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皇上在想什么呢。
    所以这宫中自是不乏想要和凤华离套近乎的人,而月笛也知道,以小姐的性格是不愿和这些人有过多的来往的,所以该驱逐的都驱逐了。屿卫军每每巡逻经过此处也都会警告那些人一番,渐渐地那些人便识趣的不再来了。

    可面前的这三位可就不一般了,红衣裳的是相书大人的大女儿徐瑞雪,黄衣裳的是新上任的相国公家唯一的独女*月,紫衣裳的则是宫里的尤妃,这尤妃据说可是太后的亲信。这几人月笛赶不走,自然也是不敢赶的。

    凤华离笑着看了他们三个一眼,然后把月笛拉到了一边。这几个人的身份听起来也是显赫,更别说那个太后的亲信了,有太后在背后撑腰就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还来和自己打好关系做什么?

    月笛在她耳边解释了起来,这徐瑞雪和*月都是想嫁入皇宫的,尤妃虽有太后撑腰,可却根本不受皇上宠爱。毕竟皇上以前还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像是对凤华离这般上心,所以自是想要攀上凤华离这层关系,已好在皇上面前崭露头角才是。

    风华里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那三个女人跟前,她们三个一看便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十分温和。且一个二个的肌肤都光滑得很,平日里怕是没少花心思。

    见她们手中还提着东西,面相倒不像是来挑事的。凤华离便微笑着屈了屈身子:“姐姐们站在这外面一点是累坏了吧,快与我一同进屋坐坐吧。”

    说着,凤华离还佯装怒意斥责了月笛两句。毕竟在这宫中,多一个朋友未必是什么好事,但若因此而多了一个仇人,那可就是一件坏事了。

    “听说妹妹这些日子里都住在皇上的寝殿当中?”徐瑞雪看向凤华离,试探着问道。

    凤华离给她们各斟了一杯茶,说:“虽是住在一起,可却……”

    但她们嘴舌却很快,听话更是只听一半,不容凤华离把话说完,就笑盈盈的觉得这回是找对人了,不断地与凤华离套着近乎。凤华离本就不善于说这类话,更多的时候便是在旁边一面听一面轻声应着。

    本此气氛欢愉之时,外面却忽然闯进了一名女子,随着跟进的还有月笛,月笛连忙认了罪,这人非要闯进来,她是怎么都拦不住。凤华离跟着那三人的目光看去,却见一女子浑身是泥,头发披在脸前,看上去十分的落魄。

    *月连忙捂住了鼻子,满脸嫌弃地说:“你们这些下人怎么办的事,竟让这么一个疯婆子给闯了进来?”

    那女人疯了一般扑倒凤华离跟前,一把抓住了风华里的脚跟,凤华离被她此举吓了一跳,连忙缩回了脚。可那女人掀开了面前的头发,里面的脸十分脏,可却仍眼熟不已。凤华离看着她愣了一会,说:“孟晚舟?”

    孟晚舟大喜,总算她还记得自己,连忙磕了几个响头急切地说:“大人……大人您救救我吧。”

    一股恶臭味传来,风华离扇了扇面前的空气,这才几日没见,这孟晚舟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凤华离厌恶地说:“娘娘此话何意,我一届御膳女官而已,哪来的本事救你。娘娘这是遇到什么事了,竟成了这般模样?”

    这问语像是关切,可孟晚舟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那刻薄之意。她咬着唇,自知自己曾做过对不起凤华离的事,可那不过是一时糊涂,现在自己已经诚心悔过,为何凤华离还是不肯原谅自己?

    孟晚舟眼中流露出了绝望之意,难道她们的姐妹情谊竟一文不值吗。孟晚舟仍不肯放弃,她抓着凤华离哭诉道:“离儿,你就去和皇上说一声,让他放过我好不好?”

    皇上?原来竟是皇上对她下的手,凤华离想起当日皇上所说的话,还以为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到竟真的没有放过孟晚舟。凤华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说:“娘娘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想必是娘娘犯了什么错事才会被皇上处罚吧,我身份卑微,还当真帮不上娘娘这个忙。”

    孟晚舟猛烈地摇了摇头,抓着凤华离裙摆的手抖得格外用力:“一定有办法的,只要离儿你去向皇上求情,皇上一定会听你的话的。离儿不是很受皇上喜爱吗……”

    凤华离嗤笑一声,这女人还真是不死心。还没等凤华离来说什么,外面忽然又闯进了好些侍卫,他们一把抓住惊慌逃窜的孟晚舟,把孟晚舟押了出去。

    在孟晚舟被带走之时,凤华离还收到了她绝望的求救目光,可凤华离并没有搭理她。而在不久后,凤华离便得到了孟晚舟在自己宫里自缢而亡的消息,众人皆以为她是失去了孩子太过伤心,所以并未有人产生怀疑。

    徐瑞雪拍了拍身上被孟晚舟沾上的灰尘,看了一眼孟晚舟背景:“这丽妃和大人是什么关系,竟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凤华离摇了摇头,坐了下来喝下一口茶,随口说道:“不过是一个疯女人而已,我和她交情并不算深。”

    *月轻咳了两声,她微微敲了敲胸腔,仿佛很是难受的模样。凤华离抬了抬手,让月笛端了一小盘青色的果子上来。风华里将那盘果子放到了*月旁边:“这是皇上赏赐的神仙果,味泽甘甜,咳嗽的人吃了这个变能好的快一些。”

    反正皇上赏赐的东西,凤华离也不想吃,送给别人总比浪费了要好。

    *月错愕的看了她一眼,今日来不过是客套客套,可自己方咳嗽了两声,她便送上了这果子,却像是十分有心了。*月吃下一颗果子,汁水在口腔之中迸发,这果子倒是很好吃。

    “多谢大人了。”*月微微一笑,说。

    接下来几天,凤华离不是去屿卫军那,就是在东芙宫内歇息,往皇上那请了假。这一请便就是半个月,凤华离便有半个月没与皇上见面。

    这几日苏三日日来东芙宫催凤华离,说是皇上要吃她做的菜,凤华离用尽了所有借口,才终于没有法子,只好给皇上做了一道白春炖汤送过去。

    炎虞瞟了她一眼,并未多说什么。凤华离将那汤放下后说:“今日天气格外的冷,皇上便趁热喝了吧。”

    “朕这屋中却是暖和的很呢。”炎虞说。

    凤华离一愣,只见这屋中放了一暖炉,确实比外面暖和许多。如今比较起来,凤华离出门时特地加的毛绒披风此刻倒显得有些太热了。

    炎虞用勺子拨了拨那汤水,今日的汤做的十分简陋,显然不如从前的手艺,想必是十分不用心的产物了。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在躲着自己,可炎虞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若是热了,就把披风脱下吧。”炎虞端起了那汤碗,放在嘴边吹了吹。

    “不必了,臣这便回东芙宫去了。”凤华离福了福身,转身便要走。

    炎虞抬起眸子,紧紧盯着凤华离。现在是连多见自己一面都不肯了吗,就这么急着要走。炎虞放下了碗,勺子与碗发出碰撞的声音,他冷冷地说:“大人还是在这坐会再走吧。”

    这声音分明就是命令,凤华离自知拒绝不了,只好坐在了一旁。炎虞这才收回目光,重新端起了碗,缓缓地喝起了汤。期间二人一言不发,炎虞也不曾下命令,凤华离只能坐在那撑着脑袋,心神早就飞出了宫殿之外。

    今日炎虞竟把那汤给喝了个精光,正当凤华离以为自己可以走之时,炎虞却忽得看向自己,问:“你喜欢什么?”

    喜欢什么?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他又有什么计划吗。凤华离抬头望向他,只见他眼中残余一丝柔情,言语之间十分认真:“刺绣,衣裳,还是美酒?”

    凤华离皱着眉,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皇上问这个做什么?”

    炎虞叹了口气,对她还是不能用软的,否则就会像现在这般不听话。炎虞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敲着,语中恢复了往日里圣上的威严与冷漠:“朕问你什么,说就是了。”

    皇上今日是怎么了,如此奇怪。凤华离这么想着,却不知在炎虞眼里,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举动才更加奇怪。但论起喜欢的东西,凤华离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出什么特别喜爱的。

    于是凤华离照实说:“臣没有什么喜欢的。”

    可炎虞却不信,怎么会有人没什么喜欢的东西,可再怎么问下去,凤华离都始终坚持这个答案。至少在现在,凤华离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可若论想要的,也只是希望苏念云能快些好起来而已。

    过了一会儿,凤华离便走了。苏三上来将碗给收拾下去,却见皇上一直盯着门外出神,见到苏三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苏三脸上闪过一丝笑意,问:“皇上这是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