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打起来了
    两天前。

    迟迟没有找到给南宫嫣儿治罪的证据,而凤华离在昏迷之中又不断喊着南宫嫣儿的名字。炎虞看在眼里,便决定这次再放过南宫嫣儿一次。

    苏三不断在一旁劝阻,先是在熏香中下毒,又是行刺皇上,害的皇上手臂险些废了。这些皇上都看在南宫嫣儿是凤华离的人面子上放过了她一面,可如今就连她主子都害,如此狠毒之人可是万万留不得啊。

    炎虞摇了摇头,这次南宫嫣儿很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若不是自己临时不想喝把酒杯给了凤华离,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他低下头看着满头流着黄豆大汗珠的凤华离,换句话说,若不是自己,凤华离根本不会中毒。

    正当炎虞准备算了之时,身在牢狱之中的南宫嫣儿却左呼右喊着要见皇上,炎虞便去牢房之中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哪知刚一过去,南宫嫣儿却把自己藏的剑,毒,以及香料各自都藏在了何处一一交代了出来。

    炎虞挥手让下人们去查,而后困惑地看向南宫嫣儿:“你为什么告诉朕这些?”

    事已至此,她没必要在撒谎,毕竟炎虞手底的人一查便知真假。可前几次被自己抓住她对自己做不利的事,她都一直极力反抗,如今这又是怎么回事?

    南宫嫣儿笑着看向炎虞,语气十分淡然:“因为我不想活了。”

    她原本不过想毒死皇帝,一了百了。谁知这酒竟会被凤华离给喝到。凤华离平时对南宫嫣儿百般照顾,冬至宴会之上更是处处维护自己,无条件的信任自己。

    可如今事态却朝南宫嫣儿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过去,她竟毒害了这世上最后一个信任自己把自己当亲人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南宫嫣儿话中带了些哭腔:“我根本不配活下去。”

    炎虞了然,朝她点点了头,如若这就是她想要的结局的话。

    南宫嫣儿将一张信纸交到了炎虞手中:“若是我死了,就把这封信给她,信里我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她。”

    “若?”炎虞一怔,若是那些证据都找到了,那她不是应该必死无疑才是吗。

    南宫嫣儿自嘲地笑了笑,或许这就是人本性的生存欲望吧。即使自知无脸活下去面对凤华离,可她就是还会想要赌一赌。若是活下去,那便是怀着愧疚活一辈子。若是死了,也算是真正的解脱了。

    “等离儿醒了,我会给她能够让你放了我的东西。”南宫嫣儿轻声说。

    炎虞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复杂,上次与她交手起来。便知道她武功不浅,可技巧仍有些生疏,显然是练习不长,但却十分吃苦才能练出如此效果。

    如此说来,南宫嫣儿不过是凤华离身边一个普通的婢女,如何能用如此武功和内力,是有什么人在教她吗。炎虞看向她,问出了深藏已久的问题:“你为何要杀朕?”

    南宫嫣儿嘲讽地看向他,自己全家满门被抄,全都拜他一人所赐,不杀他又杀谁?从南宫嫣儿从府中逃出的那一日,她都无时不在想着如何杀了皇帝,为爹爹报仇。

    后来南宫嫣儿跟着凤华离入了宫,又见了高人向他拜师学艺。尽管这宫中生活十分艰苦,可南宫嫣儿却一点也不累,因为只要想到离为爹娘报仇又近了一步,她的心情就会欢愉许多。

    可如今终究还是失败了,南宫嫣儿冷冷地看着炎虞,低下头说:“皇上还是别提起这件事了,否则嫣儿就算死了,也不会甘心的。”

    南宫嫣儿被问斩两天后,身在隐国的容夙止终于得知这其中全部事情经过的消息。当下容夙止便急着要去见凤华离,她一下子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一个人如何抗得过来,自己一定要去看看她才是。

    可容夙止此时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甚至连宫都出不去。这全是因为隐国国君在为容夙止挑选一位女子为妻,一听说容夙止想要去绛国,隐国国君立刻大怒:“你这是又要去见那个女人?”

    容夙止点了点头,今时不同往日,他非得去找凤华离不可。就算父皇不让,他就算是逃,也要逃出宫去。

    隐国国君无奈地看着她:“若是那姑娘对你有情,朕便允了,可你明明知道,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你的身上。”

    “父皇……”容夙止气势一下被弱了下来,偏偏父皇说得不错,离儿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可凤华离在那也没个人庇护,从前至少还有容夙止在,如今连自己都不在了,容夙止实在是放不下心。

    隐国国君见他还要反驳,当下正要大怒,殿内却忽然闯进一位下人。那下人急得满头大汗,一进来便跪了下来大喘着气。隐国国君皱着眉,斥责道:“什么事这么焦急,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那下人连忙赔了罪,而后谨慎地看了一眼坐在高位上的男人和身边的长皇子,担忧地说:“那大西王朝近日不知是怎么了,突然向我们发起战争,竟在忽然间夺去两座城池。那幕后之人更是凶狠残酷,每到一座城,便要四处放火烧杀夺掠,几乎就没留下活口,所以直到现在才得到消息——”

    “什么?”隐国国君大惊,用力地拍了拍桌子,显然是气得不行。这些日子以来大西王朝一直没有什么异常,还以为这是终于不再放肆了,谁想到竟早已谋划好了。

    隐国国君拍了拍胸口,说:“快派少将军带军去对抗!”

    下人为难地看向他:“少将军去边关驻守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皇上您忘了吗?”

    “我去吧。”听到少将军不在,容夙止连忙站了出来。这个时候事关隐国的存亡,自己必须要为隐国尽一份力才行,凤华离的事只能暂且放着了。

    隐国国君看向容夙止,他与容幽武功不相上下,又是长皇子,想必那些人也都会听他的话,于是便允了下来。随后国君又立刻让下人去找人给绛国通风报信,让他们给自己支援。

    毕竟这次大西王朝来势汹汹,想必早有准备,光凭自己一国之力恐无法与之抗衡,还迫切地需要绛国的援手一齐对抗大西王朝。

    三天之后,绛国,东芙宫。

    “小姐,这粥里头可有很多水果呢,其中就有小姐爱吃的草莓与芒果,”月笛坐在凤华离床边,将那碗粥端到了她跟前,好言相劝道,“这还是热的呢,小姐放心,一点都不烫,快喝一口暖暖身子吧。”

    凤华离无力地摇了摇头,可即便如此,月笛也仍孜孜不倦地在一旁劝说着。这几天小姐不肯吃东西,最多就喝几口水,月笛真担心她身子会垮掉。所以只能不断换着法子想让凤华离吃点,可无论如何凤华离始终都不肯买账。

    外面起了太阳,雪停了好几日,外面的积雪也差不多都化了,今日的天气倒是有些暖和。雪水融化落在地上的声音回荡在凤华离耳边,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问:“今儿出了太阳?”

    “是啊,小姐可要出去晒晒太阳?”月笛欣喜不已,小姐这几日都惜字如金,如今终于肯说话了。如此才可以不闷在心里嘛,若是长久憋在心中,抑郁成疾可就不好了。

    凤华离难能可贵地点了点头,抬起了纤细的手臂:“扶我出去走走吧。”

    “是!”月笛面相笑容不断,她连忙把粥给放下,扶着凤华离起了床,接着便带着她在院子里转了两圈。愿意里的橘子树只剩下了枯干,看上去确实有些煞风景,凤华离便想出去看看。

    月笛有些为难地说:“小姐还没换衣服呢……”

    凤华离摇了摇头,苍白的面孔上露出一道微弱的笑容:“无妨,我就站在门口看看。”

    于是月笛只好扶着凤华离走到了门口,太阳刚升起不久,刚好从屋檐底下洒进了门内。阳光照射在身上,显得皮肤光灿灿的。凤华离往外张望了一眼,只见四处都有奴婢们在扫着雪,大雪过后许多花草也需要重新修整。

    可此时仍时值冬,还是会有下一场雪的,到时候她们还是要做着和今日一样的动作,就如同重蹈覆辙一般。凤华离轻叹一声,这几日不知怎么了,就算自己没有内功,听的声音也比以前要清楚许多。

    比如此时在不远处修剪花枝的两名奴婢的谈话,凤华离听着就像是在自己身边说话一般。

    “听说皇上和凤大人闹别扭了?”

    “你这是什么话,分明是凤大人和皇上闹别扭了。”

    “这不都一样吗?”

    凤华离听着有些头疼,但也不想惩罚她们。于是凤华离揉了揉脑袋,决定还是回床上歇息一会比较好,现在才刚出来一会儿,头就有些疼了。

    谁知此时,那两名婢女的话却让凤华离停住了脚步。

    “听说大西王朝和隐国打起来了?”

    “可不是吗,那大西王朝可残忍了,见人就杀,见女的就欺辱,杀人放火一样不落,所过之处听说几乎是寸草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