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四十六章 不要抛下我
    凤华离感到脊背发凉,可现在不远处的男人却还在笑着,仿佛这一切都并不值得一提一样。可那些痛楚仿佛还在昨日一般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么多人的性命与伤,全都只是因为他的这一个计划而已。

    或许对于皇上来说,大家的性命都卑贱如泥,可以任由摆布吧。凤华离看着炎虞的背影,心中燃起了从未有过的恐惧,以及那看不到尽头的憎恨。

    凤华离一路走回宫殿,那儿已有许多下人候着,什么八班玲珑粥,虾仁汤,样样精美养眼。可这些平日里吃得格外欢喜的东西,今日凤华离却没有胃口。

    过了一会,苏三便赶了过来,他见凤华离愁云满面,便立刻差人给她轻揉肩膀按摩,同时还在身边不断地询问凤华离需不需要吃水果,可谓是十分的贴切了。凤华离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被他们摆布来,摆布去,可心思却早已不知飘到了哪去。

    既然这一切都是皇上计划好的,他又为什么要来救自己,为什么让自己留在他的宫中,又让下人们如此厚待她?难道就只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因为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所以想从自己身上弥补回来吗?

    凤华离觉得有些可笑,既然都已经做了那种事情,那么现在再做这些事情又有什么用。这时,苏三在她耳边说道:“大人可是乏了,可否需要泡个药浴?”

    而凤华离已闭上了眼,没有做出回应。于是那苏三又在旁边追问了好几遍,凤华离回过神来,心情烦闷,一把将给自己按摩的婢女们甩开,厉声吼道:“滚开。”

    那些人不知做错了什么,连忙一齐跪了下来,请求获得她的原谅。凤华离扫了她们一眼,这些福分,全都是皇上的赏赐,人的死活命运竟都在皇上的喜怒哀乐之间。

    “你们日后不用再服侍我了,”想了想毕竟这些下人们是无辜的,于是凤华离的语气又软了许多,她摇了摇头,轻声道,“今日我便搬回东芙宫。”

    “什么?”苏三大惊,皇上可是交代了,凤大人至少要在这住上一月。况且现在她伤还没好,手臂都不能自由运动,万一皇上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苏三连忙说:“凤大人这是怎么了,是嫌弃奴才们不够好吗,还是奴才们有哪得罪了您?”

    “没有,不关你们的事。”凤华离轻启朱唇,可这道声音却湮没在了一大堆叽叽喳喳的哭喊声只见之间。

    那些奴婢们一同跟在苏三后头,不断地拭着眼泪,带着哭腔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若是大人就这么走了,奴婢们也没有好果子吃啊……”

    凤华离看了他们一眼,这些日子里凤华离待这些下人们都很好,基本上都能打成一片。再加上凤华离一向心软,此刻更是说不出话来。若是自己当真就这么走了,依皇上那性子,这些人指不定被罚成什么样子。

    见她心生犹豫,苏三连忙上前拉着她的手重新坐了下来,在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言相劝道:“大人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若是有什么心事,大可以和奴才们说啊。”

    若是和他们说,恐怕他们会吓得听都不敢听吧。毕竟在这儿,恐怕没什么人敢公然说皇上的坏话。凤华离看了一眼面露真诚的奴婢们,淡淡地笑了一声:“无妨,不过是想念娘亲了,不知她怎么样了。”

    苏三叹了一声,自打凤华离在这住下以来,每日都要问问苏念云的情形,即使下不了床也还是看着各种各样的医术,想要找出医治苏念云的法子。苏念云有些心疼地说:“大人就别担心了,丞相夫人那有太医守着,一有情况便会有人来通报。皇上也派了人去钻研,一旦发现什么法子都会告诉大人,大人也不必看那么多医书,省的劳心劳累。”

    医书自然还是要看的,毕竟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这样她也算是能尽一份力了。只是皇上安排得实在太过细致,不仅此事,更是当知晓方仁花的用处后,亲自让人制了药给苏念云备着。

    只是他安排的越细致,凤华离心中就越复杂。明明皇上连那种事都做的出来,凤华离更是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人。可如今他又待自己这么好,让凤华离想恨都恨不起来。

    “他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凤华离呢喃地开口,她出神已久,苏三便准备扶着她躺下,毕竟这外面还在下雪,等会着了凉可就不好了。还没给凤华离盖上被子,她就抬手挡住了苏三。

    凤华离将苏三的手推开,而后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这床上厚实的被子,而后说:“可否在旁边找个房间给我住?”

    “这……”

    见苏三犹豫不已的样子,凤华离便知没什么希望了,于是也不打算为难他。凤华离看了一眼这宽敞的寝殿,在一旁就有一个长而宽的凳子,凤华离摸了摸那木板,这表面生得倒是挺光滑。

    凤华离一把抱起自己的被子,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搬到了那凳子上。这凳子又宽又长,扑上去却是刚刚好。凤华离回头忘了一眼空了一半的床铺,刚准备直接钻进被子里,却被苏三整个身子给拦了下来。

    “大人,您这是做什么啊,”苏三大喊道,“这天气这么凉了,您若是在这睡,夜里受了凉该如何是好?”

    凤华离瞪了他一眼,在这儿睡下已经是她能够容忍的极限了,现在这情形,让她在回到那张床上,是绝计不可能了:“我心已决,若是你再阻拦,我就直接搬回东芙宫去了。”

    “这……”苏三又劝了好一会,可凤华离都雷打不动地坚持,苏三这才放弃了让她回到床上去的想法。只要把她扶了上去,随后从柜子里找出了两三床被子给凤华离加上,生怕她着了凉。

    就这样,饭也没吃,药浴没泡,就连身上药也没换的凤华离躺进了被子里。凤华离背过身去,闭上了眼,手指抵在了墙壁之上,任凭身后的下人们如何劝说也不肯挪动半分。

    凤华离只是需要时间来好好想清楚一些事情,就这么,凤华离不自觉地就睡了过去。

    今日直到深夜,炎虞才回来。寝殿里已熄了灯,苏三点着一盏灯笼在他身边走着。走到床边,却见上面空了一半,炎虞停下了脚步,眉头微微皱起:“她人呢?”

    苏三抿了抿唇,果然还是被问到这个问题上了。他指了指睡在一旁身下垫着被子,身上盖了两层被子的凤华离,轻声说:“凤大人今日一回来就吵着要回东芙宫,奴才们好说歹说才劝下大人,可大人非要在这睡下,就是不肯回到床上去。”

    炎虞挑了挑眉,权当她是忽然想起要避嫌了。只是这半个月以来她都没有什么言辞,先前还以为她并不在意这些东西,没想到还是和其它女子一般。

    下人们端上了一碗热汤,方才炎虞在外面走了许久,此刻便可暖暖身子。炎虞将沾了雪的披风脱了下来,递给了身边的人,而后下人们将窗台边的油灯点燃,屋子里一下子便亮堂了起来。

    待一碗热汤喝完后,炎虞转头看了一眼凤华离,她面对着墙,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炎虞看了一会,却见那厚厚的被子正在微微的颤抖。

    发觉了这其中的不对劲,炎虞便问:“她是何时睡下的?”

    “回皇上,大人傍晚便睡下了。”

    炎虞又问了一番,才知道她今日的药还没换,该泡的药浴也没有。炎虞眉头皱得愈发得深,他走到凤华离跟前,轻轻推了推那裹得如蝉蛹般的被子。

    可这么等了一会,那人却仍是没有半分反应。苏三便连忙跟在旁边唤了两声大人,但她却睡得格外得沉,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

    平日里凤华离睡得都很浅,有什么动静便很快就能醒来,炎虞每次回来,她都会睁开眼睛看一眼,见着是自己后方才睡过去。炎虞立刻抓住凤华离,把她身子转了过来。

    “咳……”

    只听一声微弱的咳嗽声,凤华离满面通红,额头的发丝全都被汗给染得湿透,她微微颤抖着。虽时不时微咳两声,可苏三又唤了她两声,她却仍没有要醒的意思,看样子是昏迷过去了。

    “快传太医。”炎虞低声说,语气中却有压抑不住得慌乱。

    炎虞同奴婢一同把她扶起来,她浑身发烫,出了许多冷汗。凤华离微微张着嘴,脑袋不断地摇着,脸上也有些惊恐的表情,像是梦到了什么恐怖的场景。

    不一会儿,太医便赶了上来,炎虞刚要把她放下让太医把脉,谁知凤华离却忽然伸手抓住了炎虞的衣裳,轻声地说:“不要……不要抛下我……”

    凤华离双眉皱得十分深,纵然已经昏迷,可那十足没有安全感的神色却十分清楚地传了出来。凤华离握着衣裳的手微微颤抖,十分无力,只需轻轻推开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