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四十四章 借一步说话
    已是要入冬的时候,夜里的风十分凉,再加上浑身的伤口和血,凤华离更是感觉如同冻僵了一般。凤华离流了太多的血,此刻已然意识模糊,于是下意识地便往他怀里缩了缩。

    凤华离身材也是很娇小,这么被炎虞抱在怀中却是刚刚好。感受到怀中人儿的动静,炎虞问:“冷了?”

    凤华离想要伸出手抱住面前这个温暖的肉体,可意识迷迷糊糊不清醒,竟忘了自己右手已经被打断,愣是用左手抬了右手好一会才放弃。

    见此,炎虞连忙停下来看了一番她的右手,发现断了后脸上顿时升起了一丝怒意。可下一秒,似在睡梦中的凤华离却抬起左手轻轻地打了打炎虞的手:“别碰我,我警告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凤华离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把冰冷的左手从炎虞的外衣伸了进去,一路探到了那柔嫩的肌肤后便将整个手掌贴了上去。

    炎虞被冰得倒吸了一口气,咬着牙低头,却见凤华离一脸满足的表情,脸上还挂些十分幸福的笑容,嘴边还嘟囔着什么梦话。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可爱得紧,炎虞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一道笑容,一边走一边说:“这次便饶了你。”

    炎虞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寝宫,将她放在了床上,随即便请太医来看,太医看过后却是满面愁容,一筹莫展。他看着凤华离,感叹道:“我还从没见过有什么人可以在受了这么多伤的情况下,还能生命力如此之强的。”

    “少废话,还不快治。”炎虞不耐烦地说。

    “是……是。”太医让婢女们帮她浑身擦净,自己好为她上药,还有摸骨接骨上夹板上药。好在凤华离骨折得不是很严重,至少骨头还完好,一个来月便可愈合了。

    这身上伤口太多,需要每日换药,最好还要用药浴,否则一不小心感染了可就麻烦了。太医弄好了她的手臂,准备将她后背衣裳褪下上药。

    炎虞连忙叫了停,盯着那太医的手,说:“你这是做什么?”

    太医连忙解释道:“回皇上,这是在给大人上药呢。”

    “把药留下,你出去,让婢女们来上药。”炎虞皱着眉头,语气冰冷不容抗拒。现在的太医真是越来越没分寸了,上药这种小事交给奴婢们便是,还非要亲自动手去脱衣裳,实在是不合礼数。

    太医有过炎虞身边,却不知自己的脸已然被炎虞给记住,就这么不清不楚地和皇上结下了梁子。

    第二日,凤华离醒来,见到又是这个十分大和豪华的房间,顿时想起这是皇上的寝殿,以及昨日从牢中逃出来后遇见皇上一事。

    凤华离背上有些酸,便转过了身,谁知竟然直勾勾地对上了一双男人的眼睛。凤华离连忙提起了被子,把自己的脸颊遮得只剩一双眼睛,她隔着被子,十分谨慎地问:“皇上怎么在这,我们昨夜没发生什么吧?”

    昨夜自己那么虚弱,不会被这个男人给趁虚而入了吧,若是真的,还偏偏对方是个皇上,自己拿他又没有办法。

    炎虞摇了摇头,嫌弃地看着凤华离,想不到她脑子里尽想些这种事情。炎虞深吸了一口气,抬了抬被凤华离拉住的手,说:“昨儿夜里你从牢中逃出来,就一直拉着朕不放。朕没办法,只能把你留在这了。但以你的姿色,朕还不至于到保持不住的地步。”

    这不是变相说自己姿色平庸吗,凤华离竟有些不高兴。况且她分明记得,昨日明明就是炎虞抱着自己回了寝宫,怎么一下就变成自己缠着他进了寝宫呢。

    凤华离低头看了一眼抓住炎虞的右手,而后缓缓抬起来,这便准备起身了:“臣便不打扰皇上了,这就回我的东芙宫去。”

    “等等,”炎虞连忙叫住凤华离,而后自己起床从另一面下床,“朕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在你伤没好前,你就住这吧。”

    什么叫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若真如此,也就不会把自己关入牢中,平白受了这么一份罪了。凤华离依然想要起来,可腰上的剧痛让她放弃了这么一个想法,仔细想想,这儿的床这么柔软,还是很舒服的。

    “彩欣怎么样了?”凤华离一直担心着这个问题,自己的身子一直在练武,再加上有内力,所以都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可彩欣还那么小,身子骨弱,也不知能不能撑住。

    久久没听见应答,凤华离转过脑袋,却刚好看在炎虞身上的衣服落下,光着身子的后背一幕。凤华离立刻一手捂住了双眼,转过了脑袋:“你干什么脱衣服?!”

    “换衣裳而已。”炎虞不置可否地穿上了一件玄色衣裳,平日里自己都是这么换衣裳,没让凤华离给自己更衣已是考虑周全了。

    换好衣裳后,炎虞漱了口,又给自己沏了杯茶,说:“彩欣送回东芙宫了,伤势已无大碍,你可以放心。”

    凤华离点了点头,随后低声说:“谢谢。”

    “谢什么?”炎虞喝了口茶,满不在意地说。

    “没什么。”凤华离闭上了眼,近来欠了皇上太多人情,都不知该怎么还了。单是谢谢一词,想必平日几页听过不少吧,多她这么一句也没什么用。

    炎虞一大早便出门去了,凤华离就一人躺在床上,可又浑身酸疼的没办法下床,只能望着床顶发呆。到了中午,才终于有了人影进来。

    “大人,这是您的午餐。”这一大堆人端着各式各样的盘子走了过来,这么大的阵势,凤华离还以为是炎虞要来吃午餐。

    谁知等了好一会,那些人就这么把这一大堆盘子摆在了凤华离床边,微笑地看着她。凤华离有些怀疑地指了指自己,问:“这些是给我吃的?”

    “大人这说的是什么话,当然是给您吃的啊。”苏三笑着说。

    凤华离问:“那皇上呢?”

    苏三热情不已:“皇上他除了晚上回寝殿,平常都不会来的,接下来一个月大人都住在这。大人的衣食住行全都由我负责,千万不要怕麻烦,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

    这是……怎么了?凤华离皱眉,这么高的待遇也太奇怪了些,就因为自己受了伤,所以就能如此享受?凤华离抬头看了一眼,蔬菜、蛋类、水果、鱼汤,鸡汤等等一应俱全。简直是一应俱全的满汉全席,凤华离咽了口口水,刚准备开动时却又遭到了阻拦。

    凤华离看了一眼苏三,心道天下果然没有那么好事,以为苏三是要想尽办法不让自己吃时。对方却和几名奴婢把自己扶着坐了起来,几人一律采用标准地笑脸对着凤华离:“大人想吃什么和我们说,我们来喂大人。”

    “这样不太好吧?”凤华离推了推她们热情的手,但终究还是没能拦得住她们热情的邀约,只得接受了下来。

    就这样,凤华离过上了十分糜烂的生活。

    整日里不用动手不用动脚,只要张张嘴,什么东西便手到擒来。无论是香气满满地玫瑰浴,还是原料复杂的八仙汤,甚至是十分稀有的医书,只要凤华离开口,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

    除了皇上总在半夜于身边睡下,早晨起来还有一些惊悚之外,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合凤华离心意了。而凤华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然也不知外面的流言传成了什么样子。

    未婚女子与皇上共处一室,已半月有余。传的好听一些,便是独占圣宠,可传得难听些,就是一个狐媚子,成日里勾引皇上。

    甚至还是苏三的话作证,说是凤大人和皇上早已有私情了,只不过一直隐瞒着而已。可只有凤华离知道,皇上这些日子里成日忙着处理政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人都已好些天没有说过半句话。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凤华离才可以勉强下床活动。下床活动出门转转,这事凤华离只想一个人做,便屏退了所有的下人。可才刚走出宫门,就遇上了老熟人孟晚舟。

    孟晚舟穿了一身较为素静的衣裳,她像是在宫门等了许久,一见到她便走了过来,笑着打招呼道:“姐姐到底是年轻,恢复得真好,这就能下床走动了呢。”

    真是郁闷,好不容易挑了个天气晴朗不算冷的日子出来,居然都能遇上这么个烦人的家伙。看她一直在这附近,不会这些天都守着等自己吧。

    凤华离淡淡地笑了笑,并不打算与她有多深的交情,所以话中多多少少带着些嘲讽意味地说:“妹妹也一样呢,六个月后小产,居然这么快就没事了,实在是不容易啊。”

    孟晚舟别这么一说,面色一僵,但还是尴尬地笑着走了上前,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木盒,交到了凤华离手中:“姐姐,不知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凤华离接过那盒子打开,只见里头是一个玉戒,这玉戒成色倒是上乘,孟晚舟看来也是下了血本了。凤华离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事值得她这么大费周章:“那便和我进去吧。”