,居然想着来求皇上。不过反正也没报太大的希望,况且自己也不是没有留好后路。

    反正现在自己有出宫令牌,到时候自己装病去隐国就行了。至于会不会被抓住责罚什么的,凤华离也顾不上去想了,现在她所一心一意想的,就是快些去隐国。然后再见一见容夙止,看看他近来如何了。

    于是凤华离并没有再同皇上说话,而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炎虞将她唤停了脚步,方才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冰冷至极,仿佛对自己失望得很。炎虞终究还是没办法拒绝她的请求,他缓缓地说,“朕和大人一起去。”

    “皇上这是要御驾亲征?”凤华离有些意外,本只是想着他能允许自己去就行了,想不到他竟还要御驾亲征。如此以来,讨伐大西王朝的人应该胜算就大了许多吧。

    炎虞点了点头:“隐国与我们交好,此时自然该伸出援手。”

    凤华离淡淡地应了声,希望容夙止那边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至少也要撑到自己与皇上的人到达才是。而当凤华离走出殿门之后,苏三连忙从旁走了出来。

    苏三当见到皇上亲口答应要亲自去隐国后,脸上的神情比炎虞凤华离二人加起来还要纠结:“皇上怎么能御驾亲征了,当下还是要以龙体为重啊。”

    炎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怎么,不行?”

    “皇上,此次派援兵,陈将军一人领兵即可,皇上又何必多此一举呢。”苏三心情复杂得很,方才分明是凤大人要去隐国,皇上才临时决定要一同去的,这么大的一件事,怎么可以决定得如此草率呢。

    “隐国与我……”

    炎虞接下来说了一大堆不相关的话,明明知道完全都是强词夺理,可苏三却完全没办法反驳。毕竟和自己面对的人是皇上,无论怎么说,都是皇上对。

    只是再怎么,也不能这样随意地决定下来啊。

    凤华离回到东芙宫时已然中午,午膳也已经上来,兴许是因为许多天没吃饭的缘故,今日凤华离吃得格外的多,属于自己的力气也逐渐都回来了。

    明日便要启程去隐国了,凤华离便备了许多梨花针沾染上毒液,而后再放入暗器之中。夜逐渐黑了下来,可凤华离却完全没有睡意,明日便要走了,在此之前。凤华离还得要去做最后一件事。

    南宫嫣儿如此惨死,而徐瑞雪却安然无恙,如此实在太过不公,凤华离若不给那徐瑞雪些颜色看看,恐怕黄土之下的南宫嫣儿也不会甘心的吧。

    虽然上次把相书大人的种种行为证据交到了皇上那,但皇上日理万机,还没来得及处理相书的事,所以相书府还是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动。

    凤华离一路潜行到了相书大人府中,而后翻墙到了徐瑞雪的房间外。此时里面还点着油灯,看样子徐瑞雪也还没有睡。凤华离戳破了一层窗户纸,靠在窗户上看里面的情形。

    徐瑞雪在镜子前卸下自己的头冠,她轻轻地抬起了手,仿佛有些困意地问:“这几日我都没出门,不知道那个贱人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奴婢阴险地笑了一声,帮她把拆掉发髻而乱糟糟的头发理顺,其话语之间充满了鄙夷:“小姐放心,那个小贱人已经被斩首了,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活过来再开口了。”

    凤华离握紧了拳头,她们说的很显然就是南宫嫣儿,如此一听,陷害南宫嫣儿更是为了封口,难不成南宫嫣儿还知道什么关于徐瑞雪的事吗。

    “那个小贱人敢坏我的好事,就算死一百回也不足惜。”徐瑞雪轻蔑地一笑,站起来往前走坐在了床榻之上。

    “是啊,本来小姐的计划万无一失,若不是这个贱人插手,小姐现在一定早就已经成功了。”那奴婢说起话来阴阳怪气,叫人听起来有些发麻。随后徐瑞雪躺进了被子里,那奴婢也吹灭了油灯走了出去。

    果然如此,一定是这徐瑞雪计划的不错了,听完她们的对话,凤华离对自己所想的更加深信无疑了。想不到不仅相书大人贪污受贿,他的女儿更是企图谋害皇上,这相书府真是野心不小。

    凤华离看了一眼离去的奴婢,和已经睡下的南宫嫣儿,此时正是动手的好时机。凤华离推开门走了进去,推门与关门的动作丝毫没有掩饰,听见声响的徐瑞雪立即睁开了眼望向凤华离这边。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黑色背影身影,徐瑞雪眯着眼,下意识地喊出她贴身奴婢的名字:“香儿,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