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四十五章 都在皇上的计划之中
    二人一同进了寝宫,为了避免她一会话太多,凤华离直接就躺在了床上,虽然闭上了眼,但敲着手指示意自己正听着。

    虽然这样不太礼貌,可毕竟这是孟晚舟非要拉着凤华离说话,也就只能这样将就了。孟晚舟坐了下来,语气有些悲凉:“我不是故意要背叛姐姐的……”

    不是故意就可以背叛了吗?凤华离听着这可笑的理论,也懒得打断她,就这么静静地听着,想听听看她究竟能说出什么花来。

    当初凉妃承诺了孟晚舟,会帮助孟晚舟让她和余望龙在一起,孟晚舟一时糊涂便相信了下来。而后像皇上推荐凤华离,企图让凤华离也封号,可这却没有得逞。

    后来又帮着凉妃处处与凤华离作对,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竟会被凉妃踩在脚底下利用。

    孟晚舟说着说着,便潸然泪下,还做出了一副诚心悔过的样子。凤华离看在眼里,知道她今日来是想说什么了,她以为是打几张悲情牌就能让自己原谅她吗。

    当初能因为凉妃的三言两语而倒戈,来日也指不定会被其他人轻轻松松给收买。况且朋友这种东西,只要背叛了一次就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果然,孟晚舟如同凤华离预想一般地说:“妹妹如今已经诚心悔过了,姐姐能不能不计前嫌……”

    凤华离睁开眼,每等她把那一大段可怜巴巴的台词说完,就一口回绝道:“不可能。”

    孟晚舟一怔,抬起头看向凤华离,那泪眼汪汪的眼睛以及水嫩的薄唇着实会让人心生可怜之意。可这一切在凤华离眼中都起不到作用,她紧闭着眼,撇了撇嘴角说:“你大可以把凉妃害你的事情忘掉,重新和凉妃站在一起,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凉妃她……”孟晚舟困惑地看向她,“凉妃她全家都覆灭了,妃位如今也没了,你不知道吗?”

    凉妃竟落到这个下场了,难道和那天夜里的刺客有关吗?凤华离看了她一眼,却不打算问她,反正这儿的宫人这么多待会随便找一人问问就是了。

    凤华离说:“我不对你动手,你敢庆幸了,所以还是别烦我了。”

    “什么?”孟晚舟不可思议地看向她,想不到她竟把话说的这么绝,就连一点余地都没有。

    凤华离瞟了她一眼,这人未免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真以为所有人都要围着她,等她知错再原谅吗。好好的下午时光都被她给打乱了,凤华离有些不耐烦地说:“若你再不走,我可就要考虑考虑对你动手的事情了。”

    这么一说完,孟晚舟才确认与她只间的姐妹之情再也不可能变成从前那般了,这才跺了跺脚,含着恨意走了开来。

    孟晚舟刚走,炎虞便走了进来。

    凤华离看了一眼他,今日倒是挺难得,居然能在白日里见着他。炎虞十分随意地在一边坐了下来,方才自己一直在外面,该听的不该听的全都听见了:“为什么不和好?”

    凤华离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说自己和孟晚舟的事情。凤华离倒对他听没听到不在意,反正自己也没做亏心事。凤华离反问道:“为什么要和好?”

    “也是,”炎虞点了点头,说,“朕把她处理了如何?”

    反正今日没什么事做,刚好可以管管这些闲事。方才听了一番孟晚舟的话,怎么想都觉得不可理喻,这些女人的思维真是令人猜不透。

    “处理?”凤华离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真是他的风格呢。但是想想,孟晚舟有了其他人的孩子还和他成亲,凤华离也就没阻拦,“皇上若是喜欢,便去做吧。”

    炎虞将茶杯放下,有些玩味地看向凤华离,这些日子以来,她是越来越大胆了。不仅见到自己不行礼,如今说话都这样随便了。

    苏三端着一些吃的走了过来,这是炎虞进来之前吩咐的。看着像是一碗汤面什么的,因为初冬比较冷,所以都放了很多辣椒。

    一股辣味飘进了凤华离鼻子中,吃面的哧溜声不绝于耳。分明才吃过午饭不久,凤华离的肚子还是有些扁了下来。

    她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那碗面,轻声试探着说:“皇上,这面似乎味道很不错?”

    “一般吧。”炎虞回过头,只见凤华离看着这碗面的目光十分炽热,几乎就要把魂给飘过来了。炎虞憋住了笑意,说:“这面太辣了,你受了伤,吃这些不好。”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辣味就是很好吃啊。虽然凤华离也没到无辣不欢的地步,可也有许久没吃过辣的东西了,这受伤以来那些下人虽百依百顺,可一旦对身子有害,就连谈都不能谈。

    “就吃一点而已,也没关系的吧?”凤华离闭上了眼,做出了祈祷的眼神。当她再次睁开眼时,炎虞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桌子上的半碗汤面。

    凤华离四处张望了一番,也没见到炎虞的身影,于是便自己起身,坐在了桌边,肆无忌惮地吃起了那半碗汤面。凤华离吃了几口,再抬起头,只见外面竟下起了雪。

    起初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凤华离伸出手,那雪在指尖融化后方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这还是凤华离活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到雪景。

    她一边吃着面,一面看着雪,觉得现在这一幕十分的洽意。不一会儿外面天色就黑了下来,雪也深了许多,不远处点起了红色的灯笼,与雪交相辉映显得十分的合适。

    路过的年纪较小的奴婢会拾起雪揉成球砸向对方,还会沿着别人的脚印一路走过。凤华离就这么在窗前坐着,一直坐到了天完全黑透。

    凤华离这才想起把冷了的碗放下来,准备回床睡着之时,却看见不远处炎虞和苏三走过。他们二人像是在交谈着什么,炎虞的表情十分严肃,一路走得很慢,雪都在肩膀上积了薄薄一层。

    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出于好奇心,凤华离竟走出门一路跟了上去。可凤华离不知道,正是因为今日的好奇,这半个月以来好不容易对炎虞的好感会一下子跌入谷底。

    跟着炎虞二人一路走进了一个小亭子,他们才停下来没有要走的意思。凤华离躲在一道墙后这墙壁十分冰冷,她只能不断地往手心哈气以保暖。

    为什么要跟上来?凤华离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了,或许只是一时的好奇,想知道炎虞这些天都在忙什么,今日又为什么有时间了。

    他们说话声音很小,凤华离使用了凤玄功法才得以听清。

    “皇上,都按您交代的安排好了,”苏三难得的说话也如此正经,大抵是与炎虞在一起被同化了,脸上也是没有半分笑容,“从相国府中搜出了许多不义之财,还找出了许多贪污的证据,借此把他们在朝中的隐患一举给除掉了,顺势也把那成日作恶多端的凉妃也除掉了。”

    凤华离抬眸,没想到苏三在皇上面前也如此直白的说凉妃。不过现在倒是解释了炎虞这些日子都在干什么了,凉妃家族深厚,要彻底铲除一定不容易吧。

    皇上也终于做了回好事,把那个天天把自己当假想敌的女人给除掉了。凤华离想着,脸上蹦出了一丝笑容。

    炎虞说话的语气就像平常一般,或许是因为平常人命都是他一句话就能够决定的事情:“对了,顺便把丽妃也除了吧。”

    “这是为何?”苏三一怔,这丽妃刚刚小产,应该想着如何安慰才是。怎么一开口就是要除掉,皇上也不像是那种绝情的人啊。

    凤华离靠近了些,看来这皇上还算是守信,说什么便是什么。以后这宫中便少了那么多烦人的家伙,想必会更轻松的吧。

    “别管为什么。”炎虞冷冷地说。反正都被人讨厌的不行,还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从一开始孟晚舟怀的不是自己的孩子,炎虞就一清二楚。

    虽然炎虞会喝醉,但还不至于沦落到酒后风流却不自知的地步。炎虞就是想看看,这个孟晚舟能撑到什么时候而已。

    二人又闲聊了一会,离别之时苏三总算又开始了他的谄媚时刻:“皇上这次的计划实在是太周全了。果然那凉妃派了刺客去刺杀凤大人,相国家的金子全都有特殊的印记,抓到那些刺客后,便能借此证据进去相国府中搜查……”

    计划?凤华离听得懵懵懂懂,在脑中理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也就是说,按照苏三所说,皇上早就知道不是自己下毒害的丽妃更知道凉妃会买刺客来杀自己。

    皇上明知道这些,却从未阻止过。其目的就是为了借此机会好好调查一番相国府,然后再把相国的势力给一举拔出。

    一切所发生的事却全都在皇上的计划当中?

    自己不过是这整个宏大计划中的一环而已,那自己这满身的伤,和些膳房之中的下人们,还有平白无故受伤的彩欣,这些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