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四十七章 迟早要当妃子
    可炎虞却没有这么做,他便直接让凤华离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而后抬起了她的手臂,低声说:“把脉吧。”

    太医看了一眼这二人,在场这么多人,如此姿势着实有些不妥,可对方却是皇上,于是只好装作看不见,来给凤华离把脉。半晌以后,太医给她再开了一副药方子:“大人这是染了风寒,喝下药后泡次药浴便可以了。”

    炎虞点了点头,让太医退了下去,随后冷冽的眼神扫了在场的奴婢以及门口的下人们一眼。众人立即心领神会,知晓今夜之事绝不可以向外说,毕竟这半月来,皇上如此神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凤华离一直抓着他的衣裳,好不容易落下了手,可却顺势又拽住了他的衣袖。炎虞无奈得紧,现在可是要把她交给奴婢去泡个药浴的时候,自己带着她怎么也不太合适吧。

    “难道你要朕要你去泡药浴吗?”炎虞垂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问。

    兴许是被这声线害得耳朵发痒,凤华离竟忽然笑了起来,她面色绯红,闭着的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嘴边还有淡淡的酒窝,显得十分得好看。

    炎虞一时失了神,那道笑脸在脑中久久难以消去。正在此时,凤华离却忽然抬起了手,就这么勾在了炎虞的肩膀之上,仿佛是因为脸颊太过炽热,她不断地在炎虞的衣裳上蹭着自己的半面脸颊。

    “你这样子,成何体统?”炎虞愣了愣,凤华离这个举措,简直就要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有意识了。如此回想起来,每次她失去意识后做出的举动,都十分令人咋舌。

    见凤华离勾着自己的脖子不放,炎虞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既然你如此想,那朕便勉为其难地送你去泡药浴吧。”

    说完,炎虞抱起她的身子,使她靠在了自己怀中。炎虞回过身子,却见几位奴婢纷纷抿着唇,憋着笑看着自己,想必是为刚才这情形所感染。毕竟凤华离每天都在教育她们,说她和皇上什么关系都没有,可今夜一见,实在叫人难以信服啊。

    炎虞抬眸,冷声说:“你们这是要笑话朕?”

    “奴婢不敢!”几名奴婢立刻扑通跪了下来。

    “那就是在笑凤大人了?”炎虞抱着凤华离走近了一些,脚尖抵在了一位奴婢的手指之上。炎虞微微抬起了脚,这些奴婢们这些日子和凤华离在一起习惯了,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皇上饶命,奴婢们断断不敢有那种意思……”奴婢们连忙求起情来,之前一直听下人们说皇上性情冷漠,一个看不惯便会要了人性命。

    那位奴婢闭上了眼,不敢抬头去看,还以为自己这手掌就要废了,可求情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得到回应。再次抬起头时,却发现皇上早已走出门去了。

    炎虞带着凤华离到了一旁的房间之中,下人们已经放好了热水。若是让凤华离知道自己见着了她脱了衣裳的模样,醒来定会生气不已。于是炎虞松开了她的手,把她送到了奴婢们手上。

    直到把凤华离放进了浴桶之中,水没过了她的身子,药与花瓣都放了进去后,炎虞才回过身来。炎虞走到凤华离跟前,热气在空中缭绕,她的面孔若隐若现,显得却是仙气了些。

    见她安好,炎虞便放心了许多,刚准备走,却听得后面传来一声呼唤:“皇上。”

    炎虞回过头,还以为凤华离是醒了,没想到她仍闭着眼,只是嘴巴微张的,恐怕是说着梦话。都被脱光药浴了,居然还没醒,这风寒该是十分严重吧。

    只是她却不断地呢喃着喊着皇上二字,炎虞也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了,他弯下了腰,把她挡在眼前的发丝给撩到了后头去:“你梦到了朕?为何要唤朕?”

    凤华离语气中含着丝丝恨意:“皇上,你为何待我这样好?”

    炎虞嗤笑一声,她竟还知道如何是好。也不知从何时开始,炎虞就开始对她格外上心,即使被她当做贼,也没有挑破,更没有怪罪。炎虞淡淡地看向凤华离,语气仿佛十分不在意一般:“朕想对谁好,便对谁好。”

    “你是为了弥补那点愧疚吗?”凤华离顿了顿,语气大变,声音带了些嘲讽的意味。

    “什么?”炎虞一怔,可再问下去,对方却不再说话了。

    就这么到了第二天,凤华离不仅如往常一般浑身疼,就连头也如锥子穿过一般刺痛。凤华离用力地捶了捶脑袋,那刺痛感却如同在脑仁里一般,她疼得都有些站不稳脚步。

    凤华离低头一看,却见自己又睡回了那张床上。她霎时就清醒了过来,连忙掀开被子走下了床,可这寝殿里今日却反常得一个下人也没有。

    “苏三——”凤华离唤了一声,也不见有人回应。她穿上了外套,准备往外走时,却忽然嘴巴被一张大手给堵住,紧接着腰上一紧,就被一只手给拉了过去。

    凤华离就这么被拉到了暗处,她刚想抬手对这男人动手,抬头一看,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炎虞。腰上的手已然松开,凤华离连忙后退了一步,跪了下来:“见过皇上。”

    炎虞错愕地望向她,这些日子以来,她从未向自己行过礼。若是平常,她恐怕直接就大声地怒骂了。可今日她却如此中规中矩地跪了下来,不冷不暖的声线把炎虞推出了十分远的距离。

    “皇上若是没有其他事,臣便先告退了。”凤华离起身,微微鞠躬道。

    “告退,你要去哪?”炎虞问。

    凤华离垂着脑袋,始终没有与他对视,她淡淡地说:“外头梅花开了,臣去看看。”

    她一字一句之中,都透露出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意思,一言一语十分漠然,就连炎虞都感到十分陌生。她缓缓地往外走,但却又被炎虞给拉了回来。

    “皇上还有什么事?”凤华离看向他,眼中只剩下不耐烦的神色,她实在不愿在与面前的男人有过多的纠缠。只要看到他,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就不断地在眼前回荡。

    炎虞看到了她眼底的那一抹憎恨,心中竟忽然有些失神。他松开了抓住她的手,自嘲地笑了笑:“罢了。”

    又过了近半个月,凤华离的伤已大好。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吃东西和歇息在屋里,其余时刻都借故出去,与炎虞的交流更是少之又少。兴许是长时间待在室外的缘故,她的手指都冻得有些红肿。

    这日便是要回东芙宫的日子了,从昨夜起就没见着炎虞的身影,想着或许是去哪位妃*中了,便没多在意。太医给凤华手臂拆了板子,如今终于可以随意地动了。

    凤华离走出了寝殿,却在长廊之上碰见了炎虞。他低着头,身边跟了许多人,如此大的仗势,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凤华离行了个礼,对方却根本没理会自己,直接从自己身边掠了过去。

    炎虞走过之时,撞到了自己的手臂。凤华离低下头,却见方才被撞的手臂之上有一道浓重的血痕,血腥味十分难闻。凤华离错愕地回过头,却只看得到那许多下人们的身影了。

    这是怎么了,他受伤了?

    凤华离连忙摇了摇头,反正他是皇上,受了多大的伤也死不了,和自己也没有关系。话虽是这么说,可这一路走回东芙宫,凤华离还是忍不住想着,到底是谁竟能伤到皇上,而且看刚刚那阵势,好像并不简单。

    凤华离就这么一路走神,直到月笛的呼喊才把自己唤回神来。月笛脸上带着笑容,在自己身旁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恬笑着说:“小姐当真是受了皇上宠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呢。”

    “月笛,胡说什么呢。”凤华离瞪了她一眼,怎么连她都信这种话。

    月笛却没明白她的意思,只当她是害羞了,便咬着唇笑着说:“外面都传得沸沸扬扬的,小姐就别瞒着奴婢了吧?”

    凤华离停下了脚步,十分认真地看向她:“以后别再开这种玩笑。”

    别说宠爱,凤华离更是绝不会和皇上有任何关系。

    月笛这才明白她是认真的,于是连忙闭上了嘴,一路带着凤华离往东芙宫走。而这才刚走近,门口就候着了好几位穿着华丽衣裳的女子,一见着凤华离就连忙走上前来:“妹妹总算是回来了。”

    “这伤可还好吗?”红衣女子担心关切地问。

    凤华离皱了皱眉,这几人自己并未见过,更别提相识了。她们倒是挺会自来熟,搞这么一出却像是亲姐妹几年没见过了一般。凤华离困惑地看向月笛,月笛连忙向她解释起来。

    凤华离自从住进皇上寝殿以来,外面的流言便如同大雨一般,止也止不住。这整整一月有余,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在流言里传得可是发生了无数遍。

    虽然凤华离极力否认,皇上更是从不谈论关于她的事。但凤华离在众人的心中早已成了皇上的人,这迟早有一天是要当上妃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