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刀下留人!
    南宫嫣儿含着泪点了点头,她祈求地看着凤华离。现在凤华离便是南宫嫣儿唯一的希望,尽管没有人相信她,但凤华离绝不会将她弃之不管的。

    离午时时间已经不多,现在能救南宫嫣儿的只有皇了,尽管凤华离十分不想向他求情,可为今之计也只能这么做了。正当凤华离要走时,南宫嫣儿却从缝隙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衣袖。

    凤华离回过头,只见南宫嫣儿颤抖着从怀掏出了一卷牛皮纸。凤华离把它展开来看了一眼,面记载了许多关于徐瑞雪父亲相书大人的事。

    “这是什么?”凤华离问。

    南宫嫣儿十分恐惧地看着那牛皮纸,她咬着下唇,最终说道:“这是一个男人交给我的,面记录了相书大人这些年来勾结权贵,贪污受贿,买官等罪名的证据。”

    凤华离一惊:“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南宫嫣儿摇了摇头,解释起来:一日她在东芙宫时,见到一个男人身受重伤,浑身是血地走到南宫嫣儿跟前。把这个交到了南宫嫣儿手,嘱咐她千万不能弄丢。

    而后便再也没见过那个男人,也是从那时起,南宫嫣儿被徐瑞雪的人给盯了,所以三天前才会以毒酒一事来陷害南宫嫣儿,目的是为了销毁这个证据。

    凤华离神色凝重,她将那牛皮纸握得紧了些。虽然不知那男人是什么人,又是什么目的。但如今有了这个,至少有了与皇谈判的资本,救南宫嫣儿出来的可能性也更大了些。

    于是凤华离一步也没停地跑去了皇所在的御书房,那些下人们仿佛知道自己会来一般,完全没有拦着凤华离,只是默默地退在了一旁给自己让路。

    走进殿,炎虞放下了手里的书簿,笑着说:“果然,你刚醒便想着来找朕了。”

    凤华离也顾不他这话是何意味了,她连忙走到炎虞跟前,什么礼数通通全忘了。凤华离一刻都不想浪费,因为她知道南宫嫣儿还在等着自己救她出来。

    “是来为南宫嫣儿求情的?”炎虞挑眉,往后面仰了仰头,她还真是重情义,分明是南宫嫣儿害的她险些丧命,这才刚刚好转,如此对南宫嫣儿心。

    凤华离取出了那牛皮纸抓在手,面色庄重地说:“这里面记载了相书大人这些年所作所为的全部证据,我相信皇也不喜欢那相书大人吧。”

    炎虞一愣,随后目光紧紧地盯着那牛皮纸。竟真让南宫嫣儿说对了,凤华离竟真能拿得出来让自己放了她的证据。只是连自己的人都没法找出那相书大人的破绽,她一个女子,是如何找出来的?

    见他不说话,凤华离有些心急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皇若是放了南宫嫣儿,我把这个给你。”

    “若是朕不愿意呢?”若是炎虞想要,又岂容她提出条件来交换。再说,这相书大人也没多大的威胁,现在不除掉他也没什么大碍。思来想去,炎虞也不觉得这个条件有多诱人。

    “你……”凤华离噎了声,她眸流露出一抹失落。自己一定是傻了,才会来向这个男人来求情。毕竟在他的眼里,人命根本不值一提,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个吧。

    炎虞看着凤华离的眼睛,若说真正答应她的条件,唯有她亲自来找自己而已,哪怕没有这个什么相书大人的证据,自己也会答应她。

    炎虞提笔写了一道圣旨,交到了她手里。凤华离接过圣旨后,将那牛皮纸扔到了桌子,而后飞快地跑出了宫去。这大概是凤华离这辈子跑得最快最心急的一次了,因为南宫嫣儿的生命根本容不得等待。

    好不容易跑到了牢房之,却见南宫嫣儿所在的牢狱里空无一人。凤华离捂着发疼的腹部,抓住一位狱卒便问:“这儿的人呢?”

    那狱卒被她凶狠的眼神吓得不行:“那……那个女人刚刚被带去刑场了……”

    午时已经到了?凤华离大惊,手松开了那狱卒。她手脚都有些无力,可只要有一些希望,她便不会放弃,或许现在赶去刑场,还能救下南宫嫣儿不是。

    问了那狱卒刑场的位置后,凤华离以最快地速度赶到了那,若是有人看着她,也只会感受到有一阵风刮过而已。凤华离筋疲力尽地赶到了刑场,这儿围着里三层外三层,她无力地推开着人群往里走:“我有圣旨,等等啊,我有圣旨——”

    凤华离厉声喊着,可因无力和周遭吵闹的环境,刑场之的行刑官根本听不见。凤华离好不容易挤在了正前头,却见南宫嫣儿被绑着严严实实的,她身后的壮汉提着刀要砍下去。

    在最后一刻,南宫嫣儿看见了凤华离急切的面孔,她脸浮现出一抹安详的笑容。南宫嫣儿眼一点畏惧都没有,似乎还有些解脱的意味。

    凤华离仿佛听见她在自己耳边说:“离儿,若是有来世,我一定要好好做你的姐妹。”

    这是内功传音,凤华离一愣,却见那壮汉的刀已经开始往下落。凤华离顾不那么多了,一手抓着圣旨直接爬了邢台朝南宫嫣儿跑去:“刀下留人!圣旨——”

    凤华离话音未落,却听噗嗤一声,一道喷洒而出的血柱洒到了自己身,那刀已经落下,直直将南宫嫣儿的脑袋砍了下来。血流了一地,仿若江河一般快将凤华离的意识给湮没。

    壮汉错愕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擦干了刀的血便退了下去。行刑官仿佛刚刚睡醒一般,见到忽然闯来的凤华离,拍了拍桌子问:“你是什么人?”

    为什么……凤华离呆滞地站在原地,任由血泊将自己的鞋尖打湿。凤华离抓着圣旨的手抖得厉害,她不敢低下头,怕低下头后会见到南宫嫣儿的尸首。

    凤华离眼底宛若河水决堤了一般,不断地涌出炽热的泪水,她微微抬起那刺眼的圣旨,嘴角抬起一道苦涩的笑容。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行刑官说:“为什么……明明圣旨都来了,皇都已经下旨放过她了,为什么还要杀了她?为什么……我明明说了等等啊……”

    世界都开始天旋地转起来,周围忽然渐渐围了许多人,凤华离只是一面无声地哭着,一面低声呢喃。而后仿佛是因为站得久了,险些往后仰倒了过去。

    “小姐!”月笛听闻凤华离来了刑场,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一来便见自家小姐要晕了过去,于是连忙将她扶住。

    凤华离眼睛通红的,眼底空洞的眼神更是让月笛心疼。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不应该让小姐今日出门的。现在亲眼目睹了南宫嫣儿的死亡,小姐如何能受得了?

    “月笛,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公平?”凤华离轻声问,自打她来到这,几乎没碰到过什么公平的事。勾心斗角,互相陷害,似乎成了家常便饭,可她从不想活得这么累。

    月笛含着泪摇了摇头:“小姐是好人,所以一定会有好报的。”

    凤华离嘲讽地笑了笑,什么善恶终有报,不过是善人给自己行善的理由而已。若这是真的,为何偏偏是自己来到了这个地方?

    凤华离抬眸看了一眼碧蓝的天空,鼻间尽是令人反胃的血腥味道,她面向月笛,无力地说:“扶我回去吧,我累了,想歇息歇息。”

    “好。”月笛点了点头,连忙扶着凤华离往外走。

    在不远处,炎虞听到消息后也第一时间赶到了这,见南宫嫣儿被问斩后立刻便让人去追那行刑官的责。凤华离在月笛的搀扶下走了出来,她无力地垂着脑袋,根本没见着炎虞。

    炎虞想要说些什么,可当她从自己身边走过时还是半个字都无法说出口。即使凤华离闭着眼,那绝望之意却感受得十分明显,若是自己此时与她说话,反而会加重她的负担吧。

    他收回微微抬起的手,只能看着凤华离的背影出神。

    苏三站在一旁可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年以来,哪有女人敢这样对待皇,皇这会可是十分不甘了吧。苏三在他身边轻声相劝道:“皇,不如将南宫嫣儿给凤大人留的信给她看吧。”

    否则照现在这个样子,凤大人一定要恨死皇了,此事若是不说清楚,皇日后想要娶凤大人更加难了。可炎虞却瞪了他一眼,苏三便立刻识趣地闭了嘴。

    此时此刻,凤华离的心情如何,炎虞不是不知道。可若让她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且不说信不信自己,姑且是信了,恐怕也只会现在还要难过。

    “起让她伤心难过,不如让她恨朕吧。”炎虞转了转手的玉戒,转身便要回宫去。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可南宫嫣儿却已永远不会再存在于这世了。

    苏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有时真不明白皇都在想些什么,而凤大人的心思更是难猜。如今这情形,苏三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此情此景,可当真应了那句“皇不急太监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